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说好的土匪头子】大水冲了龙王庙02

惯例闲聊:

 马上就要从一个大雪纷飞的地方回到另一个大雪纷飞的地方诶。

 其实本来这文儿预计3章搞定的,没想到偶发的一个脑洞好像炸出了不少同好(笑

 为了泥萌爱的大姐头,我决定把这篇稍(xue)微拉长一点内容,狗血梗大概是  少不了的……

 因为我也是个老干部。

 希望你们喜欢这个接地气的故事。

正文

第二天一大早,阿诚换上了件宝蓝色的长衫,外头罩了一件纯黑暗纹的袍子,腰间挂了一条金色丝线拴着的盘龙玉佩,打理好之后,便出了门。

琅琊山位于山城东南约莫三十多里的地方,骑马的话要走上小半天的路程,阿诚出门不算早,到地儿的时候似乎刚好赶上土匪窝开饭的点,除了站岗的喽啰之外,并没有看到多少人。

“站住!你是什么人?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没事儿赶紧走——”见对方是个富家公子哥的打扮,几个土匪有点蠢蠢欲动,却被领头的老林给喝止住了。

“我们少爷要见你们老大。”尽管不清楚少爷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童路还是尽责的扯着脖子喊道。

“见我们老大?你算哪根葱啊!”一个土匪掂量着几下手中的枪,语气很是不屑。

“我的确有事要找你们老大,为此特意准备了一点薄礼,不成敬意。”阿诚也不生气,抬手向后示意,心里却暗自琢磨,连个看门的小兵都配了枪,看来这土匪窝比他想象的要有油水得多。

战英掀开马车上盖着的油布,几大坛泥封的酒便露了出来。

“哟——林哥,看样子这小子真是给咱们送礼的?”先前说话的土匪不由自主地舔了舔嘴巴,对老林说道。

“咱们瓢把子最近是走了什么大运,先是有女人自己送上门来,现在连喜酒都有了!”另一个土匪也凑过来咬耳朵。

“行了行了,边儿去——骑云,你现在这守着,我去问问老大的意思。”老林拍了拍郭骑云的肩膀,下了岗哨,骑马奔山上而去。

 

听了老林的描述,明楼只当又是那不知所谓的女人搞的鬼,半点客气也无,道:“把酒留下,人给我轰下山去。”

被人晾在一旁,阿诚也不着急,施施然地下了马欣赏起琅琊山的风光来,直到战英走到身旁,小声道:“诚少,听声音有不少人向咱们过来了。”

“哦?”阿诚挑了挑眉,再看向匪窝大门的时候,果然出现了攒动的人头,“来者不善呐。”

“我说林哥,什么事儿非要赶咱们哥儿几个吃饭的时候办呐,好不容易后厨炖了老母鸡,我还没夹几筷子呢!”甄平一边擦着嘴巴一边抱怨道,任谁正吃得欢的时候被叫出来做事都不太乐意。

“别冲我撒气,正主就在外头呢。”老林无辜地摆摆手,驾轻就熟地祸水东引。

“林哥,不就一个纨绔子弟带着两个跟班么,你至于找来这么多兄弟么?”郭骑云看着这黑压压的一群人头,颇有点意外。

“和我可没关系,都是甄平叫的。”

“娘的我出来做事,难道留他们好吃好喝?”甄平一脸的不乐意,特别是在看到门外三个孤零零的家伙的时候,更是觉得憋气,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老规矩,别把人弄死就成。”

身后的土匪们得了令,撸胳膊挽袖子地冲阿诚三人走了过去。

童路和战英均露出了一脸惨相,看这架势恐怕——

为首的土匪还没等伸手够到阿诚的衣领呢,只听“啊——”的一计惨叫,伴随着骨头错位的清脆声响,掀开了一场单方面武力压制的胖揍。

只见阿诚踩着三字马步,出手如电,手攻上三路,脚踢下三路,看着动作轻飘飘的,十来个土匪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儿呢,就一个个的从正面被打得满地哀嚎。

收拳之后,阿诚还好整以暇地拂了拂袖子上不存在的尘土,一派自在地冲高处的老林和甄平等人开口道:“你们可以选择带我上去,或者我也可以自己打上去。”

——不能善了了。

童路和战英规规矩矩地站在自家少爷身后当背景,生怕溅到一身血。

甄平刚想上前,却被老林不着痕迹地扯了一下,耳边响起这位满肚子坏水的狗头军师的声音:“不是我打击你,就算你过去了,下场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何必白挨一顿打。”

“那也不能就这么放他进来吧,咱们琅琊山的脸面往哪搁?”甄平显然忍不下这口气,大声喝问道。

“你急个什么劲儿呢,我已经派人通知三当家了。”老林还是一副天塌下来也面不改色的德行,这会儿甚至也不拽着甄平了,两手互相往袖子里一揣,等着看戏的模样。

“嘿,真有你呢,想这么个损招。”甄平一听这话,登时也不怀好意地笑了,非但不再冲动,还立即命人引着阿诚三人进了大门。

果不其然,没走多久,就碰上了劫道的家伙。

“我听说,来了个能打的,小爷我最近刚好手脚有点痒呢——”

阿诚逆着光看向来人,修长的身形,秀气的面旁,眼角有些暗伤,嘴角挂着痞气的笑容,总得来说,是个充满着朝气的少年——土匪。

“能不能打,要打过才知道。”阿诚不疾不徐地向前一步,单手负在身后,一脸从容。

“看拳——”相比之下,少年就冲动得多,拳头带风直接奔着阿诚的脸面招呼。

只见阿诚并不闪避,反倒抬手迎了上去,说来也奇怪,明明少年气势万钧的拳风,一碰上阿诚的手,不知怎么就转了个弯,直接偏离计划的路线。阿诚微微一笑,反手扣住少年的手腕——少年反应也不慢,身形一晃,双手好像那水里的游鱼一般滑了开去,阿诚也不继续追手,脚上踏了跪马步,曲手留中,借势向少年左中路要害打去。

少年心知不能硬抗,侧身抬脚向阿诚曲起的右膝盖踹去,而后者却循着他的身形一转,轻易的化解了少年的招式,手上却半分不离目标,少年无法,只能抬起手臂硬截卸力,本想着借此偷得一招空隙,谁料对方看似软绵绵的手指,在触及之后猛得爆发出一股极为强烈的冲劲儿,径直把少年震得后退了三四步才稳住身形。

阿诚微笑着收回手,习惯性的摩挲了下拇指的扳指,心情似乎还不错:“想不到这土匪窝里,还有会使咏春拳的人。不过年轻人,凭你的功夫想拦我的路——还差得远。”

少年哪里经得起这般激,当下大喝一声又揉身而上。

咏春是一门极为实用的拳法,刚柔并济,讲究巧劲儿、追形,也就是俗称的“杠正面”,按照咏春拳法的理论,正面迎敌,无论是攻击还是防守,都是最短距离,气力消耗最少。因而,看阿诚和少年过招,几乎都是面对面的交手,来往之间速度极快。

甄平在一旁揉了揉眼睛,嘴里不由自主地感慨道:“老林呐,亏了你当初拦下了我,不然可丢大人了。”

“哼,你知道就好,”老林敷衍了一声,看向正在打斗的两人,面上却难得浮现出认真的神色,“这富家公子哥儿倒是个心地好的。”

甄平不明所以,老林却是看得出来,少年完全不是阿诚的对手,只是不知什么原因,阿诚似乎挺乐意和他过招,并没有使出全力。

阿诚其实没想那么多,咏春本是南派拳法,北方很少有人会,难得遇上个基础还不错的小家伙,多少指点他几招也不失为一桩美事。

“看好,这一招叫做‘来留去送’——”说着,双手黏住少年的出拳,往身侧一沉,反手一推,行云流水般把对方的力道荡了回去。

“这一招,‘甩手直冲’——”少年虚晃了身形,并不去接阿诚攻击的手掌,而是趁机偷袭下盘,然阿诚也不闪避,变掌为拳,生生加重了力道和速度,竟是逼迫少年不得不撤手防护。

……

如此这般过了一炷香的功夫,陆续吃完饭的土匪们都围了好大一圈看热闹。

少年虽然年轻,可领悟力却是一等一的,尤其是在实战中更能激发自身的潜能,拳法倒是愈发得有模有样起来。

须臾,近身缠斗的两人“倏——”的分开,少年扬起手中的玉佩,笑得好不得意:“怎么样,你服不服?”

阿诚扫了眼空荡荡的腰间,煞有介事地点点头,而后一手端在腰腹前方,一手游刃有余地转着一把手枪,冲少年努努嘴,道:“你服不服?”

少年一慌神,忙向自己的腰间摸去,果不其然,别在内衫的手枪不翼而飞!

“你欺负人!快把枪还给我——”少年瞪大了眼睛,一点不害臊地开启了耍赖模式。

在一旁围观的老林和甄平均是掩面,不忍再看自家三当家没羞没臊的德行。

“臭小子,打不过人家就耍赖,我他娘的是这么教你的?”身后,忽然传来一道人声,虽满嘴的粗话,却意外的沉稳而有力度。

“大哥——”

 

阿诚循声望过去,终于见到了这位传说中的土匪头子。

和他一比,方才的少年就显得淡薄多了,那个男人随意的站在那里,就好像一杆旗帜,可能并没有什么特别,但只要一见到,就好像是希望,是方向。黑色的大氅随意的披在身上,裸露在外的手臂是常年日晒后呈现的深古铜色,面上有很深的轮廓线条,特别是那双眼睛,那里面,有克制的野心。

明楼。

这一方霸主一样的人物,配表姐也算不亏。

“哟,这是哪家的小少爷,看着面生啊?”明楼背着手,踢踏着靴子,慢悠悠地从山顶往下溜达,那架势活像个遛鸟的老太爷。

“单名一个诚字。”阿诚冲明楼点了点头,算作招呼。

“原来是诚少,有失远迎呐,”明楼先是和颜悦色地搭了阿诚的话,随即却向着一干手下暴喝道,“贵客上门,你们一个个小兔崽子都死哪去了,啊?眼珠子都长P眼儿里去了是不是!没大没小,还有你——”明楼一把揪住明台的耳朵,嘴角的笑容渗人得很,“就知道给我丢人现眼,滚一边去!”说罢,还不轻不重地踹了一脚。

“切,见色忘弟。”明台嘟囔了一声,趁明楼没反应过味儿的档口赶紧溜远了。

“来来来,诚少里面请——”明楼笑得如沐春风,一边引着阿诚等人向山顶的院子走去,后头跟着的老林甄平等人,见老大这副样子,无一不是心里发憷。

每次明楼这么笑的时候,都有人要倒大霉了。

“穷乡僻壤的地儿,没什么好招待诚少的,我粗人一个,也就陪诚少喝碗热茶吧。”一间顶宽敞的厅室,没什么花哨的布置,当中放着几把太师椅,角落里零散的堆着些兽皮。明楼指了指面前矮几上的粗口大碗,语气甚为熟稔的样子。

本以为能从这习惯了锦衣玉食的公子哥儿面上瞧见嫌弃的神色,可甄平却发现阿诚几乎是面不改色的拿起茶碗喝了一口,没有半点介意的表示。

这厢甄平还在心里嘀咕说,这位小少爷倒不似一般的纨绔那般惹人讨厌,谁料下一刻,就见阿诚摇晃了几下,紧接着便“碰——“的一头栽倒在椅子上。

“这不就妥了?一个个的搞那么大阵仗,都吃饱了撑的是不是?”明楼伸长了腿搭在桌边,事不关己似的抓了一把花生,嘎嘣嘎嘣地嚼了起来。

TBC


评论 ( 56 )
热度 ( 540 )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