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主楼诚,可能还有些其他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明家的家庭观影时间02


蒙挚为梅长苏寻到一处与靖王府后墙相通的园子,可以建造密道,方便两人秘密会面。梅长苏十分满意。


誉王谋士秦般弱原是滑族末代璇玑公主所建“红袖招”的衣钵传人,行事老辣。因被大梁灭国,她多年来处心积虑,一心复仇。


梅长苏与霓凰长亭相认,而后返回苏宅,因连日劳累而病倒,得知梅长苏身体不适,誉王亲自上门探望。


谢玉策划除夕夜杀之事的目的是将蒙挚拉下马来,自己取而代之。接下来他已定下计策,环环相扣,让蒙挚防不胜防。然而后,京中惊现一青衣剑客,到处上门挑战江湖高手,一天之内将他们全都打伤。谢玉惊闻自己请来的九名高手一天之内全都伤重,无人可用,只得按兵不动。


宫羽为情所驱,瞒着十三先生,偷偷来苏宅见梅长苏。不料梅长苏午休未醒,她只好郁郁离开。


南楚的求亲使团即将入京。静嫔不愿南楚公主嫁入靖王府,因此特来求破解之法。(ep7-18剧情简介部分摘自电视猫,仅供内容提示)



 


“这梅长苏为了靖王,还真是费劲了心思,儿时的情谊最为可贵,只可惜世事无常,奸人当道,他这一条路可不是那么好走的。”大姐一手拄着鬓角,一边感慨道。


“我看着两个人的关系,可不光青梅竹马那么简单,”明楼抬手指了指屏幕中的靖王,语气微妙,“这梅长苏苦心筹划了十二年,说到底,就为了这么一个榆木脑袋,换做是我,哼,直接老死不相往来。”


“大哥你千万不要把话说得太满,”明台一本正经地反对道,一边掰着手指头和他一笔一笔地算,“呐,首先,你和老师是死对头,太子宠信老师,以大哥你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去和老师正面去争权的;其次呢,誉王身边有汪处长,虽然她大概很希望能和你一起共事——不过你可别忘了,大姐可是阿诚哥的亲妈啊!合着你可是阿诚哥的大舅!你倒是说说看,你不向着他向着谁?”


“你还真别说,这汪曼春,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是个特务头子的命!所以我才不许她进明家的门,嫌我们家的特务还不够多嘛!”大姐瞥了一眼欲言又止的明楼,毫不客气地开口。


“这就叫‘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明台跟着起哄道。


“满嘴歪理你还来劲了是不是!”明楼没好气地瞪了一眼胡说八道的明台,“有时候我真是搞不懂了,大姐这般温柔贤淑,怎么到你这——你说你这性子到底随了谁!”


“当然是随你了啊!”明台毫不犹豫地接道。


“怎么就随了我了?”明楼挑眉抗议道,“你问问阿诚,我向你这么大的时候,可比你稳重多了。”


“你稳不稳重我是不知道,你看你把人家小飞流欺负的样子,上梁不正下梁歪!大姐,你说有这么个爱欺负人的大哥,我容易么我!”明台一脸不服气地和明镜抱怨道。


“乖啦,你也说了,你大哥那人呀,看着老实巴交的,蔫儿坏着呢!就是个假正经!”大姐在侧身明台耳边低声念叨,只可惜家里另外的三位男士都是实打实的特务出身,谁也没漏听了这话。


阿诚当即不给面子地笑出了声。


明镜捂了捂嘴巴,不顾自家小弟一脸的无奈,端的一副长姐的架子坐回身去,继续看电视。


“你们看,这妙音坊的宫羽姑娘,怎么我觉着有点于曼丽那个劲儿啊?”笑归笑,阿诚到底还是向着自己大哥的,得找个机会赶紧转移话题,“我说明台,你这沾花惹草的习惯可得改改了,好好的姑娘家一个个为了你都愁成什么德行了。”阿诚抬起手指,冲着明台点道,“且不说这个,拖着这么个破身子骨,天寒地冻地在外头死撑,在霓凰面前看你还端得住,一回去就废了吧?出息!”


“阿诚哥,你这嘴巴也忒不厚道了!”明台没料想他这么快就拆自己的台,“我可是为了能随时见到你,直接买了栋房子啊!这份情谊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嘛?啊?胳膊肘往外拐!”


“所以说你到底对我有什么企图啊?”阿诚挂一副惊恐的表情,侧头冲明楼建议道,“大哥,我看你抽空还是检查一下公馆的好,明台最近好像对建筑特别感兴趣,别回头孤狼防住了,让他哪天晚上偷爬到我的房里来!”


“胡说——我宁可爬去大哥的房间也不会爬去你那里好么!”明台大声否认道。


“等等,你到我房里又是要干嘛?”明楼也是满脸的不可理喻,这事儿可非同小可,他的房里可是偶尔会有“其他人”过夜的,万一让明台撞见什么不该撞见的东西——他怎么能瞒过大姐揍他一顿好呢?


“比方!我只是打个比方!你们都这么较真儿做什么?”明台真是觉得没法聊了,家里男人的思维好像完全不在一个次元里,“大姐,我看你还是快给阿诚哥娶个媳妇吧,我看南楚的公主就不错嘛,你为什么嫌弃她啊?”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阿诚在一旁小声吐槽道,继而默默地吃起水果不接话。


大姐扫了一眼装没听见的阿诚,一本正经地答道:“我总不能让阿诚娶个日本女人进明家吧?”


“唔——”明台困难地吞了半个橘子,好半会儿才缓过劲儿来,“虽然不知道联系在哪,不过好像还是很有道理的样子。”


“大姐是会心疼人的,生在帝王家,小辈的婚事根本由不得自己做主,你和霓凰相知相许,却还不是到头来没能相守?大姐只是不想阿诚有什么遗憾罢了,这是她一个母亲,能为儿子争取的最大的自由了,”大哥难得语重心长地感慨了一番,末了,眼神落在阿诚的脸上,道,“所以阿诚的事情,相信大姐也会尊重他自己的想法的。”


真要是弄出个什么相亲的戏码,他明长官有的是办法让对方消失!


大姐一脸欣慰,阿诚就多少有些窘迫,约莫只有一直观察着自家大哥神色的明台,暗自在心底哼哼:我信你看得开才有鬼。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明楼解下手腕上的表放在茶几上,松开袖口的扣子,一副不怀好意的模样,道,“你什么斤两,我这个当大哥的最清楚不过,在上海,十个你也玩不过王天风;按说这谢玉的心机也不差,可惜败在了运道二字上,我说,你三番四次折腾你老师,好像也是乐在其中嘛?”


“高手过招是一种享受,你这种老干部是不会懂得,”明台装模作样地摇摇头,颇为遗憾的样子,“只可惜我和老师立场有别,不然别说是禁军了,就连虎符,我都能替他拿来!”


“你也不怕风大闪到舌头!”阿诚笑道。


“阿诚呐,看到这里,我可要说说你,”大姐坐直身子,抬手示意明台不用捶腿了,循循善诱道,“这梅长苏毕竟是榜首的麒麟才子,受多少人追捧,你这个闷骚的性格可是不讨好,你看看人家誉王,嘘寒问暖的,没事儿总往人跟前晃悠,这男追女嘛,存在感很重要,你可不能仗着旧情就不当一回事儿,真被人拐跑了可别找我哭来!”


此话一出,明家三个男人均是一脸的懵逼相。


“大姐,梅长苏是我的谋士,不是姘头啊……”by闷骚boy阿诚。


“大姐,我是榜首没错,可真不是美人榜啊……”by万人迷girl明台。


“家中长姐,因对敌经验欠缺,导致入戏太深,请组织批示如何处理,在线等。@电视剧琅琊榜”by老干部毒蛇。



评论 ( 6 )
热度 ( 86 )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