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龙王庙突发无责任番外——青铜门开了之后

*一级警告:脑积水泄露严重,极有可能通篇都是雷点。慎入慎入。


本文又名:能看见精神体的都是干大事的人。

 

却说长白山底下有个坟,坟外卡着道青铜门。

有一天,门开了。

阿诚睁开眼睛的时候,小白貂儿正趴在胸前,两颗曜石般的黑眼珠一动不动地盯着他。阿诚习惯性的抬手去摸,谁料手掌径直穿过小白貂儿的身体,“啪——”的打在了自己身上!


阿诚睁大了眼睛,小心翼翼地拿起手掌,修长的手指横插过小白貂儿的脖颈,造成了较为凶残的视觉冲击,阿诚冷不防地打了个激灵,第一反应是自己还在做梦。


“喂,虽然你是我的主人,但是你这样戳着我的脖子很不礼貌啊!”阿诚猛地弹起身体,神经质地左右看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人物,这才堪堪放下眼皮,将目光对准了只用后腿站立的小白貂儿。


“不要一脸蠢相呀,是我在说话。”小白貂儿用前爪挠了挠头,砸吧着嘴道。


诚少的反应也很干脆,拉起被子蒙头便睡。


小白貂儿嘴角一抖,干脆一屁股坐到阿诚蒙起来的脸上,开始絮絮叨叨。


长白山下,隐藏着神秘的力量,这股力量一直被青铜门封印着,偶然泄露出一丝,也足够让特定的一群人产生一段奇妙的进化。

伴生的精神体纷纷化形。

根据宿主的自身条件,精神体的进化方向也不尽相同,不过大体而言,都是与宿主的潜力一脉相承,有人长于武力,有人慧之头脑,形态千万不一而同。


“可为什么我的精神体,会是你这种除了毛皮之外毫无可取之处的家伙?”阿诚掀开被子,对小白貂儿的一番说辞半信半疑,却毫不掩饰一脸的嫌弃。


“不懂就不要瞎说!我的祖辈可是有名的‘闪电貂’,枪子儿都追不到我。”小白貂儿摇了摇尾巴,一派傲然的神色。


“你这么个德行,就算不躲,开枪也打不死你吧。”阿诚没好气地睨了它一眼,果不其然,小白貂儿听了这话,眨了眨眼睛,竟哑口无言。


到底还是觉得这事儿太过荒诞不羁,阿诚也没太在意,换好衣服就准备去前厅用饭,走到半路迎面碰上了刚买完包子回来的童路——


等等,他腿上挂着个什么玩意儿?


阿诚单手一指,童路仗二和尚似的原地立正,两手高举着包子,眼珠子滴流乱转,心道少爷这又犯什么毛病?


阿诚索性蹲在童路身侧,歪着头打量起这黑白皮毛相间的小东西。


“凡人,瞅啥瞅,没见过你鼬大爷?”小家伙看着不大,脾气倒不小。


“瞅你咋了,还鼬大爷,你不就一个爱偷鸡的黄鼠狼么!”阿诚还没说话呢,趴在肩头的小白貂儿倒是先开口嘲讽道。


“你才是黄鼠狼,你们全家都是黄鼠狼!”小东西被激怒似的呲起了牙,模样真别说还挺唬人。


“爷,您这是干嘛呢?”阿诚一回头,发现不远处战英端着盆水,似乎对眼下的状况十分不解。


倒是他旁边,跟着一头金色的大狗,咧着嘴傻呵呵地直乐。


“诶,我说,”阿诚纳闷地摸了摸下巴,冲小白貂儿问道,“你刚才不是说,精神体通常都带有各自的特殊攻击技能,能够最大限度的协助宿主对抗外在的风险?”


“是啊!”小白貂儿乖巧地点点头。


“那这俩货算怎么回事儿啊?”阿诚拿手指了指童路的臭鼬和战英的金毛大狗,“这个我多少还能理解,放个屁没准能把人熏个五迷三道的;那个——怎么攻击?比谁长得更蠢么?”


小白貂儿摸了摸嘴边的须子,装没听见。

*

早饭没什么新鲜的,童路捧着自己心爱的肉包子吃得满嘴流油,阿诚慢条斯理地夹了根大果子泡在豆浆里,刚喝了半口,也不知道看见啥了,一水儿的都喷了出来。


“哎呀呀,爷你这多大的人了,咋还吐奶呢。”童路连忙递过帕子,边擦边撇嘴道。


佯怒地瞪了童路一眼,你说他为何如此失态?


王天风这会儿也是刚起,便想着和自家徒弟搭伴儿吃个早饭。


你说他一个人倒不要紧,偏偏身后跟着个长脖子的丹顶鹤!细长的爪子一下一下,跟随着王天风的步伐,你左脚我左爪,可比那扛枪的士兵走得齐刷多了!


“怎么,这还没除夕呢,见着我这么激动干嘛?老子可没红包给你。”王天风搓了搓手,抓起个包子就往嘴里塞。


“为什么会是丹顶鹤啊……”王天风这种破坏力能顶一个高射炮排的大老爷们,配上这么个根本就像是装饰性的纤弱精神体——如此诡异的画面简直让阿诚看得直冒鸡皮疙瘩,“难不成——”阿诚忽然福灵心至——


“别傻了,鹤顶红和小丹没有一毛钱关系。”小白貂儿舔了舔爪子,干巴巴地挤兑道。


阿诚内心翻了个白眼儿,连毒都不搭边儿,他妈这还没人家黄鼠狼有攻击性呢!


味同嚼蜡似的吃过饭,阿诚和王天风知会了一声,打算去赌坊查个账。


一出门,阿诚只觉得太阳穴下的青筋直跳。


这满大街都他娘的是什么群魔乱舞啊!


咯咯哒的老母鸡也就罢了,那哼哧哼哧的肉猪算怎么回事儿啊?难道精神体还都自带着储备粮的功能?饿急眼了直接宰了吃?


所以说,一旦接受了这种设定——整个人都想去撞南墙了好么!


“等等,为什么好像只有我看得见这些乱七八糟的?”阿诚皱起眉,侧头问道。


“唔,不同人觉醒的时机不一样吧,既然是本貂爷的主人,当然不是那些凡人比得了的。”小白貂儿煞有介事地点着头,一副“你要与有荣焉”的架势。


还真是对不起,我就是个俗子泥胎,高攀不起。


路过古玩铺子的时候,正巧梁仲春拄着紫檀木的拐杖从里面走出来,挺热情地和阿诚打了招呼。


阿诚下意识地往他身后一瞄,一身草黄色的绒毛,大眼睛、大耳朵、短尾巴,这不就是那号称“猎户打了一枪,被吓跑了半路还偏要折回来瞅瞅发生了啥”的傻狍子?!


当然了,也有人说这畜生喜欢单把脑袋扎进雪堆里,以为这样猎户就看不见它。


精神体似宿主啊……


阿诚面带同情地拍了拍梁仲春的肩膀,微微叹了口气,总觉得那劳什子的青铜门开了之后,他好像无端发现了不少秘密。


倒是跟在梁仲春后头出来的汪表姐,一身大红的外衫,头顶蹲着只火红的大尾巴狐狸,细长的眼睛盯着你的时候,只让人脊背发麻。


“表姐早。”阿诚礼貌地问了声好。


“嗯,早。”没怎么搭理阿诚,汪曼春嘴里连珠炮仗似的对梁仲春念叨,“表舅,你赶紧和我说,明楼之前劫的是哪家人的货,他们下次再运的时候我要跟着!”


阿诚抽了抽嘴角,心道跟去有用才见鬼呢,明楼也不傻,哪可能得着一只羊玩命儿地薅?

*

白天的赌坊没什么人,几个伙计打着哈欠神色恹恹,倒是角落一张桌子对坐着的俩人自顾自玩得挺开心。


阿诚本以为自己已经扛住了万事最难的开头,没想到还是低估了长白山的恶意。


“我说,那头骑在梅花鹿身上的畜生,是什么鬼?”


“大马猴儿啊,”小白貂儿眨巴着眼睛,一本正经地答道,“你们人类不是经常拿它吓唬幼崽么,比如说什么‘再不睡觉大马猴儿就把你吃了!’这类的。”


“你也说那是骗小孩儿玩的了!”阿诚简直拿这种好像自己很没见识似的语气没辙。


“啧啧,青铜门里包罗万象,区区一个大马猴儿就给你吓成这样,真给我丢人!”小白貂儿摆摆爪子,“蹭——”地蹦跶过去和对方打招呼。


梅花鹿姿态优雅,鹿角伸展出漂亮的曲线,倒是像极了于曼丽的身段。只可惜,背上那只——不能说丑——美得不太明显的大马猴儿真真是煞透了风景。


梅花鹿显然不乐意它在脑袋上嘚瑟,不过灵长类素来身形敏捷灵巧,真杠上了也不那么好对付。


阿诚面无表情地在明台和大马猴儿之间瞅了两圈,成吧,未来终归是年轻人的天下,有个“神兽”当精神体没准也算是高级进化的标志?


你说丑可咋整?


没辙,那就多读点书吧。


本来阿诚是想着撩悄儿地自个儿进门,谁知忽然听到门外传来一计气急败坏的女声:“明台你小子是不是给我躲在这里了啊?”


人还没等看清呢,阿诚只觉得一阵劲风扑面,随即只闻一声惊天动地的虎啸!


阿诚当即被惊诧地一个哆嗦,定睛一看,好么,一头黄黑斑纹的成年东北虎,就这么施施然地迈着步子走进了赌坊。


虎爷慵懒的晃了晃脑袋,周身王霸之气尽显,连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呆若木鸡的诚大少。


这他奶奶的是在逗我么?


阿诚自觉今天里爆的粗口有点多,可是没天理啊!凭什么明镜一介女流的精神体这么丧心病狂?!


这要哪天真打起来,他那话唠似的小白貂儿不说给人家塞牙缝儿都不够呢,就连他师父那中看不中用的破鸟估计也一口就得完蛋!


“你这是二虎吧唧的什么表情,我脸上有脏东西么?”明镜甫一进门就瞧见丢魂儿了似的阿诚,不客气地啐道,他家明台准是被这心眼儿贼多的小子忽悠来赌坊的!


约莫明台也是习惯了和自己大姐打游击战,一回神儿的功夫早就撩得没影儿,只剩于曼丽笑得明兮俏兮。


明大当家半辈子放荡不羁,来去如风,没逮着明台便果断闪人。阿诚摸了摸鼻子,赶紧拿起账本钻进内堂,唯恐殃及池鱼。

*

大半天相安无事,查完近三个月的账册,已是炊烟袅袅。


阿诚押了口茶,左右没瞧见小白貂儿,不知又疯去哪了,既然开了灵智,想来没什么好担心的,饿了也能自己找着回家的路。


一边琢磨着回家是炖个猪蹄还是酱个骨头,前脚才迈出赌坊的大门,鼻梁差点撞上一堵高墙!


——不,这墙怎么好像还长了毛?


阿诚狐疑地抬头一瞧,我艹你大爷啊!


这五大三粗的黑熊瞎子又是哪里冒出来的!


再一撒磨,他嘴里衔着的那一坨白花花的物件儿——怎么这么像他的小白貂儿呢……


就在阿诚合计着他可怜的精神体是死是活的功夫,小白貂儿一脸淡定地伸出爪子,忒嫌弃地抹了抹熊瞎子嘴角流出的液体,而后指着那傻了吧唧的大脑袋,语气很是不以为然道:“怪我喽?你嫁给了这家伙的宿主,所以它天生对我有好感。”


它真的是对你有好感而不是想吃了你么……阿诚打量了半天,怎么看这熊瞎子的表情好像都和战英那只蠢狗如出一辙。


“媳妇儿——今儿小年夜,来一起吃饺子嘞!”


街对面的二层楼菜馆,张灯结彩、人来人往的好不热闹,明楼这一嗓子更是引得众人纷纷将目光探过来,其中尤以明匪头子的视线最为灼人,仿佛此刻那玉树临风的俊秀青年已然被扒了个精光。


倘若真是如此的话,阿诚想,哪怕给他一块遮羞布也好,他也要先把脸给捂上!


你们过年要钱要闲,我过年这简直是累心要命……


(完)

 @微生物w君 对不起,说好的哨向正剧被窝活生生作(zuo)成了动物园鬼畜……

能看到这里的泥萌都是干大事的人,小年快乐( ̄_, ̄ )

 


评论 ( 56 )
热度 ( 364 )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