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现代AU强强】三面夏娃24

24 DEATH RACE(中)


SHELBY冲出改装车间的时候,正好汇入大部队的中游,成功激活进攻武器的两辆改装车打得正欢,拿到防御武器开关的车手们也各显神通,毕竟改装是门艺术,有着机械师极强的个人风格。


Gurkha依旧紧追不舍,然而无论谢晗还是阿诚都没有把它放在心上,因为——进攻武器开关到手!阿诚几乎是在标志着“剑”形的绿色按钮亮起的瞬间就向前倾身,将手掌压了下去。四挺勃朗宁全自动机枪随即犹如饥饿的野兽一般,加入了争抢猎物的混战:你只要跟紧一辆没有激活防御武器的倒霉家伙,除了Gurkha那个怪物之外,没有任何一辆改装车能够抵抗三分钟的重型机枪集火。


某个时刻,一直追在他们身后的J忽然没了动静,阿诚眼前一亮,一边解开十字交叉的安全带一面笑道:“总算轮到我了。”说着,紧了紧黑色的半指皮质手套,利落地站起身,打开头顶的钢化挡板探了出去;坐在车里不觉得,超高速行驶夹带的疾风如排山倒海扑面而来,子弹出膛引发的爆裂声响仿佛就在耳边炸开,是正适合这一场飚速舞台的绝佳配乐。


阿诚很快调整好姿势,将炮塔对准了后车位的目标们,右侧后方的一辆路虎弹射出防御武器的铁锁钩,挂住了别克RGS的底盘,在骤然的加速过程中猛地拔高钢架,将别克生生提了起来!两个前轮顿时脱离了地面,阿诚怎能放过这样的机会,瞄准别克的底盘,当机立断地轰了过去,底盘轮胎的缝隙是车辆最为脆弱的地带之一(即便是改装车也无法做到面面俱全),轻松报废了别克的一只前轮,阿诚刚想缓一口气,拥有进攻武器的后位车便将他牢牢锁定,大口径的子弹击中挡板发出一连串危险的信号,看架势倘若阿诚动作稍稍慢上一步冒了头,OGRE可怜的导航员估计就要当场同这个游戏永远的说再见了。


“HOLLY SHIIIIIIT! 当我是吃素的么?”阿诚骤然压低上半身,几乎整个趴在了车顶,气急败坏地大声抱怨道。谢晗听后扯了扯嘴角,从后视镜的位置扫了眼阿诚打算干掉的目标,随即滑了把方向盘,将SHELBY配合着移动到最优射击位置。


毕竟是自己的导航员,送他几个人头积分这种小事,排名第一的食人魔先生表示不过举手之劳。


抱怨归抱怨,阿诚并没有将目标切换到攻击他的那辆车,更不用说Gurkha了(因为压根也打不穿还是不要无端浪费子弹),顶着密集的重机枪扫射,依旧执着地对那辆已经注定丧失竞争资格的别克进行持续打击,在即将消耗掉三分钟的进攻时间之际,别克的油箱终于如愿地爆掉,蔚蓝天幕下明黄色的火球伴随着滚滚黑烟成为了别克车手眼中所见的最后一道光景——与此同时,没有及时甩开套牢别克锁链的路虎也遭了秧,两辆车本来就处于一处急弯,别克爆炸产生的强大冲击力直接将距离最近的路虎掀出了赛道!


紧接着,暂时无法进行有效进攻的Gurkha似乎找到了发泄对象,开足马力向路虎碾了过去。


“时机把握得不错。”进攻时间一过,阿诚就极为迅速地缩回了车里,三下五除二地将安全带扣好,子弹擦着头皮飞过的感觉固然刺激,但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适可而止就好。


“可惜还是给对手送了人头。”搞不清楚谢晗是在夸奖他一石二鸟干掉了两个竞争对手,还是调侃他装完逼就跑闪得够快,阿诚终是颇为遗憾地摇了摇头。


监控画面中,路虎车手挣扎着从翻了个底儿朝天的车体中爬了出来,摇摇晃晃地还没走出几步就被似乎等得很是不耐烦的Gurkha撞飞了出去。而路虎的导航员则被另一辆改装车盯上,车手将主驾驶位的车门平推了出去,锋利的末端截面加上变态的车速,错身而过之际干脆地削掉了他的脑袋!带着头盔的脑袋打着圈儿地滚出老远,最终得到了一个血淋淋的特写镜头。


在这个注定你死我活的战场上,怜悯是最无用的感情。


 *

和路虎的一点“小插曲”暂时让Gurkha落后了几个车位。尽管没有大家伙的虎视眈眈,SHELBY的情况也并不乐观,LAP3(第三圈)的后半段,原本追在谢晗后面的两辆双子车忽然加速抢至与SHELBY并行的位置,仿佛商量好一般将其夹在了中间,阿诚飞快地左右看了两眼,沉声道:“小心,有点不对劲。”


话音刚落,两辆双子车同时向中间猛打方向盘,冲着SHELBY狠狠地撞了上来!如果是单纯的撞击动作以目前外层钢板的防御力倒不用担心,然而,机械部件高速旋转的声响伴随着金属被刺穿的凄厉破音撕裂了驾驶舱内焦灼的空气,两人都是极为敏锐的家伙,千钧一发之际本能地向后撤身,两支螺旋状的精钢钻头登时扎透了车门,险险擦着赛车服的下摆而过,但凡躲慢一秒,恐怕就要落个穿膛破肚的下场。


钻头严丝合缝地卡在车门里,将三辆改装车紧紧串联在一起,一味地加速并不管用,以SHELBY的马力还不足以抵抗两辆双子车拖拽的重量;单是如此还不够,后车位的牧马人看准了时机“嘭——”地顶上了SHELBY的车尾,剧烈的撞击使得谢晗和阿诚险些卯上钻头:外套已经被绞出一条狭长的口子,腹部甚至传来了轻微的刺痛感。


左、右、后三方的退路都被堵死,没有激活任何进攻或防御武器,阿诚砸了砸嘴,多少有几分焦急:“呐,食人魔先生,想想办法吧,陷阱就要到了。”


没错,LAP3的后半段压根就没有前两种武器的开关,却是陷阱武器的屠宰场。


前车位的车手一定打着去激活陷阱武器的主意,而后面这三辆则是为了确保OGRE“自投罗网”。


比起进攻和防御武器,栽在陷阱武器手里恐怕是最可悲的一种死法了。


而眼下,他们似乎真的无处可逃。


如此紧要关头,谢晗竟然双手离开了方向盘。他不用做什么,也做不了什么,周围的三辆改装车凭借相对重量能够轻易地将SHELBY胁迫到任何位置。眼见着距离陷阱武器的骷髅标志愈发接近,谢晗眸光一闪,手掌覆在方向盘中央头骨装饰的位置,用力一按——


只听车体底部发出“轰——”的响动,底盘靠近轮胎处突然向下伸出四根实心钢锥,借由推进器的作用力稳稳扎入了地面!


普通的GT500净重约4400磅,改装后大约可以达到5000-5500磅,而谢晗的座驾却有近6000磅!排除搭载的武器,那些多余的质量究竟干什么去了?


“本来打算最后送给Gurkha一个惊喜的,结果竟然连STAGE1都没扛过,”谢晗左右活动了下肩膀的肌肉,好整以暇地转头望向后方,“还真有你们的。”


为了抗衡Gurkha而特意改装的功能,强制刹车。


SHELBY被钢锥强行固定在距离陷阱武器咫尺之遥的赛道上,高速前进的惯性加上突然产生的巨大阻力使得双子车的钻头在钢板左右撕裂出两道丑陋的缺口,尽管车体受损,更倒霉的却是后面的牧马人——托SHELBY这个天然阻体的福——整个向前翻了出去,谢晗和阿诚不约而同地仰起头,目睹着棕褐色的吉普车倒悬着越过SHELBY,而后结实地砸向了骷髅陷阱的标记地带——


就在牧马人甫一接触地面的刹那,大型的钢筋丛簇仿佛破土而出的暗灰色藤蔓,一口气将牧马人捅了个对穿!空气中传来车手撕心裂肺的叫喊,而他的导航员则连这样的机会也不曾被施舍。


尖锐的钢筋顶部随后分离出十字形的矩臂,反扣住牧马人的车体,同时整个结构自上而下缓缓向回收缩,一点点将牧马人挤压变形,你分不清那声音究竟是金属的扭曲、改装零件的散落、亦或是人骨的根根碎裂。


谢晗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这一切。


一抬眼天光云色,一敛目血流成河。


阿诚回过头,那股浓烈而纯粹的恶意仿佛正透过皮肤微小的纹理,一寸寸渗入身体细部,继而耐心等待着从内到外的尽数侵蚀。

那是来自深渊的沉默致敬。

 

*

车门被划烂,车胎被扎爆,车尾遭到严重撞击,更不要说大大小小的弹孔凹痕——每一场DEATH RACE比赛过后的常态。这种时候,明眼人都不会去招惹机械师的。


童路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脸色阴沉地像是要滴出水来。阿诚默默地闪到了一边,往好处想,至少车子里的人都还活着,没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


扒下头盔,阿诚深深地呼了口气,长时间的精神紧绷,稍一松懈后,疲倦宛若摧枯拉朽,脱掉外套披在肩头,人还没走出改装车间多远便被叫住。


“OGRE的导航员?有没有兴趣,来做一个交易?”


TBC

STAGE2-3会加快进程,我承认比赛一不小心就容易写high如果大家看得无聊……那就认命吧因为我就是这个死样子

评论 ( 20 )
热度 ( 116 )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