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主楼诚,可能还有些其他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清粥小菜】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

这个系列应该是会放一些转瞬即逝的脑洞。大半是在坐车的时候、回家的路上、洗澡上厕所的空档里,偶尔闪过的画面。一直想尝试的一些cp和人设、场景play什么的,放在这里也比较合适。

G太太能放出28页的H练笔,我觉得码字也是一样需要练习的,可能不会每一篇都符合大家的胃口,但至少我在一点点尝试和努力。

不会影响更大文的安排,毕竟连载的故事有诸多内容需要考虑,浮光掠影的东西总可以随心而动,全当点缀在大餐间的清粥小菜,图个新鲜干脆。

希望你们喜欢。


正文


金龙帐,沉水香。


蔺晨披着素白的內衫,前襟七扭八歪,系得没个正形儿,一手捏着支细细的笔杆,一手笼着垂落的衣袖。


“就快好了,别皱着眉,你这样一动我怎么画?”蔺大公子咂了砸嘴,似乎很不满意手下人的不配合。


“你这人也是无趣,偏在我脸上弄些女子的东西作甚?”景琰无奈地蹬了他一眼,却还是听话的没有再动。晨起梳洗后,尚未更衣,景琰也只挂了件明黄色的长衫,露出大片的胸膛,仿佛上好的瓷器,等待着慧眼之人的抚弄。


“你还真别说,自古以来都是女子画眉问夫婿的,你又不肯自己动手,只好为夫来分忧了。”蔺晨一本正经地答道,手里却是不停,反复斟酌,仔细描摹。


那神情,宛如眼前放着的是一株珍贵至极的蓬莱仙草,慢慢在他手里,绽放出不为人知的绝世光华。


景琰自知耍嘴皮子的功夫不及这人,也不与他分辨,淡淡地转了话题道:“四境之乱虽尘埃落定,可远非一切结束,我甫一登基,怕是波澜才刚刚开始。”


蔺晨收回手,稍微站远了些身子,似乎没听见景琰的话似的,自顾自地点了点头,对自己的作品相当满意。放下笔,再看过去,这位新帝已然又换上那副忧国忧民的凝重表情,蔺晨在心底叹了口气,走回景琰身旁,弯下腰,抬手按了按后者的眉心。


“总是皱眉小心老得快,”蔺晨凑近了些,用鼻尖儿轻轻蹭了蹭景琰的,蛊惑般地开口道,“这人生苦短的,不要总忙着想些有的没的;不如用血用肉,直接去享受。”


说罢,张口衔住了景琰的双唇,这如剑如峰一般的男子,嘴上却有着异常柔缓的触感,就好像海物身上最鲜美的那一块嫩肉,直叫人忍不住含在口中慢慢品味,慢慢酝酿,最后全部吞入腹中。


蔺晨的手抚上景琰的后颈,微微用了劲儿,顶开对方的口腔,不知是谁的舌头更热一些,纠缠的渴望如此迫切,潮湿粘腻的触感挥之不去。景琰无意识地攀紧了蔺晨的手臂,仰出一段象征臣服的弧度,燥热的皮肤滑过一道道情色的津液,凉凉的,好像那人指尖的温存。


直到视线都渐趋模糊,直到呼吸都不再受掌控。


分开的唇舌仿佛生生被撕裂一般难舍,有多痛,那情就有多重。


景琰侧了侧头,抬手——动作极缓地擦去唇边的液体,不知是故意的还是旁的,修长的手指略过被滋润得饱满而晶亮的唇瓣,眸光潋滟,挑眉道:“及时享乐——难不成,这就是你蔺大公子爬上朕的龙床的理由?”


也许这个人曾经默默无闻,也许这个人曾经毫无野心,也许这个人曾经并不在意世间那至高无上的宝座。


风云际会,兜兜转转,主动争取也好,被迫接受也罢,他最终还是走到了这一步,踩着那条无数鲜血铺就的路。


黑底金龙,珠帘冠玉,苍穹之下,他满负荣光。


“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蔺晨单膝跪在景琰脚边,执起他的手放在心口,目光张扬而热烈,“草民此生最大之幸事,不过是得见您君临天下。”


END

评论 ( 32 )
热度 ( 301 )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