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清粥小菜】花不如你

#东哥生快#

应个景儿,码了篇贺文。窝知道你们等肉等得很辛苦,所以先烧个溜肉段给泥萌解解馋~土匪那篇窝有点卡剧情,容我再琢磨琢磨_(:зゝ∠)_


正文


何人不爱牡丹花,占断城中好物华。

颖是洛川神女作,千娇万态破朝霞。

 


又到了一年一度赏牡丹的时节,年轻的帝王向来对这些附庸风雅之事没什么兴趣,可架不住蔺大公子在耳边成天念叨。


除夕刚过那会儿,蔺晨就向景琰讨了条口谕,说是要在御花园造个什么东西,神神秘秘的谁都不让告诉,就等牡丹花开时节才能一睹真容。


这天甫一下朝,景琰就被蔺晨拽来了御花园,身旁的常随见了蔺少阁主也都知趣的没有再跟,乖乖等在了外头。


御花园深处有一片地方专门栽种了牡丹,原本的一处亭子被蔺晨整个推到了重建,以沉香为阁,以檀香为栏,以麝香、乳香涂壁。牡丹的清芬,与这四种浓香混合酝酿,空气甜得好像化不开似的。


年轻的帝王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道:“不就是赏个花嘛,弄这么大阵仗,你蔺大公子的派头还真不小!”


“放心吧,没用你那点可怜的国库,”蔺晨可是知道的,景琰刚登基不久,就被沈追那老狐狸忽悠去了好些银子,赈灾的赈灾,修路的修路,国库不够的还得用皇家的私库填,这皇帝做得也真是清贫!“木材香料都是琅琊阁出的钱,我就用了你点人手,这还不是因为我的人不方便进内宫。”


“你还好意思说,”景琰拿起阁中的新茶喝了一口,指着外面的花圃问道,“怎么赏不是赏啊?非要装模作样。”


“这你可就不懂了,”蔺大公子胸前摇着扇子,将散落在肩上的发丝撩到背后,眉眼倨傲,摇头道:“光会打仗不会赏花,可算不得风流。”


“哼,论风流,朕可比不上少阁主您,”景琰拉长了语调,故意眯起眼问道,“可就是不知蔺大公子您是怎么个风流法呢?是这些个花花草草,还是那些个莺莺燕燕?”


糟了,一个不小心好像撩拨过了。蔺大公子暗地里吐了吐舌头,面上仍旧挂着慵懒的笑意,合上折扇,用一端轻轻挑起年轻帝王的下颌,不紧不慢地开口道:“弱水三千,吾只取一瓢。”


 

“哐啷——”“啪——”器物碰撞夹杂着瓷器碎裂的声音从阁中响起,不远处的侍卫刚想抽刀查探,岂料高公公一片淡定地按住了他的手,轻飘飘地说道:“大惊小怪什么,有蔺大公子在,陛下还能有事?”


有没有事可能只有景琰自己知道。


“蔺晨你疯了!居然——嘶——”话还来不及说到一半,景琰就仰起头,发出急促的喘息,头顶的玉冠随着他的动作摇摆得劈啪作响。


不老歌: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112668&tid=3139283#Content

围脖:http://weibo.com/5731225419/D9yFJoLSw?ref=&type=comment#_rnd1450747665154


tips:历史上杨国忠先生确实造过这么一座“四香阁”,至于是不是给贵妃造的,唔,咱们意会就好,意会就好。


评论 ( 34 )
热度 ( 224 )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