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说好的土匪头子】大水冲了龙王庙03

那些暗搓搓地打算让诚少湿身的小妖精们!来吃一发少爷的直拳!

老干部表示一切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

明匪头子抗议说不耍流氓的土匪都该拖出去枪毙!

好了,下面是正文。

阿诚清醒过来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妈的真是阴沟里翻船。

屋子里没人,阿诚盘着腿琢磨了一会儿,这才下了床,走到桌边刚想拿起壶倒点水润润嗓子——神经质地放下了手,忍着吧,再来这么一次他这小半辈子的脸就丢尽了。

推开门,是一处小型的院落,外头传来嘻嘻哈哈的叫喊起哄声很是热闹,阿诚便循着声音走了出去,只见一窝蜂的土匪不知道围着什么东西,稀里哗啦地折腾。

阿诚眼尖,一下子就看到童路那小身板咋咋呼呼地挤在中间!

“童路,干什么呢你!”

“少爷你醒啦——”童路咧着个嘴,丝毫没有身在土匪窝的紧张感,反而满脸的兴奋,一路小跑到阿诚身边,回话道,“小的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土匪分赃呐,这不,嘿嘿,有点好奇。”

“出息,”阿诚没好气地斥了一句,又问道,“战英呢?”

“战英被明老大打发下山报信儿去了,说您要在山上住几天,让家里别担心。”童路头头是道地报告道。

“我什么时候说要住几天了?”阿诚立马提高了声音道,简直气不打一处来,“等等,‘明老大’是什么东西,你的老大难道不应该是我么?”

“咳咳,小的该死,这不顺嘴说跑偏了么!”童路作势刮了自己两个耳刮子,恬着脸陪笑道。

“你还有理了——”

“哟,诚大少爷醒了?我的床睡得舒服不?”没等阿诚再骂,明楼的声音从一旁硬生生插了进来。

“使下药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你堂堂一个瓢把子也不嫌害臊?”阿诚眯了眯眼睛,正愁一肚子气没处撒呢,这祸头子还敢自己往枪口上撞!

“我的大少爷诶,瞧你这话说得,我可是土匪啊,光明正大的干事儿我脑袋难道被驴踢了么?!”不但没把阿诚的讽刺当回事儿,明楼反而倒打一耙。

“你——”阿诚张了张嘴,突然生出一种“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的憋屈感,又不甘输了气势,梗着脖子道,“你让战英瞎传什么话?”

“战英这小崽子我瞧着不错,”明楼摸了摸下巴,状似遗憾地对阿诚道,“可惜长得太过正气,不适合我这土匪窝。”

这都什么和什么啊,合着那意思童路就长得像土匪呗?要不是碍着面子,阿诚真想拿鞋底抽他一脸!

“别给我扯没用的,我要下山。”阿诚算是明白了,要脸的,永远也说不过不要脸的,当下也不再计较别的,直接说出了打算。

“下山?你是睡傻了还是咋的,放你下山我的脸往哪搁?”明楼瞪大了眼睛,一副‘你他妈在逗我’的表情。

我去你祖宗的,这会儿你还要上脸了!

一个没忍住,阿诚在心里直接爆了粗口。

“我都听童路说了,”接过手下递上来的烟袋锅子,明楼深深地吸了一口,在烟雾缭绕中砸吧着嘴道,“你不就是来说亲的么,嫁妆我已经收了,聘礼也让战英带回去了,你还瞎着什么急?”

“我信你才怪!”尽管觉得事情有些顺利得不像话,阿诚还是毫不留情地反驳道,“我也就昏了半天不到,你上哪去置办聘礼去!直接打劫吗?”

“打劫怎么了?老子还就靠这个娶媳妇呢!”明楼不以为意地吐了口烟,全无半点被戳破的尴尬,要怪就怪阿诚醒得太不是时候,那药量放在一头牛身上都能睡个天昏地暗,“先让战英带个单子回去,慢慢我再补上不就得了,咋呼个什么劲儿!”

“敢情你这下聘还带打白条儿的是不?”阿诚没好气地哼了一声,左右日后有表姐磨这糙人,他到时候乐得看戏。

“放屁!这还没过门儿呢,你就先嫌弃起你男人来了?”明楼把烟杆往腰上一别,凑到阿诚跟前,眼里满是威胁的意味。

男人呼吸间的烟草味呛得阿诚极为不舒服,抽这么重的烟丝也不怕把自己熏死!

等等——他是脑袋被熏懵了还是怎么,明楼刚才说了啥?

“你是不是有病!我是替我表姐来提亲的——”阿诚后退了两步,一边摆手驱散身边的烟气,一边骂道。

“你表姐?你表姐又是哪根葱?”明楼顺势靠在了身后屋子的墙上,搓了搓指甲,一脸茫然的样子,心里却门儿清——

送上门的肥羊,哪有放回去的道理?

“我说你到底是土匪头子,还是地痞无赖啊?”阿诚有想过这明楼难搞,难搞并不可怕,可万万没想到是个脑袋有坑的!

“分那么清楚做啥,五百年前都是打一个娘胎里蹦出来的。”明楼抻了个懒腰,眼见着一群手下已经分赃完毕,对阿诚不慌不忙地建议道,“你想下山?没问题,我这里几百号弟兄,你要是真都能干翻过去,别说下山了,我屁股底下这瓢把子的位子都可以让你来坐!”

阿诚想都没想直接抬掌出拳,东北话怎么说来着?能用拳头解决的就少逼逼。

把你揍趴下了我倒要看看谁还敢拦路!

能当上这么多人的老大,明楼此人绝不可能是个绣花枕头,阿诚从不轻敌,为了达到震慑的效果,他可从一开始就卯足了力气——咏春拳本就以快著称,十成十的劲道打出来,眼前几乎略过的都是残影。

明楼咧嘴一笑,双臂一震,肩上的大氅顺势滑落在地,眨眼的功夫,两人已拆上了数十招。江湖上有句老话叫做: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这也是阿诚何以有恃无恐的原因,他修习的沉桥已是咏春的高级套路,在实战中几乎未尝一败,岂料在这土匪窝里碰上块硬石头——很简单,明楼的拳更快,力道也更为生猛,朝面门袭来的时候阿诚甚至都能感受到他双手带起的劲风——都说刚过易折,可明楼还不是那种全然的大开大合,偏偏你要抓他的时候滑不出溜的总是失手,要么你想撤力的时候他又死乞白赖地黏过来摆脱不掉——最是磨人!

以肘卸掌,提步顶膝,是为形。

划弧为阵,旋手乾坤,寓为意。

明楼看着痞里痞气,一出手,却是正宗的内家武术之首,形意拳。

招式不相上下的时候,考验的,无非就是武者的心性了,阿诚绝对不承认明楼是在阅历上压过了自己,一定是他没脸没皮的功夫已经天下无敌。

一条手臂被明楼反扣在背后,喉间是明楼炙热的手掌,本想偷袭的腿也被男人死死顶住,阿诚已经很久没有在单打独斗上遇到如此的困境了,当即也不矫情,未被束缚的一只手灵巧地转了下手腕——

“明楼,我们要不要来比比看,是你的拳更快,还是我的子弹更快?”

腹部明显传来硬物的触感,明楼是看都没看,视线全然追随着阿诚仿佛志在必得的眉目之间,怎么看怎么俊俏。

“你以为,只有你有家伙?”明楼凑在阿诚耳边,刻意放缓了语调。

阿诚面容一敛,明楼的两只手都在自己的感知范围,他还能从哪里变出一把枪来?

只见明楼那条压制着阿诚的腿,顺着对方的身体线条不紧不慢地摩挲了起来,刻意贴近的距离,阿诚几乎瞬间感受到了蛰伏在后腰处的异物。

一片绯色悄然爬上了脸颊,不是羞的,是气的!

许是憋着股劲儿,又或许是明楼有意放手,阿诚带着火气猛得一挣,倒是意外地脱出了明楼的钳制。一转身,阿诚已经举起枪口对准了明楼的头,慢慢的,移动到了腰腹下的位置。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废了你的家伙,嗯?”

“嘘——”一片此起彼伏的起哄声骤然响起,原来趁两人打架的功夫,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土匪们早就围了里三层外三层,并且这帮人对于看到自家老大吃瘪似乎格外兴奋。

明楼举起双手冲阿诚做出了投降的姿势,嘴里可是没闲着,恶狠狠地对一干手下放话道:“都杵这儿瞅啥呢,爷没拦着你们娶媳妇儿吧?羡慕的话自己下山抢去,别他妈惦记老子的!”

“唉呀,咱这是有大嫂了?!”围观土匪之一的郭骑云一拍脑门,恍然大悟地叫唤道。

这是阿诚第一次后悔配枪的质量太好了,居然连个走火的机会都没有!

TBC

评论 ( 54 )
热度 ( 534 )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