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现代AU强强】三面夏娃15

15  No.201


“不能让明楼和杜见锋这单子买卖做成。”电话那头传来的话语,仿佛掷地有声。


“为什么?他可是有一整座金矿呀,”阿诚面带微笑地看着小男孩指挥着几个大人将成捆的甘蔗往凌远的后备箱里塞,“依我看,单凭明家自己也吃不下这么一大块肥肉吧。”


“你不了解那个疯子,”荣石用手捏了捏鼻梁,语气颇为无奈道,“他才不管有多少人盯着他的金子,最好所有想分一杯羹的人都打得头破血流才痛快,他最后只会和一家合作。”


“听起来好像还挺仗义?”阿诚挑眉道。


“我看他就是怕麻烦而已。”荣石不以为然道。


“所以,你是要我破坏他们的交易?”


“这次的见面地点恐怕只有明楼和杜见锋知晓,我的人打探不到,没办法事先布置。”


“荣老板还真看起我,你的人都打探不到,难道我就可以了?”


“至少我的人还没混到明楼身边去。”


啧啧,阿诚砸了砸嘴,想想那一千五百万的人情呀,总归是拿人手短。


“唔,聊完了?”荣石的电话一挂,飞流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小家伙不知道在吃什么零嘴吱嘎作响。


瞅着凌远连比划带解释的同小贩们表达他压根没有买过甘蔗不要再往他车里搬了却徒劳无功——阿诚的心情总算没那么阴郁了,果然建立在别人痛苦上的快乐格外酸爽。


“这两天记得签收一下国际快递,我给你买了纪念品。”灵光一闪,阿诚忽然就决定了要把这个借口坐实的礼物。


以至于一个星期之后,飞流开门签字接收“货物”的时候,不得不忍受送货员充满打量的目光。


好像在看一个反社会人格的危险家伙。

明明他的身份已经够敏感了吧!


精致的兽笼里,关着一只幼年的狮子。


如果阿诚在场的话,飞流心想,虽然武力值比不过,他总有办法让他进不了门!带着这劳什子的野兽一起!


当然,愿望总是美好的,飞流深吸了几口气——看在“指挥部”的份上——任命地打开键盘,难得登陆了未加密的大众互联网络,搜索起了狮子的饲养方法。

 

结束了与飞流的通话,阿诚正抬脚准备向凌远走去,忽然手里的电话再次震动了起来。


阿诚有些好奇,在他使用的这段时间,一直有外部来电进入的提示,孜孜不倦,仿佛主人不接电话就不罢休一样。阿诚翻过来一看,呵,居然还有头像,那是一张挺年轻的脸,穿着一件深蓝色的衬衣,半卷着袖子,笑起来眉目柔和。

李熏然。


在凌远就要翻脸之前,阿诚堆起笑小跑过去,将手机往凌远手里一塞,不等院长大人发飙便抢先拍胸脯道:“刀的钱就不用还了,毕竟国际长途挺贵的,那些甘蔗就当是额外的谢礼,我亲自尝过,非常甜!”


夏娃想要脚底抹油开溜的话,肝胆专家凌院长总是无可奈何的,望着一后备箱枝楞八翘的甘蔗杆子,凌远实在是哭笑不得。


“铃——”

扫了一眼来电提示的头像,凌远一边按下了通话键,一边放弃般地拉开了驾驶位的车门。

“李警官,是我,我没事。”

 

*

阿诚回到兵工厂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大半,没等他找些吃的填填肚子呢,就听说明家的私人飞机等候多时。明楼甚至没有下来,就直接让人把阿诚叫了去。


“吃过了么?没有的话不妨陪我一起吃点。”客舱内只有明楼一人,便携式餐桌上摆放着几样清淡的食物,还有茶和酒。


看来有钱人忙起来也是要在飞机上解决三餐的嘛,阿诚不无酸葡萄的心理想到,不过这并不耽误他欣然坐在明楼对面,还得寸进尺道:“我可以自己点菜么?”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虽然他没有私人飞机,但他知道私人飞机一定会配厨子。


“明台呢,没和你一起回来?”阿诚戳了块火龙果放在嘴里边嚼边问道。


“有一笔要紧的生意要谈,他们先去准备了。”明楼翻着手里的资料册,一副仍旧在工作的样子,只喝茶。


“不知是哪路神仙面子这么大,明老板这是连饭都顾不上好好吃了。”尽管桌上肉食少得可怜,阿诚却不想委屈了自己的胃,毫不客气地抓起叉子开动。


“杜见锋。”明楼端着茶杯,蒸腾的水汽模糊了一小片轮廓,语气并不显得多么重视,甚至连眼睛都没有抬一下。


“咳唔——”阿诚险些把自己给噎着,明楼听得他的动静这才放下手中的东西看过来,目光带着若有若无的探寻之意,阿诚猛地灌了口酒,鬼扯道,“啊抱歉,鱼刺卡住了——咳咳咳!”


且不说深海鱼本就少刺,厨师选用的理应是最为安全的鱼腩部位净肉,阿诚那略显浮夸的演技明楼瞧着有趣,见他手忙脚乱地折腾自己便也没有多说什么。


“明先生还真是交际广泛。”顺过气后,阿诚煞有介事地补充了一句。


阿诚会对这个名字感到意外并不难理解。杜见锋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比王天风有过之而无不及,偏偏这样一个人坐拥着南美最大的武装力量,行事全凭个人喜好,连政府都要对他客气三分,更有传言说他还暗中资助了欧洲的恐怖势力。


与这样的人打交道无异于在刀尖上舔血,一个不小心就要把自己也赔进去。


所以说,钱有时候也不是那么好挣的。


阿诚倒是希望明楼往正常的方向去理解他的反应。毕竟,他都还没琢磨出来要怎么才能紧抱明楼的大腿跟去交易现场继而搅和黄了人家的生意呢,明大老板倒自己把机会送上门来了。


还真是刚想睡觉就有人递枕头啊……如此一来的话,就看飞流那面给不给力了。

 

*

在公海上开赌船的不止一家,但做得最风生水起的一定是No.201.

船籍国为哥伦比亚,实际上受控于杜见锋。


明楼的私人飞机降落在离201号所在的海域最近的一处岛屿,明台已经率先一步到达做准备,见到跟在明楼身后走出来的阿诚,明小少爷颇为意外地挑了挑眉,一把拽过自家大哥,压低声音道:“大哥,你该不是还想带着他去见杜见锋吧?”


“怎么,有问题?”明楼抬手扶了扶镜框,不以为意地答道。


“怎么看都有问题!他可是夏娃啊,你就不怕回头他把我们卖了?”明台眯了眯眼,依旧对阿诚这个人抱以严重的戒备之心。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我把他带在身边,自然有我的打算,你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明楼拍了拍自家小弟的肩膀,一副不愿多谈的模样;随即先一步往快艇的停泊口走去,似乎是瞧见阿诚穿得有些单薄,又停下来吩咐人拿了件长风衣外套送去。


于曼丽见明台还是一脸不忿的样子,眼珠一转便猜到大概,几步凑上前打趣道:“你也省省吧,拆散人家姻缘可是要遭驴踢的。”


“不会吧,你也觉得他俩有一腿?”明小少爷显然关心错了重点,以至于愈发得感到整个世界都不好了。


一行人乘坐着三艘快艇,朝201号疾行而去。比起一般的豪华游艇,201号的吨位显然要秀气不少,外观也相当迷惑人,若不是事先之情的话压根看不出深浅。


船尾站着佣兵打扮的一队人,将明楼等人接上来之后,领头的打开了一只黑色的密封袋,意思很明显,上船的人不得私带任何通讯设备和武器。


眼瞅着对方一个个荷枪实弹的德行,阿诚撇了撇嘴,还真是双重标准呐。


上缴了枪械还不够,几名佣兵又拿出手持探测器来。


“大家都这么熟了,要不要还搞这些啊?”明台一边张开手面对来人,一边真真假假地抱怨道;实际上,他也只不过是第二次来到杜见锋的船而已。


“若是寻常权贵也就罢了,明家的身份可容不得咱们不细致。”可别忘了,明家是干什么出身的。随着声音从楼梯上走下来一人,一身墨绿色的丛林作战服,瘦高的身形,细长的眼睛。


“那你怎么不去查我大哥呢?就知道欺负我们小的。”明台撇撇嘴,他之前同明楼来的时候见过这个人,杜见锋的参谋官——左膀右臂一般的人物——姓毛。


“明先生是什么身份,旅座相信他不会干出什么有失体面的事儿。”毛参谋笑嘻嘻地接道,口气不知是恭维还是暗讽明台年轻易冲动。


“哼。”明小少爷撇了撇嘴,忍下这一口气,犯不上在外人面前拆自家大哥的台;而一旁的于曼丽却遇上了检测器报警。


“这位小姐,还请您配合,让兄弟们上手可就不那么合适了吧。”见于曼丽生得美艳,这帮兵痞子们的口气里不由带上了些许调戏。


于曼丽嗤笑了一声,她身上的确没有带枪,可枪并不是唯一的防身工具,不是么?不过好歹在人家的地盘,于曼丽看了眼明楼,后者冲她点了点头,于曼丽这才慢条斯理地摘下银色的丝绒手套,撩开风衣下摆,露出一截白皙的大腿,仿佛故意似的让手指缓缓往上移动,看得那佣兵两眼发直,倏尔之间“刷——”的一声,后者只觉眼前一阵劲风,锋利的器物堪堪擦着鼻尖儿掠过去,别说什么色心都没了,他差点忍不住就要拔枪!


好在毛参谋快他一步将武器按了下去,再定睛一瞧,原来是三把通体漆黑的军刺,正夹在于曼丽的指间,衬得她的肌肤更是莹白如雪。


“有贼心没贼胆。”于曼丽冷笑一声,将军刺一齐甩进了密封袋,拍了拍手,踩着高跟鞋径直越过他们站到了明楼身后。


“瞧你那怂样儿!”毛参谋也是恨铁不成钢地给了那佣兵蛋子一肘子。不过再怎么说,这种小打小闹双方都不会特别放在心上,两家毕竟都还有更大的生意要谈。


与朴素的外表大相径庭的是,赌船内部充斥着光鲜亮丽的客人们,如果你对名流圈多少能混个脸熟的话,在这里总能瞧见几个叫得上名字的面孔,他们属于各国政要、财团高管、甚至是大牌明星。在这里,大家同坐一条船,对彼此的身份有着心照不宣的默契,无需担忧这里发生的一切会被不相干的外人知晓,因而愈发得放纵无度。


衣着暴露的女性侍应生端着五光十色的液体,游刃有余地穿梭于衣香鬓影之间,为有需要的客人们提供着应有尽有的一切物品:酒精、烟草、美色,或者白粉和药丸。


这里是名副其实的欢场,海上的销金窟。


除了明台和于曼丽之外,其他的明氏属下都被留在了底层,阿诚见状非常识时务地也往后退了一步,侧身指了指身后的赌场道:“你们的正事儿我就不掺和了,正好最近手痒,明先生应该不介意我去玩两把过过瘾?”


“去吧。”明楼答应得随意,却又特地转过来同毛参谋交代道,“他的开销,全都记在我的账上。”


“明先生太客气了。”毛参谋一面应道,一面不着痕迹地打量了阿诚几下,眼中意味不明。


经由特别通道,明楼等人被直接带到了位于顶层的船舱,那里是一个突出的高台,天气晴好的日子里有着绝佳的视野——杜见锋的专属会客室。


“旅座,人带到了。”


“哟,明老板,别来无恙啊——”素白的衬衫下摆扎在迷彩的军服裤子里,黑色的单兵作战靴,挽起的袖口露出健壮的古铜色小臂,干净利落的短发,如鹰隼一般锐利的眼眸。

这样的男人,骨子里,似有狼性。


“托福。”明楼颔首示意,举止自持而优雅。

 

*

与此同时,平静的海面上又一艘快艇正向着赌船的方向急速驶来,翻起一大片白色的水浪。


TBC

这次的日更,持续了四天,觉得自己棒棒哒(泥滚


评论 ( 23 )
热度 ( 165 )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