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主楼诚,可能还有些其他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清粥小菜】G弦上的咏叹调

龙王庙卡剧情,窝得换换脑子。看评论居然炸出不少风镜粉儿Σ( ° △ °|||)︴泥萌暗搓搓的在谋划神马!

私设有(剧情不太熟),J监J禁有(可能和泥萌想的不太一样),嗯。

所以,窝决定赋予这道菜一个响亮亮的名字:仰望星空。


正文


G弦上的咏叹调

 

黄志雄是在一片轻柔的音乐声中恢复意识的,清醒的那一刻,身体本能得瞬间做出了最佳的防御状态,然而极大的反作用力和金属交错的声响让他瞬间皱起了眉头。


这是一间非常昏暗的屋子,四周墙壁没有窗,只靠一盏孤零零的枝形壁灯照明,灯下是一张长条木桌,桌子中央放着银质的托盘,里面放着一瓶看不清楚年份的Martell和一只倒扣起来的高脚杯;桌子的一角放着一颗头骨模样的饰物,不知真假,眼睛的凹洞里插着一支几近凋谢的蓝色玫瑰。桌子侧后方是一款老式的留声机,黄志雄听到的音乐声正是由此传来。


他对音乐没什么研究,只不过眼下的处境,甭管什么天籁之声他恐怕都没什么心思欣赏。


他正被金属的锁链牢牢地扣在屋子正中央的一把扶手椅上。


并不是他理想中的木质椅子,他心里知道那脆弱的玩意儿根本束缚不住他,很遗憾的是,囚禁他的人似乎也明白这个道理。


用力地挣脱了两下无果之后,黄志雄便不再无谓的浪费气力,更何况眼下他的身体状态也的确差强人意。


从睁开眼,黄志雄就在思考自己到底是怎么落入这般田地的,为了捣毁境内最大的贩毒集团,公安系统少说布了整整五年的网,期间就连国际刑警都牵扯进来,好不容易瓜熟蒂落——锁定了大头目的藏身之处,官方更是派出了最为精干的特种作战小组执行抓捕行动。黄志雄还记得自己是如何毫无声息地穿过平整开阔的草坪,潜入那间独栋大屋,他还能够清楚的回忆起屋内的一切:巨大的水晶吊灯、织锦沙发、羊毛地毯以及茶几上的雕塑和工艺品……而就在他推门进入主卧的那一刻,常年游走于生死边缘淬练出的强大直觉让他顿感汗毛倒立,甚至竟来不及抵抗便失去了意识!而在那之前,反射到他视网膜内的,是立在窗边的,一把样式精美的大提琴。


“哎呀呀,真是遗憾,原本是想黄队长醒来能第一眼看见我的。”从外间走进一名高挑的男子,仿佛刚出席完某种正式的场合,剪裁得体的西装,有着花式领口的深紫色衬衣,眼角微挑,有种古意,笑容随意甚至有些张扬。


黄志雄无意识地收缩了瞳孔,他认得这个人。

或者说,大部分人都认识这个人。


他清楚地记得,几个月前,他的未婚妻还满脸激动地挥舞着一张来之不易的音乐会入场券,向他滔滔不绝地描述那位将大提琴拉得神乎其神的青年演奏家——曲和。


他们的相遇——就算会有——也本该是在镁光灯汇聚的耀眼舞台之上,而非眼下这间诡异如牢笼般的暗室,特别是,这里还囚禁着一名号称狩猎者的特种兵队长。


“看来黄队长似乎认识我,倒是省了自我介绍。”话虽如此,曲和的神态却仿佛相识多年的老友,动作优雅地解开西服上衣的扣子,随意地将外套搭在一旁的椅子上,松了袖口,走到长条桌子旁,捻起高脚杯,给自己倒了小半杯酒。


“年轻有为的演奏家、臭名昭著的毒贩子,哼,你的掩护倒真是做得天衣无缝。”黄志雄讥讽地开口道,从未婚妻曾经零散的评价可知,这位音乐天才恨不得都快红成了大众情人,又有谁能想到,在完美光鲜的面具背后,实则隐藏着魔鬼的獠牙。


“哦不,我想黄队长您误会了,我是个艺术家,我喜欢一切美好的东西,可毒品并不在此列,”曲和摇了摇手中的酒杯,微笑着给自己辩解道,“充其量,我只不过和你在追捕的那一位有些私交。”


“呸,一丘之貉。”黄志雄不屑地骂道,不管这人的话可不可信,曲和摆出这样一副从容的姿态,恐怕这次的行动还是没能钓到大鱼,这让向来自负的行动队队长有些挫败。


“黄队长,有没有人说过,你是个非常固执的人。”曲和抿了一口微凉的Martell,缓步走到黄志雄身边,扶着椅背弯下腰,他嗅到了男人身上混杂着汗液的雄性味道,如同收割后的草场般辛辣强烈。


而黄志雄也被一股仿佛苔藓、松柏和小苍兰互相混合的气息成功入侵,产生了片刻的怅惘。在这样宛若耳鬓厮磨的维度里,气味似乎同情绪息息相关,静谧却极具张力,他们如此逼近,像极了一起相守数十年的伴侣。


“废话少说,你抓我有什么目的。”措手不及的情绪稍纵即逝,黄志雄撇开脸,尽力拉开了和曲和的距离,眼神锐利而充满攻击性,劫持他这样一位——姑且还算是有些分量——军人总有些显而易见的好处可捞,他甚至想好了一万种对方可能提及的要求,以及他要应对的方法。


“目的?呵呵,黄队长还真是个无趣的人呐,”曲和捏着细长的杯脚,注视着那铂金色液体的目光温柔缱绻,而后微微侧过头,撞上黄志雄尖锐的视线,“我不是已经说了,我是个艺术家,对美的追求是我的本能,而黄队长你,刚好符合我对于美的定义。”


曲和一半的脸庞暴露在昏黄的灯光下,另一半藏在阴影里,这使得他望向黄志雄的眼眸变得深邃、错落,明暗对半,这同时也是一种美。


“别告诉我你其实是那种有着奇怪收藏癖好的变态?”在黄志雄看来,曲和这种惺惺作态实在让人嗤之以鼻,他并非第一次摊上囚禁这档子事儿,也并非无法忍受相应的折磨和痛苦,左右落入对头的手里总没什么好果子可吃——更别说他还带人干翻了人家的老巢——他更懒得虚与委蛇浪费时间。


“咳咳,不要说的我好像是个欲求不满的糟老头子嘛,我可是只有三十岁。”曲和撇了撇嘴,直起身,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就算说出来黄队长也未必会理解,你姑且可以把它当成是一种任性,成年人的任性。”


和他这种善于隐藏自己的人不同,常年的舞台生涯造就了曲和极为强烈的存在感,黄志雄的视线几乎无可避免得一直追在曲和的身后:笔直的双腿,窄腰,宽阔的背。


这无疑是个非常迷人的男人。

当他在你耳边演奏一曲咏叹调的时候,相信没有任何一个女人可以拒绝他的亲吻。


“传说在宫廷宴会上,巴赫的大提琴被做了手脚,除了G弦之外所有的弦都断裂了。当大家都准备看巴赫出糗的时候,这位现代音乐之父,仅仅只用了一根G弦,就即兴演奏了一首《咏叹调》。”曲和用修长的手指捻起那珠行将就木的蓝色妖姬,放在鼻下轻轻嗅闻,鬼使神差的,黄志雄似乎也闻到了那股腐烂剧烈的花香。


“还说自己不是糟老头子?你现在的样子和那帮喜欢喋喋不休的老顽固可没什么不同!”黄志雄眯了眯眼睛,他的确搞不清楚曲和这无端的神来一笔是何用意,却不妨碍他逞几下口舌痛快。


“我只是好心提醒黄队长你,还有你背后的那些自以为聪明的家伙,你们自以为斩断了他所有的弦。可是,只要他还活着,他的曲调就永远不会停止,因为他本身就是那根G弦。”曲和不紧不慢地给自己重新倒了一杯酒,液体撞击玻璃缓缓流动的声响好像被放大了无数倍。


曲和的话是什么意思?虚张声势还是他在暗示什么?黄志雄一时也有些迷惑,警方查到这个人身上少说也有三年的时间,最接近的却只是一张戴着墨镜的侧身相片。


黄志雄无意识地做了个吞咽的动作,难不成,事情根本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顺利?


“要来一杯么?”曲和转过身,冲着黄志雄的方向举起酒杯,“法国有一句谚语:男孩喝红酒,男人喝波特,英雄才喝白兰地。”


“你觉得自己是英雄?”黄志雄晃了晃脖颈,冷哼道,拒绝意味明显。


曲和耸了耸肩,没有在意男人的不给面子,把酒杯放在桌上,转而从西服上衣的口袋里掏出一只细长的注射器,拔开白色的塑料盖子,将针尖儿放进了酒中,食指和中指前后捏着针筒,无名指和小指缓缓向后拉着推杆,姿容优雅而从容,仿佛握着大提琴的弓弦。


原本透明的液体在混入了酒精之后,绽放出耀眼的亮色。


“Martell一向被称作是‘流淌的黄金’,黄队长你真的应该试试。”曲和漫不经心的语调,在结尾的停顿里带入了几分惊心动魄的意味。


黄志雄本能地绷紧了肌肉,和毒贩头子私交甚笃的家伙,想来手上拿的绝对不是什么轻松的东西。再残酷的刑讯都好过毒品这玩意儿,后者简直是杀人不见血。


“你他妈要给我打什么东西!”

只可惜,困兽如他并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


注射的过程不值一提,黄志雄的疼痛神经甚至都还没向大脑发出完整的信号。


感官被稀释得无限敏感而漫长,不知是过了许久还是眨眼的功夫,身上的金属锁链发出清脆的碰撞声,在黄志雄耳旁却仿佛炸开了惊天动地的雷。


只有英雄才能够享用的酒,只有鲜血才能够媲美的热度,从心口烧起来,顷刻间蔓延了整个荒原,血管像是要炸裂一般,在身体里奔涌成了一条条湍急的河流,急切地寻找着释放的闸口。眼前弥漫出斑斓的光影,仿佛高原上明灭的星子,又好像孩子们手里的万花筒,世界被切割成无数细小的碎片,哗啦啦地铺了一地。


唇上传来一个极为清晰的清凉触感,柔软,却咄咄逼人。向来自律的身体缺乏确定的触碰和爱抚,如同长出浮萍的沼泽,内里原本沉寂而停滞,却被猝不及防地投入了一颗跃跃欲试的火种,激得黄志雄头皮发麻,继而莫名其妙的硬了。


一个以此遗忘世界的亲吻。

一朵即将开至沉堕而不自知的花。


光影交错中,黄志雄的视线捉住了眉眼秀气的曲和,男人面容沉静,仿佛被他观望,心安理得,仿佛正是为了等待他一路循迹而来,并最终将他捕获。


“Martell原本是大西洋的一座孤岛,岛上生长了茂密的森林,并不产葡萄;后来,一场烧了足足有七年的大火,烧光了森林,才烧出适合葡萄生长的土壤。”曲和单手环住黄志雄的脖颈,微凉的掌心极缓地摩挲着男人滚烫的肌肤,嘴唇贴紧男人的耳畔,呼吸犹如蝉翼般透明,“每一种酒都不是巧合,正如每一场相遇都是注定。”


Toutes les rencontres ne sont que desretrouvailles.


END(脑洞到此)->TBC(故事可能还没结束)

窝真的没有替诚少先出气的意思【正经脸。

大家晚安。

哦,最后一句的意思是: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评论 ( 24 )
热度 ( 96 )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