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说好的土匪头子】大水冲了龙王庙01

闲聊两句:

关键词:土匪头子X富家少爷

我是想让阿诚哥翻身农奴做主人的,嗯。

鉴于土匪头子这个设定,OOC是一定的……

至于为什么会想到这样的设定……我只能说……《一起打鬼子》这剧有毒……


正文

梁仲春最近很是发愁,他一不抽大烟,二不喝花酒,充其量就是偶尔手痒了去赌上两把消遣,不是什么大问题不是?这兵荒马乱的年月,谁没点途径发泄一下?偶尔他还吃斋念佛接济穷人,不说积累什么大功德,可也没造过什么孽吧?怎么就摊上了汪曼春这么个不让人省心的大侄女儿呢!

这丫头爹去得早,身边也没个正经的亲人陪伴,也不知怎么就生出了一副泼辣的性子,行事作风全凭自己喜好,谁都不放在眼里,哪有半分江南大家闺秀的模样,端的一个东北的母老虎!

好么,这孩子投奔他来还真可谓如鱼得水了。

当然,性格不好相处到不是什么大问题,他山城梁家也不是供不起一个女儿家的一口饭,可前提是,这祖宗别给他惹是生非啊!

说了半天到底是什么事儿呢?原来这汪小姐在投奔山城的途中,恰巧碰上了琅琊山的土匪拦路打劫,稀里糊涂得就被当做是土财主家的亲戚也一并抓去了山上。琅琊山的土匪倒不是那种草菅人命的坏蛋,通常讹上哪个冤大头一顿,取些钱财也就把人都放了,知道抓错了人也没为难汪曼春,问明白了是哪家的姑娘还特意通知梁家上山接人。

误会解除,两厢无事,本来皆大欢喜的事儿,坏就坏在,汪曼春瞧上了琅琊山上的一个人。

据汪曼春后来的说法,当时那个男人一身粗布短打,肩上披着一件不知是什么动物的毛皮做的大氅,脚下蹬着一双擦得锃亮的皮靴,鞋底架在一个倒霉蛋脑袋上,嘴里骂道:“你他娘的也不说撒泡尿照照自己,还敢和爷讨价还价,嗯?阎王老子给你几个胆子——”紧接着脚上一使劲儿,讨饶的家伙就径直飞了出去,落了个灰头土脸的下场再不敢吭声。

“我那表姐——就这么看上人家了?”阿诚被雷得不行,从梁仲春的侧面描述中,他完全想象不出这画面有半分美感可言,能让她那向来眼高于顶的表姐就这么认栽了。

“人都说了,夜路走多了容易碰见鬼——”梁仲春瞥见阿诚一副“你是不是喝高了的”的表情,才生生止住话头子,咳嗽了几声,一本正经道,“我的意思是说,她那性子我是拦不住的,可她这三天两头往土匪窝里跑也不是个事儿吧?这要是传出去,左右我不用嫁闺女,对她自己的名声也不好是不是?”

“表舅,你想我怎么帮你?我和她少说十几年没见过面了,你都搞不定,你觉得我能行?”阿诚往身后的椅背一靠,双臂抱起,连连摇头。

“我是真没辙了!那叫怎么说来着?哦!对!代沟!我和她之间有代沟!毕竟你们都是年轻人,或许能说到一起去,就——死马当活马医吧!”梁仲春放弃般的地摆摆手,梁家都是生意人,家里除了丫鬟婆子连个正经儿女眷都没有,捞钱还来不及呢——几个大老爷们谁能猜透汪大小姐的心思!

万般无奈,梁仲春才想起这位——也是刚到山城不久的远房大侄子阿诚来,本着“我倒霉也决不让你好过”的处事原则的梁老爷,没什么心理负担地就决定把阿诚拉下水。

好说歹说,阿诚也没能推了这破差事。送走梁仲春之后,阿诚命人重新沏了壶茶,逗了会儿笼子里的黄鸟儿,才又撩起月白的长衫,翘起腿坐在庭院的石凳上,闭目沉思。

山城这个地方,顾名思义,多山。城镇周围远近大小数十座山头儿,其中名声最大的就是琅琊山。但凡山城人,没有不知道琅琊山的,不是因为这座山的风景多么秀美壮丽,而是那地方是个地地道道的土匪窝子。

动荡的年月,落草当土匪本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不过琅琊山的那些人倒是从来不干杀人放火、丧尽天良的勾当,就算打家劫舍也多半是劫富济贫。是以,就算这帮人在琅琊山占山为王,经常骚扰进出城的商队乡绅,不少老百姓还称他们为绿林好汉呢。

很不幸的,我们的汪大小姐看对眼儿的,正是这琅琊山的土匪头子——绿林好汉的瓢把子,明楼。

阿诚对那位几乎记不清楚样子的表姐没什么感情,对明楼更谈不上熟,可要说非要在这俩人里选的话,总不能胳膊肘往外拐。他表舅的心思并不难猜,无外乎是想让他去劝劝汪曼春,别瞎折腾了,想嫁人的话以梁家在山城的地位,乐意入赘的家伙都能把门栏踏破,何必去招惹个土匪!

说到这儿,阿诚倒是不得不佩服起自家表姐来,听表舅说,汪曼春自打从琅琊山上被接回来之后,非但没有被吓着——为了见明楼——一个女孩子家的三天两头往山上跑,可把梁家的跟班们给吓坏了。

不过明楼这人更有意思,要说他这位表姐,打小就是个美人胚子,这送上门去的艳福,他一个土匪头子竟然无动于衷,见一次轰一次,端的半点怜香惜玉之情也没有。

阿诚摩挲了两下左手拇指上的玉扳指,有些不厚道地笑了。

敢进土匪窝里追男人的女人,他能劝回来才有鬼呢。可是,表舅只让他想办法叫汪曼春别这么闹腾下去,并没说一定要把两人也拆了不是?

梁老爷可能不知道,他诚少向来是劝和不劝分的人呐。

让一个女人放弃一个男人不容易,让一个男人娶一个女人——还是一个既漂亮又有身价的女人——可简单得多。

“童路——去备上几坛酒,叫上战英,明天一早随我上琅琊山。”

“琅琊山?诚少,你去那种地方做什么啊?”童路疑惑地问道,这位少时流落在外,最近才好不容易认祖归宗的小少爷,那可是老爷的心头肉——金贵着呢,他可不能有半点疏忽。

“自然是去提亲啊。”阿诚泰然自若地抿了口茶。

TBC

评论 ( 46 )
热度 ( 781 )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