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现代AU强强】三面夏娃01

总算决定把这个故事写下来了,这次的设定不会提前暴露太多。坚持楼诚三百年不动摇,其他的部分我希望可以给到你们足够的惊喜(或者惊吓?

相比于龙王庙,这个故事应该会比较慢热。

我总是喜欢相爱相杀多过正经谈恋爱的桥段(三观不正。


01 宇宙志


尚不到盛夏时节,岛上的海风已然带上了湿热的触感。天空没有一丝云朵,仿佛直接镜像了大海的蔚蓝如洗,沙滩上已经开始逐渐聚集起第一批前来消遣的有钱人们,各色跑车游艇,堆满了身材火辣的美人,昭示着一个个即将彻夜难眠的狂欢。


与热闹的海滩相比,空旷的老城深巷就显得愈发人烟稀少,极少数的当地人餐馆稀稀拉拉地开着,大部分都加入了欧洲全民夏日度假的洪流,装整行囊,拖家带口。


巷口一家挂着营业招牌的小酒馆,生意异常惨淡,就连门口趴着的杂毛狗都蔫蔫懒得动弹,屋外搭着歪歪扭扭的棚架,几把泛黄的藤椅,裂纹丛生的木桌上放着一篮干瘪的面包,看样子就好吃不到哪里去,旁边摆着一瓶本地出产的葡萄酒,标签都贴得歪歪斜斜。


仅有的一位客人带着黑色的方形墨镜,随意地躺在藤椅上,半张脸落在阴影里面容模糊不清,下颌却是棱角分明。亚麻色的开领T恤衫,白底细绿条纹的卷边休闲短裤,手工编织的某种植物质地的凉拖,仿佛一株素雅的欧石楠。


半天不见酒馆的老板或者任何服务生出现,偶然路过的曼妙女郎用意大利语热情的同男子打着招呼,古铜色的肌肤洋溢着青春的气息,而男子却好像已经睡着了似的,并不搭腔。


直到天边泛起了赤红色的霞光,才堪堪见男子有了动作,夸张地打了个哈欠,推起墨镜架在脑袋上,露出一副亚洲人的面孔,睫毛纤细,睡眼惺忪。男子起身后,从裤兜里翻出一张零钱搁在桌角,扭着脖子慢悠悠地往外走去。


一边还很是费解地自言自语道:“我下载的难道是盗版的旅行指南么?”

亏他特意找了家一星的推荐,却半点没体会到“一级棒”的就餐享受……

 

*

撒丁岛一直深受欧洲皇室和名流贵族的偏爱,起伏的山丘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别墅花园,景致绝伦的高地,恨不得每一寸土壤都被圈了去盖上所有者的印章,贝利尼家族就是其中之一。以显赫收藏而闻名的贝利尼家族拥有着世界上最大规模的私人博物馆,最著名的一座就位于意大利的佛罗伦萨。馆藏品万千,无一不是价值连城,然而它们并非男子此行的目标。


他要找一本书。

1570年版本的《宇宙志》。


按常理来说,这类古籍都应该被放入博物馆妥帖收藏,可他的老朋友却不这么认为。


“这一代贝利尼的当家人路易吉.贝利尼与其说是个收藏狂,不如说他有严重的藏书癖。一个收藏狂恨不得让所有人都能见识到那些藏品的美妙,让他们知道那是属于他的。于是他会为这些宝贝单独建立博物馆,并且自掏腰包支付相关的保险和保安费用,而他本人则拥有观赏它们的特权,让他和他的朋友们在想看它们的时候用不着排队。而一个有藏书癖的人则会把这本书秘密地藏在身边,他可不会拿出来展示,因为只要一走漏风声,半个世界的盗贼都会活动起来。”


“那你呢?属于哪类?”

“我?呵呵,我只不过是个收书人而已。”

 

*

贝利尼家族的资产遍布全球,想要打听出一本书的所在堪比大海捞针,但若想要知道哪处的书房建得最气派奢华却非难事——只需稍微费点功夫,同贝利尼的私人设计师共进一顿丰盛的午餐。


但凡名流贵族,都喜欢在豪宅中单独开辟出一个放置书籍的空间,甚至会请专业的配书人来采买图书——看不看还在其次,整面墙的书架摆在那里好像就能显示出自己同等的渊博智慧。


寻常人尚且如此,更不用说贝利尼这种有藏书癖的家伙。位于撒丁岛半山腰的这处奶白色的海景别墅,占地算不上大,但从设计师的口中得知,却在内部打造了千余英尺的巨大书房,藏书近万。路易吉.贝利尼每年会定期来这面住上几天,却从不招待朋友,也许是为了享受身为一个藏书狂难得的,被书籍包围的安静时光?毕竟,拥有着世界上最稀罕的东西,却不能在半夜三点起来翻阅它,还有什么乐趣呢?


当然,有钱人的乐趣总是千奇百怪。


与山脚下灯火喧嚣的海岸线不同的是,这片顶级豪宅区静谧得仿佛捕猎途中屏住呼吸的大型兽类,尽管主人不在家,要干点不清不楚的勾当也并没那么容易;都说岛上的治安一年不如一年,外行人不清楚,警力实际上只有增无减,不过是越来越多的警员都被委派到那些高端住宅区,替更为有钱的“纳税人”们当起看家犬罢了。也就是说,一旦哪个倒霉的小贼不小心触发了别墅四周恨不得无处不在的警报器,相信警官们马上就会回馈他一场别开生面的盛大欢迎。


而今晚,似乎注定要有这样一个倒霉的家伙。


短促而持续的警报声仿佛一场夏日夜晚的急雨,在巡逻中偷闲抽上一根烟的阿尔瓦洛(Alvaro)重重地喷了一口浊气,踩灭烟头的火光,对搭档耸肩道:“有钱人的房子就像是一块不会变质糕点,而老鼠永远抗拒不了这个味道的吸引。”


与警报一同响起的是卡斯帕(Gasparre)几乎从不离身的便携终端,这一地区近七成以上地产的警报装置都与其相连,任何一处出了问题都能够实现精准定位。


带着几名手下驱车来到报警的地点——那可是贝利尼家族的房子——卡斯帕嗤笑了一声,心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居然敢打贝利尼的主意!


一名下属打开随身的手提箱,里面嵌着一台类似主控的仪器,按下某个按钮之后,显示屏上便开始了一系列交错的图样分析;另外几人则去检查警报被触发点的异常情况,不消说,每个人都从腰间抽出了枪端好。


在意大利,拳头固然好用,但用枪子儿无疑更省力气。


预想中的冲突并没有出现,一个大块头捏着一架做工精致的遥控电动车回到卡斯帕跟前,汇报道:“没有发现可疑人物,只有这个。”


CHEVROLET Camaro.稍微对车有点研究的人都认得这款车型,相信不少小朋友也都应该知道,雪佛兰的这款跑车,同时也是变形金刚里大黄蜂的原身。


这种普遍存在于半大的男孩子家里的汽车模型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然而,距离贝利尼别墅最近的一栋建筑,就挂在了老汉森菲尔德(Hassenfeld)名下。


看上去很有意思不是吗?


“内部状况如何?”卡斯帕漫不经心地摆弄着大黄蜂,一边问道。


“一切正常,没有显示入侵的痕迹。”操控电脑的下属回答道。


或许,这只是某个无伤大雅的玩笑?他们也并非第一次碰到这种恶作剧,要知道,有钱人无聊的时候,那真是什么蠢事都干得出来。


正准备和闻讯赶来的警员知会一声情况继而打道回府,卡斯帕的手机突然响了。


“头儿——是,我们正在现场,没有发现入侵迹象。好的,我明白了。”


“启动常规流程。”卡斯帕收起手机,语气淡淡地吩咐道。这预示着,他们或许赶不上今晚球赛的开场了。


安保公司所谓的常规流程,其实是出于一种双保险的考虑,也就是人为再确认一遍安全情况。有时候卡斯帕觉得这根本就是多此一举,那些有钱人宁愿相信可能会出错的人,也不肯对已近完美的反盗窃技术抱有哪怕半点的尊重。


如果电脑那么靠得住,我干嘛还要请你们做事?——这是上了年纪的大老板们一贯的说辞。


不过,天大地下,付钱的人最大。


话又说回来,卡斯帕多少也有点好奇,像贝利尼这样的豪门宅邸会是什么样子呢?尽管他已经见过很多千奇百怪的有钱人家的房子,不过贝利尼这个姓氏仍足够吊人胃口。


出乎意料的,这栋房子内部并没有过多夸张的装饰品(毕竟像贝利尼这样以收藏闻名的家族,或许家里都布置得跟博物馆似的?),更像是纪录片里出现的那些几个世纪前的私人图书馆。大片的墙体都打上了木质的书架,两层之间由精巧的螺旋阶梯相连,扶手处雕刻了繁复的花纹,湖绿色的天鹅绒窗帘,为了方便人取书的脚梯,洛可可风格的高脚沙发——仿佛进入了某个特定场景的道具片场。


卡斯帕并不是很能理解把这么多书搬回家的做法,或许贝利尼仅仅只阅读了它们当中的十分之一,或者更少。更别说那些专门花高价拍卖回来的了,天知道他就连5.99欧元一本的畅销小说都觉得贵。


常规流程说起来也挺简单,就是派人去依次确认各个监控点的装置是否正常工作,顺便看看这房子里到底进没进来人——而这些他们在外头的时候其实是早就确认完了的。


统一着装的安保人员轻车熟路地分头行动,他们都是受过专业培训的,并且类似的检查都大同小异,没做过上百遍也有几十遍了,通常也不会真的出什么岔子。


没错,包括卡斯帕在内的大部分安保员,都认为这只不过又是某个无聊家伙的恶作剧罢了——凭借他们在岛上多年的经验。


卡斯帕百无聊赖地站在正厅中央,一抬眼,就瞧见二楼一个年轻人正对着一面墙的书发呆,是个新面孔。他想了想,那应该是拉里(Renzo)的侄子;按公司规定,实际上并不允许这种亲属代班的情况,不过在有“实质性回报”的请求下,卡斯帕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谁还不能遇见点紧急情况呢?他们只是安保公司,又不是总统的护卫队。


年轻人就是没见过世面,不就是几墙书么,看得和个傻子似的。卡斯帕摇了摇头,倒也没多说什么由他去了。


而这位“年轻人”却并非是看呆了。


背对着卡斯帕,年轻人的目光极快的掠过一排排装帧精美的书籍,直到视线落在一个点上。


Thank God.感谢这些有钱人的奇怪癖好,所有的藏书都是按照西文字母顺序排列的——不然,累死他都找不到《宇宙志》!


1000多页的大开本,想在卡斯帕的眼皮子底下捞出来可没那么容易。


而与此同时,一辆全黑的保时捷911MT一个弯道急停,车胎摩擦地面带出刮人耳膜的刺啦声,一名体格健壮的男人走下车来,刚从屋顶下来的安保员见此不免面露惊讶:“老大?!您怎么亲自过来了?”


“嘭——”说时迟,那时快,话音未落,一计爆炸声骤然而起,紧接着是一系列瓷器碎裂的动静,被称为“老大”的男人眉头一皱,迅速冲进别墅内,只堪堪扫了一眼声源的位置,便将目光转向了室内。


一扇原本应该紧闭的窗户,此刻却是开着的。


从怀中掏出夜视镜,男子顺着拟定好的撤离路线一路疾奔。原因无他,他身后还缀着一个人,男子可以肯定这人绝非他见到的那几个安保员中的任何一个,哪怕隔着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他都能感受得到那股莫名的压力——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碰——碰——”毫无预兆的两声枪响,几乎擦着脸颊而过的弹头,使得男子本能地缩了缩耳朵,心里骂道:该死的,开枪也不说提前喊一声!


由此可知来人铁定不是警察,后者处理问题时总要礼貌得多。


男子七拐八拐的躲避着子弹,一边扯掉外套,然后把装着《宇宙志》的手提箱背在身后,能挡一时是一时吧。


追逐了约莫十来分钟,男子终于瞧见了一片断崖。是的,他并没有往山下跑——正好相反——崖壁下是一处私人沙滩,隐约可以听见黑金张牙舞爪的诡异旋律。男子丝毫没有减速,甚至更加用力蹬了两步,纵身一跃——


黑色的降落伞在夜里撑开一片薄薄的羽翼,仿佛一只贪吃而晚归的海鸟。然而,没等男子把心放回肚子里,耳边又响起了枪声!


很不幸的,降落伞的面积和移动速度并不足以支撑它完美的闪避精准的子弹,进而直接导致了男子大幅度偏离了预定的降落地点。


沙滩上搭起临时的巨大水池,似乎在进行着某种充满肉欲的游戏,裸露上身的金发美人儿们滑鱼般摩挲着男性的身躯,混杂着酒精和烟草的浓烈气味,音乐震耳欲聋。


“啪叽——”,水花四溅,男女的惊呼声此起彼伏,巨大的黑色帆布从天而降,盖在水池中的人群身上,引得旁人目瞪口呆。


而后,“哗啦——”一声,水中冒出一名黑衣黑裤的男子,在一团团肉体中显得尤为格格不入。男子似乎并不以为意,随意地将额前的碎发向后一捋,细小的水珠流过他硬挺的脸部轮廓,凌厉的眉峰,凸出的喉结;紧缚的衬衫勾勒出略显单薄却线条优美的身体——大胆的意大利姑娘们从不吝惜她们的赞美。


男子三下五除二地扒掉身上的装备,将背上的手提箱(幸亏它是防水的)解下来拎在手上,从容地跨出了水池,从呆立了半天的男仆手中捻起一只细长的高脚杯,微笑着冲姑娘们示意,仿佛全然不觉自己的狼狈;仰头饮尽,躬身行礼,随即一眨眼的功夫,便隐没在人群中遍寻不到。


“他可真是一位绅士。”一位身穿红色比基尼的少女颇为可惜的感慨了一句。


而我们这位绅士,好不容易摸回了原本的降落地点,那里泊着一艘快艇。男子利落地翻身而上,拉动操作杆,踏着夜幕下的茫茫大海,扬长而去。

 

*

在不明身份的男子跳下山崖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这是一出早有预谋的作案,目前尚且不知他到底从贝利尼的别墅里偷走了什么东西——他猜多半是某本价值连城的书——贝利尼先生恐怕这会儿是要抓狂了。


尽管撒丁岛上的这处房产建造得甚是普通,可当初贝利尼先生的私人助理特意提示过他——当然是极为隐晦的——这里要好好看管。不然,他也不会亲自走这一趟。


也许贝利尼先生认为表面上的“漠不关心”可以混淆他人的视线,但从事情的结果来看,不明男子的确只是用了非常简单有效的途径,便堂而皇之的通过了Normal Level 1(通用模式一级)的监控。


他无疑非常熟悉安保公司的业务模式,首先混入内部,制造烟雾弹,再利用常规模式的疏漏,大摇大摆地进入了目的地(常规模式启动后,也就是安保员进行二次确认时,监控设施的报警模式是关闭的,毕竟那时候可能每个房间都会出现安保员)。确定目标之后,再用最开始的道具——那部看似毫无威胁的电动车(实则内置了微型炸弹)——转移视线,继而带着东西逃之夭夭。


大胆、干脆、时机把握得尤为精准。

这可不是什么普通小贼能搞掂的。


这边卡斯帕正战战兢兢地根据有限的回忆进行人物素描,说起来也是倒霉,偏偏赶上他这一班出事!好巧不巧的头儿还亲临了现场!看来今年的奖金是别想拿了,卡斯帕烦躁地挠了挠头。


“嘿,兄弟,要不要帮忙?”阿尔瓦洛没什么诚意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刚想伸头瞄一眼素描上的人像,却被另一个人先行抽走了。


“不麻烦警官先生了,我们自己会处理。”男人极快地看了一眼,便将画像纸折起来放进了上衣口袋,语气疏离地拒绝道。


阿尔瓦洛耸耸肩,并没有坚持,既然有人情愿自己收拾烂摊子,他也乐得清闲。


“头儿,让他们帮忙通缉一下不是更好?”卡斯帕紧张地搓着手,小心翼翼地建议道。


“你以为他是谁?”男人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拿出手机回复了一条信息,又接道,“那帮蠢货根本奈何不了他。”


TBC


我承认,有名字的都是打酱油的……




评论 ( 37 )
热度 ( 469 )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