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现代AU强强】三面夏娃09

唯美食与爱不可辜负,唯腰围与体重不可妄言。


09 亚当与蛇


于曼丽一手撑着窗框,一面笑意盈盈地堵住了阿诚的去路,从她身后看过去,几辆黑色的SUV呼啸而来,几乎要把整个咖啡馆团团围住。


动作还挺快。阿诚耸了耸肩,一边向里侧了侧身,于曼丽轻巧地翻了进来,冲明楼点了点头,径直往烘焙台后头走去。


“明台那小子没和你一块?”明楼挑了个干净的桌子,从容地解开一颗西服的扣子坐定。


“他?他的抗药性一直很差。”于曼丽一边翻着橱柜,一边揭自家搭档的短。阿诚那一瓶“生化武器”的确让两人栽了跟头,但或许他本意只为拖延时间,并没有用上太霸道的药剂,受过“训练”的于曼丽很快就恢复了过来,而“娇贵”的明小少爷则恐怕这会儿还在脚软。


两人说话的架势似乎是把一旁的阿诚忽略个彻底,不过后者心知肚明,外头约莫是已被明楼的人控制住了场面,再加上于曼丽的出现,他就更别想浑水摸鱼偷溜了。事已至此,阿诚索性也放松下来,拉过一把椅子坐在明楼对面。


鱼鹰的事,总归要有个了断。


于曼丽也不知从哪里翻出了两套茶杯,冲好了茶之后摆在了桌上,放到阿诚面前的时候还特意故作矜持地解释上一句,“客随主便,希望阿诚先生不要介意。”


虽然相比于茶他更喜欢咖啡,不过面对刚刚下了你黑手的对象,能有的喝阿诚就心满意足了。


“我这人不喜欢兜圈子,鱼鹰的设计图,想必阿诚先生还带在身上。”明楼双手交握放在膝盖上,语气淡然,没有半点压迫。


明楼的气场相当具有迷惑性,倘若阿诚不是事先知晓他真正身份的话,或许会认为眼前的人是某所知名大学里的教授,与那个危险暴利的圈子全然搭不上边。


“明先生怎么就能如此肯定,东西在我身上?”阿诚抿了口茶,一手搁在椅子背上,轻轻将话挑了回去。


“你是在暗示我有搜身的必要?”明楼眼神幽暗,面容意味深长。明台和于曼丽的能耐他是知道的,一而再得从两人手里逃脱的这位“夏娃”当然有值得自负的本钱,对这样的人而言,东西攥在自己手里要比放在其他地方安全太多。


阿诚闻言挑了挑眉,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倒是相当配合地张开手,看起来毫无防备。

“明先生请便。”


阿诚本是说笑,未曾想明楼当真就起了身。随着男人身形的愈发靠近,阿诚不由微笑变为干笑,说好的生人勿近高冷疏离呢?这种保镖就可以代劳的事情真是不劳烦明先生亲自出马吧……


两人中间本就只隔着一张窄窄的木桌,明楼倾身过来的时候,距离让官能变得清晰而敏感,绵长的气息扫过脸侧的皮肤,让人无端想起地中海午后的微风。有如实质的亲近显得缓慢而刻意,一丝不易察觉的凌厉锋芒仿佛剑未出鞘时的寒光一闪,阿诚面上不显,心绪却被本能地拾起。


有时候,一种物质和另一种物质放在一起没有产生可见的化学反应,并不代表它们不相容,大略只是缺少了一味关键的催化剂。


阿诚并不将其归结为紧张,不过是身体自发的应激反射而已。


气息相互浸染,明楼却没有触碰阿诚分毫,伸出的手越过后者的肩膀,似乎拿起了什么东西又坐回了原处。


明楼坐稳后,阿诚呼吸的频率好像也就随之停止了诡秘的波动。他觉得有些可笑,一半是出于自己的情绪异常,一半是对明楼不按常理出牌的诧异。


他绝对是故意的。阿诚心想,但是却完全不像这个人的风格。


明楼好像忽然忘记了当下谈论的主题,非常突兀地冲身后的于曼丽扬手道:“去安排一下这个。”


那是一张画展的宣传册,主题似乎与宗教有关。


明楼收了收衣襟,从眼镜边框垂下来的银色链条随之微微晃动,“我说在你身上,它就是在你身上。”


能把威胁说得如此云淡风轻,明楼似乎笃定阿诚会就范一样。一旦设计图落在夏娃手里的消息传了出去,不说首当其冲的意大利黑手党、隐隐同明家分庭抗礼的大洋彼岸的荣家,就连其他蠢蠢欲动的势力八成都要来凑个热闹。


“明先生有什么需要我效劳的?”阿诚自然也听懂了明楼的弦外之音,夏娃留不住的东西不代表明家留不住,同样,敢招惹夏娃的人却未必抗衡得起明家。人为刀俎,识时务者方能游刃有余。


似乎很满意阿诚的痛快,明楼优雅地拿起茶杯品了一口,“去华盛顿,将图纸交给一个人。”


“美国?”阿诚有些意外,随即眯了眯眼,略带挑衅地反问道,“那可是荣家的大本营,明先生就不担心到时候我反水?忙活了半天,结果却是将图纸送到头号对手的家门口——说出去可不那么好听吧?”


“如果你有生之年不打算再踏足欧洲的话,不妨一试。”明楼摊开手,全然不将阿诚的试探放在眼里,瞥见对方捏着茶托的修长手指不着痕迹地攥紧了力道,又以一种近乎承诺般的口吻接道,“相反,如果事情办得漂亮,我明楼可保你在这片大陆横行无忌。”


说完,明楼站起身来,一边扣上西服的扣子,一边向门口走去,于曼丽紧跟其后。


他似乎并不担心阿诚的选择,后者也没有马上明确立场,而是将目光停留在了明楼先前放在桌角的那一张宣传册上。


封面是一幅局部的穹顶画,源自米开朗基罗的《创世纪》。

在宗教壁画里,它的主题并不陌生——《原罪.逐出伊甸园》。

 


“阿诚先生,有兴趣陪我一起么?”午后的阳光从半推开的木门外泄露出来,明楼刚好站在光与影的交叠之处,仿佛某种隐秘的暗示。

 

*

“夏娃偷食禁果,人类始生智慧,天父不容背叛,于是我们全部有罪。”

绘于梵蒂冈西斯廷教堂礼拜堂天花板上的《创世纪》,是米开朗基罗的代表作品之一,全部的画面内容均与宗教相关,阿诚对此了解不多,反倒是明楼涉猎极广般侃侃而谈,关于创造、关于死亡,关于狂欢、关于灾难。那些久远到毫无现世意义的传说和信仰,经过这个男人的润色讲述,仿佛于时光的微尘中焕发出别样的意味。


“我讲的东西很好笑么?”发觉阿诚腮边浅浅的笑纹,明楼暂停了关于门徒的隐喻,侧首问道。


“噢当然不是,”阿诚连忙摆摆手,轻声咳嗽了一下,表情有些微妙,“只是略感遗憾,我上学的时候碰到的通识课教授不是你。”想到自己那惨不忍睹的出席率,阿诚无奈地摇了摇头。


“想听我的课的话,你应该去神学院。”不想明楼一本正经地接过了阿诚的话,意有所指道。


“别告诉我你还有神职?”

明楼微微一笑,并没有回答。阿诚却直接把惊讶挂在了脸上,或许是先入为主的印象太深,他实在无法想象眼前这个军火贩子穿着一身黑色教服,手拿十字架站在布施台前宣称神爱世人的模样。


那这个世界,估计离彻底毁灭也就不远了。


展览的规模并不大,许是两人聊得足够投入,结束的时候居然已经过去了近两个钟头。明楼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黑色的细面绒布,仔细地擦拭着眼镜。一边转过头,目光落在阿诚的面孔上,带着些许探寻。


“如果是你的话,会选择亚当,还是蛇?”


是无知无畏的永远沉沦于极乐的伊甸园?还是宁可背负着原罪也要清醒得流浪人间?


“神造夏娃为众生之母,无论她如何选择,这一点都不会变。”

 

*

烤大虾搭配特雷维索菊苣豆(radicchio di treviso)的新鲜奶酪和苹果、墨鱼汁卡布奇诺、凝乳和水牛马苏里拉芝士(mozzarella)脆皮卷配番茄酱、皮埃蒙特(piemontese)生牛肉配黑松露和绿胡椒籽、戈贡佐拉芝士(Gorgonzola)冰淇淋配胡椒香料和树莓粉——条件允许的情形下,阿诚从来不亏待自己的味蕾和肚子,而对面这位富可敌国的军火商的晚餐,则显得单调荒芜许多,几乎不加任何佐料酱汁烹制的鱼类和贝类,配上一杯五盎司的草席甜酒。 

仿佛与上流社会格格不入的清苦修士。


“明先生,要我说,你的身材比例其实挺标准的,完全不需要节食。”阿诚一手往嘴里塞着刚剥好的大虾,一面自上而下地打量了一番眼前的男人,摇晃着手指评价道。


乳白色的奶酪残留在嘴角,在仅有的几束灯光下,仿佛散发着一层若有若无的光晕。


明楼轻轻放下刀叉,面无表情地扫了阿诚一眼,右手拿起一张长条形的餐巾,极为自然地伸过手,在对方的唇角缓缓擦拭起来,过分亲昵的动作让阿诚着实愣在了当场。


“这顿饭的费用,从你的酬劳里扣。”


TBC

窝承认开篇两句是恶趣味作祟,get到了的泥萌也不要说出来(/▽\)~

愉♂悦♂地跑去炸厨房(等等

评论 ( 17 )
热度 ( 194 )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