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主楼诚,可能还有些其他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现代AU强强】三面夏娃14

14 SAFARI(下)


六辆改装车在废弃工厂门口来了个急停,带起滚滚沙尘,明楼理了理领口,在一群佣兵的护卫下进入了建筑物。


等松绑之后,医疗队的大伙儿这才算有了被搭救的实感,纷纷向明楼等人表示感谢。只不过,怎么看对方都不像是正规军备?你什么时候看到维和部队的领头来执行任务穿得如此西装革履过?


“大家不用担心,绑匪已经被我们全部击毙,联合国方面马上就会来人接应你们。”明台把枪背在身后,朝一众安抚道。


明楼则趁着这个功夫和凌远打了个照面。


“凌院长。”明楼自然而然地伸出了手,神态仿佛身处一场再为普通不过的上流宴会,而非刚刚经历了战火杀戮的危险之地。


“你是?”凌远有些拿不准来人的身份,显然他们身上没有任何UN的标志。


“明氏财团,明楼。”


哪怕在欧洲大陆如雷贯耳的财团,明氏在中国的影响却实在平平,军火和医疗又完全搭不上线,是以凌院长依旧一头雾水,不过无论如何,凌远回握道,“那么,多谢明先生施以援手。”


似乎只是礼貌性地交谈过后,明楼摘下墨镜放在口袋里,却是向人群后方走了过去。


阿诚坐在吉普车盖上看得分明,心下不由琢磨道,难道是他猜错了?明家的目标其实不是这个凌院长?


剪着一头利落短发的女子一见到明楼,立马换上一副讨好的笑容,干巴巴地出声道:“明先生。”


“嗯,”明楼一本正经地的点了点头,随后伸出一根手指冲女子虚点道,“又背着你姐姐偷跑,是不是?”


女子吐了吐舌头,小心翼翼地解释道:“也不算是偷跑吧?我有留字条的。”


“和我装可怜没用,自己想想怎么和苏医生解释吧,”明楼摆摆手,眼角瞥见一旁幸灾乐祸的明台,微微叹了口气,家里小的但凡不着调的话,他们当哥哥当姐姐的真是一样操碎了心,“行了,去找明台打个电话,给你姐姐报个平安。”


女子如蒙大赦,笑嘻嘻地双手合十向明楼拜了拜,便朝明台跑了过去。


“我说你还真是屡教不改,这回要不是大哥和我来得及时,你指不定还得遭多少罪呢!”明台嘴里挤兑着,却还是从衣袋里掏出行动电话递了过去。、


“要你管!”女子瞪了明台一眼,一把抓过电话走到旁边,端的是半点好脸色没有。


“这是有多大仇,”阿诚翘着腿,手肘搭在膝盖上拄着腮帮子,瞧见于曼丽路过,随口问了句,“是你们的熟人?”


“要你管?”于曼丽回头白了阿诚一记,绕到另一辆车的副驾拉开车门窜了进去,关门声震得阿诚一哆嗦。


我这是招谁惹谁了我……阿诚莫名其妙地眨了眨眼,女人呐,永远这么莫名其妙。


维和部队到位后,医疗队被妥善安置在了附近的一处城镇,同时也是世界卫生组织在非洲的几个联络站之一。鉴于医疗队遭劫持一事已被部分媒体知晓,受邀于肯尼亚政府以及国际组织的高层,明楼需要出面配合粉饰太平——当然,明老板要求的回报大概也不会少了。


“我让人先送你回工厂?”


“不急,难得来一趟,我去城里晃悠晃悠,顺便给我们家飞流带点旅行纪念品。”阿诚摸着下巴,似乎已经在琢磨着买什么东西好了。


明楼勾了勾嘴角,非但没拦着,还颇为大方地许诺道:“真见到什么好东西替我也买一份送他。”毕竟,当初若非夏娃捷足先登,那孩子本该是纳入他麾下的人。


说完,明楼脱下外套放在臂弯里,抬脚跨进了正在待命的直升机。


目送着黑色的机体缓缓升高离去,阿诚抬手放在额头上遮挡着刺眼的阳光,嘴里喃喃自语道:“技术宅就是幸福呀,连礼物都抢着有人送。”


买东西只是借口,阿诚看似漫无目的地在路上瞎晃悠,双眼却在谨慎地寻找着自己的目标——路过一处露天的集市,阿诚目光一闪,原本向前迈的步子生生拐了个弯。


刚经历过劫持就和没事儿人一样出来瞎晃的凌院长,在阿诚看来,真不知该说他无知无畏还是心大。


一个简陋的棚屋,里面搁着几张破旧的桌子,地上散落着几块满是尘土印记的红色织毯,已经看不出原本的图案纹路,上头摆着杂七杂八的小玩意儿,象牙、玛瑙、香料、木雕……稀奇古怪的什么都有。周围围了不少人,大部分都是背包客的打扮,似乎摊主正在举行着一场小型的拍卖会。


阿诚捡了个阴凉地儿,向移动兜售零嘴儿的小男孩买了一小截甘蔗,颇有闲情逸致地坐在木头围栏上看热闹。


基本确定了明楼救下医疗队的目的并非这位专家院长,但却不妨碍阿诚临时对他起了兴趣,向他这样干着高危工作的人,多认识几个医生总没坏事。不过这位凌院长一看就是和平时代里出身象牙的家伙,或许手术刀用得非常漂亮,却与这个世界不为人知的一面格格不入,就好比脚下这片充斥着疾病和灾难的土地。


阿诚嘎嘣嘎嘣地啃着甘蔗皮,眼睁睁地瞅着几个小黑孩儿借打闹推搡的动作,神不知鬼不觉地摸走了院长大人的钱包和证件。好吧,神知不知道不重要,总之,正聚精会神地盯着摊主展示拍卖物品的男人是半点没有察觉。


“啊,也不知道是谁派他到这地方来的,多大仇?”阿诚事不关己地摇了摇头,并没有出手干预,仍旧姿态悠然地等着看戏。


彼时摊主手中的物件已经叫到了四万先令,凌远眯了眯眼睛,随即举起手叫道,“五万。”


五万先令相当于五百左右的美金,在摊主看来也算是不小的一笔进账,黝黑的皮肤衬得大大笑容里的牙齿白得发亮。凌远一边往前走一边伸手往怀里摸,当即脸色就变了。


没错过他面上丝毫表情的阿诚没忍住噗嗤一乐,见凌远半天不过来给钱的摊主似乎也明白了什么,立马收起了先前的客套,冲身后招了招手,几个人高马大的Agĩkũyũ族人缓缓朝凌远围了过去,场面一时有些难看起来。


凌远这时候也回过味儿来,想必他的钱包是被人偷了,就是不知道这里流不流行先打个白条什么的?他倒是可以打电话让医疗队的人送钱过来——尽管凌院长对自己的这个想法也并不觉得十分靠谱……


就在黑人准备伸手去抓凌远的衣领的时候,一只手横插了进来,将人稳稳地拦下,食指和中指之间,夹着几张绿色的纸币。


没有人会和美元过不去。


“你是之前的……”凌远对这个突然冒出来解围的年轻人有些印象,毕竟两人下午的时候才照过面,即便并没有交谈。


“虽说不是初次见面,一直没有机会自我介绍,我叫阿诚,是个,嗯,自由职业者。”一手打着石膏,一手拿着东西,阿诚实在没有办法向明楼那样伸出“绅士之手”,只能退而求其次地笑着点点头,算是招呼;摊主向来只认出钱的老板,因而收了绿票子后,东西自然也就交到了阿诚手上。


那是一把象牙雕的弯刀,以阿诚的专业眼光来衡量的话,杀伤力基本为零,丝毫没有作为武器的存在价值,充其量也就是个装饰品,哦,你看,刀柄还雕着个狮子头。


“真是人不可貌相,凌院长看起来如此严谨的一位医者,也会喜欢这么狂野的物件儿。”阿诚说话随性,半点不觉得对刚相识的人如此调侃会不会显得不够礼貌——他可不像明楼家大业大,一身的偶像包袱。


好在凌远也没太计较,只是觉得眼前的人自来熟得厉害,“是送给一个朋友的。”


现在女孩子喜欢的东西也是愈发得有个性了。说是一个朋友,阿诚在心里却自动对其性别做了判断。


“钱我会还给你,只是眼下不太方便——”凌远从口袋里掏出纸笔,打算将自己的联络方式留给阿诚,一边写就听对方道,“被偷了嘛。”


“你知道?”听口气怎么好像是他亲眼见到了似的。


“我看见了啊!”阿诚答得理直气壮,见凌远握着笔的手明显一顿,忙挺起腰杆,抬起手指了指自己的左臂,“这人生地不熟的,你不会指望一个伤患充英雄吧?还是说,凌院长你其实是打架高手?”


那意思就是说,我虽然眼睁睁地看着你被偷无能为力——好歹这是人家部族的地盘,惹毛了他们谁都没有好果子吃——但事后借你点钱花总还是做得到的。


凌远被噎个够呛,合着之前举着火箭筒狂轰滥炸的家伙和你不是一伙的?这会儿倒想起来自己是伤患了……挑了挑眉,院长大人索性把写到一半的纸条团成一团,直接拽过阿诚打着石膏的手臂,大笔一挥,在上头写下一连串号码,还附送了一个龙飞凤舞般的签名。


阿诚眼角一抽,蓦地发觉有点肝疼。他之前严防死守明台那小子妄图在他手臂上画鬼画符的险恶用心,结果居然在这位看起来战斗力全无的院长身上功亏一篑,果然还是太松懈了啊……


做好人怎么就这么难,阿诚有些泄气地拍了拍脑袋,罢了,“凌院长,电话借我用一下。”


在进入兵工厂之前,阿诚的电话就被收走了。按规定,任何未登记的电子设备都不能随身携带,实际上就是防止各种形式的信息泄露,阿诚对此非常配合,并且在离开前工作人员也及时地将手机送了回来。


不过,是不是“完璧归赵”就不得而知了。


说到底,阿诚和明楼互相都不信任对方,就算明楼没有主动开口,也难保他的下属不趁此机会在他的电话里做什么手脚。


他可不想稀里糊涂地着了道,因而借口给飞流买东西独自留了下来,就是打算找个公共电话使。


谁知电话没瞅见,却让他意外碰上了凌远。


比起当地的公共电话,凌远的私人手机显然更适合瞒天过海。


“阿诚哥?你这是在肯尼亚?”信号一进来,飞流的自动识别系统便自动追踪到了阿诚的所在地,当初意大利一别阿诚除了报个平安,两人就再没见过面;以他的能力飞流倒也不需要操心,只是好端端的怎么跑到非洲那鸟不拉屎的地儿去了?


“唔,回头再和你细说,帮我接一条安全的线路。”


飞流那面应了一声,没过两分钟,耳边便响起了不同于一般通讯网络的电子提示音。


阿诚飞快地按了一串数字,在安全线路里,它们的通话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哪位?”电话那头的声音懒洋洋的,很容易让人想起夏威夷午后的海风。

“来自东非大草原的问候。”

 

*

“你说军用无人机?还真像是明家能拿的出的手笔。”荣石坐在加长版的黑色林肯中,手里拿着一杯金色的威士忌,语气不知是嘲讽还是感慨,“杜见锋这家伙简直走了狗屎运。”


“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他到底怎么着了,引得你们一个个的都赶着去巴结?”又碰见卖甘蔗的小男孩,阿诚心血来潮,塞了些钱给他,指了指不远处的凌远,小男孩乖巧地点点头,啪嗒啪嗒地跑了过去。


“他是没怎么着,他的手下挖出了一座金矿。”


TBC

想不到章节名,所以这一章命名为(下)。——by暴露智商的狍子

评论 ( 18 )
热度 ( 156 )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