锦小路

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毒埃】夫夫相性100问(上)

鸡血产物,误较真。

题目均源自网络套路。


    1 请问您的名字?

E:Edward Brock

V:Venom


  2 年龄是?

E:35(一本正经)

【你的驾照上可不是这么写的。】

“不用你多嘴!”

V:成熟体


  3 性别是?

E:男

V:Alpha

“等等,Alpha是什么东西?”

【我的种族有六种性别。】

“WOW, cool!那我在你们种族相当于什么性别?”

【Omega】

“??”


  4 请问您的性格是怎样的?

E:勇敢,嗯,坚强,对生活充满热爱(一本正经)。

V:性格是什么东西?


  5 对方的性格...

【毒埃】Appetite食欲

突发。献给还没来得及看电影的 @G白宇宙 太太。

*超速警告,无驾照、非适龄者请绕行。


Appetite食欲


“上帝!整个洛杉矶有几十家龙虾店,为什么你偏偏挑了最贵的一家!”Edward低咒道,质感一流的酒红色桌布中央摆放着银制的烛台,上流社会的男男女女穿着得体,小声交谈,香水和须后水的味道混杂在一起,散发出撩人的味道。

【因为它在twitter上的评分是最高的。】Venom干脆的答道。

“What?!”Edward抽了抽嘴角,“你融入新世界的速度也有点太快了吧?”

【我的母星可是高等级文明。】Venom没什么起伏的音调在脑海中响起,莫名地让...

【巍澜】特调处二三事(后篇)

通篇扯谈,细节别信。


#关于小郭的正确使用方式

星期三,多云转晴,偏抽风2-3级


赵云澜叼着棒棒糖,大步迈入特调处的大门,忽然余光一扫,墙根儿底下好像多了一坨什么东西?

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拖出来的木质老旧桌椅,窄窄的不足一米见方,上头放着台笔记本,后面露出小郭苦哈哈的半张脸。

“诶我说小郭,你这是,遭遇校园凌霸了?”赵云澜眯了眯眼睛,手指不明所以地在小郭和特调处其他人之间划了划。

“哎呀不是,我们怎么会欺负小郭呢,”林静忙走过来解释道,“副处说,最近天象有异,木火土海冥五星逆行,外加红月亮加成,个人运势可谓波云诡谲,不可不防啊!”

“行啊小子,你这自称科技界国民老公的人...

【巍澜】特调处二三事(日常向)

激情码字,冲动产粮,通篇扯谈,认真你就输了。


#关于礼物

赵云澜叼着根棒棒糖,半死不活地瘫在沙发上,目光涣散:“诶~我说死猫,这沈教授现在也算正式成为咱们特调处的一员了,你说我们作为龙城的门面担当,是不是得有点表示啊?”

大庆舔了舔自己油光水滑的皮毛,蛮不在意的接道:“我觉得沈教授不是那种在意虚礼的人吧。”

赵云澜摇了摇手指,恨铁不成钢地教育道:“这你就不懂了吧,人家在不在意是一回事,我们有没有表示是另外一回事,大庆同志,这可是态度问题!”

大庆一贯把“领导训话”当耳旁风,懒洋洋地开口:“那你说,我们要送什么?”

赵云澜摸了摸下巴上的胡茬,仿佛自言自语道:“这送礼嘛,不外乎衣食...

【巍澜】为你燃一盏魂灯

写在7.25大结局之际。

不管是不是任何一种意义上的he都好,只希望两个人都能成全彼此一场无怨无悔。

此文献给我最挚爱的 @G白宇宙 太太。


大不敬之地的孩子,

践踏着荒凉的虚无,

吞噬伴随杀戮纷乱,

一步步,叠满哭喊。


绵延不绝的青翠映衬金黄,散发出寂寞微微吐露的香。

一大一小的身影沐入霞光,缠绕起缥缈而幽深的过往。


他在邓林的深处遇见了他,但因隔着无法逾越的距离而茫然无措。

他在轮回的尽头记起了他,却被万年的时光洪流穿透而满心焦灼。


不曾宣之于口的话语……

所有机关算尽的谎言……...


【蔺靖武侠】江湖有酒19

第十九杯酒


寒冬腊月。

凛冽的北风肆虐地刮在脸上,头盔内侧贴近皮肤的地方冰冷刺骨,稍微一动,仿佛就能撕下一片血来。

战鼓号角声逐渐远去,落寞夕阳仅余一道残喘的霞光,胯下战马咆哮出一连串白雾,林中风雪愈发得大了。

前方奔驰着另一匹黑色的战马,马上的人左肩插着一根金色尾羽的箭,鲜血一路蜿蜒流过他赤金色的甲胄。

金色羽箭,唯大梁王室子弟所享。

萧景琰拍马而去的时候,脑袋里早已忘了老将们关于“穷寇莫追”的告诫。

初出深宫内苑、意气风发的少年王爷,急需用不世的战功来证明满怀的一腔热血。

给他人,也给自己。

北方蛮夷的首领,统治着极北之地的十六部州 ,每每于冰寒之季侵扰大梁...

【蔺靖武侠】江湖有酒18

第十八杯酒


声音干哑如大漠中被风化的枯杈,勒得人耳膜生疼,漫天黄沙的背景下,飞过大群预示着着不详的黑色乌鸦。

与那句本应是悲天悯人的佛号全然不符。

蔺萧二人当即凝起十二分心神,进入悬空寺暗道已有大半夜的时间,他们还未曾碰上过任何一个活人。当然,这也并非是坏事。

若被寺中僧侣撞见堂堂贪狼王并琅琊阁少阁主在自家院内“夜游”,传出去不见得光彩不论,单凭被折腾得这副鬼样子要让那帮秃驴瞧见了,真不知要怎么腹诽其“自讨苦吃”呢。

只不过,声音传来许久,都不见有人现身,两人互相望了一眼,均升起几许疑惑。可惜面前再无第二条路供选择,想来那位大师因此笃定他们迟早都要“自投罗网”。

山洞很短,尽处...

【蔺靖武侠】江湖有酒17

第十七杯酒


天下剧毒之物几多,蔺晨最不乐意应付的就是蛇。

这种冰冷的生物极擅隐藏,骤然窜出的力道迅猛,让人防不胜防;越是纹路明艳的品种毒性越大,更别提它们总是乐于成群结队的捕食猎物。

彼时渐趋合拢的山道不知被设计了怎样的机关,被乌木扇卡住之后没多久竟又自行向后退开,蔺萧两人尽管心中有疑却也不敢多做停留,天知道下一次机关什么时候又会被触发。疾步奔行过几个拐角,前方依稀有灯火光亮,而身后“嘶嘶——”滑行的声音也紧随而至。

蔺晨猛地侧过头,三指一掐,几乎擦着脖颈捏住了附有细小鳞片的蛇身,催力向后扔去,指尖还残留着那种黏腻的触感;随即乌木扇一张,在两人背心处打出一道劲风,几道黑影仿佛撞...

【蔺靖武侠】江湖有酒16

第十六杯酒


欲入悬空寺,先登平生梯。只不过这一次,两人都不可能再如闲庭信步一般随性。一路疾驰,不过半柱香的功夫,已然能够看见明灭天幕下的巍峨山门。

上一次萧景琰在此处停下了脚步,谁知兜兜转转,偏偏还是要走上一遭。

冥冥中的因果定数。

佛曰:在劫难逃。

入夜后,寺院内鲜少见到僧人走动,萧蔺二人又俱是当世高手,自然不会做引人觉察之事。依照蔺晨的记忆,两人顺利摸到伽蓝殿后殿——通往后山密道的所在。

不知当初珈蓝长老开启密道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他的一举一动会被向来观察入微的蔺大公子暗中看在眼里,并且还打算亲自动手尝试。

也许是寺中大师傅们自视甚高,珈蓝殿的机关构造并不复杂,暗门后是一条...

【蔺靖武侠】江湖有酒15

第十五杯酒


萧景琰并没有想过同蔺晨的重逢会来得如此之快。

“知王爷好茶,我特地命阁中人取洞庭碧螺春来,也算弥补饮马川独饮之憾了。”

朴质的茶台有古木粗糙的厚重感,紫砂的茶壶和茶盏没有过多的雕琢,一派天然成色,痕迹斑驳的香炉则看起来仿佛是前朝的旧物。

焚香、涤器、凉水。

雨涨秋池,飞雪沉江。春染碧水,绿云飘香。

萧景琰见过许多人烹茶,绝代佳丽芊芊素手,名士之流纵横捭阖,更不要说“千面佛”空静禅意悠远。

但这位琅琊阁的少阁主,却又是另外一种玄妙。

毕竟,蔺晨给人的感觉张扬恣意,随性不羁,颇有几分风流浪子的派头,这样的人,萧景琰甚至不觉得他通茶道。

可事实上,蔺晨“静”下来的时...

WOW一起床就有贺图收的感觉不要太棒!!

谢谢哈尼(づ ̄ 3 ̄)づ

鸽主的眼神苏我一脸血啊(扭)

Genii白宇宙:

 @锦小路 哈尼!

迟到了非常久的生贺= =正在吃你的蔺靖粮~~~

(游戏毁我青春,也毁了我的CP19)

【蔺靖武侠】江湖有酒14

第十四杯酒


“如果真的是林燮出现的话,他为什么不来寻我?”梅长苏蹙眉道。

“林叔失踪了近二十年,他恐怕连你现在长什么样子都不能确定吧。”蔺晨安抚性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寻思道,“话又说回来,杀害悬空住持尚且可以解释为为了玉佛,杀这种无名小卒又是为了什么?”

“我实在想不出林燮有杀悬空住持的动机,”梅长苏烦躁地按了按额角,“倘若两起命案的凶手是同一个人,那今日现身的就一定不是林燮。但是,若我一直以来的推测没错的话,林燮还真是有理由找上谢玉——两家选在这个时候联姻实在是……”

若非有千年玄冰的存在,连梅长苏都没有办法辨别那究竟是不是林燮的赤焰掌,遑论在场的其他武林人士了。

毕竟这门功法太...

【蔺靖武侠】江湖有酒13

第十三杯酒


天泉山庄这几日相当热闹,四方宾客接踵而至,大红的灯笼绸挂并金边儿喜字贴满了门窗,仆役婢女更是忙得脚不沾地。

武林第一世家的家底自不用说,谢家的嫁妆更是足足拉了十数车。除却庄内拿了请帖的席位,外头的流水宴席更是沿着溪流一直摆到了山脚,颇有几分魏晋士人“曲水流觞”的风雅。

梅长苏一一与众相识的宾客打过招呼,这才得以抽身寻到蔺晨旁边坐定。

“梅宗主交际之广,在下实在自叹弗如啊!”蔺晨特意避开了主桌人群扎堆的地方,捡了个边角的座位,自斟自饮了几杯,转头同梅长苏打趣道。

“这话从你蔺大公子嘴里说出来我可是不信的,”梅长苏挑了挑眉,用手指虚点道,“放眼江湖武林,尚有人不知江左盟,...

【蔺靖武侠】江湖有酒12

第十二杯酒


梅长苏接到盟内的飞鸽传书,才得知卓谢两家的婚事。

彼时,他刚从悬镜司在江左的一处暗桩离开。

空静在他的船上遭袭,哪怕大师傅本人不去追究,悬空寺一案牵扯到林燮,梅长苏也不得不格外重视。

因而,他决定亲临。

只不过,梅长苏并没有见到夏江。

这并不意外,悬镜司的夏首尊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鲜少有人能够见到他的真容。而悬镜司上下生意基本是交给他最倚重的三个徒弟的。

悬左使夏春,悬右使夏秋,以及圣女夏冬。

三人之中,又以左使为贵。

悬镜司派夏春前来会面,也算没有没了江左梅郎的面子。

“梅宗主,悬镜司的规矩想必你也清楚,委托人的身份委实无可奉告;至于说给江左盟造成的一切损...

【藺靖武俠】江湖有酒11

第十一杯酒


很长一段时间里,“幻术”这种技法并不被中原武林人士所倚重,他们往往认为那充其量不过是拙劣的障眼法而不屑于研习;稍微讲究一点的,则会用于奇门八卦的阵术中以造势,但归根结底并没有形成什么厉害的功法路数。

直到滑族那一代出了位璇玑公主。

“幻术”到了她的手里,才真真成为杀人于无形的利器。

不过二八年华的璇玑公主,让中原武林第一次见识到,那些足以以假乱真的幻术场景,究竟能够带来怎样无法想象的灾难。

昔日的武林第一世家南瞻段氏,家大业大,族中子弟繁盛,实为中原白道武林的旗帜领袖。何人曾料想,因嫂叔有染的“铁证如山”,血脉同出的段氏兄弟二人顷刻间拔剑相向,鏖战整整三个时辰,最终两...

【蔺靖武侠】江湖有酒10

第十杯酒


幽灵山庄一点儿也不像幽灵山庄。

青砖碧瓦,朱漆大门,铜锁雕刻成上古兽首,廊壁描摹着百鸟朝凤。

水榭九曲通幽,错落的柳木细碎了晌午微醺的光线,四下大片的繁花似锦。

偶尔有清亮的啼鸣,伴随着薄纱翻滚间若隐若现的美人素手拨弦,若说桃源也不外乎如是。

“啧啧,不想大名鼎鼎的幽灵盗还有这等闲情雅致,着实让人意外。”

“温饱思淫欲,饥寒生盗心。手上既然有了银子,当然不能亏待自己。”

“哈哈,王爷想必是从未曾亏待过自己了,”蔺晨伸手折了段粉中带白的木槿花枝,放在鼻尖轻轻嗅了嗅,“皇宫内苑,又该是何等华贵雍容?”

“美则美矣,终归少了几分恣意。”萧景琰摇了摇头,再巍峨的宫殿,又怎...

【蔺靖武侠】江湖有酒09

第九杯酒


萧景琰和蔺晨到达饮马河渡口的时候,千娇百媚姐妹已经一立一坐于船头,前者哼着不知名的小调,后者见到两人热情地挥了挥手。

千娇熟练地撑起船,百媚则笑嘻嘻地凑到萧景琰跟前,眨巴着眼睛道:“水路要走上一会儿,王爷不如点个曲儿,我会唱的可多着哩!”

“兴之所至,姑娘大可随意。”

“唔,那我就应个景儿,来一支宋人的‘水调歌头’——”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日落江畔,暮鼓炊烟,清冽悠扬的调子伴着竹竿拨开水面的“哗...

【蔺靖武侠】江湖有酒08

第八杯酒


江湖一向有小贼、大盗之说。

前者往往指的是那些偷鸡摸狗的不入流之辈,而但凡能称得上一个“盗”字的,则都是有些真功夫。

如同谈起最好的酒,人们会想到女儿红;而说到行踪最为诡秘的大盗,人们也只会脱口而出那一个名字。

幽灵盗。

幽灵盗鲜少出手,但每一次犯下的都是大案。其中最有名的要数五年前,长风镖局一票三十万两黄金的暗镖被他神不知鬼不觉地劫走,至今毫无线索。悬赏幽灵盗项上人头的告示仍旧风雨无阻地张贴在长风镖局漆红的院墙外。

深宫宝库重地遭窃,幽灵盗的嫌疑不可谓不大。

然而,怀疑很简单;若想将怀疑证实,却不易。

长风镖局的悬赏花红连年居高不下,可最终无一人真的揭下过那张泛...

【蔺靖武侠】江湖有酒07

第七杯酒


“王爷,您说那个梅长苏为何能如此肯定,杀人的不是林燮呢?”

“杀人的是不是林燮,好像和我们也没什么关系吧?”萧景琰夹了口当地山野菜烹炒的小食,点了点头,满不在乎地开口道,“你要实在好奇的话,当面去问问不就得了。”

我可没顶着王爷的头衔,行事说话总要有所顾忌,贸然犯了别人的忌讳,回头不还是给您找麻烦么!战英在心里默默腹诽道。

“想要知道什么,来问我就是了!”蔺大公子走进茶楼,抬眼便看见临窗而坐的萧景琰,想着赶时不如撞日,正巧腹中空空,能蹭得堂堂王爷一顿晚食算是意外之喜。

只不过,等他上前往桌面的菜色一瞧,脸色登时垮了下来,语气颇有几分哀怨:“这分明就是悬空寺的斋菜啊?”...

【蔺靖武侠】江湖有酒06

第六杯酒


大船被毁,众人不得不在江边水寨借宿一晚,幸而水寨系江左盟分舵属地管辖,宗主意外驾临,自然没有不好好侍候的道理。

只可惜梅宗主身子底薄,白日在江上折腾了大半天,当晚就有些低烧,被他戏称为“蒙古大夫”的蔺大公子,自然少不了一番数落。

“我就说不该和那秃驴走太近,你瞧瞧,多晦气。”蔺晨端着碗黑乎乎的药汁递给梅长苏,脸上嫌弃的神色显露无疑。

“咳咳,你就少抱怨两句吧,”梅长苏皱着鼻子喝了一口,“江左五湖十八寨,敢在我眼皮子底下动手的,想来想去也就只有悬镜司一家。”

“夏老头?”蔺晨摸了摸下巴,并不全然赞同,“虽说又是凿船又是放火的,像是悬镜司的作风;但派来的人未免太好对付了些。...

【蔺靖武侠】江湖有酒05

第五杯酒


当萧景琰总算从记忆中把蔺晨这号人物扒愣出来的时候,空静十分不给面子地笑出了声。


悬空寺传信之人不出梅长苏所料,于二日后找到了空静。

为此,后者还颇为感慨地打了句佛号,同萧景琰念道:“我欲乘风万里飘散如浮萍,偏偏红尘俗事阻我不得闲;空门尚且避不过祸乱,可见芸芸众生该多为因果所累。”

萧景琰换了身宝蓝色的袍子,对好友时不时地“悲月伤秋”见怪不怪:“渡人先渡己,这一定是佛祖对大师傅的考验。”

“那为了专心应对佛祖的考验——”空静闻言纤细的眉峰一挑,“贫僧日后还是少把时间浪费在无意义地烹茶煮水上好了。”

黑色劲装的护卫一言不发地站在萧景琰身后,根据以往的经验来...

【蔺靖武侠】江湖有酒04

第四杯酒


小沙弥两手拎着装有山泉水的铜壶,晃晃悠悠地朝院子里走。

他不是很擅长应付住在里面的那位施主,虽然样貌是一等一的好,但不知怎的,他总觉得那人身上的煞气太重,不太舒服。

更何况,大师傅明明说过,七月三十,全江湖的人都跑去临安凑热闹了,为何这人还赖着不走?

“你可知道他是谁?”幽竹石径中走出月白袈裟的僧人,眉目温润和善,隐有佛相,“紫气东来阁的那些宝贝,大抵他是看不上的”。

一边接过小沙弥手中的铜壶,率先向前走去。

小沙弥不明所以,垂首跟上。

“桐里不产茶,萧兄恐怕是要失望了。”白衣僧人将铜壶置于炉火之上,形容颇为遗憾。

“桐里虽无茶,却有个会煮茶的千面佛。”绛红色广袖...

【蔺靖武侠】江湖有酒03

第三杯酒


赤焰何在?湖中玉现。

当下,就连街头巷尾的稚子都能信口拈来的两句话。

到底说的,是什么意思呢?

这要从二十年前的一桩旧闻讲起。

原本偏安一隅不过问中原武林之事的滑族,在那一代,出了一位璇玑公主。

据传璇玑公主不但姿容清丽,还修得一身至阴至纯的内家功夫,加之过人的谋略和胆识,短短十数年间便将滑族的武士发展壮大到堪与中原武林一较长短。

璇玑公主野心勃勃,几次三番出手妄图掀起中原武林的内乱,为滑族问鼎中原创造可乘之机。

只可惜,二十年前,距离她的惊天图谋只差一步之遥之际,功败垂成。

因为,她败给了一个人。

时年中原琅琊高手榜的第一人——赤焰掌,林燮。

两位当世的绝...

【蔺靖武侠】江湖有酒02

第二杯酒


紫气东来阁又分紫气和东来两阁。

东来阁是每年万宝会主要的交易和展示场所,但凡手持请帖的人都可以进入。

而紫气阁,却是只对紫帖贵客开放。

单从外观上来看,雕栏玉砌的东来阁要远比紫气阁来得金碧辉煌;对此侯爷自有一番独到的见地:东来阁迎芸芸众生,众生难免物欲缠身,贪恋奢侈浮华之相。紫气阁纳寥寥贵人,贵人不被铜臭所扰,方能举重若轻,方知大巧如拙。

真正的异宝,又岂是区区一间金玉楼阁能够震得住的?

“闻名不如见面,江左第一盟,梅宗主。”说话之人天山的寒玉宝冠束发,潇湘的墨色苍云纹长衫,姑苏的宝蓝绸缎腰带,不需要佩戴多余的饰物,举手间已尽是逼人的贵气。

大名鼎鼎的临安言侯。...

【蔺靖武侠】江湖有酒 01

一个武侠文。

靖王的性格同原著跑偏较大,不适者请酌情闪避。

人名、地名全凭好听,请勿对号入座。

朝代历史线架空,请勿过分考据。

为适应剧情需要,大量二设,请注意避雷。


第一杯酒


江湖从来不缺热闹。

而流火的七月,最大的热闹就在临安。

临安侯言阙,琅琊富豪榜榜首。

言家的紫气东来阁同东海之滨的琅琊阁并列为江湖中最有名的两座楼宇。

前者收藏着人间最名贵的珍宝,后者则掌握了世上最值钱的秘密。

七月三十,大愿地藏王诞辰。

紫气东来阁一年中最重要的一场交易:万宝会。

神兵利器、灵丹妙药、武功秘籍:只要你出得起价,宝物便唾手可得。

一袭天青色宽袖罩衫的男子摇着把象牙...

汇报一下最近的安排

我真的没有沉迷于赌刀。


I.关于《夏娃》的印调。

这个故事时间跨度比较久,我整理了一下全文字数大概22W+(不敢相信),一旦决定出本的话,修文的时间和制作的成本都会不少(参考其他太太的作品,成品价格范围大概会在60-70rmb之间),如果实际需求量不是很大的话,我会暂不考虑这个事情,所以请各位小可爱们理智并且慎重地投票

三思再戳我


II.关于《龙王庙》的二刷。

这个……嗯……通篇放飞自我的故事,也请慎重选择。

三思再戳我


III.关于下一个故事。

考虑了很久,还是决定写《江湖有酒》。

蔺靖武侠风(有二次设定)。

不无意外的话这周末开始贴。

一个设定清奇的脑洞...

【深夜摸鱼】【维勇】TANGO ON ICE

混更一波。

送给 @Genii白宇宙 太太的入坑贺文。

很棒(JI)的番。


Tango On Ice


“Tango是关于征服与被征服的舞蹈。”

美奈子老师曾经这样说过。

肢体的纠缠,试探性的触碰,张扬挑逗的视线,犹如战场的短兵相接,没有任何阴谋诡计,纯粹的美与力量的碰撞,不存在平分秋色和握手言和。唯生死。论输赢。

Tango是这样热烈的舞蹈,光是掌心交握都仿佛星火燎原。

——“不…不是吧……为什么我要和你滑双人滑!而且我还要滑女步!”

——“因为我们要更‘深入’地了解彼此呀,还有什么会比一场双人滑来的更加美妙呢?”

我们是花样滑冰选手...

【现代AU强强】三面夏娃60(完结章)

60  三面夏娃


听到凌远再次因故无法出席表决会的时候,这个人在萧景桓眼里已经与死人无异。就在萧景桓准备命车子改道去凌远家直接抓人的时候,忽然接到了下属最新送来的情报。

凌远不知道被牵扯进什么案子里,竟然引得INTERPOL的人介入调查。国际刑警控制起来的人,还真不太好明抢。

“萧先生,这件事有点不太对劲。”坐在一旁的女秘书出言提醒道,一而再地“碰巧”出岔子不得不让人多想,萧景桓思索了片刻,吩咐道:“多派几个人过去,查查到底怎么回事;其余的人立刻和我回祖宅。”

然而,掉头之后没过多久,车身突然传来一计巨颤,紧接着车尾打滑横甩了出去,饶是司机驾驶技术过硬才堪堪稳住骤然失控的...

【现代AU强强】三面夏娃59

59  不要放弃


阿诚的到来显得非常低调,萧选似乎并不想这个迄今为止最完美的“作品”受到太多关注。一行人除了穿白大褂的研究员,还有荷枪实弹的守卫,沿着纵深的走廊向建筑内部走去。这里和他二十年前离开时已经有了不小的变化,可见在伊甸园计划被叫停之后相关实验设施并没有被一同废止,规模搞不好还扩大了些。

至少当年他并没有来到过这片区域。通过几道特殊防护涂层的高密度合金隔断门,走廊的尽头是一间巨大的实验室,布满了精密的电子仪器,正在忙碌着的研究员们听见声响,回头看向队伍里唯一一个陌生的面孔,眼中逐渐浮现出狂热的色彩。

Fine,看来这儿便是疯狂科学家们的大本营了。

阿诚接过其中一人...

【1018生日贺文】大马士革玫瑰

紧赶慢赶,天没亮就还是1018!

给我挚爱的 @Genii白宇宙 太太的生日贺文。

(看看别人家的贺文都是小清新,而我瘪了半天还是选择开车……对不起老夫老妻就是这么耿直)

相识十六年,我依然爱你。生日快乐。


cp:警X匪(与夏娃内容没啥关系,完全是新的内容设定)


“喂,明长官,你一个电话我就大老远眼巴巴地跑过来,这个待遇可说不过去吧?”阿诚侧身倚在床头,摇了摇左腕上的银白色手铐。

“不然呢?我是兵,你是匪,总不可能拿着鲜花迎接你的到来吧?”明长官慢条斯理地将风衣外套挂起,点起烟,一边轻巧地将背上的枪带一一解下。

“呐,就算没有花,总要赏点酒喝吧?”阿诚

1 / 5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