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楼诚现代架空】局中人03(完结)

-最近勤快的自己都觉得害pia

-文内恶趣味出没

-不管这像不像传统意义的结尾,这个故事本身的确结束了(其实正传还没开

-下一篇打算写土匪头子X富家少爷


正文

送走酒店的相关人员,配合警方录完口供,天边已经有了些微的光亮。

“多少还可以睡一会儿,明先生要不要换个房间继续休息?”阿诚看了看表,向明楼询问道。

“你的伤怎么样?”经过医护人员的处理,套上外套的话几乎看不出受过伤的样子,不过明楼还是礼貌地关切道。

“无妨,小伤而已。”阿诚并没有逞强,没有打到要害的伤对他们行动队的警官而言,其实真的算不上什么大问题,可阿诚免不了暗搓搓地嘟囔,自从接上明楼这尊大佛,他简直成了人家消灾挡难的菩萨了,真没白费了这份薪水。

“那好,我叫些吃的,你要一起么?”明楼带起眼镜,从已经收拾妥当的桌面拿出酒店的送餐服务单。

“明先生请稍等,”阿诚一手放在了菜单上,阻止了明楼的动作,“虽然过程不怎么美好,但我已经充分认识到明先生您的危险处境了。作为一名专业的警察,我郑重地反对您这样的行为。”

“你说什么?”明楼微瞪了双眼,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

“我不知道您到底因为什么事情得罪了这许多人,既然他们有本事爬到57层楼来杀人,那么,我有充分的理由怀疑这间酒店的送餐服务存在极大的风险。而我的任务,就是要保证您远离那些。”

见阿诚说得诚恳,明楼倒也配合,收回了手,交握着放在翘起的膝盖上,好整以暇地问道:“如你所愿,警官。不过,我现在肚子饿了要怎么办?我临时入住,恐怕厨房并没有准备可以开火的材料。”

就算有我也不可能为你下厨的。阿诚在心里腹诽道。

“您放心,这些我已经考虑到了,”说着,阿诚走到门口,那里不知何时多了一个黑色的书包,“方才我已经让同事带来了我们的——嗯,应该说是早餐了。”

明楼略带好奇地抬头,向阿诚手里的包望去,只见后者从容不迫的从背包里拿出了,一、二、三、四盒——康师傅红烧牛肉面。

明楼张了张嘴,脸上露出可以被称为“纠结”的表情。

“抱歉明先生,特殊时刻特殊对待,怕是要委屈您一下了。”阿诚“语重心长”地嘱咐道,仿佛自己也是迫不得已。然而,看到明楼一副被噎得一句话说不出来的样子,阿诚终于有了扳回一局的痛快。

公报私仇什么的,他才不会承认呢。

“其实,警官,你有没有老坛酸菜口味的?”脸上的表情一闪而过,明楼又恢复了社会精英的模样,一派泰山压顶而不变色的气势。

正在挤酱包的阿诚听了这话,直接挤了自己一手黑乎乎的酱汁……

您是美国人吧,老坛酸菜这种事到底是哪里听说的……

老坛酸菜终归是没有,两人烧了水,就着几根香肠,把四碗泡面糟了个精光。喝完最后一口面汤,阿诚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仿佛从这一天的惊险刺激中又活过来一般,大呼过瘾。而身价过亿的明先生,似乎也没有对这种平民食物有什么抱怨,还心情不错地喝了半瓶红酒。

“未免夜长梦多,天一亮我们就出发,出城,向西北方向开。”

两人之间的气氛好像缓和了不少,不似初见的暗中较劲。

也许这都要归功于泡面的缘故。阿诚有些不确定地想。

 

明楼要去的地方,其实是位于上海和苏州之间的一个镇子,行政归属上恐怕还要归苏州市政府。

一路上阿诚面色如常,实则内心悬得老高,再给他来一出玩儿命追击可不是开玩笑的,他可不是干特种部队的,一年到头总是这么个惊吓法他真的可以提前申请退休了。

或许是阿诚的祷告起了作用,直到抵达目的地前,他们并没有遭遇任何意外。

明楼本来想一个人进去交涉的,可身边的警官顶着一副“你落单肯定完蛋”的表情实在让人不敢恭维,左右不是什么机密的事情,明楼也就没再阻止。

跟着明楼的脚步,阿诚走进了一片砖瓦平房中的一间,老式的排水、取暖和厨房,好像现代化的一切和这里格格不入,偶尔冒出几句地方话,倒颇有种时光倒流回老上海的错觉。

“是什么人啊?”掀开不知被油烟侵染了多少年的布帘子,走出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婆婆,浑浊的双眼,已经映不出任何光影。

“桂姨,你还记得我吗,我是明楼啊。”明楼走上前去,一把扶住桂姨,慢慢在堂前的藤椅上坐下。

“明楼……明……明家的少爷?”桂姨似乎琢磨了很久,才不确定地开口道。

“是我,桂姨。”

“都长这么大了啊……”

虽然是美籍,但根据阿诚了解的资料,明楼在很小的时候,的确在上海附近生活过一段时间。涉及人家的家族旧事,阿诚也有点不太自在,毕竟和他半毛钱关系没有,别弄得好像自己很八卦似的;既然这么想了,阿诚也就没怎么再多留神。

两人断断续续地又说了些家长里短,而后老人回了趟内屋,再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个明晃晃的什物。

“总归是大小姐的东西,我就算当初瞎了眼当了去,可后来想想也是于心不安,赎回来这么多年了一直放在身边,却没料想还能见到明家人,都是命呐!”

“过去的事就过去吧,您有心了。”接过桂姨手里的东西,明楼小心翼翼地放进心口的衣袋里。

“直接送我去机场吧。”走出矮巷,明楼略带追忆地驻足望了几眼,才对阿诚开口道。

“啊?这就完了?”阿诚实在有种一拳打进棉花的错觉,这家伙千里迢迢从美国飞来上海,下了飞机不到24小时闹出这么大的动静,结果就是和个老婆子说会儿话,拿了个不知道是什么但铁定不值钱的东西,就完了?

那老婆婆根本已经老眼昏花了!派谁来不是来啊!

“嗯,完了。”明楼理了下大衣的领子,径自拉开车门上了车,“就算你想多保护我几天,我也没有那么多时间浪费在上海。”

好么,事情办完了这臭脾气也回来了!阿诚暗自翻了个白眼,谁稀罕保护你似的,洗个澡都不得安生。

不过说也奇怪,之前两次刺杀那么大张旗鼓,还都是在上海地界,怎么反而等他们到了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儿的乡下,那帮人就偃旗息鼓呢了?但凡有脑子的都知道,哪种环境更容易得手吧?

不过,疑惑归疑惑,阿诚绝非那种和自己过不去的人,他巴不得风平浪静没人来捣乱呢。

黑色的宾利离开之后,仅仅是一个巷口的距离,横七竖八地躺着一地的尸体,各色的枪支凌乱地洒落在他们四周。

“我真是越来越看不透你大哥了,既然让我们俩全程跟着,那个警察到底是干嘛的?”

拐角走出一男一女,男的一身黑色的皮质风衣,女的一席湖蓝绸缎的旗袍。

“曼丽啊,你对我大哥还是了解不深,他是那种典型的‘对谁感兴趣就一定要亲自去招惹’的类型,别说这个警官好像还真挺符合他的审美。”

“你大哥是什么审美?”

“他啊,他喜欢闷骚的。”明台挤了挤眼睛,凑到于曼丽耳边贱兮兮地开口,“因为他自己就是个闷骚。”

 

到达浦东机场的时候,明楼并没有让阿诚走惯常的贵宾通道,而是直接拐去了私人停机坪。

明楼下车的时候,特意同阿诚握了握手,面上难得露出了笑容:“虽然相处不长,但鄙人仍旧十分感谢阿诚警官的认真工作,希望还有机会再见。”

“明先生您客气了,一路平安。”阿诚客气地答道,之后敏感地发现有旁人打量的视线。

不远处的白色BombardierLearjet 75机体下站着两个人,正是之前出现在小镇巷口的明台和于曼丽。

“喂,把你的眼神控制一下,女孩子要矜持一点。”明台用胳膊肘兑了兑于曼丽,面上还带着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

“我怎么不矜持了,我只是好奇而已。”于曼丽不服气地抗议道,“瘦巴巴的,看着也不像是很厉害的样子。”

“慎言慎言,可别还没认识呢就把人得罪完了!”明台压了压头上的飞行镜,煞有介事地告诫道。

“什么意思,你是说——”明楼要招揽这人?

“走了。”明楼走过来的时候,于曼丽老实地闭了嘴,和明台对视一眼,前后上了飞机。

阿诚目送着那架无比拉风的、价值4亿人民币的小家伙消失在天际,仇富地哼了一声,转身拉开车门,绝尘而去。

 

美国波士顿明公馆

“我听说,明楼这孩子为了你年轻时一件首饰,就这么撂下上亿的合作项目,独自一人跑去中国了?”下午茶时间,苏医生例行为明镜检查了身体之后,闲聊似的打趣道。

“你也听说这事儿啦,”明镜摆了摆手,半是无奈地叹了口气,道,“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听来的,那是父母留给我陪嫁的东西,好像当年把它当了之后,我就嫁不出去似的,死脑筋。”

“那么多年前的事儿了,也难为这孩子一直记着,你是个有福的啊,有这么好的弟弟。”苏医生笑着拍拍明镜的腿,宽慰道。

“我偷偷和你说啊,那根本不是什么我陪嫁的东西,”明镜板起脸,颇有些头疼的样子,见对面苏医生一脸好奇,才神秘兮兮地压低声音道,“那本是父母留给他的东西!牵扯的,是他自己的姻缘呐!”

苏医生眨了眨眼,终是没忍住,“噗——”的捂着嘴笑出声来。

 

半个月后

“阿诚,喂,醒醒,”林参谋一边喝着咖啡,一边推了推趴在乱七八糟的桌子上睡着的阿诚警官,“你的快递,我说你该不会又通宵了吧,年轻人身体就是好诶!”

“别吵我——”阿诚懒洋洋地一挥手,并没有抬头,好不容易把一个大案子的后续文件内容弄好,他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

“梁处长说了,咱们这组这几天辛苦了,明儿可以好好歇个周末啦——你可千万别给我打电话,什么事儿都别打!”林参谋把快递盒子往桌上一扔,戳了戳阿诚的脑袋,放完狠话就直接闪人了。

办公室一下子变得静悄悄的,而阿诚好像真的又睡死过去一般。

最后一个警官离开的时候,阿诚才晃晃悠悠地直起身来,扒了两把头发,扭开台灯,拿过林参谋扔给他的快递盒子,没有署名,不知道是什么鬼东西。

起身从对面座位的妹子那偷了把剪子,慢条斯理地拆起包装——越拆越觉得这是哪个家伙的恶作剧!

大盒子套小盒子,小盒子套着更小的盒子!

阿诚耐着性子,一连串拆了将近七八个,终于在最后,翻出了一个金色的信封。

里面躺着一张纯黑的卡片。

卡片上没有字,只用银色的线条勾勒出一个吐着芯子的眼镜蛇头。

眼镜蛇。

这是一种剧毒的动物。

也是一个神秘的组织。

它的存在离普通人恨不得有十万八千里远,可在几大国的情报机构黑名单上,都有着眼镜蛇的名字,只不过,这个组织除了一个符号和事后对几件影响力深远的事件作出负责声明,全无半点痕迹可循。

这无疑是一个站在金字塔尖儿的组织,这样的组织无疑吸引着精英中的精英。

眼镜蛇从不公开招募成员,也没有人知道如何加入它,除非,你得到一张蛇吻卡。

这张卡,现在就在阿诚手里。

他猛然想起下班前,听梁处长例行八卦的内容:“北京时间16日晚间消息,美国酒店巨头万豪国际集团宣布,将以122亿美元收购Starwood酒店及度假村国际集团,从而创建全球最大酒店连锁集团。”

阿诚修长的手指把玩着薄薄的卡片,脸上的表情变了几番,终于——露出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

 “眼镜蛇,总算抓住你的尾巴了。”

 

这一场局,到底,谁才是操盘手,谁又是局中人?

 

END

评论 ( 25 )
热度 ( 191 )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