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影帝日常》之浅望07

若不是之前某位小可爱提起,窝真的快忘了还有这篇没贴完_(:зゝ∠)_

内容和本子里的没有出入,已经入手过本子的随便点个赞就好p(# ̄▽ ̄#)o


正文

角馆有自己的茶室,标准的四叠半大小,墙壁上挂着名家的字画,内室摆放与时令相符的插画作品。长野不知通过什么方法,特意请来了里千家中极富盛名的速水流派传人。阿诚对日本的茶道文化了解实在粗浅,只是大约知道那是非常讲究礼仪的一种活动,因此半点不敢掉以轻心。


“阿诚先生不用太过拘谨,你本是客,只要怀有一颗对茶室主人恭敬的心,就是最高的礼仪了,其他不过都是些形式的东西,你且跟着我就好。”待主人准备茶具之余,长野亲自引着阿诚来到外间的庭院,那里是由砂石摆出的山水造型,尽管占地面积不大,却看得出是经过精心布置的。


阳光清浅,熏香袅袅,除了煮水时发出的咕嘟咕嘟和炭火偶尔的呲啦声,四下安静得仿佛透出一股禅意。或许,这在日本,就是一个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午后,可放在东亚动荡的大背景下,却像是一副一触即碎的镜花水月。


他和明楼所求的,也不过是现世安好。


而这四个字,谈何容易。


“想什么这么出神?”说话的功夫,主人已经把茶煮好,长野递过敬上的茶碗举在自己面前,“来到角馆就是放松身心的,我见阿诚先生你思虑颇多,这样对身体可不好。”


“让大佐您费心了,”阿诚忙收回心神,客气地答道,“这茶……”如果他没看错的话,这一杯刚才长野自己已经品评过了?


“噢,倒是我疏忽了,速水流讲究的是‘轮饮’,一般会邀请在场所有的宾客同饮一碗茶,希望阿诚先生不要介意。”长野表现得极为自然,一时让阿诚摸不清他的话是真是假,左右今日的宾客也只有他们两位,阿诚稍微权衡了一下,还是接过长野手里的茶碗,浅浅地抿了一口。


坦白说,“喝”习惯了中国的茶叶,对日本式的“吃茶”还真是敬谢不敏。


“我其实之前就听南田课长提过阿诚先生,你可能不清楚,能得到她的肯定的人实在不多。”这是两次交谈以来,长野第一次主动提及中国方面的日本军部代表,阿诚心道总算是来了,立马打起十二分小心应对。


“承蒙南田课长器重,平日工作上需要仰仗南田科长提携的地方有很多,倒是我应该好好谢谢她才是。”据说日本军部内部派系也相当繁杂,尚未搞清楚他和南田的关系之前,阿诚还是仅挑些不痛不痒的来讲。


“我还听说,你和那位明长官的关系,似乎——并不如表面来的和睦?”按照之前阿诚对长野性格的把握,这已经算得上是越界的打探了,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换个角度来想,这些事他必然是从南田口中得知的,也就是说,长野是南田在军部的直接上级?


一时间,阿诚脑袋中闪过很多念头,面上却摆出一副不怎么太想多谈的神色,道:“我同明长官最多只是上下级的关系,谈不上好坏。”


“那么,如果我想请阿诚先生来军部为我工作,你觉得怎么样?”不知何时,茶室的主人已经悄然离开,和室里只剩下长野与阿诚两人并排坐着。


阿诚显然也没有料想长野会如此干脆直接地要人,并且还大方的许诺了军部的职位,这在陆军指挥参谋本部几乎是没有先例的。


“大佐,我可是个中国人。”


“只要你答应,这并不是问题。”


不用再特意演戏,阿诚是真的在思考起来利弊,通过迄今为止的线索,长野大佐就算目前还未直接插手东亚军务,至少也是说得上话的,按他的职位来说,倘若真的全盘接手中国战区,恐怕就是最高的行动长官。能在这样一个人手底下工作,可以说他就会近距离触及到军方最核心的机密,作为一个特工而言,无论是国共哪方,都还未能有人走到这一步。


诱惑如此之大,风险也是显而易见。以中国人的身份参与到日军参谋本部,明里暗里无数双眼睛盯着,稍有差池便再难翻身,并且可以预想的,一旦出了什么事,就算和他没有关系,替罪羊的身份怕是也跑不了的;而到那时,长野大佐还会不会保他可就难说了。


“阿诚先生,我希望你不要顾虑太多,我既然能把你放在军部里,就不会让你受欺负了去。”也许是猜到他的一些想法,长野抬起手按在阿诚的手背上,安抚地拍了拍。


阿诚看进长野的眼睛,感觉心底冰冷成一片。若之前还对这位陆军高级参谋的示好行为有过各种猜测,阿诚现下几乎已经可以明确他的意图。


尽管听着可笑,这个男人,似乎,大概,是看上他了。


当然不是作为下属的那种看法。


“我给你考虑的时间,不过,可别让我等太久。”长野用手撑起身体,经过阿诚耳畔的时候,用极为暧昧的语气补充道,“你知道我住在哪里,决定好了的话,随时欢迎你来找我。”

 

“就是这样,长野和南田的关系究竟如何我们不得而知,但从长野的表现来看他确实是想从南田身边挖人。”事关日后的部署,阿诚必须向明楼汇报这件事。当然,出于一些旁的考虑,他并没有提及长野的私人感情这一茬。于公,他不想因为这件事影响明楼对大局的判断;于私,他更不想听到明楼再知道了“内情”后——公理大过私情——让他顺水推舟、忍辱负重。


他的大哥,只管干净利落地决断杀伐,并不需要为了这些两难。


“你分析的没错,长野的这一举动对我们来说,可谓利弊参半。”明楼拢着和服的袖子,面对着室外的庭院不知在衡量些什么,过了一会儿才转过身说道,“如果真的让你到长野身边做事,你有几分把握保全自己?”


“龙潭虎穴,尽力而为。”似乎料到明楼定会有此一问,阿诚答得毫无犹豫。


明楼看着阿诚,对方并不避讳他的视线。是啊,就像他了解阿诚一样,阿诚也懂他,他似乎早已猜到了自己会做何决定。大义面前,个人的安危实在太过微不足道,别人家的孩子都可以从容赴死,明家的孩子又岂会退缩。


“大哥,人民解放,全面共和。那一天,一定会到来吧。”拉门离开前,阿诚突然背对着明楼,说了句略有些奇怪的话。


“会的,因为,那是我们一直努力的方向。”明楼望着阿诚的背影,缓慢而坚定地答道。


那就好。大哥,只要你的双眼还追寻着前方,就算不能陪在你身边,我也甘愿化成你脚下的枯骨,只为让你能够触碰最后那属于胜利的荣光。

 

“阿诚先生,我果然没有看错人,你没有让我失望。”长野带着胸有成竹的微笑,侧身把阿诚请进了自己的和室。


“坦白说,我对于长野大佐的垂青实在是惶恐。”阿诚跪坐在矮几旁边,动作略显拘谨。


长野看在眼里,却并没有在意,先是给阿诚倒了杯酒,这才半真半假地解释道:“可能这就是所谓的,‘孽缘’吧,当年我父亲的确爱上了锦小路,而我呢,兜兜转转,栽在了锦小路的扮演者——也就是你——身上,我本人其实也很头疼呢。”


“看不出,长野大佐竟是这般——率性而为的人。”阿诚觉得长野的理由实在可笑,这副纨绔子弟似的做派,陆军本部也真的放心给他这么大的官儿当?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长野向阿诚的方向凑了凑,呼吸几乎直接喷在了他的耳边,“你一定在想,像我这样的人,是怎么混到大佐这个位置的?”


见阿诚的眼神闪了闪算是默认,长野直接伸长了手臂搭在阿诚的肩膀上,语气很是不留情面地接道:“你们新政府的人见到的,多半是那些硬派的日本军官,一个个死板、固执得很,嘴上倒是常挂着什么为帝国效力,其实做起事来都是些不知变通,单靠武力蛮干的家伙。指望这些人统一大东亚,除非你们中国人全都是傻的。”


不得不说,这样的口气,这样的见解,阿诚还真是头一次从一个日本人嘴里听到。


“好在本部还有些没被胜利冲昏头的老家伙,抛开我父亲的影响不谈,总要有人去泼冷水的。”说到这里,长野忽然抬起另一只手,食指顺着阿诚的鬓角,轻轻划过脸颊、下颌,刚想用力把他的脸扭过来,却被轻巧地避了开去。


阿诚几乎是本能地躲闪,这会儿他脑袋里正在迅速地消化长野话里的信息:毫无疑问,长野在东亚,甚至是对华的军务上有着绝对的发言权,很有可能下一步就会被派往中国直接参与占领统治。若真是如此,那么他将是一位非常棘手的对手。在当下日本对中国占据绝对上风的时局内,还能如此冷静客观地认清自身的问题,对敌人也不会盲目轻视——


这个人,决不能让他活着接管对华军务。


须臾的功夫,阿诚心里恨不得转过几十个念头,长野却似乎有些迫不及待了,一个借力将阿诚压在身下,眼神满是戏谑,“我很好奇,你这么抗拒我,到底是因为不好男风,还是因为那位,明长官?”


阿诚尝试着起身,然而长野的压制相当有技巧,几乎让他动弹不得。而面对长野的提问,阿诚索性别过头,并不准备回答。


“所以我才说,这个电影拍得很有意思。”没有得到回应长野也不生气,可下一刻,竟突然发难,狠狠地对着阿诚的肩膀咬了一口——


“唔——”阿诚悴不及防地发出一声闷哼,未曾料想这日本人如此不按常理出牌,简直是一通乱来,心下不由得开始焦躁。


还真想一枪结果了他算了。


可一想到之前的计划,想到擅自行动无疑会殃及明楼,阿诚就怎么也使不上劲儿。


或许并没有期待阿诚会老老实实地“献身”,或许征服一位同样优秀的“战士”更让长野觉得乐在其中,总之阿诚近乎消极的反抗并没有让他不快,反而更变本加厉地在阿诚身上动起手脚来。


其实又能怎么样呢?就当被狗咬了一口,比起丢掉性命来说不知要好上多少倍,一场肉体交易就能换来的好处,难道不是最省事儿、最没有成本的行动么?阿诚是这样对自己说的,可当长野的手摸向自己的下体的时候,阿诚还是听见了心底发出的绝望呼喊。


他不知道他将会如何看他,他是不是还会全然的信任他,将自己的后背交给他,还会不会毫无芥蒂的拥抱他,像是拥抱着整个世界……


原来,真的有一种选择,叫生不如死。

TBC

评论 ( 21 )
热度 ( 167 )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