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现代AU强强】三面夏娃02

02 废区的少年(上)


“唉,我真是搞不懂你们这些有钱人,几百万去买一本破书!现在资讯这么发达,动动手指网上什么找不到?”男子靠在露天咖啡馆旁边的灯柱下,架着一副蛤蟆镜,叼着根细长的香烟,开口道。


“Nonono,老弟这你就外行了吧,”留着两撇八字胡的中年男人眯着眼摇了摇头,收起放大镜,翻开一幅《宇宙志》的两折插图,意味深长地解释道,“看到没有,这样的一页,送去拍卖行打底就要20万,64页就能卖出1280万,我这还没算三折和四折插画呢。”


“你想钱想疯了吧,好好的一本书哪有你这么按页算钱的?”男子一脸不屑地讽刺道。


中年男人微微一笑,当着男子的面随意地扯了一纸书页下来,看得男子是目瞪口呆,心道别不拿几百万不当钱啊,偷它出来还是费了一番功夫的!


“除非现在有人拿出另外一本1570年的《宇宙志》,否则,这个世界上,就不再有任何一本完整本。也就是说——”中年男人拿起烟斗颇为享受地吸了一口,“它的每一页都变成了真正的收藏品。当然了,我这个人还是很有职业道德的,不会坐地起价,这种正面或者背面带有木版印刷的书页,按市场价每张也就在6万左右,400页的话就是2400万。”


“梁萌萌呀梁萌萌,我真是服气了你!几百万的东西到了你手上分分钟身价涨了十倍不止,你还说自己不是奸商!让职业道德见鬼去吧!”男子在墨镜后大大翻了个白眼,他就知道这位狡猾的老朋友从来不会干亏本的买卖。


“欸——我说阿诚老弟,你这样说就伤人了不是?这叫物尽其用!”梁仲春煞有介事地指点道,说着,把已残缺的《宇宙志》放回了手提箱,接着冲侍应生要了杯Caffe doppio.


对于梁仲春这种特意要双倍浓缩的超浓咖啡再往里使劲儿加糖的神经病,阿诚已经见怪不怪了,见验货结束,便将手伸到梁仲春面前,“轮到你了。”


“搞什么啊,急着去投胎么?连口咖啡也等不及!”梁仲春斜睨了阿诚一眼,习惯性地挤兑了两句,却也没耽误功夫,从外套口袋里掏出一张折叠的纸片,“啪——”的摔在了阿诚掌心。


没理会梁仲春的腻歪,阿诚接过来打开一看,上面只有两行字,一行是名字,一行是地址。


“梁萌萌!几百万的单子就换这么点儿信息,你当我第一天出来混的?”阿诚两根手指捏着纸片的边缘,似笑非笑地说道。


“我说你还叫上瘾了是不是!”梁仲春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末了又换上一副装模作样的表情,道,“你可别拿资历来激我,哥哥我做生意的规矩你是清楚的,文字是一码,图像又是另外一码。”


“还说不是坑我!”阿诚作势就想把烟头往梁仲春身上丢,“让你帮忙介绍个人而已,至于和我还扯起规矩来了,我看你根本就是掉进钱眼儿里了!”


“嗨嗨嗨——你看你说两句就急呢怎么,”梁仲春佯怒地皱了皱眉,继而俯低身体凑到阿诚跟前,神秘兮兮地说道,“你知道这21世纪什么最值钱?人才!哥哥我是会给你介绍一般货色么?妥妥的潜力股!保准你不后悔。”


阿诚是真想一鞋底抽过去呀!


好说歹说应下个口头承诺,阿诚总算得到了想要的东西,熄灭了烟头,半句话不多说转身离开。而后梁仲春端起小小的咖啡杯抿了一口,摇了摇头,拿过放在一旁的手杖,拎起手提箱,嘴里嘟囔着“真搞不懂这么难喝的东西为什么还有人喝”,便朝着相反的方向走掉。


这简短的会面,司空见惯得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就消散在了川流不息的人群里。


阿诚换了身轻便的行头,扣上顶棒球帽,仿佛某个临时起意绕远路锻炼的家伙,晃晃悠悠地踏入了某片名声不怎么好的区域。


都灵是意大利第三大城市,文化底蕴浓厚,随处可见旅行手册上重点推荐的景观名胜。不过,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阴暗面,就像眼前这些年久失修却拥挤不堪的楼房,充斥着争吵与暴力的窄巷,肤色各异的寄居者。


威逼利诱之下,阿诚总算在“地头蛇”的“热心帮助”下找到了地址上的那一栋楼。


不知道是不是民风使然,这里的住客基本都不锁门的,阿诚甚至听到某个房间里传来象征激烈性丨事的声响。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了不得。阿诚在心里默默念叨了一句,在3楼的一间房子门口,停下了脚步。


门是半掩着的。


阿诚悄无声息地推门而入,不到300平方英尺的面积,用一堵墙断成两处,看摆设应该是住着两个人,一间是空的,另一间的旧沙发上,蜷缩着一个少年。


嬉皮士风格的打扮,倒扣着一顶棒球帽,塞着耳机,双手在笔记本的键盘上飞快地游走。


阿诚眨了眨眼,很有礼貌地敲了敲门。


少年抬眼,见到是陌生人,一瞬间浮现出了戒备的神色,拽下耳机,冷冷地问道:“你找谁?”


阿诚心念一动,露出一副茫然的神色,道:“我找一个叫做‘飞流’的家伙,他是住这儿?”


“你找他做什么?”少年往沙发里缩了缩,面容更为警惕。


“别紧张,我不是坏人,”阿诚举起双手放在身体两侧,满不在乎地答道,“也没什么大事儿,交个朋友。”


少年显然对这派说辞深表怀疑,将腿上的笔记本电脑平放在沙发上,忽然冲门外的方向喊了一句:“飞流——有人找——”


阿诚闻言一回头,谁料先前的少年向窗边猛得一窜,双手拄着窗台就要往外头跳。


阿诚哪里容他在眼皮子底下逃了,身形一动,少年就觉得后领被人牢牢拽在手里,就算使出吃奶的劲儿想挣脱却只把自己脖子勒得生疼。


“小朋友,说谎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尤其是这么拙劣的谎言。”阿诚顺手一丢,少年便整个人被扔回了沙发上。


“你到底是什么人?想要干嘛?”少年揉了揉脖子,发现逃跑无望,也就老老实实地窝在了沙发里。


“我不是说了么,我要找一个叫做‘飞流’的家伙,你知道他在哪么?”望着阿诚眼里毫不掩饰的戏谑,少年也不傻,破罐子破摔似的抄起一个靠枕抱在怀里,瓮声翁气地道,“你不是已经看见了?!”


阿诚微微一笑,捡了处干净的柜子角一靠,双手抱在胸前,问道,“那你说说看,为什么见到我就跑?”


“看你长得不像好人。”飞流抬了抬眼皮,显然不太想搭理阿诚,却又不得不屈于武力压制,努嘴道。


阿诚噗嗤一乐,这还真是个新鲜的评价,“你是惹上什么麻烦了?”一上来就问“你找谁”而不是“你是谁”——这孩子多半是摊上了什么事儿。


在这一区混了这么久,飞流总归还是明白“不要随便搭理陌生人”的道理,虽然这个亚洲长相的男人看起来并没什么威胁性。


见少年不答话,阿诚也不恼,换了个姿势,两手交叉放在身前,语带诚恳道:“为了表示我的善意,你不妨把事情说来听听,如果我能帮你解决了,我们再谈其他的,如何?”


对付叛逆期的少年阿诚还算有些心得,一味的套近乎是不顶用的,现在的小孩子个个都和猴精儿似的,你越是上杆子凑过去他越觉得你有问题,不妨因势利导,看似把主动权交到他们手上。


飞流狐疑地在阿诚面上扫了几圈,结果当然是什么都看不出来。无论他有什么目的,至少这人摆出来的姿态并不叫人十分反感;更何况,如果他不是劳伦斯(Lorenzo)找来的家伙——那他就更没什么可担心的了,他这点儿家底儿比流浪汉好不了多少,还真没啥可让人惦记的东西。


有道是,拿人手短。阿诚的策略很简单,只要让飞流先欠上他一个人情,那么余下的都好说。


都灵大学(Universita' degliStudi di Torino)建成于15世纪,在意大利算得上是历史悠久的学府。此刻,阿诚和飞流两个人正一人端着一杯果汁(当然是阿诚付的钱)站在街角,正对面刚好能看见傍晚学生下课后三三两两地结伴外出。


有一小撮团体尤为突出,中央是一名健壮的白人少年,个头大概有1.9米的样子,长相颇为英俊,衣着也是不俗,他身边围着不少年轻的女孩子,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唯独有一个褐色头发的姑娘态度不愠不火。


“那就是你的心上人?”阿诚咬了咬吸管,向身旁的少年询问道;不得不说小家伙还是挺有眼光,典型的拉丁美人。


“只是邻居而已,当初她照顾我很多。”飞流瞥了阿诚一眼,爱搭不惜理的反驳道。


“所以,你想我帮你把人追到手?”阿诚用手指指了指不远处的姑娘,又回身指了指飞流。


“都说了她只是帮过我而已!”飞流气急败坏地强调。


劳伦斯眼尖,看到飞流之后特意大摇大摆地走到跟前,语气轻蔑道:“哟,我当是谁呢,下等区的贱民,你还敢出现?上次的教训还不够是么?”


飞流的手无意识地把塑料的果汁杯捏变了形,同劳伦斯瞪视了几秒,刚想发作却瞄见珍妮特(Gianna)满脸担忧地向这里走来,抿了抿嘴,转头便走,路过垃圾桶还将捏扁的塑料杯大力的摔了进去,仿佛是在发泄什么。


劳伦斯鼻子哼了一声,似乎对这没种的家伙很不屑一顾。阿诚在一旁当背景板似的站了一会儿,瞅了瞅劳伦斯结实的肱二头肌,再回想了下飞流那瘦弱的小身板,咂了咂嘴,也是难呐。


TBC

熊孩子攻略mode:ON.

顺说我发现我对梁萌萌才是真爱!永远的1号龙套。

评论 ( 12 )
热度 ( 179 )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