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主楼诚,可能还有些其他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现代AU强强】三面夏娃08

你我的相遇,注定了枪林弹雨。


08 棋逢对手


鉴于阿诚还有些后续工作需要处理,战英只把两人放到了佛罗伦萨城便先一步离去。第二天不到正午,阿诚刚走出市郊一家不起眼儿的杂货铺子,便收到了飞流的一条简讯。


Cimatori 57号,拿东西换人。


“啧啧,追得还真快。”阿诚撇了撇嘴,一边用手机轻轻敲打着掌心,略显空旷的街道上偶尔停下一只白色鸽子,悠闲得享受着不被人类打扰的安静时光。


在这样一个适合偷懒的时间里听到坏消息,实在是格外惹人讨厌。


飞流被抓了。


是贝利尼?是明家?还是那个压根没有出现过的荣家?


阿诚并不敢肯定。无论如何,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就追过来的家伙,总不会好糊弄过去的。


“我说小飞流,夏娃到底是怎么把你拐走的,明明我就慢了一步。”一栋废弃的大厦顶楼,明台反坐在一把椅子上,双手撑在椅背,笑眯眯地冲飞流道。


“唔,有缘无分吧。”飞流一本正经地回答,惹得身后的于曼丽噗嗤一乐。飞流心里清楚,这两个人无外乎是想用他来交换阿诚手上的设计图,是以除了限制他行动之外也没做什么多余的事,既然性命无忧,飞流说起话来便随意了不少。


“谁说哒,这么大一座城咱们都能碰上,还不叫缘分?”明台煞有介事地反驳道,复又殷勤劝说,“索性你跟夏娃也没处几天,不如直接跳槽来我这儿?待遇翻倍哦!”


飞流面无表情地横了明台一眼,耸了耸肩,道:“可你看起来一点都不酷。”


“开玩笑!”明台一听这话“噌——”的站起身来,扣起西服外套的扣子,一边抹了抹发型,扬起下巴道,“小爷我不说貌比潘安,好歹也是名流圈里数一数二的人物,哪里不酷了?!”


于曼丽是见惯了他这副大少爷德行,也凑到飞流跟前去起哄,“小弟弟你可不知道,他在我们家可是有着‘欧罗巴之花’名号的男人。”


“去去去,多少年的事儿了还抓着不放,咱能不能有点进步!”明台登时就有点急,一手指着于曼丽的鼻尖儿,恨不得当场要和搭档翻脸。


“你们可饶了欧罗巴吧,她还是个孩子。”


第四个人的声音从楼梯口响起,阿诚倚在一根老旧的墙柱旁,咕嘟嘟地灌了一大口矿泉水,语调夸张。


这栋废弃的大楼距离市政广场只有不到两个街区,也就是说此刻他们正处于繁华的城中心地带,阿诚不清楚对方是出于什么考量,是笃定他们不会交火?还是这种类似大隐隐于市的安排更容易避开有心人士的打探?


明台和于曼丽本能地绷起了神经,在如此空旷的大楼里,他们竟然没有人听到半点脚步声,如果夏娃不怀好意的话,他们之中至少有一个人要遭殃。


“阿诚哥——”飞流眼神一亮,见到阿诚出现他总算放了大半的心,尤其是对方还冲他神秘兮兮地眨了眨眼。


“阿诚先生,要比我预计的快上一些。”明台抬腕看了看表,而后将椅子拉过一边,双手插在裤兜里,直视阿诚道,“你的人在这,我要的东西呢?”


阿诚没有讨价还价,很干脆地从怀里掏出一块名片夹大小的黑色移动硬盘递过去,明台向于曼丽使了个眼色,后者将手提电脑打开摆在桌面上,接过硬盘终端,准备确认里头的内容。


而在此之前,飞流依旧是阶下囚的待遇。


“加密的系统,不是短时间能打开的。”于曼丽转头冲明台道,明台扫了一眼,视线又放回阿诚身上,语气意味不明,“阿诚先生,我劝你最好配合一点,不要弄什么障眼法,不然后果可能很不好看。”


看不到硬盘的内容,就无从判断真伪,而这套加密措施也不排除是阿诚为了拖延时间自己搞出来故布迷阵的。


然而,阿诚的表情却同样有些意外,“不管你们信不信,我拿到硬盘之后并没有打开看过,”似乎想瞧得清楚一些,阿诚举起双手示意自己没有武器,随后保持着这个姿势稍微向前几步靠近了桌子,“既然是机密文件,贝利尼多上一道锁也不意外。”阿诚分析道,为了更多的表示诚意,他甚至提议,“左右我并不赶时间,你们不妨现在就试着破解看看,也好让我知道自己费劲巴拉弄出来的东西究竟是不是真货。当然,如果两位不行的话,也不要紧,别忘了我们家飞流可是这方面的高手,我倒是不介意临时把他租借给你们。”


阿诚说得头头是道,明台却是在心底大呼夏娃这家伙狡猾,在没看到内容之前,的确谁都不好轻举妄动。明小少爷没有犹豫太久,一边示意于曼丽开始破解程序,一面给手下送了条消息。


把各方出口给我围住了。


倘若夏娃想借此拖延时间搬救兵,那他也不能坐以待毙。


等待的过程中,明台脑袋可没闲着,他在猜测夏娃的援手会是谁。鱼鹰的设计图堪比烫手的山芋,不是随随便便那个买家都敢接的东西,道上除了荣家几乎没人敢来明抢,但从他得到的情报来看,别说贝利尼的慈善宴会了,荣家的势力压根儿都没踏足意大利。


又或者夏娃顺水推舟直接决定把东西给他们?——反正都是要得罪一家人的。


至少选明家,还算他识点时务。


明小爷不由得弯了弯嘴角。


一时间,四周仅余敲击键盘产生的清脆声响。


阿诚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了退,一边隐晦地冲飞流使了个眼色,趁着明台和于曼丽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手提电脑屏幕上的时候,悄无声息地做出三个口型。

三、二、一——


“嘭——”的一计爆破声炸裂开来,紧接着类似催泪瓦斯一般的乳白色气体以桌面为中心顺势弥漫开来,浓重得几乎让人睁不开眼。


淹没在爆炸声下的,是手铐被解开的微小响动,等明台反应过来捂着口鼻冲出白雾包裹的范围时,只来得及瞄见阿诚闪身而去的一片衣角。


铐着飞流的那把椅子显然已经失去了它的囚徒。


明台本想立即追出去,刚一使力却腿脚一软,整个人差点直接向前栽倒——该死,这究竟是什么鬼东西,气化的chlorzoxazone(一种肌肉松弛剂)?那玩意儿有这么快见效么?


还有,那家伙是什么时候放了这么个生化武器出来?移动硬盘?不,如果硬盘内部被改造了的话一旦连接到他们的系统马上就会被识别出来;那还能是——

那瓶矿泉水!


没错,阿诚根本不是好奇硬盘里的加密系统,而是借故靠近将掺了特殊溶液的矿泉水瓶放到他们身边!


明台踉跄地奔到最远的窗边,大口地换着气,一边拨通了手里的行动电话。

 

*

彼时阿诚和飞流已经成功离开了顶楼,正顺着老旧的楼梯向下跑,阿诚在后头瞄了一眼挂在飞流后腰上晃来晃去的手铐,心情不错的调笑道:“看来你也是懂点门道嘛。”


飞流向后得意地扬起头,左手食指和中指夹着一颗不起眼的回形针,“有个署长做监护人可不是闹着玩的。”


至少一般的手铐对他来说根本是形同虚设。


阿诚笑着兑了飞流脑袋一下,余光扫到窗外的人影时,不由敛了神色,一把拉住飞流背上的兜帽,快速说道:“正门不能走了,分头跳窗。”


飞流是废区出身,对这种躲避追捕的事情可谓驾轻就熟,当即冲阿诚点点头,两人便各自寻了个窗户爬了出去。


干净利落地解决了两个倒霉的家伙,阿诚七拐八拐地绕出了街角,瞬间将自己淹没在市政广场人来人往的喧嚣之中,一大群游客正围绕着海神喷泉评头论足,当然少不了大卫的雕像,还有举着美杜莎首级的珀耳修斯——作为文艺复兴的发源地,佛罗伦萨人对雕塑总是情有独钟。


阿诚实际上是非常随性的人,暂时摆脱了身后的威胁,便又来了些兴致,有一搭没一搭地瞄上几眼热闹。


一辆白色的宾利Continental GTV8S缓缓停在路边,正副驾驶位先是走下来两名身穿黑色制服的男子,一名双手交握放在身前,在车子中部站定,视线一面有规律的向四处巡视,另一名男子则弯腰打开后方的车门,这一次里头走出的男人带着单边的半框眼镜,举手投足间都带着一派贵气。


只可惜,这份上位者的气场并没有持续太久。或许是男人临时起意的出行并没有带太多保镖,致使他侧后方多少出现了空隙,青年男子冒冒失失撞过来的时候就连明楼都难得有些意外。


他已经很久没有被人如此轻易的近身了。


阿诚也条件反射得先出口道歉:不好意思,没注意路——


待对方稳稳地扶住自己的肩膀,阿诚才略微抬头看过去,眼底极快地晃过一丝讶异,紧接着瞥见对方身后打算掏枪的保镖,忙换上一副诚惶诚恐的表情:任谁都知道带着保镖的人总不会太好惹。


就在阿诚假笑着一边道歉一边准备转身闪人的时候,明楼伸手制止了保镖上前干预的动作,低缓的声音随即响起:“闻名不如见面,阿诚先生。或者,我该叫你夏娃?”


阿诚暗咒了一句,快速得衡量了一下跑路的可能,对方只有两个保镖到构不成威胁,可大庭广众的落跑似乎有点丢脸?


瞬间下定决心的阿诚大方地转回身,对方既然已经认出了他,再装傻显然也没什么意思了,刚准备喊出一句“明先生”,阿诚眼神骤然一变,一把拽过明楼的胳膊将整个人向下揽去,而后几乎是擦着两人头顶飞过的子弹结结实实地打入了街边建筑的墙壁。


保镖掏枪的动作行云流水,却依旧没有快过隐藏在百米开外的狙击手,“砰砰”两发子弹正中眉心。原本就熙攘的街道登时更加杂乱起来,事发的所在很快形成了一个中空地带,似乎确认了明楼的位置,狙击手便不担心会漏了这条大鱼,接下来仿佛故意步步紧逼一般,先是打碎了后侧的车窗,经过特殊处理的玻璃并没有起到原有的防弹作用,想来对方的子弹也是加了料的。


阿诚嫌弃地弹了弹肩膀上的暗色碎片,歪头冲明楼道:“明先生的仇家还真是不遗余力。”


想来这位军火大鳄的脑壳也不见得比防弹玻璃更坚硬。


“雷神刚下线的改良狙击型穿甲弹,还真是看得起明某。”明楼面上半点不见慌张,甚至还好整以暇地捡起地上的弹头研究了起来。


背后的宾利已经被打穿了全部的玻璃,枪声依旧没有停歇,先前倒地的保镖尸体头部周围泛出深红色的血迹,而处在这一切混乱正中的阿诚和明楼两人,却俱是一脸波澜不惊,仿佛在刀尖上仍旧可以闲庭信步。


阿诚甚至还相当不合时宜地笑了起来,他这算不算是刚逃离了狼穴又入虎口?


和明家扯上关系还真是各种意义上的惊心动魄。


很快,一发相对低沉的子弹击中车体的声音通过空气传到阿诚的鼓膜,后者猛地一回头,不想明楼也刚好侧过脸,呼吸就这样猝不及防地在充满躁动的背景里交织在一起。


两人谁都没有说话,却仿佛又已然看透了彼此的想法。


对方这是想要直接打爆车子的油箱,届时恐怕就算明楼不被炸死也得被烧成个残废。


明楼的目的地本是一间咖啡馆,挂着风铃的深棕色木质双开门离两人近乎咫尺之余。在下一声枪响发出的同时,两人默契地双双起身向前冲去,紧随而至的子弹擦着衣袖裤脚的边缘,与斑驳的阶梯和墙壁进行着密集的对抗。倾身一跃,肩膀撞开闭合的门扉,护住头部就着惯性向前翻了几个身,巨大的爆炸声便轰然而至,裸露在外的皮肤似乎都能够感受到那股热流的汹涌灼烧。好在咖啡馆的大门多少为他们阻挡了一些伤害,阿诚起身瞥了一眼另一侧的明楼,后者只是象征性地松了松领口,连呼吸仿佛都未曾凌乱过分毫。


看来不是个花架子呢。


阿诚在心里默默地评价了一句,随即便向咖啡馆后头走去,也是难得这个时间店里没什么客人,几个侍应生蜷缩在角落里大气也不敢出。


“喂,我说你们店没有后门么?”无功而返,阿诚一手扶着烘焙台,一边问道。


年轻的女侍应生畏畏缩缩地摇头,阿诚不免有些泄气,这种丝毫不考虑逃脱工程学的建筑究竟是怎么存活到今天的?这要再有同伙直接跟过来破门而入,以他手上的火力还真耍不了帅。


谨慎地藏身于窗后,阿诚快速地分析起外头的形势,思考着最佳的撤离路线。反观明楼仍旧是副不紧不慢的样子,似乎真真应了那句“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甚至还顺手翻阅起咖啡店里的点餐单来!


“不用太紧张,距离事发刚经过了四分三十五秒,我的人如果在第六分钟还不出现的话,他们也就没有再出现的必要了。”


明楼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并不重,好像只是随口报出一道想品尝的甜点一样随意,但阿诚哪里会不晓得,这样一句话背后所代表的绝对实力容不得半点轻视。


这就是明家真正的掌舵人。

欧洲大陆新一代军火势力的无冕之王。


“那我就更不便打扰了。”阿诚将手放在胸前,微微躬了躬身,心道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岂料甫一打开窗户,迎面先闪过一个熟人。

“阿诚先生,乱丢矿泉水瓶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TBC

并没有什么平地一声惊雷的初见,如果一定要说的话,请把BGM自动替换成“啪啪啪——”(当然这是枪声泥萌不要想太多o(* ̄▽ ̄*)ゞ )。

评论 ( 22 )
热度 ( 200 )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