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现代AU强强】三面夏娃23

23 DEATH RACE(上)


SHELBY GT500斜背式跑车:5.8公升V8引擎、福特机械增压机、EAGLEF1系列单导向花纹轮胎、马力高达850、力矩近700磅、多喷口NOS燃油喷射系统。前后及侧面配备了加厚的钢板以及防弹玻璃窗,车头搭载了四挺勃朗宁M1919机枪、两把Uzi冲锋枪安装在格栅、车顶为一架可以由副驾驶操作的点50口径炮塔,当然少不了各类防御性武器。


别看谢晗积分赚得多,消耗也不遑多让。这并不难理解,尤其是作为总积分榜榜首的车手,不把车子改造成移动要塞属实没有安全感。


“只可惜子弹要到当天才会派发。”阿诚伸手抚过前车盖上冰冷的枪身,皱着眉感慨道,不然有这等火力支援越狱简直就是小菜一碟,别说一个人了,一个排他都能带出去。


“停止那些危险的思想吧,都写在脸上了,”童路撇了撇嘴,没好气地嘲讽道,“你以为狱长是白痴么!再说了,就算你枪炮在手神勇无敌,这鬼地方四面环海,没人知道距离最近的陆地是哪,你会飞么?”


“没人知道——”没等阿诚仔细琢磨这句话背后的意思,童路兑了兑胳膊肘,示意他去找狱警拿下一场的路线图。


详细的路线图会在每轮比赛开始前一天发给每一组参赛队伍,虽说赛道是固定不变的,但武器开关却是每轮都在更新。


“全场一共有三种类型的武器开关,进攻武器、防御武器和陷阱武器,”童路指着路线图的各种标志符号说明道,“每一天的比赛会都从第二圈起激活武器开关,普通的赛车靠速度,而DEATH RACE是靠脑袋的。”


进攻武器攻击前位车,防御武器和陷阱武器阻碍后位车,这些武器开关随机散布在赛道的各个路段,每辆改装车每次只能激活一种类型的武器开关,进攻和防御武器持续时间为三分钟,陷阱武器在被激活的时候当场生效。


如何有效地利用这些“额外福利”协助车手取得最终的胜利(或者干掉其他竞争者),就是导航员的工作了。

 

*

比赛当天天气很好,久违的阳光让人倍感亲切——如果脑袋上没有带着这么个反人类的头盔的话。


按照狱长大人一贯的低调风格,车手的脸是不可以出现在监控镜头下的,出于同INTERPOL那些心照不宣的约定,万一他们被某个坐在电脑前的家伙认了出来,很多人的立场会变得异常尴尬。


毕竟判刑坐牢是一回事,替人玩命是另外一回事。


不只是囚犯的脸被特制的头盔严密地封锁起来,就连身上特征性明显的纹身图样也被强制清洗掉——既然做了,狱长大人总要尽可能地将暴露的危险降到最低。


阿诚总算是明白他之前忽略的东西是什么了,作为一间重刑监狱而言,“坟场”里的囚犯们肢体上委实过于“干净”——真是可怜的家伙(尤其那些视纹身为某种信仰的偏执狂们)。


无怪乎囚犯会称那位神秘的狱长大人为“海神”了,显然,他毫无半点人性可言。


初始的十辆赛车顺序分布在起始位,阿诚正准备拉开车门,横梁上忽然出现了一只手。


“原来不是不感兴趣,而是找到了积分更高的靠山呀。”尽管带着头盔,仍旧有几缕金色的发丝从底部露了出来,阿诚耸了耸肩,“此一时彼一时嘛。”


“啧啧,难得有个看着顺眼的小可爱出现呢,希望你不要死得太快哟!”J抬起手,比了个射击的姿势,轻轻敲在了阿诚头盔的眉心位置。


DEATH RACE.STAGE1. 8:49:30 AM.

红灯、黄灯、绿灯——


引擎的轰鸣声仿佛怪兽的嘶吼,瞬间淹没了海鸟低哑的鸣叫,油门一踩到底,没有人愿意落后在起跑线上。


LAP1(首圈)各改装车之间的摩擦并不严重(彼此间的基础装备没有本质的区别,谁也干不过谁,在这里浪费时间是不明智的),大家都以提升排位为首要目标,毕竟LAP2武器开关启动后,先到先得。


超高车速带来近乎另人窒息的压迫感,肾上腺素随着每一个弯道悬停裂变一般地分泌,心脏仿佛被植入了大功率的脉泵,跟着每一次挂挡提速冲击着血管,直逼爆裂的边缘。


这种感觉绝对算不上舒服,然而,却他妈的该死的过瘾。


“不要兴奋得太快,比赛才刚刚开始。”谢晗的语调低沉而平稳,全无紧张可言,左手握着头骨骨架造型的方向盘,右手虚抓着蛇形的挡杆,动作游刃有余。阿诚坐过战英的车,自然知晓“专业”级别是什么样子,全欧洲大陆数一数二的搬运工,谢晗的驾驶技术竟不输他。


终于变得有趣些了呢。

 

*

赛道周围垒着高高的铁灰色围墙,每隔一段距离都安置着白色的监控镜头,全部的影像资料都会汇聚到位于中央X区域的行政楼,同时也是DEATH RACE的独家转播厅。狱长大人租借了欧盟军用的卫星加密信号,没有人可以从海神的手里分一杯羹。


“终于到了最关键的一场比赛,”Triton摇晃着手中的银白色锁铐,斜倚在金属的栏杆边儿上,注视着屏幕上持续增长的数据流,“ORGE的积分榜首保卫战vs J的逆袭,单单是STAGE1已经有七千万的观众和我们一起,真是做梦都要笑醒。”


J目前位于总积分榜的第二位,如果在这一场的DEATHRACE中能够成功干掉ORGE的话,那么加上食人魔先生本来的积分,将会是有史以来成功赚取五千积分的第一人。


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吸引人的了。


单独订购某一天的比赛需付费99美元,三场一齐订购则只要250美元。


一个简单的乘法,你就会明白三叉戟的海神大人何以能够在这片与世隔绝的“坟场”中稳居独裁者的宝座。


“美元总是不嫌多的,”带着细框眼镜的黑发男人正在浏览手中的一份囚犯转移书,和Triton的天然散漫不一样,他的坐姿极为端正,仿佛一杆标枪,那是多年的军旅生涯所铭刻的印记,“你该要好好想想的是,当有一天观众们厌倦了这种程度的画面,我们要如何让他们继续心甘情愿的掏钱。”


“‘这种程度’?”Triton咧了咧嘴角,回头望着男人身上纤尘不染的白色军服,墨绿色的瞳孔中倒映着那象征着少校军衔的金色肩章,“配上你这张正直得过了头的脸,果然怎么看都觉得违和。”


同DEATH RACE的发起人相比,他那点小伎俩还真是上不得台面。

 

*

LAP2(第二圈)以J激活首个进攻武器奏响了杀戮的序章。


Gurkha的目标非常明确,搭载在侧栅的cal M2勃朗宁机枪由导航员操纵着瞄准铁锈色的SHELBY展开了一连串猛烈的攻势,无论谢晗挂挡加速还是故意落后,Gurkha都仿佛一个巨大的暗影紧随而至,尚且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有着钢板加固的左侧车身已然被轰出无数个深刻的凹痕。


车内的人也并不好受,每一发子弹打中车身的同时,都会引发胸腔的剧烈震颤。阿诚向前倾了倾身子,透过驾驶位单面反光的防弹玻璃扫了一眼J的重型装甲车,而后又看了眼前方的赛道,脑中飞快地回忆起路线图的样式,当机立断地说道,“前方三百米左转有一条捷径,里面的路不算好走,但如果利用得当的话多少可以减轻一些火力伤害——”


阿诚的话音刚落,只见谢晗猛得向右侧打满方向盘,车身划过一道大幅度的弧线向右侧急转,轮胎紧擦着赛道带起一片烟尘肆虐,后方的保时捷CSC显然没有料到ORGE会突然搞这么一出,车手或许是判断ORGE驾驶失误而本能地向右侧避让;J也诧异地挑了挑眉,DEATH RACE中倒车不常见,更不用说特意掉头了。不过,既然武器已然锁定了目标,无论如何J也不甘心让谢晗就这么轻易地跑掉,右手向下拉出一个圆弧,Gurkha巨大的车身紧跟其后转向。


然而,下一刻SHELBY的引擎爆发出近乎极限的轰鸣声,带动轮胎高速地转动,谢晗右手向下猛得挂了倒车挡,右脚紧接着狠狠地将油门踩到最底——就着反向45°的姿势冲左前方急速倒车,堪堪擦着Gurkha的车头呼啸而过!


一旦避开了左侧唯一的阻挡车辆,谢晗瞬间回转方向盘结束一个完整的360°回旋将车头摆正,向着捷径的通道飞驰而去。


“该死!”J猛地锤了一下仪表盘,原来ORGE的掉头只是虚晃,实际上是为了绕开他由左侧进入捷径,“哼,没你想的那么容易。”


既然SHELBY已经领先一个车位,侧炮显然暂时失去了利用价值,进攻武器的有效时间还剩1分半钟,J直接示意导航员按下了标记着“剑”图样的按钮。


车头搭载的两挺用弹药带的德国MG42全自动机枪瞬间被激活,在追逐的途中对准SHELBY的车尾开始疯狂扫射。


所谓的捷径其实是一个废弃的车辆改装厂,里面堆积着种种报废的车辆、空荡荡的钢筋支架,还有几处用来清洗车子的蓄水池——总之路况相当复杂。可这对于谢晗他们来说反倒是好事,曲折的车道和大量的障碍物最大限度地阻挡了Gurkha带来的进攻压力(毕竟目前SHELBY的防御性钢板厚度绝对撑不过完整的三分钟)。


“从这里出去之后会遇到两个并行的武器开关,一个是进攻,一个是防御,按照目前的开关分布,大部队在外围赛道至少会有两辆车子抢到进攻武器,再加上后面那个大家伙号称能够达到欧洲B7的武装级别,外层是防爆材料,常规武器恐怕作用不大——”阿诚冷静地分析着形势,换句话说,同时面对三辆改装车的火力攻击,选择防御性武器要比进攻性武器来得稳妥得多,“所以说——”


在SHELBY借由斜面高高跃出改装车间最后一道塑料挡帘的时候,阿诚下意识地侧过头,尽管看不清谢晗此刻的面容,但是他相信,头盔之下,这个男人的嘴角一定勾出了一道漫不经心的弧度。

 

——“当然是拿进攻武器。”

——“当然是拿进攻武器。”

 

TBC

你们二位老板就猛大劲儿zuo吧╮(╯-╰)╭

tips:赛程比我预想中拉得战线要长,这才写到STAGE1的1圈半(我也真是容易High)……也就是说,你们的楼总上线时间又要延迟了……(顶车盖儿跑



评论 ( 13 )
热度 ( 127 )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