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现代AU强强】三面夏娃22

22 积分制度


全程150只监控摄像头进行的实况转播。


为期三天的死亡赛车游戏,每一天的赛程相同,均为环绕“坟场”外围的不规则赛道跑上三圈,最后一天的第一名将会获得200分的积分奖励。


观众为了寻求刺激付费收看转播、赌场则为每一位参赛选手都计算好了赔率供大佬们下注、而以命相搏的赛车手们,唯一的奖励却只有积分。


或许,你无法奢求社会能回馈这些犯罪分子更多东西。


“可不要小看这些积分,在‘坟场’里,这可是比香烟和毒品更珍贵的东西。”自称J的金发男子好整以暇地翘起腿,伸出一根手指在阿诚眼前晃道,“更何况,狱长大人金口玉言,最先赚取五千积分的家伙,就可以换取一张准予释放的通知书。”


“五千分?连胜二十五场?真是苛刻的条件。”阿诚耸了耸肩,死亡率如此之高的“游戏”,想要通关的可能简直微乎其微。


“所以除了每一次比赛的排位名次,当然还有其他的bonus(加分规则)。”说着,J指了指大屏幕,摄像头正好捕捉到一辆改装牧马人启动了车顶搭载的俄罗斯 RPG-7火箭筒,跑在它前一位的那辆可怜的改装捷豹瞬间葬身火海,牧马人甚至没有避开被炸裂的燃烧零件,径直从火场中央贯穿而出!


“杀死任何一名对手,积分50.”J的声音近乎淹没在为牧马人欢呼的人潮中——这根本不是什么竞技类的赛车比赛,而是一场活生生的杀戮盛宴。


“我打赌INTERPOL并不知道‘坟场’私底下还做这样的买卖。”阿诚不着痕迹地套话道,谁知J听了大笑不止,“果然这种天真最让人感到愉悦,”双手交叉放在后脑,J调整了一个姿势,向阿诚解释道,“INTERPOL本部常年入不敷出,哪里还有多余的欧元维持一个重刑监狱的开销,这里——”J用手指向下画了几个圈,“全部属于狱长的私人财产。”


整座监狱,包括狱警、工作人员和囚犯,全部属于三叉戟的海神——波塞冬。


难怪一个监狱会被改造成这个样子:一般意义上的场地设施被严重压缩,你找不到单独的食堂、工作间甚至禁闭室,除了囚室所在的α区,全部的空间都被征用为DEATH RACE服务。


一辆79年款的Pontiac(庞蒂克)着了前车防御性滑油的道儿,方向盘顿时失了准头,更倒霉的是后面紧跟着驶来一辆超大马力的CHEK(切诺基)吉普,重重地顶上了Pontiac的车尾,高速行驶产生的惯性牵引力将打着转儿的车子“轰——”地带离了赛道,继而“嘭——”的撞上了道边的金属起重机主架,整个车头瞬间被挤压到报废,黑人车手艰难地从变形的车门缝隙中爬了出来——而他的导航员则没那么幸运。


车手踉跄着走到已经空无一人的车道中央,顺着车道便能找到自己的机械师寻求帮助。然而,一计低沉的发动机轰鸣驱散了前方的防御性武器造成的黑雾,有一辆车子竟然干冒着落后的风险一直停在原地没有离去!


带着头盔的黑人车手看不清楚表情,但显而易见的凌乱的步伐预示着即将到来的一场毫无悬念的逃亡。


近五千磅的车身高速碾压过人体绝对称不上什么令人舒服的画面,仿佛一只被压瘪的半空酸奶盒,崩裂出一整片红白的器官残渣。监控镜头随着改装车干脆地绝尘而去迅速切换了画面,没有留给地上的尸体哪怕多余一秒的怜悯。


α区,坐在前排某个戴着眼镜书呆子似的家伙受惊般得缩紧了身子,不敢再看;而更多的人,则被带入到某种肾上腺素营造的亢奋幻觉中,妄想着摧毁一切。


阿诚无意识地攥了攥指尖,J察觉到他这个微小的动作,嘴角的笑意愈发张扬。


“来做我的导航员如何?”

你,其实也在渴望着加入这场名正言顺的“狩猎”吧?

因为这一刻,胸腔里跳动着的,并不是我们的心脏,而是本能。

雄性的征服本能。

在没有法律和道德约束的荒野,人类未曾完全退化的兽性如野火燎原。


“虽然奖励很诱惑人,但我还不想拿自己的小命胡闹。”尽管谢绝了J的邀请,却并不代表阿诚没有动心,正相反,他想到了一个绝佳的接近目标人物的理由。


LAP3结束的时候,赛道上仅剩三辆改装车,存活率仅有百分之三十。


OGRE(食人魔)排在第二位。


而后α区域正中央的纯白四方柱的每一个侧面——保证每一个囚犯都能够从自己的囚室里看得到的地方——“唰——”得同时亮起了猩红的“坟场”总积分榜。


OGRE稳坐第一。

J紧随其后。

 

“如果你改变主意了,我的Gurkha(*福特重型SUV)随时欢迎你。”

 

*

“我劝你最好还是打消这个疯狂的念头。”童路回到囚室的时候已经接近十点钟,作为DEATH RACE赛车的专属机械师,他要比其他囚犯们多一些自由的时间和行动范围,有比赛的时候甚至可以大半天都不在α区。


不过DEATH RACE的赛车保养显然不是什么轻松的活儿,改装得再坚挺的车子在经历过每一场噩梦般的比赛下来都惨不忍睹,与其说一点点修补不如直接回笼重造。


洗过澡爬上床挺尸的时候,人是最为懈怠的,因而童路压根没经过大脑思考直截了当地给出了回应。


“哪里疯狂了?他总不至于在比赛中途吃了我吧,”阿诚就着上层床铺的栏杆做着引体向上,一面同童路搭话道,“好歹是积分榜的第一名,跟着他总能捞到些好处吧。”


就像之前所说,“坟场”中流通的“货币”就是积分,除了比赛需要用到的改装器具,平时的非必须生活补给品——比如香烟、避孕套甚至毒品,通通可以凭借积分进行兑换。


一个高积分的、懂得分享的家伙无疑在“坟场”中会吸引大量的拥趸。


只可惜,食人魔谢晗并不是这类人。


谢晗被送来“坟场”的时间并不久,参加DEATH RACE的次数也屈指可数,可这个人每一场比赛都会赚得盆满钵满。


和一般囚犯目标排位第一名的200积分不同,谢晗从一开始赛车,打的主意就是杀死对手的50分。他并不在乎自己每一圈的排位,只是单纯地享受着肆无忌惮的杀戮游戏。


阿诚不得不承认,这样的人,也许更加适合这个残酷的生存游戏,想到得到胜利并不是存活到终点的最大动力,“想要活下去”才是。


“关于积分还有一个特殊规则,”童路索性撑起身体盘坐在床面上,拄着膝盖向阿诚说明道,“仅针对积分榜榜首的家伙——任何一个在DEATH RACE中有效杀死的积分榜首的车手,将完全继承榜首的全部积分。”


阿诚一口气岔在嗓子眼里,生生摔了下去。


“咳咳——咳,这么阴险的规则到底是谁想出来的?”如果说在获得积分面前大家是平等的竞争关系,那么一旦有人领先(哪怕仅仅是一分),就会瞬间成为全“坟场”车手的攻击目标,毕竟杀死一个车手获得50积分和获得对方的全部积分有着本质的区别。


毫不夸张的说,这是一条快速积累分数的捷径。

而与之形成悖论的,这也是一条有效阻止积分逼近五千的阳谋。

距离五千分越接近,相应的,在DEATH RACE中的死亡几率就越大。


一纸准予释放的同意书,甚至不用动用“坟场”的任何“官方”力量,仅凭操纵人类的私欲让囚犯们自相残杀,便可将本是他们自己的希望一圈圈无情地碾碎。


迄今为止,成功拿到五千积分的人数,为零。


“还能有谁,”童路阴阳怪气地回答道,“当然是我们伟大的狱长,三叉戟的海神大人。”示意阿诚递给他一杯水,满满地灌上一大口,叹道,“且不说现在谢晗所处的位置就相当于一个移动的人体活靶,OGRE导航员的死亡率你知道是多少么?”


阿诚无声地挑了挑眉。


“100 percent.”

百分之百。


“你还觉得他不至于在赛道上突然咬你一口?”

 

*

尽管无论是“谢晗”还是“谢晗的导航员”都如同定时炸弹一般的存在,阿诚也不得不一手捂着后腰,步履蹒跚着踏上了第四层的囚室。


“初夜”已过,童路丝毫没有表示出要罩着他的意思,因而别有用心的家伙便按捺不住了。并没有隐藏实力的必要,或许谢晗还会因为他的身手不错而额外加分不是?就在阿诚长腿一扫,矮身撂倒第四名高大的白人男囚的时候,狱警才姗姗来迟出面调解,年轻的Triton依旧笑意满满,却在走到阿诚身旁迅雷不及掩耳地给了他一棍——这绝不是常规的电流强度,阿诚登时右腿一软,直接单膝跪了下去。


Triton也作势蹲了下来,用电棍顶了顶头上的帽子,凑在阿诚耳边“好心”地劝道:“千万不要仗着没有禁闭室就得意忘形,‘坟场’里没有禁闭室,却不代表不可以动用私刑。α区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你的同伴们应该都心照不宣才是。”


不要给Triton借题发挥的机会。

他或许看起来还是个半大的小伙子,却无疑已经是刑讯方面的专家。


一个食人魔还不够,现在又冒出个热衷于私刑的变态狱警,阿诚长长地叹了口气,这一趟买卖真是亏得连内裤都不剩。


四层的囚室比起三层要大一倍不止(它们通通需要用积分去兑换),设施也丰富得多,沙发、电视机、跑步机,甚至还有一条熨烫板。整间囚室有种病态的整洁,就连谢晗身上穿得蓝色囚服都妥帖得过分,找不到一星半点儿褶皱或者污渍的痕迹——可想而知,那绝不会是监狱的常规化管理能够达到的效果。


谢晗背靠着墙壁席地而坐,手里拿着一本书正在聚精会神地阅读着,纸张有多次翻动的印迹。阿诚刻意加重了脚步,对方却并没有抬头。哪怕在几步之遥的地方面对面坐下,食人魔先生还是不疾不徐地翻过完整的一卷福音书。


没错,谢晗看得正是西方世界里最出名的那一本,《圣经》。

难怪童路会做了他的机械师,虔诚的天主教徒?呵。


“有什么是我可以帮到你的么?”


离得近了,只觉得这个人身上散发出的那股近乎实质的阴暗气息,比起照片要严重得多。并不是因为表情的缘故(实际上,谢晗的神情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拘谨),那种仿佛深渊一般的负面力量,或许只有踏进过深渊的人才会被触动。


“下一轮DEATH RACE, 我来做你的导航员。”阿诚稳了稳心神,直视着谢晗的双眼开口道。


“你有纹身么?”谢晗合起《圣经》放在腿上,问了一个在阿诚看来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


见对方纳闷似的摇了摇头,谢晗满意地颔首道:“那是同魔鬼做交易的证据,你没有自甘堕落,这很好。”


尽管谢晗语焉不详,至少阿诚有些庆幸,食人魔先生总归是不喜欢那种东西的——这要当初真遂了荣石的意搞一片纹身出来,恐怕他现在就要被直接丢出囚室了。不过说到纹身,脑海中有些什么一闪而过,阿诚莫名地感觉似乎忽略掉了某个关键。


谢晗很专注地盯着阿诚的脸看了一会儿,随后从手边的抽屉里拿出一支细长的注射器放在地上。


“这是什么?”阿诚心中忽然有种不妙的预感。


“六号海洛因,”谢晗清冷的声音一字一句道,“只要你注射了它,十天之后的DEATH RACE, 我就让你上车。”


TBC

本章的子标题又名#一言不合就上车#(大雾

评论 ( 12 )
热度 ( 132 )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