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主楼诚,可能还有些其他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现代AU强强】三面夏娃12

12 男人的浪漫


肯尼亚位于非洲东部,赤道横穿其中,东非大裂谷纵贯南北,这里野生动物资源丰富,曾经一度是欧洲人的天然猎场。


肯尼亚北部是占到整个国土面积56%以上的沙漠和半沙漠地带,为了方便就近实验武器装备的威力和效果,明家的兵工厂就建在沙漠的边缘。


坐在改装过的越野车里,哪怕冷风开到最大档,阿诚还是觉得从头到脚都在冒着热气,歪头瞅了瞅身旁仍西装革履姿态优雅丝毫不受外界温度影响的明楼——他十分怀疑这家伙到底是不是恒温动物。


明家不知动用了什么关系,直接把这相当大的一片区域统统划归己有,还用铁丝网围了起来,挂了个军事禁区的牌子,岗哨森严。跟着大老板,阿诚倒是一路畅行无阻地到达了核心地带。


正中央是一栋银白色的拱形建筑,内部大大小小的角落都布满了监控像头,不时走过穿着工作服的研究人员,见到明楼的到来,纷纷驻足问好。一行人进来没多久,从后方门廊里便走出一位中年男子,笑着冲他们招呼道:“明楼和明台来啦,正好等会儿有一场无人机精准打击的实地测试,你们可得亲自瞧瞧。”目光扫到阿诚的时候顿了一下,很快又恢复了原样,“这位想必就是你提到的朋友吧,还不快和我介绍一下。”


“阿诚。我的表兄,明堂。”明楼双手交握放在身前,微微倾身道。多余的信息却是半点不漏。


寒暄一番,明堂和明楼两人先行一步,应是有关家族的内部事务要谈,而明台则被指派带阿诚参观工厂。


明小少爷答应得敷衍,他是真搞不懂大哥对待夏娃到底是怎么个态度了,肯尼亚的兵工厂算得上是明家最重要的一条生产线,就连多年的合作伙伴都鲜少有资格踏足,也无怪乎大表哥听说明楼会带人来时那么惊讶了。


不过话虽如此,以夏娃的能力,与其说是带着参观,不如说是变相的监视更为妥当,毕竟这里的资料但凡泄露一二,恐怕都要掀起不小的风波,届时收拾烂摊子的还不是他!


实际上,这一点倒是明家多虑了,对阿诚而言,能来已经是意外,更别说存什么其他心思。可说到底他的身份和前科摆在这里,如若明家人半点没有防备连他自己都是不信的。


与拱形建筑相连接的是一座长方形的武器陈列室,里面摆着各式各样的冷热兵器,匕首、短刀、军刺,以及各种型号的枪械。


德国HK G36突击步枪、英国AI AS50狙击步枪、比利时MK48 MOD0轻机枪、俄罗斯NSV重型机枪……大部分欧洲国家军队装备的通用枪支在这里应有尽有。


没有男人不爱枪,阿诚的手指抚过细长的枪管和厚重的枪托,哪怕皮肤的触感冰冷,内心却随之升起一簇簇跃跃欲试的火苗。


只可惜,他现在是“伤患”。


“要不要去玩两把?”明台眯起眼睛,看阿诚的样子就知道他一定是手痒了。


“我现在这个样子,恐怕也玩不尽兴。”阿诚挑了挑眉,直觉明台的语气里满是不怀好意。


“怕什么?我们用手枪,一只手能用就足够了。”说完,也不等阿诚回应,便率先向建筑深处走去。阿诚努了努嘴,挑衅的话都撂到这份儿上,他也没什么可推辞的不是?


射击场位于地下一层,占地面积不小,零散的研发人员正在试枪,两人来到一处角落的靶位,身后的桌子上杂七杂八地堆满了各种口径和型号的手枪,仿佛礼拜天的跳蚤市场。


“这儿既然是我的主场,枪就由你来挑。移动靶,平均环数高者胜。”明台抱着胳膊站在一旁,煞有介事地向阿诚解释着规则,口气宛若胜券在握。


阿诚似乎并没有犹豫太久,又或者他只是随便一划拉摸了离自己最近的一把。


柯尔特的“水蟒”。


“长口径左轮,6发子弹。看来你还是个古典主义者。”明台摸了摸鼻子,左轮在射击场里并不占多少优势,它更适用于实战,毕竟子弹填充量太少,容错率极低。不过,既然是阿诚自己选的,他也没什么可说的。顺手抓了一把伯莱塔92F,有效射程50米,弹容15发。


比起阿诚,明台似乎更推崇实用主义原则。


五十米距离开外,从高到低,六排人形移动靶,左右各六张靶纸,相向交错移动,每排的移动速率皆是电脑随机设定,全凭射击者临场发挥。


整套系统启动后,靶轮在金属的支架上摩擦出杂乱的声响,明台转头看了看阿诚,后者右手握着银色的水蟒,漫不经心地用长长的枪管敲打着自己的肩膀,双眼注视着前方毫无规律可言的移动靶,表情淡淡的,似乎在寻找时机。


明台也不催促,这个靶场就算是闭着眼睛他都能打出完美的环数,所以哪怕多给初来乍到的夏娃一点时间,倒也无妨。


然而,就在明台举枪开始射击的时候,阿诚也动了。


一时间,靶场上只余“砰砰”的枪响。


15发子弹眨眼告罄,更别说阿诚只有6发。


明台勾了勾嘴角,看样子夏娃的气性还挺高,他本以为对方会先观摩一下他的打法再出手的,未曾料想两人扣动扳机的频率几乎别无二致。


当然,也仅仅是几乎而已。


92F的子弹总是先穿透靶纸的。15发弹头,明台却打出了210环的成绩!

平均环数14环。


他是怎么做到的?就算每一发子弹都打中了10环,最高也只有150环不是么?


别忘了,两人打的是双向交替移动靶,每一排靶纸在左右相向运动的时候,总有一个瞬间是能够完全重合在一起的。明台竟然能够抓住这分毫之机,使子弹连穿两张靶纸,足见其眼力之精准。


六排移动靶,每一排都有两张靶纸在重叠时被一齐打透——不知道是不是明小少爷故意耍威风。不过很快,他的笑容就僵在了脸上。


全自动的射击系统精准地追踪每一发子弹的归宿,它能够清楚的显示出明台是用第几发子弹击中了重叠靶纸;同样,它也忠实地记录下了重叠靶纸上的第二道弹孔。


没错,第二道弹孔。


六排移动靶,明台在每一排都击中了一对重叠靶纸,而所有这十二张靶纸上,都无一例外有着第二道弹孔。


这说明什么?

阿诚几乎在明台开枪的瞬间起手,他的每一枪,都不偏不倚地紧追着明台的前一发子弹而去。并且,阿诚瞄准的,从来都是重叠靶。


6发子弹,120环。

平均环数20环。


阿诚自然无从得知明台决定什么时候打重叠靶,或许连明台自己都是随机打的。换句话说,阿诚要么是综合了明台出枪的角度和靶纸移动的频率准确地预测出了他锁定的目标,倘若是重叠靶,便紧跟着开枪;要么,射击场的系统就是被飞流那家伙给黑了!


毫无疑问,后者只是明小爷气急败坏地自我安慰。

毕竟,飞流此刻还身在另一个大洲上。


明台的眼神有些复杂,六排七十二张移动靶纸,对于一个一流的枪手来说,能击穿重叠靶就算不是什么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那么让他在出枪前后的极短时间里去完全复制另一个枪手的弹道轨迹,从而达到高度的重合以至于隐藏自己本身的痕迹——它所需要和足以证明的,已经不单单的枪法本身那么简单。


“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嘛。”明台把空枪放在一边,习惯性地呛了一声,尽管两人之间有过节,但他不得不承认,在欧洲大陆敢以“夏娃”名号自居的人,总还有些本事。


优胜劣汰的猎场,强者在任何时候,都值得尊敬。

所以说,栽在他手上大概也不算冤?


“唉,发挥得也就一般吧,毕竟我是个伤员。”阿诚没什么诚意地耸了耸肩,左轮水蟒在他修长的手指间灵活的盘旋。


怎么办,还是好想揍他一顿啊……明台大大地翻了个白眼。

 

*

尽管当今世界在军备上无人能够赶超美国的霸主地位,但是在军用无人机的研发上,却是由大不列颠而始。


从20世纪初的AT计划开始,英国政府就已经在这项技术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继BAE(英国航空航天公司)之后,军火新贵明氏家族迅速侵入了这一领域,成为为数不多的私人财团直接管控军用技术的开发和制造。


而明堂口中提及,今天要进行评估的无人机精准打击实测,出动的便是由明氏牵头打造的最新一代军用无人机Taranis——雷电之神。


最先进的限制红外反射技术使得它能够完美得避过地面雷达的追踪,自动人工智能和识别系统可以对敌方进行无死角的监视和侦察,并且机体搭载了精确制导武器、激光武器和反辐射导弹,可进行洲际远程打击。


如果说研发人员的介绍让阿诚听得毫无实感,那么站在专用观测台的顶楼,透过高精度望远镜看到的那一切,都让他热血沸腾。


接连的巨大爆炸声仿佛将整片沙漠都炸得隐隐颤动,黄沙伴随着滚滚烟尘在空中肆虐,仿佛挥动着尖翅的恶魔拉开了通往地狱的铁门,即便是重型坦克也无法抵挡这样的冲击波,尽数被掀翻过去。前方传来的实时数据表明,Taranis单一目标的打击误差不超过20码!而最可怕的是,雷达勘测屏幕上却丝毫显示不出它的动向。


这才是无人机最可怕的地方。

在你毫不知情的时候,死神的镰刀已然悬于头顶。


“怎么样,过瘾么?”放下望远镜,明楼侧过头,一阵疾风将他的外套下摆吹得飞扬,再这样暴虐的背景里,原本声音不大的询问,偏偏阿诚听得丝丝分明。


阿诚的喉结无意识地滚动了一下,他总算是相信,为什么有人会说,单以明家之力,便足够踏平一个欧洲小国。


赤道地带的阳光直射在裸露的皮肤上刺得人脸颊发烫,然而,有另一种更加灼热的、澎湃的情绪从身体内部如同岩浆一般喷涌而出,急切地渴望着挥洒在这片象征着原始和狂野的土地之上,关于野心,关于力量,关于征服。


谈笑间,樯虏灰飞烟灭。

“没有比这更棒的了。” 


TBC

“要我说当然有呀~比如和明老板谈恋爱呀><”

每次写到武器装备查资料就根本停不下来,排除杀伤性不谈,每一件真的都非常的漂亮。我会在围脖里补充章节中提到的一些装备图,感兴趣的可以去瞅瞅。(我承认我的喜好一向比较猎奇_(:зゝ∠)_

嘛,终归是属于军火头子的浪漫。

评论 ( 17 )
热度 ( 178 )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