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现代AU强强】三面夏娃07

07 王不见王


“阿诚哥!快闪,遇见同行了——”飞流急切的声音从通讯器中传来,阿诚当即把文件往怀里一塞,拿出手提箱中的存储设备,便往门外撤去。


隐约听见外头传来密集的枪响,阿诚不由得皱眉问道:“确定是同行?搞这么大阵仗?”


飞流望着三块花掉的屏幕,无奈地耸了耸肩,看来对方直接开了干扰装置,全部监控画面都罢工了——真是粗暴。


“我觉得应该是吧,因为画面断掉前我好像看到了其中一个人是穿着侍应生的衣服的。”


你这么一说我竟然无法反驳。阿诚一边迅速地跑动起来,一边指挥飞流道:“你也赶快脱身,到约定的地方等我。”


沿途遇到不少倒地的保全人员,想来是那帮“同行”的手笔,左右也闹得这么大了,阿诚便不再收敛,几乎没有瞄准的停顿,枪枪爆头。转过一处拐角,还没等阿诚端平手里的枪,两道子弹便朝着他飞快地射了过来,阿诚猛得矮身向前一扑,余光扫到走廊尽头持枪的一男一女,男的果然如飞流所说,穿着侍应生的服饰。


脸颊上传来火辣辣的痛感,约莫是被子弹扫到了些,听见对方逼近的脚步声,阿诚并不多做停留,径直向另一条走廊奔了过去。


监控已坏,飞流无法对阿诚的路线作出完美的规划,阿诚也明白这么无头苍蝇似的逃窜没有任何意义,瞧见前方的墙壁上镶着的落地窗,便二话不说开了枪。


大面积的玻璃应声而碎,阿诚抬脚跃了出去,认清了方向后便往岛屿的西南边缘靠近。


近海的上空,盘旋着一架直升机,阿诚一个起跳攀住了上头落下来的软梯,一边回身向地面追赶而至的黑衣人无差别的开枪打去。机舱内的飞流偶尔冒个头朝底下帮忙放几计冷枪,只是那准头不提也罢。


见阿诚已经抓稳,直升机甩了一个大幅度的摆尾,急速远离了地面,飞流抓紧了安全带,兴奋地吹了声口哨,可怜下头晃荡着的阿诚由于巨大的惯性刮得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好不容易翻进了舱内,阿诚抓了把头发,大声抱怨道:“我说战英,你是想谋杀雇主么!”


“原来你叫做战英呀?挺厉害嘛,连直升机都会开!”飞流拍了拍身前的椅背,眼前这位驾驶员正是当初接他去白色山丘的那位臭屁司机,想当初可没给他多少好脸色看。


不过必须要承认,这家伙开车真是一级的棒。


“他没和你说?”阿诚有些意外两人竟然不熟到这个地步,不过很快便又释然了,“战英这小子就这样,慢热得很。”


还没等阿诚坐稳系好安全带呢,机身忽然猛得震动了一下,紧接着仪表盘的指针疯狂地摇摆起来,系统似乎不受控制般的发出尖锐的警报声,整个机体也开始迅速地下坠——


“怎么回事?”阿诚艰难地扣紧安全锁,拽住头顶的把手,大声问道。


战英眼神一闪,快速做了一番调试,简要地回应了一句:“全系统覆盖。”


“那是什么玩意儿?”阿诚又问。


战英没再理他,手上动作不停,却仿佛都无法阻止下落的失重感。


“军用的一种干扰技术,主要针对各类型的战机,全系统覆盖下所有的自动模式全部失灵。”飞流快速地解释道,话说这里又不是军事基地至于搭载这么变态的系统么!


眼瞅着直升机就要自由落体般一头栽进海里,飞流瞪大了双眼,抓着安全带的手背迸出了条条青筋,心脏甚至好像都提到了嗓子尖儿——阿诚相对还要好一些,却也无意识地吞了口口水,似乎觉得好在落点不是陆地还强些?只有驾驶员战英仍旧维持着一脸面无表情,仿佛此刻的危机不过是一次稀松平常的小小失误而已,只见他调试仪表的手终于停了下来,放在腿间的操控杆上,猛得向上一提——


近二十米的机身几乎是擦着水面划了过去,带起一道银白色的水花,折射出夕阳一段剔透的斑斓余晖,轰鸣声中整个直升机近乎成九十度直角绝地而起,仿佛挣脱了重重束缚的鹰,呼啸而去。


“天哪,你是怎么做到的!太神奇了!”甫一平稳下来,飞流便急不可耐地凑上前去问道,据他了解,在全系统覆盖下的战机基本就和中弹瘫痪了没有区别,他本都做好了与地中海来个完美对冲的准备了,谁料竟被战英刺激漂亮地逃出生天。


“自动驾驶瘫痪了,难道不会用手动么。”与飞流的一惊一乍不同,战英语气平平地回了一句,倒也真没有任何炫耀的意思,却委实让飞流目瞪口呆。


出于实战的考虑,近一个多世纪以来,各类战机都搭载了不同程度的自动驾驶系统,作为驾驶员的辅助,越是先进的战机,自动系统的占比越高。毕竟要操纵如此一架精密的仪器,需要大量的复杂指令,而自动系统可以最大限度的减轻驾驶员的负担——人只有十个手指头,实在没办法一一应付上百的操作按钮。


因而,哪怕是专门的空军学校,目前也只会教授学员在极为有限的几种紧急情况下的手动操作(这其中多半的教官们或许还会直接让他们在自动系统受损后直接跳伞逃生)。而能凭借纯手动操纵突破全系统覆盖的驾驶员,天知道,或许会被直接征召去开空军一号?


见飞流傻里傻气的样子,阿诚手痒得兑了他脑袋一下,笑道:“不用太惊讶,战英怎么说也是中立区数一数二的‘搬运工’。”


搬运工。顾名思义,就是专门负责送货的人。这货物可以是死的,也可以是活的。不用担心海关、安检或者其他一系列正规却会为你带来麻烦的手续流程,更不用为货物上保险。


这些人在中立区尤其吃得开,你不需要支付高额的薪水,就能得到满意周到的服务。


“为什么自从我跟了你之后,总觉得自己的人生就像是在拍电影?”望着窗外无尽的海天同色,飞流由衷得感慨道。


“艺术总是源于生活的嘛。”阿诚微微一笑,点起一支烟,递给了前头的战英。


贝利尼的私人会客室里,正接待着一位不一般的客人。


全手工订制的深蓝色三件套取自世界顶级的Holland & sherry面料,菱形格纹的领带优雅而内敛,英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单片的半框眼镜,银白色的细金属链搭落在脸侧,仿佛几个世纪前那些有关艺术与音乐的沙龙主人。


与贝利尼端着的盛满白葡萄酒的宽口杯不同,这人身前的桌子上摆着的是一副天青色的茶盏。


“明先生,真的很抱歉,我本以为荣先生会赏脸——”贝利尼多少有些尴尬,毕竟以他在意大利的身份和地位,如此明晃晃的拒绝邀请的人真的不多见。


“无妨,有句话不是这么说的么,王不见王。欧洲毕竟不是他的主场。”男人微微抬手示意他不必介怀。


“话虽如此——”没等贝利尼再说下去,忽然传来急切的叩门声。


照例说,如非紧急情况,贝利尼只要在这间屋子里会客,是拒绝一切打扰的。因为能走进这间会客室的人,实在都要比旁的琐事重要太多。


同样的道理,管家能够在明知他的这层忌讳却依旧敲响了门,则说明必定是有什么事情失控了。


并且,是只能由他来做主的事情。


“明先生,恐怕我要失陪一会儿了。”哪怕知道事非寻常,贝利尼依然保持着良好的教养和礼仪,举手投足不见丝毫慌张。


“务必照顾好里面的客人。”离开前,贝利尼再次吩咐管家道。


欧洲的军火大鳄,传言中随便挥挥手就能荡平一支部队的危险人物。


明家的二子,明楼。

 

*

建筑北部的骚动显然让宴会厅的宾客们人人自危,听下属简要汇报了情况,贝利尼的面目一派阴沉,再不复人前的和善。


“去给我查清楚。”


解决了全部碍事的家伙,抬头却只见到远去的直升机残影。


“哼,跑得倒挺快。”明台一手握着枪拄着墙壁,一面听着前方传来的消息。


“哟,我怎么感觉有人说话酸溜溜的,东西被人抢了不服气?”于曼丽将打空了的枪扔在一旁,饶有兴致地打趣道。


“喂,我说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呢?我怎么就酸溜溜了,难道我还能比他差?”明台不服气地瞥了于曼丽一眼,扬起下巴反驳道。


“是是是,谁能有您明小少爷厉害呀,”于曼丽连忙顺毛道,复又看了一眼海平面上几近消失的一点,颇有几分感慨,“敢直接扛上明家和荣家的人,确实值得我高看几分。”


大批安保人员即将抵达现场,明台和于曼丽也不再耽搁,各自隐蔽收拾好行头,悄然潜回了宴会厅。


彼时,明楼正同意大利的几位政要相谈甚欢,都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在自家的保镖纷纷到位之后,场面很快被控制了下来。


见明台回来,明楼也没有打断正在进行中的谈话,而是耐心地等到交谈结束,各自散去,才招手示意。


“见到人了么?”没有多余的铺垫,明楼扶了扶眼镜,直接开口问道。


“见到了,”明台微微点了点头,又四下看了看,确保没人注意两人的谈话,这才缓缓接道,“是夏娃。”


 *

与此同时,位于美国罗德岛州的新港豪宅中,身穿绛红色真丝睡袍的男人似乎刚从午睡中苏醒,床头的转盘式电话机仿佛掐准了时间一般,如急雨前的雷鸣,划破了一室的安宁。


听筒中传来男子粗糙的声线:“已确认完毕,同撒丁岛一样,是夏娃干的。”


TBC

说真的,这章写完莫名有种被自己苏了一脸的羞耻感……尽管俩人还没见面(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_(:зゝ∠)_

P.S.关于直升机自动驾驶系统的部分设定,权为迎合剧情需要,如有专业性技术失误欢迎大家指出,一个人懂的东西毕竟还是太少……

评论 ( 24 )
热度 ( 201 )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