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主楼诚,可能还有些其他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现代AU强强】三面夏娃21

21 海神的坟场


阿诚被叫醒的方式谈不上友善,高压水枪喷射出大股冰冷的水柱,直刺面目,仿佛生生挨了一计重量级的直拳。


“顶级的神经类药物,还没投入市场呢倒是都用在我身上了,”阿诚抬起手抹了把脸,甩甩脑袋,“早晚有一天得被他玩成植物人。”


“愣着干什么,赶紧把衣服脱了,别耽误大家的时间。”身穿制服的男人胳膊下夹着高压水管,见阿诚在原地发呆,作势就要再来一轮打击。


没吃过猪肉怎么也见过猪跑,阿诚虽然鲜少有牢狱之灾,却也不难明白眼前的形势。手铐已经被事先解开了,阿诚耸了耸肩,相当配合地开始松扣子。


或许是男性的裸体瞧得多了,拿水管的狱警面无表情,开关阀门的手指没有丝毫人性可言,仿佛屠宰场里麻木不仁的屠夫。


“难得有个干净的家伙,倒是可以叫医疗室省点事儿了。”另一个坐在不远处的家伙语气轻快地开口道,耳朵上别着一支黑色的签字笔,看起来不过二十四五岁的模样。


洗个“痛快”之后,顺着年轻狱警的手势,阿诚走过了一道两米左右高的“门”,类似安检时都会通过的那种——这在一般监狱里还真是不多见。


“一切都是为了隐秘性考虑,毕竟我们可是很低调的。”年轻狱警冲阿诚露出一个称得上和善的笑容,却在仪器发出一连串细密的警报声响之后微微皱起了眉,他操纵着鼠标的滚轮,将电脑屏幕上阿诚的人体影像图放大了几倍,在他左胸口的位置,有一小片暗色的物体,想必就是触发警报的罪魁祸首,只是看形状的话——


“圣母在上,你的心脏里竟然有一颗子弹?你还能呼吸可真是个奇迹!”年轻狱警张大了嘴巴,大有恨不得当场剖开阿诚胸膛的架势。


“如果你想把那玩意儿拿出来,那我就真的离死不远了。”

 

*

换上深蓝色的囚服,捧着零星的生活用品,跟着年轻的狱警走过一条长长的走廊,阿诚不着痕迹地环视了一圈,破旧的水泥地板,斑驳的黄褐色墙壁,阴冷潮湿的空气,闪动着红色光点的监控镜头:这里没有自由。


一道颇有现代设计感的金属色厚重门板与周遭老旧的场景显得格格不入,年轻的狱警似乎用了很大的劲儿才扭开圆形的控制盘——从他手背和额头迸出的青筋来看,或许他其实并没有达到一个合格狱警所需要的体格?


“之前一直忘了说,欢迎来到‘海神的坟场’。”


年轻的狱警依旧是笑嘻嘻的面容,可不知为何,阿诚总有种极端的不适感,他上前走了两步,探头向门口一看——


这已经不是能够用“倒吸一口凉气”来形容的场景,此时此刻,阿诚真的连生吞了荣石的心都有了。同样是一个个单独的囚室,没有泛着紫红色铁锈的围栏,取而代之的是一面面透明的玻璃——用脚趾头也知道那不会是普通的经不起一个壮汉一拳的货色。或许是没有到自由活动的时间,囚犯们都还被限制在自己的牢笼里,几个眼尖的家伙瞧见了新来的“同伴”,做出猛烈敲打玻璃门的动作,嘴里似乎还在叫嚣着些什么,但这统统都无法传达到阿诚的耳朵里——由于玻璃门的存在,那些虚张声势的张牙舞爪尽管看起来滑稽透顶,却实在不得不被这庞大空间里无声的静默压抑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被剥夺了声音的空间,的确应该被称之为“坟场”。


顺着楼梯走到下层,阿诚这才发现囚室的排列也非常奇怪,似乎遵循着从高到低的规律,越往上面的囚室空间越大,囚室与囚室之间全部填充着那种金属色的建筑材料,让人想起那些政府不为人知的项目实验室。


楼梯的正下方放着一张纯白的桌子,桌子上搁着一个白色的塑料箱子,顶部开了一个圆形的孔洞,像是那种大选时平民的投票箱。


“那么,终于到了激动人心的时刻,”年轻的狱警按下了肩膀上类似对讲机一类的装置的某个开关,缓缓裂开嘴公布道,“新人的‘初夜’权归属。”


阿诚本能地感觉到一阵暗涌的骚动,透过空气密密匝匝地传递到他身边,仿佛整个空间变成了某种能够产生回声的立体构造,将那些暴虐的恶意煽动得肆无忌惮。


再回头的时候,大多数囚室的门口都出现了绰绰的人影,他们的面容并不真切,却往往不怀好意,仿佛姗姗来迟的看客,只待一场好戏的幕布徐徐开启。


阿诚抽了抽嘴角,这一点倒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


入狱的第一晚,对于囚徒来说无疑是最值得纪念的,很多人可能熬不过这第一晚,哪怕侥幸熬过了,也有至少半数的几率是更加可怕的噩梦的开始。


这就是“初夜守则”。

上帝已死,人间即是炼狱。


只是比起其他监狱新犯人毫无选择权的立场来说,在“坟场”,你可以随机抽取初夜同睡的对象——将命运交给魔鬼,亲手选择一条路来堕落。


说不好这是更仁慈还是更残忍。


GY758393.

看清编号的那一刻,阿诚明显感觉到年轻狱警的脸色垮了下来,或许这对他来说是个好消息也说不定?


“幸运的新人,这家伙是个阳痿。”年轻的狱警一把勾住阿诚的脖子,凑在他耳边轻声说道。虽然他声音不大,但肩膀上的装置似乎直接连接着各个囚室内的扩音器,以至于众多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犯人们都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紧接着,位于高处的一整扇玻璃门一点点升了起来。


“来吧,去见见你的室友。”就着揽住阿诚肩膀的姿势,年轻的狱警径直将人从中部的另一座楼梯带到了第三层。


“要好好和大家相处哦!”将阿诚送进了囚室,年轻狱警眯起眼睛最后说道,“以及,记住我的名字——”


彼时,玻璃门已经再次落回了远处,阿诚只来得及分辨些许他的口型。

Tri….ton?


“Triton,海神波塞冬的信使,也是他的儿子。”

从上方床板传来一把声音,听起来极度困倦。


见对方背对着他全无起身的意思,阿诚也没接话,将一干物件儿往下面的床铺上一丢,囚室布置得非常简单,大面积的白色让人神经紧绷,墙壁是用特殊材料制作的气垫结构,极大程度上防止了意外伤亡,同样的,这里也找不到什么可以拿来当凶器的家伙。


阿诚伸出指关节敲了敲巨大的玻璃门,回响低沉,你很难想象一座监狱——哪怕它隶属国际刑警——会将大把的欧元花费在每一间囚室的门上。


就好像是在建造一个目的不明的人工蜂巢。


这还真不是什么有趣的比喻,阿诚暗自琢磨着,这种级别的防御措施,他真的能把那个什么谢晗带出去么?该不会是荣石看他不顺眼故意打击报复吧……


下午五点五十分的时候,穿着制服的狱警们出现在大厅的空地上,还有一些穿着便服的工作人员,他们搬来一些长条的白色桌椅,仿照着圣餐堂的样子一一码好。


晚餐时间。


玻璃门于六点整的时候准时开启,阿诚总算是看清了自己室友的长相。


个子不高的亚洲男子,一头乱七八糟的短发,耷拉着眼睛仿佛从来没睡醒似的。


“童路,机械师。”

“阿诚,”想了想,又接道,“普通人。”


童路嗤笑了一声,“普通人可是进不了‘坟场’的。”却也没多说什么,打着哈欠往外走去,很快便淹没在了人流中。其他的囚犯则没那么客气,且不说那些糟糕的眼神,阿诚在走下楼的短短功夫里,后腰和屁股就被无耻地偷袭了好几下。


“想想你是来干嘛的吧。”阿诚在心里不住地告诫自己道,因为无意义的打架斗殴而被关禁闭简直就是浪费时间。


“年轻人,有点耐心。至少今天晚上你是安全的。”童路不知道什么时候端着餐盘站在了他旁边,嘴里叼着一盒蓝莓口味的酸奶。


“什么意思?”阿诚挑眉问道。


“字面的意思,你的‘初夜权’属于我。”童路伸出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尖儿,见对方毫不掩饰一脸纠结的表情,才又摆手道,“不要摆出那种脸啊,我又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我是虔诚的天主教徒。”


可众所周知,同性恋的神父不要太多。


“你刚才说‘至少今天晚上’——”两人挑了处角落的桌子坐定,阿诚又挑起话头。


童路弯了弯嘴角,似乎颇为满意阿诚的敏锐,舀了一勺饭放在嘴里,“就是说,下一次玻璃门开启之后,命运女神将重新洗牌。如果不想被折腾得很惨的话,我建议你最好主动找个靠山。”


“唔,看来‘坟场’的‘传统’和一般监狱也没什么区别,”阿诚慢条斯理的吃着自己的那份食物,别说‘坟场’的伙食倒没有想象中的难以下咽,“聚众斗殴的话,禁闭几天?”


倘若说什么也没有办法回避动手的话,至少要把惩罚减少到最低限度,被老板硬塞了一碗牢饭已经够倒霉了,阿诚可不想再招惹什么无妄之灾。


“禁闭?放心,‘坟场’并没有那种东西,”童路鼓着腮帮子摇了摇头,一本正经地解释道,“打架是不被提倡的,杀人更是如此,狱长更希望你们把过剩的精力用在别的地方。”


阿诚刚想开口细问,目及所处总算是发现了此行的目标,便生生改变了话题。


“那边那个,是什么人?”阿诚用勺子指了指他们斜后方的一张桌子,临时搭建的“食堂”容纳上百人的囚犯显得拥挤不堪,大家几乎是胳膊肘挨着胳膊肘地坐在一起,因而独自占了大半张桌子的男人自然尤为扎眼。


“好眼光,但算不上什么好选择。”童路一手摸着下巴,神秘兮兮地低声道,“鲜花食人魔,那家伙他是吃人的。”


 *

一阵类似巨轮起航时的汽笛轰鸣声在头顶骤然响起,囚犯们迅速地端起食盘走向了回收点,就连那些还没有吃完的家伙动作都一致得迅速,仿佛接下来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发生一般。


几分钟的功夫,除了空气里尚残余的食物味道,大厅里已然找不到任何食物的痕迹,原本供应晚餐的大型容器换上了几台黑色的笔记本电脑,就连工作人员的脸也换了一批。


人群中开始了大大小小的骚动,三两成群地推搡着挤到电脑跟前,嘴里大声叫唤着,哪怕有挥舞着电棍在一旁震慑的狱警也丝毫阻碍不住那种极度的狂热。


阿诚仔细辨别了一番,似乎都是些几十分,几百分的押注,还有一些类似绰号的人名。


食人魔也是其中之一。


说到这,此刻大厅里已然寻不到谢晗的踪影,童路也是。


就在阿诚觉得一脑门子雾水的时候,一条胳膊忽然挂了上来,阿诚心下一凛,他竟然毫无察觉。


一侧头,一名金发的男子正颇有兴味地瞧着他,细长的眉眼有种惊人的美。


“别紧张,新来的小可爱,你很幸运,正好赶上‘坟场’最精彩的游戏时间——”


男人的声音粘稠而滑腻,让人本能地从皮肤上泛起一小层不适的颗粒,仿佛某种隐匿于黑暗中的冷血动物的舌尖。


随着正前方半空中降下巨大的四方屏幕,周遭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尖叫呼喊,好比一场暴徒的野蛮朝圣。


打击感极强的背景节奏充斥着整个囚室区域,海浪一般四散后急速地聚拢。


一行鲜血淋淋的标题。

WELCOME TO DEATH RACE!!

死亡赛车。


TBC

tips:这一卷的故事,变态齐聚,可能会出现血腥、暴力等细节描写……如果对此有不适请一定注意。

部分游戏设定会借鉴电影作品,一切荣耀属于郭达叔(等等

看不太明白的不要担心,毕竟只是开头,燃点还在后头。

#歇了太久我需要重口味调剂一下自己#

评论 ( 19 )
热度 ( 165 )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