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明家的家庭观影时间03

顺手码了下日常,轻松愉快。

说好的土匪头子我正在写,毫不意外地又卡在了打斗戏上= =(我真是自虐

老规矩,祝你们食用开心=W=


正文

梅长苏设计扳倒一品君侯谢玉,莅阳长公主以死相逼,谢玉被迫收手。

秦般弱怀疑梅长苏的立场,用美人计诱骗童路。

为逼梅长苏及靖王一党露出马脚,夏江联合誉王抓了赤焰旧部卫峥,又用计离间靖王与梅长苏。母妃被禁,旧友被抓,靖王心神大乱,果然与梅长苏反目。

一本《翔地记》让静妃明白苏先生就是林殊。她郑重叮嘱靖王说苏先生是至诚之人,待他要比旁人更要亲厚几分,切莫忘了扶持的情分。一连串的疑点让靖王确认《翔地记》有古怪,反复研究,却不得要领,令他备感困惑。

静嫔的恬淡、明理让梁帝轻松惬意,也对稳控朝局有了决断。想到对她的冷落,梁帝有心补偿。梁帝下旨,晋静嫔为静妃。(部分剧情摘自电视猫19-33集)

 

“明台,如果哪一天,王天风真的和你走到不死不休的境地,你会像梅长苏一样,搞到他身败名裂么?”对于宿敌毒蜂,毒蛇先生简直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予以打击报复。

“我怎么会和老师走到那样的境地嘛,”明台摇摇头,完全不接受这样的假设,“其实这一路看下来,谢侯爷杀伐果断,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说到底只不过是各自的立场不同罢了;况且,我觉得他不是败在梅长苏手上,他是败在长公主苏医生手上的。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呐……”

见明台一脸惆怅不已的样子,明楼白了他一眼没说话,倒是阿诚在一旁接道:“那你要想和程小姐在一起,就必须要和王天风反目了。”

“啊?这是为什么?”明台一脸不解。

“你也说了,立场不同是最大的悲剧,政见不合怎么谈恋爱!你老师那么精明的人都没能逃脱这个诅咒,你一个国民党怎么和共产党过日子?根本目标都不一致!”阿诚抓了一把瓜子儿,嗑得好不自在。

明台被噎个半死,末了,才泄气似的抱怨道:“如果苏医生也是共产党就好了。”

阿诚和明楼意外地对视一眼,前者道:“这话怎么说?”苏医生应该没有暴露吧?

“这样老师就没立场指责我了呀!”明台说得一脸坦然。

两位哥哥一愣,接着也都绷不住乐了出来。

“大哥你别笑,”话锋一转,明台不怀好意地冲着明楼揶揄道,“我充其量也就是国共两党内部矛盾,阶段性民族统一战线的目标还是一致的!可那汪处长效忠的,却是日本人,这可是民族矛盾——你可比我犯的错误严重多了!大哥你说是不是?”

“没错,这点我同意明台的看法,”阿诚也跟着起哄,“你看看,这秦般弱处心积虑的谋害梅长苏,那不就等于要害靖王么,靖王遭殃了静妃能好过么!你想过我和大姐的感受么!”

“景琰说的没错!”一说到汪曼春,大姐忒也来劲,坐直身体冲着明楼训诫道,“你当个伪汉奸头子我暂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要是和敌人发展出什么奇怪的关系我可饶不了你!”

针对汪曼春的问题,明家三姐弟的统一战线总是集结得异常迅猛,明楼抬起手揉了揉额头,一边叹气一边摆手道:“好好看电视啊,话题跑得有点偏。”

“好吧,今天就先放过你,”明台搀着大姐的胳膊,狐假虎威、趾高气昂地对明楼放话道,随即眼神一转,直勾勾地盯着阿诚,一脸愤懑,“最近没他少阁主什么事儿,可是阿诚哥——你居然为了个鞋拔子脸的卫峥这么对我!大雪天的让我喝西北风!还要和我恩断义绝是不是,这日子还能不能过了!”

“我说你今天怎么了这是,开地图炮?”原本阿诚正看着明楼的好戏,谁料明台突然像疯狗附身似的,见谁都咬,今晚他可没主动引战吧。

“这段简直看得太糟心了啊!我刚准备对靖王路人转粉呢,”明台撅了撅嘴,义愤填膺地抗议道,“我真是没说错你,有情有义却没脑子!林殊这朵白莲花是不是给你上了什么不可驱散的debuff啊!”

“这叫关心则乱你懂不懂!”阿诚也被逼急了,管他三七二十一和明台直接杠正面。

“大哥你看,阿诚哥果然承认他喜欢那个生无可恋脸的卫峥了吧?”明台摊摊手,一副这是你自己说的和我无关的样子。

“也罢,大哥你来评评理。”阿诚伸手在茶几上敲了两下,等待明楼的回答。

“阿诚你的脑袋确实不太灵光,”明楼扶了扶眼镜,严肃地开口道,“一本《翔地记》,大姐看了一遍就发现了问题所在,你抄了一遍都还不知所谓,情报工作者基本的业务能力呢?都被你当榛子酥吃了么?”

“我——那什么——”这都什么和什么啊,阿诚真是没脾气了,“林殊是我兄弟又不是我媳妇儿,我做什么要去了解他母亲的名讳啊!”

“你如果想知道的话可以问我嘛,我又不会不告诉你,”明台在一旁憋着笑,继续和自家大哥挤眉弄眼,“哦,不过‘林殊’已经死了。没关系,大哥这个江湖特务头子还在,看在我的面子上,琅琊阁可以给你打个八折什么的是不是。”

“诶等等,这个家到底谁和谁是一伙儿的?!”阿诚瞪大了眼睛,对眼前兄弟俩的“无耻行径”表示强烈不满。

“这有道是,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再加上本少爷我能奶能抗能输出,当然是有队就上啊!”明台掰着手指头一一数着,恨不得尾巴都要翘上了天花板。

“网瘾是病,得治。”大哥喝了口茶,指着得瑟的明台教训道。

 

“其实,我一直憋着一个疑问,不知道该不该说?”明台缩头缩脑的,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你又动什么歪脑筋了?”阿诚瞥了他一眼,还是很给面子的接了话茬。

“阿诚哥——”明台压低了声音,道,“你说大姐不会真给我们找个梁帝那样的姐夫吧?”

“乱讲!”阿诚抓了把花生向明台扔了过去,一边还谨慎地瞄了一眼斜倚在沙发上似乎快要睡着的大姐,发现后者并没有就两人的对话做出反应,才忙不迭地舒了一口气,“敢嚼大姐的舌根!你可别把我拖下水。”

“怎么了嘛,”明台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砸吧着嘴道,“我也是希望大姐快点找到自己的幸福嘛。”

“大姐要真看上梁帝我倒是觉得不奇怪。”明楼在一旁突然神叨叨地开口插话。

“怎么说?”明台一下来了精神,阿诚也意外地转头,明台挖了个坑居然还真有人往下跳的。

“你们知道这梁帝的扮演者,曾经是《舌尖上的中国》的解说么?”明楼望着两个弟弟,慢条斯理地开口问道。

“难怪我每次一听他开口说话就有点出戏的感觉!”明台拍了拍大腿了然道。

“这和大姐的喜好——有什么关系?”阿诚总觉得自己是在作大死,可又实在按捺不住探寻的心思。

“你们大概不知道,大姐她是个恋声癖,”说完,明楼小心翼翼地侧身看了一眼旁边闭目养神的明镜,似乎大姐已经睡过去了,才又清了清嗓子开口道,“不然你以为她为什么会收养阿诚的?”

明台张大了嘴,用手指着阿诚,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而阿诚则摆出了一副皮笑又不笑的德行,没好气地剜了一眼一本正经得胡说八道的明楼。

总说明台是家里的祸头子,敢情这位才是最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儿。

“我说明楼啊,我年纪大了,你刚才说什么?我好像没听清?”大姐的声音突然冒出来,让明家三位男士不约而同得后背一凉。

“大姐……”明楼当即陪笑着转过脸,却蓦地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大姐的手里,竟然抓着根又黑又粗的鞭子!

这不是奠在灵前那一根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啊!

#明家的八点档,戏里戏外都一样热闹。#

TBC


评论 ( 4 )
热度 ( 56 )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