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楼诚现代架空】局中人02

阅读提示:环境背景设定纯属瞎编,不要在意。


正文

W hotel是Starwood酒店与度假村集团旗下的现代奢华时尚品牌,风靡全球,不过入驻大陆还是近几年的事情,就连位于上海外滩黄金地段的这栋高耸建筑,正式对外营业的时间大概也要到2017年初了。

然而,明楼下榻的地点正是这里。

选择一家尚未对外营业的酒店入住,可以说喜忧参半。阿诚猜不出这是明楼早就计划好的,还是临时起意的。

从地下车库直接上了电梯,很意外的里面已经有穿着制服的侍应生,向两人礼貌地问好。

明楼从内侧口袋里掏出一张黑色的卡片交给他,后者毕恭毕敬地接过来,对着电梯楼层按钮上方一处感应器位置轻轻触碰了一下,很快就还给了明楼。

随着数字不断的跳动,阿诚的心莫名地好像也随着那个节奏鼓动了起来。

57层。

这显然不是最高层。

不过,套房内极具个人风格的装潢设计已经让人足以忽略楼层的问题了。

真别说,如果不是因为这次特殊任务的缘故,他可能没有什么机会踏足这样的地方,当然,除非这里不幸得成为了案发现场。

“你要不要先去冲个澡?”尽管额头的伤口已经被简单的包扎打理,可毕竟经历了一场追逐和碰撞,阿诚的状态算不上太好,明楼扫了他一眼,一边脱掉外套挂在衣架上,一边开口问道。

“不用了,明先生您随意。我就在外间,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随时叫我。”阿诚摆了摆手,随后很不客气地把自己整个人陷入了柔软的真皮沙发中,一副压根儿不想动弹的模样。

明楼没所谓地点点头,左右他就是客套一句,也没有太在乎阿诚的回答,径自走到浴室外头,拿起一只遥控,熟练地按了几个按钮,只听室内发出机械的电子声响,慵懒的蓝调弥漫在整个空间,紧接着水流便缓缓从隐藏于墙壁的出水口流入浴缸。

隔着一道走廊的阿诚听不太真切,只觉得这样的场景让人昏昏欲睡,可这绝对不是什么好现象,猛地甩了甩头,阿诚只好回忆起手上未侦破的几个凶杀案来提神。

约莫半个多钟头的时间,阿诚听见浴室的门打开的声音,或许是铺了地毯,让脚步声不那么真切。

明楼再次进入阿诚的视线里,全身只裹着一条浴巾,露出精壮的上半身,很难想象一个满脑子经济数据的纯脑力工作者会有这么漂亮的肌肉线条,特别是轮廓明显的腹外斜肌和前锯肌,他自己都没能练出来——阿诚愤然地想道。

再思及中国那些半秃顶的“经济学者”,阿诚也就觉得这人没有最开始那么讨厌了。

真是对这个看脸的世界绝望了。

“要来点酒放松一下么?”明楼光着脚,走到客厅的吧台前,顺手挑了一瓶红酒,举着一只空的高脚杯向阿诚询问。

“为了您的安全起见,我想我只能拒绝您的好意了。”阿诚撇了撇嘴角,婉言谢绝。他可没有忘记,自己是来工作的苦逼,而非这位时刻懂得享受的大少爷。

“那还真是遗憾,或许以后我们都没有机会喝上一杯呢。”明楼晃了晃杯中的暗红色液体,浅浅地泯了一口。

一个简单的吞咽动作,喉结上下滚动,裸露在外的蜜色肌肤——仿佛某个静止画面中,引人触碰的开关,让人无端有些按耐不住。

阿诚强迫自己转过头,讲起正事。

“明先生,鉴于今天发生的状况,我有理由相信您处于极度危险的状态,为什么不让我申请加派保护的人手?”阿诚在处理伤势的时候就给梁仲春打了电话,可是梁处长却告诉他从一开始明楼就拒绝增加人手这件事。

“因为我相信你能处理得了。”明楼依旧是那副从容不迫的样子,反倒显得阿诚有些小题大做,见对方起身准备再劝的时候,明楼拎着酒杯快速地走到阿诚面前,一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一本正经地说道,“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我的钱只雇得起你一个人。”

说完,半裸的明先生施施然地走进了卧室,留下嘴角略有些抽搐的阿诚。

我信你才有鬼。

右肩膀上,还残留着那人手心炙热的温度。

 

一抬表,已经快接近午夜十二点了。

屋子里很安静,连墙上的挂钟都没有发出任何走动的声响,阿诚很喜欢这种环境,不过现在他最需要的,大概是洗把脸,让自己变得更清醒一些。

洗手间和浴室几乎是连在一起的一片空间,走进去的时候,阿诚忍不住在心底咒骂了一句:

万恶的有钱人。

倒也不是说人家一个浴室能顶他一间屋子那么大,可至少客厅是有了的。更别说,一应俱全、甚至完全是为了奢侈享受的各类洗浴、按摩及娱乐设施。

不过最让人感到意外的是,浴缸的水是满的,牙具和洗漱用品也都是新的。

好像是那个男人特意准备的一般。

阿诚伸手探了探浴缸里的水,是热的。

也许是什么自动控温的高级玩意儿。

阿诚其实真的有挣扎过——不过前提是他已经躺在巨大的白色椭圆形浴缸中,享受着温热的水流包裹全身的舒爽感。

这算玩忽职守么?

这只是基本的生理需求而已。

在某些方面心异常宽的警官先生,撩了一把水泼在脸上,却忘了额头上的伤,疼得嘶哑咧嘴了一番,总体还是异常满足的。

只可惜,我们的阿诚警官注定是个为人民服务的好同志,享受不起半点资本主义腐朽生活的馈赠。

“哗啦——”

“嘭——”

玻璃碎裂的声响,子弹打在木板上发出的声响。

阿诚很熟悉这些声音。

这些声音传来的方向,正是明楼的卧室。

他一定是上辈子欠了那个人的。阿诚从水中猛地站起身来,一把抓了条浴巾,一手拿着自己的配枪,夺门而去。

阿诚其实向来是个谨慎的人,不过在危机的关头,有冲动的魄力也是自信的一种表现。

一脚踹开明楼卧室的门,飞速地环视了屋内的状况,此时阿诚真是万分庆幸明楼这种财大气粗的家伙,哪怕是卧室——也分内外两间。也就是说,他一开始担心自己贸然进来也是堵枪口的命运并不会发生。

阿诚弄出的声响自然引起了屋内人的注意,马上有人影朝阿诚所在的地方前来查探,阿诚闪身躲在了一架书柜的侧面,几乎是以极为刁钻的角度“砰砰砰——”的连续射击,直到有一声沉重的闷响,阿诚才现身出来,一把扔掉手中的枪。

警察的配枪是用来应急,而非火拼的!这么几颗子弹一分钟不到都打完了!

眼尖的阿诚瞄了一眼外间圆桌上的摆设,虽然不知道是哪个设计师的恶趣味,居然在卧室里明晃晃的放着几把水果刀——对于此刻的他来说,却是聊胜于无。

内间的状况也好不到哪去,明楼也算机灵,知道躲在一块厚重的红木桌板后头,尽管那东西已经快被无差别扫射的匪徒打烂了。

阿诚发誓他绝非刻意,可偏偏视线过处,借着被打碎的玻璃窗外明明灭灭的星光灯火,他就瞧见了黑暗中明楼那张脸,依旧是毫无惧色,他甚至隐约看见了明楼的笑容,似乎还笑得——特别荡漾?

真TM是见了鬼了。

将水果刀掷出去的时候,阿诚并没有想着一定要击中目标,扰乱他几秒钟的视线就足够给他争取近身的时间了。

所以几乎是同时,阿诚猫着腰,便从联通内外间的门廊处,朝匪徒扑了过去——

随即又响起一连串子弹的噼啪声,以及器物碎裂的声音、人的闷哼。

等待一切又归于平静的时候,明楼才缓缓从隐蔽的地方探出身子。

原本落地的玻璃窗,现在仅剩几片苟延残喘的碎玻璃片,光影照进来,斑驳了地面的一片狼藉。

蒙面的匪徒额间稳稳地插着一把水果刀,刀身齐齐没入头颅。阿诚似乎听到声音,喘着粗气抬起头,右手抹了把嘴角,原本只有汗水的脸颊上瞬间沾染了一片暗色。

那只右手上的血,来自肩膀上的弹孔。

夜晚无风,静谧的空间仿佛只剩下交叠的呼吸声。

几乎是同样半裸的两个男人,一个站立,一个跪坐,在这样的夜里,交错着彼此的视线,仿佛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氛在缓慢发酵,甚至压过了死亡和鲜血带来的不详。

明楼没有说话,只是微微上前一步,向阿诚伸出了手。

阿诚此时也没有拒绝对方的好意,抬起未受伤的左手,重重地搭在了明楼的掌心。

明楼的掌心异常的冰冷,让阿诚不由自主地瑟缩了一下。

略带吃力地站起身,阿诚刚想检查一下肩膀的伤口,却猛然察觉到腰间的浴巾有松动掉落的迹象——

偏偏另一只手还让明楼这家伙攥得死紧!

更糟的是,或许是听到了打斗的响动,酒店的安保人员终于姗姗来迟,似乎已经撞破了套间最外层的门。

天知道他们看见这里头的场景会怎么想!

当然不是这两个尸体!

保护要人组的警官和被保护对象,一起——半裸着——大半夜的在高级酒店卧房被目击。这种惨淡的人生,他究竟是直接面对呢还是装昏冷静一会儿再面对呢?

TBC

评论 ( 18 )
热度 ( 122 )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