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清粥小菜】槲寄生下不能拒绝亲吻

听说国剧盛典苏得不行,窝还没来得及看,刚起床就给泥萌烧菜来啦~

凌李这个cp窝研究得不是很多,希望没写塌了嘿嘿

提前祝大家Merry X'mas~


正文

李熏然这几天在医院出入的时候,发现了一个有点奇怪的现象,并不是说医院出现了什么异常,而是年轻的护士们之间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三三两两凑在一起窃窃私语,有时候甚是还一副春光满面的表情,单独一两个还好说,这一路走廊里恨不得都是这么个德行!毕竟是警员出身,李熏然对普通人的行为总是多了点职业病似的关注。


有点不对劲儿。


吸烟室抽烟的功夫,刚好碰见肝胆外科的苏护士长,算是熟人,李熏然便当成是闲聊开口问了一句。


“你说那帮小姑娘呀,”苏护士长吐了口烟,笑着摇摇头,也没瞒着李熏然,道,“最开始也不是谁和谁打赌来着,说圣诞节前要亲到咱们院的钻石王老五——凌院长,后来这事儿不知怎么就传开了,居然演变成谁成功了的话今年护理部推优的人选就落在谁头上!”


“这,这也能用来打赌?”李熏然哑然。


“你还真别说,这赌注还不小呢,院里规定了,每个科室的推优人员第二年享有整整一个月的带薪休假呀,可不是开玩笑的。”苏护士长伸出一根手指头解释道。


李熏然配合地做出了一副惊讶的表情,又满脸纠结地问道:“您可是护士长呀,您就由着她们这么……嗯,草率的决定?”


“有什么不好嘛,咱们院可是代表着先进生产力发展方向的,要顺应时代的潮流,”苏护士长煞有介事地点头道,末了还撇了撇嘴追加,“也就咱们那位凌院长还是个老古董吧。”


这话说的不假,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的凌院长——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院长,相貌堂堂,谈吐得体,却是个不折不扣的老干部做派,就好像上个世纪上海滩精美橱窗里的一只怀表,指针永远的停留在了那个记忆中的年代。


好吧,虽说要亲到这样的一个人难度不是一般的大,可架不住那被宵想的是自己的恋人呀!李警官烦躁地抓了抓脑袋,掐灭了烟头,和苏护士长打了个招呼就先行离开。本来想直接上楼找凌远说道说道的,可脚步一顿,又觉得要是这么干了,他那位“大家长”多半也会认定这是在无理取闹而不予理会吧。


和年纪大的人谈恋爱就是烦躁呀。李警官深吸了口气,索性直接回了警局。


“怎么了,咱们的警队之草李大帅哥,一脸的欲求不满呀?”梁警官中午路过李熏然的办公室,探头探脑地打趣道。


“边儿凉快去!”李熏然没好气地随手抓了本桌上的杂志丢过去,连带着里头的夹页不小心掉了出来,梁警官笑着闪了人,李熏然捡起地上的折页,上面是家西餐厅的宣传。


Endless Love.

爱无止境。


李警官鬼使神差地就拨通了订位电话。


酥皮洋葱汤、圣雅克扇贝、白汁烩小牛肉、干煎塌目鱼、荞麦可丽饼。


“如果是平常呢,我真的不建议你吃这些华而不实的东西,营养价值也不见得有多高,”凌远放下刀叉,用餐巾拭了拭嘴角,认真的建议道,“不过看在圣诞的份上——还是洋鬼子的东西!”


“好啦,我的凌院长,既然是过节那就不要抓着这些东西不放嘛,你就是太严肃了。”李熏然给他倒了半杯红酒,两人刚确定关系没几天,需要磨合的地方还有不少,可这并不妨碍年轻的警官给自己制造浪漫。


总的来说,一顿饭吃得还算惬意,出门之后离停车的地方还有段长长的巷子,错过了下班的高峰期,行人不是很多。


李熏然比平时走的要慢,凌远也没觉得奇怪,放慢步子配合他的步调,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享受难得的安静。忽然,李熏然停了下来,凌远疑惑地转头,下一刻,就感觉到一个吻不期然地落在了唇上,带着年轻人身上特有的热度。


这个吻并没有停留太久。


凌院长一时有些怔忪,他一向不在情爱上花什么心思,决定同李熏然确定关系却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他喜欢这个年轻人,喜欢他干净的笑容。可是,和年轻人谈恋爱他也是很有压力呀,就说确定恋爱关系这么久了,他还在烦躁如何更进一步才不会显得唐突的时候,他的小恋人倒是先等不及了。


见凌远面色说不上开心还是不快,李熏然心底也有些七上八下,可能他的“大家长”对这种在大街上随随便便亲吻的行为还是有点接受不了吧……


不过没关系,他早就想好了说辞。


于是李警官清了清嗓子,一手指了指凌远身后院墙上的植物,一本正经地说道:“站在槲寄生下的人不能拒绝他人的亲吻,因为这是神的赐予。”


凌院长装模作样地回头瞅了一眼那细小的双子叶植物,眼角瞄见年轻的警官略带忐忑的眼神,微微牵起了嘴角,猛地抬手扣住了这人的衣领,用力一扯便把人压在了墙上。


在自家“大家长”面前,李警官的一切条件反应都满了半拍,他只来得及承接比起方才的轻触更剧烈得多的一个吻。


口腔里还残留着波尔多风情万种的滑腻,仿佛连唾液都染上了醉人的魔力。凌远的舌头掠过年轻警官的唇齿,直勾住另一条交叠缠绵,摩擦的灼烧宛如一场贴身热辣的桑巴,从舌根升起的麻痹感,一路盘旋而上,顷刻间炸得理智支离破碎。


曾经的凌远冷静如冰,而今的凌远热情如火。


如果这是一场刑讯的话,那么即便他经历过特殊的训练,恐怕此刻也要溃不成军。


李熏染按下内心的欢喜,抬手勾住凌远的脖颈,让拥抱变得再无丝毫缝隙。


两个人一起沉沦,才是爱情最美的魔法。


一吻过后,呼吸的热度还近在咫尺。


凌远就着压制的姿势,一手不紧不慢地替年轻的警官抚平衬衣的褶皱,眼角温柔而宠溺。


“记住,你想吻我的时候,不需要任何理由。”

 

 

几天之后,李警官终于想起这一切的源头,不由得调侃起“大家长”来,道:“远哥,你知不知道你科室里的小护士们打了个赌?”


“嗯,亲到我就能评优嘛。”凌院长不动声色地喝了口茶,视线压根没从报纸上转移。


“你居然知道?”这回李熏然是真的惊讶了。


“苏护士长牵的头,同一招都玩了好几年了,她也不嫌累。”凌远轻飘飘地解开了谜底,着实把李警官炸得不行。


“苏护士长……”


 

苏护士长刚递交了填写着自己名字的评优表,心满意足地下楼抽烟去了。一边走,还一边自言自语道:“就知道那帮小妮子没个有出息的!明年的假期去哪里玩儿好呢?”

END


评论 ( 41 )
热度 ( 477 )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