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主楼诚,可能还有些其他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明家的家庭观影时间01

一些提示:虐狗节摸鱼,脑洞混乱,自娱之余,愿博君一笑。


明楼难得动用职权,放了自己和阿诚几天假,趁着大姐也不忙,明台放寒假,一家人好不容易能聚在一起。吃过晚饭,为了响应大姐“促进家庭关系和睦稳固”的号召,一家四口坐在一起看上了新买的电视。电视节目的选择上无疑是大姐说了算的,尽管明台是家中的任性boy,但关键的时候还是很照顾姐姐的喜好的。

因而,晚上七点半一到,大姐拍板钦点了大型古装历史传奇剧目《琅琊榜》。

 

大梁朝年间,太子与誉王相争皇位,琅琊阁出锦囊:麒麟才子,江左梅郎,得之可得天下。

宁国侯府内,梅长苏化名苏哲入住。宁国公谢玉初见梅长苏,忆起旧人,有似曾相识之感。

靖王孤傲倔强,虽战功累累,但多年来颇受梁帝冷落,至今未得亲王之位。

宫中与霓凰郡主再度相逢,太皇太后一句“糊涂”之言竟引梅长苏情难自禁。

靖王来雪庐看望庭生,讥讽梅长苏甘为幕僚,问他会选太子还是誉王。梅长苏趁机表明心迹,称愿选靖王,助其争夺皇位。靖王闻言哑然失笑,自嘲母族不显,人脉衰败,梁帝冷落,处境艰难,皇位定在誉王和太子之间,自己毫无希望。但是,虽然皇位远如浮云,若能斩太子和誉王至尊之路,靖王愿付任何代价。(剧情介绍部分摘自电视猫1-6集,仅供回忆内容)

 

“明台要是有这梅长苏一半的智谋,我也就不用替他操心了。”明楼喝了口茶,指着电视中沉稳的素衣男子,对大姐说道。

“我瞧着可不怎么样,这梅长苏脑袋是挺聪明,身子骨可太差了点,你看那位少阁主不是也说了么,他那是思虑过多!我们明台没心没肺的,活得不知道多快乐,对吧,明台?”大姐很不以为然地瞪了自家小弟一眼,拍了拍明台的手,道。

“这梅长苏的活法,也忒累了些,心里揣着这么多事儿,偏偏靖王还是个木头脑袋,半点体会不到他的苦心,你说是不是,阿诚哥?”明台把话头子抛给了阿诚,当着大姐的面他是不敢说,其实梅长苏和他还是有些地方很像的,他有他的国仇家恨、他有他的民族大义,忠孝难两全,大略心里都是苦的吧。

“你问我啊?你看也知道了,靖王这种一根肠子的家伙,只能说傻人有傻福,没被太子和誉王早早得给玩死!”阿诚伸手拿了个苹果,一边削皮一边像大姐抱怨,道,“大姐你来评评理,怎么大哥和明台都还变得有模有样的,梅长苏不用说,才智冠绝天下;就连看着不太靠谱的蔺少阁主,在那时候也算是半个特务头子的存在,至少没辱没了大哥的身份;怎么到我这,好么,就算挂着个皇子的头衔,简直就像个茅坑里的石头!真是看着着急。”

“哪有你说的那么差劲,”大姐捂着嘴直乐,扫了眼均是暗自偷笑的明楼和明台,安慰道,“靖王是个好孩子,有情有义,没有和那几个哥哥同流合污,这难道不是最难能可贵之处嘛!和我们家阿诚还是很像的——”

“千万别和我像,大姐——”阿诚连忙摇手否认,一边把削好的苹果切开一半,先递给大姐,然后给了明楼,“我要是长了他的脑子,别说你了,大哥就第一个把我赶出这个家。”

“他敢!”大姐佯怒道。

“阿诚哥,我也要吃苹果——”

“好了好了,等着,这就削你的。”

“我说明台,你还真是稀罕毒蜂是不是,刚一下琅琊山,太子和誉王谁都没理,直接住到谢玉家去了?”明楼咬了口苹果,挑眉问道。毒蜂擅自拐走自家小弟这笔账他可是还好好地记着呢,不过这事儿吧,说穿了,一个巴掌拍不响,明台这惹祸精也脱不了责任!

“那毕竟是我的老师嘛,”似乎并没有听出自家大哥声音里的咬牙切齿,明台还有些洋洋得意,看来他们师徒之前的缘分实在不浅,“想不到,老师无论在什么样的环境都混得风生水起嘛,一品军侯可是不小的官吧?”

“可不是嘛,还娶了当朝的长公主呢!”阿诚在一旁打趣道,“说真的,王天风该不会真的和苏医生有一腿吧?”

“乱说些什么呢!”大姐嗔怪地瞥了一眼阿诚,这也就是在自己家里,说话的时候嘴巴都没个遮拦。

“有点意思,回头可以让76号去查查。”明楼煞有介事地点点头,八卦是人类的天性,这东西从来不分男女。

“老师和苏医生?!你们是在逗我么!!政见都不一致还能一起过?”明台大呼小叫地反对道,这个设定简直糟心,他第一个就不相信。

“行了行了,开个玩笑你还当真去了。赶紧坐下!”见明台差点就跳脚了,阿诚头疼地起身按住他,“学学人家苏兄,你这骨头一天不动就痒是不是?”

“你以为他想那样天天趴窝啊?”明台很不以为然,坐回沙发翘起二郎腿,指着电视里飞檐走壁的飞流,道,“我敢打赌,他要是个闲的住的性子,就不会养飞流这种人形兵器了!这明显就是那种酸葡萄的心理——‘我动不了我看着别人动也是爽的!’”

见明台一副瞪大了眼睛不服气的模样,阿诚简直觉得和他没办法沟通了,“所以你是知道自己太咋呼了,才找了程小姐那种安静的女孩子互补来着?”

“阿诚你这么说我觉得很是有道理,”明楼也直起身,郑重地点头附和道,“毕竟,于曼丽那个性子,我看比明台还能闹腾。”

“哎哎哎——还能不能好好看电视了啊,你们俩个涮我涮得很开心是不是,”明台性子上来了简直六亲不认,一把搂住大姐的胳膊,撒娇道,“大姐你快说说他们两个,哪有当哥哥的一起对付弟弟的!”

“好好好,明台乖,咱不和他们一般见识,”安抚地拍了拍明台的手,转头对上明楼和阿诚,大姐的眼神立即“严厉”了起来,“你们两个也给我差不多一点,还好意思说明台,你们自己的终身大事怎么不见着急啊?”

明楼和阿诚对视了一眼,均握起拳头放在嘴边假装咳嗽起来。

大姐没好气地哼了一声,转而继续对明台说道:“程小姐是个不错的,只不过比起这霓凰郡主嘛,总还是差上几分的样子,不够爽利;再说了,我看这郡主不仅上得了战场,治家方面也颇有一套,穆王府就被她管理得不错,明台你还是个小孩子心性,娶妻的话还是娶个持家有道的比较好!”

大姐一边说着一边自顾自地点头,明台忙打岔道:“大姐,你要是觉得霓凰郡主不错,干脆收了做儿媳妇吧!”

“说什么混话呢,什么儿媳妇?”大姐一脸茫然地反问道。

明台努了努下巴,指着阿诚的方向,贼兮兮地笑。

“哎呀,你倒是脑袋转的够快!”大姐方明白明台的意思,没好气地敲了下明台的脑袋。

“我可不敢抢了你的青梅竹马,回头皇上那还没怎么样呢,我先把穆王府得罪了个干净!”阿诚抓起个橘子就朝明台丢了过去。

“哼,谁让你先拿我开玩笑的!”双手接住,明台转了转眼珠子,目光在明楼和阿诚之间晃悠了半天,才眯起眼睛微笑道,“我诅咒你们两个到最后一集都见不到面!”

 

 

TBC


评论 ( 14 )
热度 ( 142 )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