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现代AU强强】三面夏娃06

06 鱼鹰


“贝利尼先生,很荣幸您能百忙中抽出时间来协助我们这一次的专访……”


这一代的贝利尼家主并不是个特别高调的人,尤其不喜欢和媒体打交道,若非邀请方是美国国家地理学会的百年风云人物特别企划,他或许连眼神都懒得施舍一个。


阿诚端着相机,仔细的调整着各项参数。


你没看错,这一次回意大利,阿诚是以美国国家地理学会摄影助理的身份,协助特别企划部参与对贝利尼家族的专访活动。


一旁的摄影组安静地进行着录制,阿诚站在稍后一点的位置,摆弄着相机,尽可能得弱化按下快门的机械音调——这些名流们偶尔会有这样的怪癖,快门的咔嚓声让他们觉得烦躁不安。


阿诚不停地变换着镜头的焦距,相机的显示屏上是贝利尼侃侃而谈的面容,而透过取景框看到得则是另一番景象。


图像被完全数据化,一些复杂的模块根据阿诚左手的动作来回闪烁,每当贝利尼的目光看向相机的时候,椭圆形的窗口便会迅速锁定他的眼瞳,紧接着一连串电子解析程式开始悄然启动,细小的电流声透过机身反应到阿诚的掌心,那是让人相当舒服的触觉。


神不知鬼不觉地盗取别人的秘密,总是件刺激肾上腺素的事情。


访谈的时间不长,但间或捕获的素材已足够形成完整的虹膜映像,阿诚暗中弯了弯嘴角。


结束时,出于礼貌,贝利尼同所有的工作人员一一握手示意,阿诚放下相机,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缓缓摘下左手的手套,恭敬地走上前去。


贝利尼是左撇子。


“非常感谢您的配合。”阿诚一脸克制的激动,手上也不由用了几分劲儿,像是个没怎么见过大世面的新人,贝利尼微笑着点了点头,并没有对这个年轻人的冒失过多苛责,保持着一贯的温文尔雅。


感谢贵族们良好的家教。敛去眼底的精光,阿诚同其他人打了声招呼,走向自己的车子。


关上车门,阿诚摘掉老气横秋的镜框,摊开左手,从手腕的部分轻轻掀起一个边角,随后便见一层透明的薄膜顺着整只手的轮廓被缓缓取下。


“怎么样?”仿佛对着空气自言自语的阿诚,却在下一刻从耳间传来兴奋的回响,“哇喔,不愧是最新的纳米材料,触感简直百分之两百,这钱没白花。”


隐秘的通讯器里传来飞流敲击键盘的噼啪声,应该是在进行下一步的合成。阿诚收拾妥当之后,一边启动车子,一边顺口问了句:“俱乐部的成绩如何?”


瞬间,通讯仿佛被人为静默了一般,半点声响也无,竟是飞流那家伙单方面切断了联络。阿诚没辙地摇了摇头,一脚油门绝尘而去。

 

*

贝利尼家族的慈善宴会在圈子里号召力不小,冲着贝利尼的姓氏,名流贵族们都愿意赏脸出席,更何况宴会全程不接受任何媒体报道,私密性非常高。除了一掷千金满足一下所谓“成功人士”回馈社会的责任心,还可以趁此机会谈谈其他来钱更多的合作,面子和里子都能照顾到的好事儿,大家自然趋之若鹜。


向迎宾的管家出示了邀请函,确认了身份之后,阿诚边往宴会厅里走边同身旁的飞流小声交谈道:“我不得不对你刮目相看了,你确定我们的身份没问题?”


飞流单手插在西裤兜里,得意地挑了挑眉,道:“当然了,贝利尼的这个小儿子根本就是脑袋里长草,每年他手里的邀请函发给什么样的人都有,我只不过偷偷换了两张,他老子根本不会发现。难不成你还打算像电影里演的那样混个领班端茶送水?”


阿诚干笑了一声,对不起我还真是这么打算的。


“当然了,”飞流装模作样地将墨镜架在脑袋上,歪头提醒道,“那小子虽然临时被我绊住了,但搞不好什么时候就会出现,保险起见你最好速战速决。”


阿诚不置可否,信步穿过中庭,离晚宴开始尚有一段时间,不过宴会厅此时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三三五五凑在一起,觥筹交错,尔虞我诈。


阿诚脸上一派淡然,迎面朝着一位端着香槟的侍应生走去,两人相会在一处交谈中的人群背后,阿诚伸手作势要去拿酒,胳膊一个巧劲儿碰洒了细脚的玻璃杯,顷刻间浅灰色的西服袖口便染上了暗色的酒渍。


年轻的侍应生连忙致歉,他深知在场的人非富即贵,没有一个是他能够得罪的起的,好在这位先生态度和蔼,问清了休息室的位置,便没有再为难他。


甫一进门,阿诚便轻巧地把门反锁住,而飞流更是直接打开了银色的手提箱,按下内里的一个按钮,从箱底支起两层单独的挡板,往左右一拨,每一层都内嵌着一台超薄的显示屏,飞流又从西服内侧的口袋里掏出自己的折叠键盘,开始尝试介入网络。


一旁的阿诚也没闲着,将附有完整提取的贝利尼虹膜的隐形眼镜带好,再套上经3D打印而出的仿人类表皮纹路的纳米手膜,同飞流确认通讯无障碍后,两人对好了表,飞流也已将岛上建筑的内部构造摸了个大概。


慈善宴会并非在佛罗伦萨举行,而是位于意大利西部一个贝利尼家族私属的岛屿,岛上只有一座建筑,最前身就是他们所处的这个宴会厅,包括供宾客休息的客房在内都仅仅是这座建筑的冰山一角。黑入岛上的监控系统,两人发现建筑正北方向是一个半圆形的结构,有单独的监控室和保全人员驻守,绝非一般的居所。


“呐,你最好已经想到办法对付这些大块头,他们可不需要经过安检。”飞流指着一侧屏幕上穿黑色制服的家伙们,或许是黑手党的人也说不定。你可不要指望他们是无害的摆设。

 

*

“这位先生,这里是私人场所,宴会厅在您后面。”身穿黑色制服的男子尽职尽责地告知许是迷路的宾客,每年这个时候他们都格外讨人嫌。


“噢,抱歉抱歉,我只是想欣赏一下这里的景色。”阿诚满脸歉意地说道,在对方上前两步为他引路的时候,猛然抬手打向他的侧颈,男人只觉得脖颈一痛,登时便失去了知觉。阿诚甩了甩手,将食指和中指间夹着的一枚金属袖扣取下,原本固定布料的位置赫然拉出了一根细小的针管。


如法炮制了几个甩单的保全人员,将他们身上的枪收缴之后,阿诚藏身在一处拐角的暗影里,连通了飞流,道:“小飞流,你不会指望我就这么大摇大摆的杀过去吧?来点烟雾弹什么的掩护一下?”


接下来的一段路,守卫的密集程度不可同日而语,想要悄无声息的渗透基本已是不可能的任务。


“抱歉,我可能只会爆核弹。”少年仿若不可一世的声音透过电波清晰的传来,阿诚嘴角一乐,果然没过多久,便听飞流道,“从东面走,第三个岔口右转走到底,门口的两个家伙相信不是你的对手。”


建筑内部的监控遍布四方,几乎没有死角,这更加方便了飞流能够毫无阻碍地观察全局,将主控室的监控画面替换成静止状态,黑入对方的联络波段,随便制造点什么“异动”,再模拟发出假的探查指令,如此一来就保证了阿诚能够畅通无阻地到达目的地。


阿诚总归不想闹太大的动静,掏出绑在小腿的匕首,猛得掷向其中一名守卫,紧接着人便向豹子一般冲了出去,一把按住另一个的脑袋,狠狠地砸在了地面,近距离的射击没有发出任何超分贝的声响。


先是从倒地的人身上摸出门卡,进了第一道玻璃门,将两人的尸体拖进来藏好。阿诚这才依照着飞流的指点找到了走廊深处的第二道限制门,将左手盖上操作台的识别器,同时将双眼对准成像镜,一连串电子解析的声音过后,金属制的大门缓缓拉开。


昏暗的黄色灯光下,让器物看不分明,依稀可辨的是些诸如油画或者雕塑一类的收藏品,角落放着一张及腰高的木制展示台,里头铺着蓝色的法兰绒布,上面摆着一个银色的手提箱。箱子是上了锁的,看上去是个四位密码,借助外部仪器的话破解起来并非难事,阿诚摸了摸下巴,鬼使神差地直接按下了几个数字。


1602.


“啪嗒——”内部机械开合的声音在安静的空间里仿佛被放大了无数倍,阿诚也不曾想密码竟是如此,怎么说呢,好懂。


然而手提箱内装着的,却并非是一本书——对于这点,阿诚倒不觉得太意外。


拿起搁在上面的一个文件夹,里面放着几张打印纸,阿诚快速的浏览了一遍,旋即露出一个“果然如此”的笑容。


《永恒的智慧剧场》1602年的“幽灵版本”,根据记载,它仅仅多了一幅版画,这多出的第10幅版画的名字,叫做鱼鹰。


Osprey.


阿诚相信,《智慧剧场》里的这幅版画画的应该是那种通常意义上的,捕鱼的水鸟;但实际上,鱼鹰又的确是美国出产的V-22倾转旋翼机的别称。目前服役于海军陆战队的这款直升机每单造价约7000万美元,编有三个鱼鹰中队。


而阿诚手里拿的这份,则是它的最新机型V-44的部分设计图。


不管美国最机密的战机情报为何会流落在意大利人的手里,阿诚总算弄明白为何明荣两家都盯着它不放了。


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不对美国的战机感兴趣,无论这份资料最终到了谁的手里,他真的可以坐地起价了。


 *

“阿诚哥!快闪,遇见同行了——”


TBC


评论 ( 15 )
热度 ( 153 )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