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说好的土匪头子】大水冲了龙王庙06

小清新果然不适合我,扯起大旗继续High。

老干部挥挥手,告诫大家日常的情感沟通很重要。

可明匪头子却觉得手底下的人天天都在实力作妖。

汪大小姐拍拍肩膀,总比我只出现在台词里的好!

不肥不瘦的一章XD


正文


路上,阿诚才断断续续听明台讲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山城的地方长官周佛海和日本人素来交好,经常有些生意的往来,这次对方更是派了藤田家的家主亲自到山城同周佛海会面,藤田家在当地也算是名门望族,来这么一趟自然带了不少好东西,明楼早就探听到了这消息,一直在暗中计划劫他一票。


哪怕是打劫寻常的地主富商,都要进行周密的安排,更何况是狡猾的日本鬼子?明楼向来不打没有准备的仗,几乎布置好了一切——千算万算还是低估了明台那股子少年气性。


明台知道自己喝酒闯了祸,又不想傻傻地等着挨揍,就自告奋勇带着一部分弟兄奔着日本人去了,本想说戴罪立功回来也能少挨两脚不是?然而明台毕竟年轻,尽管他从头到尾知道一整个计划,可临场指挥的经验还是有限,尤其倒霉的是,藤田家的随从里,竟然跟着好几个功夫不错的高手!


混乱之中也不知道是哪一面先开了枪,总之明楼接到消息的时候底下已经全乱了套!日本人虽然数量不多,但火力却着实不小,双方在山坳里僵持了好一阵子,直到明楼赶来支援。日本人也不傻,看到人多是边打边退,明台见到了自家大哥更是把心落回了肚子里,一个激动就直接冲到了最前头!


明楼眼看着一个日本女人举起了手枪,话都来不及说呢直接策马挡到了明台跟前——

“碰——”子弹直接打穿了明楼的肩膀,握着缰绳的手一松,马一惊,登时就把明楼给甩了下去!


“本来我想继续追的,可惜大哥不让,”明台小声嘟囔道,知道自己拖了后腿,再是英雄也有气短的时候,“不过你表姐的事儿我是真不知道,早上我下山之前还什么都没听说呢。”


“你呀!”听完明台的叙述,阿诚实在忍不住在他光溜溜的脑袋瓜子顶上使劲弹了两下,惹得明小爷哇哇直叫,才恨铁不成钢地说道,“胡闹也不分时候,给你剃秃了都算便宜你了!”


“他才不是因为这事儿折腾我呢。”明台撇撇嘴,背过身悄悄反驳了一句。

 


走进议事厅,阿诚眼睁睁地瞧着上一刻还神在在地抽大烟的明楼,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扔掉了他的宝贝烟杆子,紧接着瘫在椅子上一副萎靡不振的德行,左臂绕着布条挂在肩上,披着条灰色的大氅,面容——惨……白……


阿诚当时就觉得太阳穴一跳,这也不知道是谁的主意,你说扮也扮得像点不是?抹了一脸白粉,倒是别忘了脖子啊——下巴上下,整个俩颜色!


“哟,诚少来啦。”老林见了人,连忙起身搬了把太师椅过来,一边吩咐手下去倒茶。明台没那么多讲究,直接拿起对面甄平的碗,一口气喝了个见底儿。


“三当家,我这还一口没喝呢!”甄平苦大仇深地瞪了明台一眼,遇上这祖宗就从来没好儿!


“那是我赚了!”明台嘚瑟地摆摆头,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欠抽样儿。


“我这次上山,是有件事要弄清楚。”压根儿没理会一旁装死的明匪头子,阿诚开门见山地对老林说道,“听家里人说,我表姐被日本人抓去了,可是因为你们的缘故?”


“啊?啊——这个嘛……”老林抬手擦了擦根本不存在的汗,一边用目光瞄着自家老大,见后者还是一副“你不和我说话我就挺尸到底”的架势,吞了吞口水,磕磕巴巴地接道,“要不,这事儿您问问老大?”


“哦?问他?”阿诚向后靠在了椅背上,右手手指搓了搓扳指,眼睛也不抬,漫不经心地冲老林道,“他还没死?”


“你才死了呢!几天不见胆儿肥了咋的,居然当面咒老子!”这下明楼也不装了,一下跳起身来,也不知是不是牵动了伤口,疼得呲牙咧嘴的。


“别和我扯没用的,我表姐的事儿你打算怎么办。”见老林这种反应,阿诚不难推测出他们已经得了消息,说句不好听的,这架势恐怕就等着自己上门呢!


“啥玩意儿咋办?表姐表妹的,和老子有关系么?凉拌!”明楼重新回到椅子上坐下,没受伤的手看似潇洒的一挥,竟是半点儿不想扯上官司的架势。


“明楼,这话是你说的——”阿诚也不恼,利索地起身站定,伸出食指冲着明楼的方向一点,语气着实不怎么客气,道,“我的家事我自会想办法,你到时候可别给本少爷添乱。”


放完话,阿诚抬步就往门外走去——

“你给我站住!”明楼也急了,跟着站了起来,声音提高了八度不止,“脾气还不小,你这是求人的态度么!”


“本少爷什么时候说过要求你了?”阿诚回过头,自下而上的打量了明楼一圈,眼神颇为不屑一顾。


“!!——算你有种!”明楼深吸好了几口气,手上的拳头是紧了又松,松了又紧,听他服个软儿简直比让明台学乖还他妈难!


“日本人送来信儿,说是放人可以,但要老子去比什么武——”这厢明楼败下阵来,背着手在厅里走来走去,忽然瞧见老林冲他挤眉弄眼的,突然恍然大悟似的,哭爹喊娘地叫道,“哎哟我的妈呀,疼死老子了——哎呦哎呦——疼疼疼——”


好好的说话呢,来了这么一出,阿诚嘴角下意识的一抽,明台直接给吓得一哆嗦!忽然觉得有人拉他的衣袖,发现老林一手抓着明显也看傻眼的甄平,一手对自己指指门外,不言而喻——

不该看的千万别看,不想事后被收拾就赶紧跑路。


有时候,阿诚也真是对明楼佩服得五体投地,你说这堂堂一个瓢耙子,几百号人的大哥,怎么耍起无赖来这么得心应手?反正土匪的面子都不值钱是么?


偏偏阿诚拿这种人最是没辙,话说了一半他走也不是,不走?对着这么个神经病,是更闹心。


“你可给我消停点吧,多大人了你也不嫌丢人。”阿诚长长地叹了口气,转过身,虚扶着明楼坐好,一手稍微掀起了些他的衣襟,“中了一枪不说,听说还把手给摔断了?”


“后面纯属是意外!也不知道那畜生咋搞的,一惊一乍的,”明楼重重地强调了一句,约莫感觉这事儿让阿诚说出来有点掉面子,“回头就让厨房宰了吃肉,哼。”多少抢救完自己的高大形象之后,明楼又摆出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脑袋还作势往阿诚身上靠。


“别假惺惺的!”阿诚一脸嫌弃地推开明楼的大脑袋,冲外头扬扬下巴,道,“揍明台的劲儿都哪去了?”


说到明台,明楼是一脸的不高兴,连装都懒得装了,猛地一拍桌子,骂道:“那小兔崽子活该!再说了,老子已经很大度了好么,你看他缺胳膊还是少腿儿了?”


阿诚懒得理他犯浑,后退两步坐在明楼下手,问起正事,“你方才说的什么比武,到底怎么回事?”


“哼,那些鬼子倒有点小聪明,”插科打诨也要懂得适可而止,明楼多少摸得到阿诚心里的那条底线,是以在关键时候还算能收得住,“当自己是个什么人物,被咱们兄弟打了劫,自然要想个招儿找回面子,那女的也是活该倒霉,”一不小心嘴快,明楼偷瞄了一眼阿诚的表情,见对方并没有想追究的样子,才放心地继续接道,“他们撑死了才几十个人,也知道硬来的话讨不得啥好处,也不知道哪个瘪三儿给出的馊主意,说是要什么公平比试,做梦呢吧,老子干的可是土匪,又不是耍花枪的!”


“咳咳——”听到阿诚这两声不大不小的咳嗽,明匪头子立马从一副义愤填膺的状态变换到了春风满面,不住地赔笑道,“当然了,特殊问题,特殊对待!不就是个比武么!说比咱就比,怕死不上琅琊山!”


门外偷听到这儿的明台简直想当场再喝醉一次!

整个琅琊山最怂的就是你了!明小爷在心里恨恨地骂道。


 

日本人定的规矩很简单,双方各出五人比试,五局三胜,明楼他们赢了,日本人自然就会放了汪曼春,若是明楼输了,好吧,人家明大爷压根儿没想过自己会输,说是根本没在意输了会如何?


“你准备派谁去?”明楼的脸面他不倒是在乎,可是毕竟关系到自己表姐,阿诚还是留了心。


“你都认识,老林,甄平,明台,”明楼掰着手指头一个个和阿诚数着,末了,手一收,抬眼直勾勾地盯着阿诚,笑得流里流气,“当然还有你爷们——我。”


彼时阿诚没觉得别的,只觉得拳头痒,想打人。


“只有四个?”等了半天不见明楼的下文,阿诚只好问道。


“对啊,”明楼用手掏了掏耳朵,似乎没觉得有什么问题,“敢和我叫板,日本人明显是有备而来,单打独斗的兵,在精不在多,琅琊山上弟兄是不少,手上功夫过得去的,也就这几个。”那些个半斤八两的家伙,霍霍在一起碾压别人可以,对上日本人——单拉出哪个都是挨揍的份儿,他明楼还丢不起那人!


“五局三胜,你是打着反正赢三场就算过得主意?”虽然没见过老林和甄平的身手,可能让明楼放心指派的人,总不会太差;然而,阿诚对着明楼一副残障人士的扮相眨了眨眼,很是怀疑地问道,“你确定你这样子可以作为有效战力之一?”


“切,屁大点事儿,一觉睡醒又是一条好汉!”明楼胸脯拍得邦邦响,不过转眼间,又换上另一副讨巧地表情,道,“不过呢,为了有备无患,我还是把你也算上了。”


“什么叫把我也算上了?”阿诚内心直觉不妙。


“五个人嘛,加上你正好。”明楼伸出五个手指头,冲阿诚摆了摆手。


“这是你们和日本人的梁子,可别扯上我。”阿诚抬手就要阻止,再这么下去,他和这帮子土匪的关系真得就说不清楚了。


“那还不是为了救你那个什么劳什子的表姐,你个做小弟的不出力像话么?”明楼岂会容阿诚置身事外,紧接着呛声道。


“行,我可以出力,”阿诚先是顺着明楼的话点点头,而后一挑眉,反问道,“可我又不是你们琅琊山的人,你这么随便拉人忽悠日本人,不怕他们翻脸?”


“谁说你不是琅琊山的人,你是我媳妇啊!”明楼答得一脸理所当然。


阿诚简直不想理这人了!见事情也差不多搞清楚了,便起身准备下山,脚程快的话还能在天黑之前回城。


“哎哎哎——咋说说又走了,我这还是伤患呢,你走了晚上我咋整?”这眼瞅着天黑了,人都上山了可没有放回去的道理。


“有什么问题?”深知明楼这人的尿性,此刻阿诚是半点儿不上套。


“这万一夜里想撒个尿嘞?都没人扶一把?”关键时候,在阿诚面前,明楼基本就没在乎过什么脸面。


“你是手断了,不是命根子断了吧?”哪影响你放水了!阿诚在心里腹诽,和这糙人说话真是越来越没底线。


“我呸——”明楼恨得牙痒痒,这匹小野马,讲起话来真是半点不留口德;然而,我们明大爷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也着实好不到哪去,半点不长记性得又痞笑着开口撩拨道,“我命根子断没断,要不你试试?”


“没断就憋着,断了的话,哼,一了百了——”说完,阿诚向后挥挥手,头也不回的走出了议事厅。


没过多久,就听议事厅里传来一声暴喝——

“甄平!——麻溜给老子滚进来!谁说装病这招好使的!啊?人呢?你告诉我人呢?奶奶个熊的,今天的马屎都归你铲了!”

TBC


#今天的明大爷也很有精神呢~#

本来情节想直接写到打擂台的,可是我的打斗戏真的比较苦手,为了能让你们看得更过瘾,请容我再仔细雕琢一下文字!


评论 ( 58 )
热度 ( 534 )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