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现代AU强强】三面夏娃26

26 出人意料的援手(上)


STAGE 3.

DEATH RACE最后一天的比赛。

存活改装车数量:2.

鹿死谁手,即将揭晓。


童路在起跑线的位置正在给SHELBY做最后的检查,食人魔先生并不想再发生什么乌龙事件——尤其自己的导航员还是个相当让人不省心的家伙。


阿诚靠在一旁的台阶上,漫不经心地摆弄着那把螺丝钳,想到昨天那场充满了试探的交手。螺丝钳是放在他左胸口袋里的,谢晗竟然能够在打斗过程中神不知鬼不觉地摸了过去——如果他有心置自己于死地,简直易如反掌。


尽管阿诚并不觉得自己的格斗技有多厉害,但一直以来也是胜多败少,谢晗若是故意放水,他还真没把握摸清楚他的深浅。

“这么厉害的家伙,当初到底是怎么被抓进来的?”


“那是什么秘密武器?你准备直接捅死我么?”阿诚回过神的时候,J正站在他不远处打招呼,似乎对这场比赛成竹在胸。


阿诚耸了耸肩,他并不讨厌J,但是,谢晗不可以死。


只有两辆改装车的赛道显得空旷许多,到了这一步,目标已经十分明确,没有多余的妨碍,SHELBY与Gurkha终于迎来宿命般的厮杀。


LAP2的后半圈SHELBY闪躲得十分狼狈,及时先一步激活了进攻武器对Gurkha也无法造成实质的毁灭性打击。毕竟,十辆改装车中唯一能够完全抵抗三分钟重机枪进攻的只有那个怪物;相反的是,SHELBY勉强撑到LAP3的左侧和后方挡板已经摇摇欲坠,你不知道它们会在哪一刻整个碎裂;右侧栅的Uzi冲锋枪也形同报废。


“前方500米,进攻和防御武器开关并行,Gurkha至少还有两分钟的攻击时间,现在可不是逞英雄的时候。”阿诚诚恳地提醒道,虽然说以谢晗的性子——


“坐稳了。”谢晗的语气没有丝毫迟疑,如同他深踩油门的力道,SHELBY呼啸着压过“剑”标志的感应器,向左打满方向盘,车头迅速完成180°回旋,同Gurkha迎面相对!与此同时,车头搭载的勃朗宁应声而动,无数金黄色的弹壳四散溅射,谢晗挂起倒挡,竟然打算用受到损害相对较小的车头争取时间,在急速的倒车中与Gurkha拉开距离对轰!


真是不要命的打法。

胆色固然可敬,但这样下去并不能赢。

先天的缺陷,注定SHELBY要先于Gurkha完全丧失防御力。


“如果昨天我没及时发射燃烧弹的话,你打算怎么做?”谢晗双手搭在方向盘上,半点没有生死关头的紧张感,反倒像是在闲庭偶聊。


“这辆车子的最大时速,绝非仪表盘上显示的那样。”有一个顶级搬运工的朋友,你自然会知道GT500的改装版极限时速能够达到400英里,而非时速表上的300max,换句话说,SHELBY还能跑得更快,“DEATH RACE这个游戏的目的既然是让车手们自相残杀,就不可能派出一辆百分之百完美的赛车——赢得轻而易举没有意义,既然Gurkha在防御方面完胜SHELBY, 那么你也一定有可以克制它的办法。”


阿诚一边分析着,伸出手指画了个正三角形,颇为玩味地继续道,“我当初第一次看到路线图的时候,就觉得奇怪,为何在LAP3的最后,陷阱武器会出现如此奇怪的一种排列方式。现在想想,倘若车速足够快,在小于某个特定时间间隔的情况下‘同时’激活三个开关,究竟会发生什么呢?”


“说到底,你不过是在赌一个可能性?”铺天盖地的枪声里,谢晗低缓的声音却清晰可闻。


“我的赌运一向不差。”


“那就睁大眼睛看清楚吧。”头盔之下,谢晗的面容终于有了几分笑意。待Gurkha的攻击一停,谢晗立即调转车头回到了正位,抬手按下左侧一个毫不起眼的黑色按钮,这一次,引擎的轰鸣声几乎像要爆炸一般,空气仿佛都沾染上了动力的热度,时速表的指针已经见底,然而实时测速仪却依旧忠实地见证着英里数的增长。


“滴——滴——滴——”

短促的电子音在不足五秒钟内连续响起,以正三角形安置的陷阱武器开关成功被激活,J自然没有蠢到去踩感应器,而是及时绕了过去——然而,就在它进入三角形区域的下一刻,整个地面轰然塌陷,仿佛一只潜伏于地底的怪兽突然张开的血盆大口,欲将一切吞噬殆尽。


Gurkha当然没能幸免,然而,令人猝不及防的是,在最后的关头,它竟然向SHELBY发射了一枚热寻导弹(带有红外线感应装置,会一直追踪目标直到打击完成)!


同一时间,SHELBY的车顶出现了阿诚的身影,他操纵着炮台,也发射了一枚导弹——


千钧一发之际——

转播信号断了。


“What the FxxK!!搞什么鬼,在这个时候断掉?白花了我250美元!”飞流气急败坏地骂道,一边将嘴里的薯片搅得嘎嘣乱响。战英不着痕迹地挪了挪身子,尽可能地想不被食物的残渣波及到。


飞流是最近才知道这么一个付费收看的真人游戏的(原地址的共享人是他的一个黑客熟人),他虽然不懂赛车,但这种让人头皮发麻的颤栗感永远有无数的追随着,不分年龄和职业。


相比之下,战英看的东西就专业多了。


“两败俱伤,没有人活到最后。或许转播商觉得这个结局并不能满足观众的期待,所以把信号断了,留足猜想的空间。”若真说起遗憾来,比起信号中断,不能同那位OGRE赛上一场更令人惋惜。


随着指挥部里最大一面屏幕的彻底黑掉,床头的一台小型手提设备却在维持了近半个月的静默状态后毫无预兆地发出了警告提示!


飞流“蹭——”的站起身来,一把扔掉吃剩了半袋的薯片,顾不上擦干净手便径直冲到了电脑旁边。


红色的光点只闪烁了不足一分钟的时间便失去了踪影。

却已经足够天才的黑客少年确认生成了一组精准的坐标。

 

*

“咳咳——咳——”阿诚艰难地扒下头盔,耳鸣的反应剧烈,眼前也模糊一片,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痛的,不过万幸似乎没有骨折的迹象。


千算万算没有料到J还留了这么一手,要不是他跳车及时,估计这会儿连收尸都找不到一块完整的部件儿。


谢晗那家伙不知道什么情况,都说祸害遗千年,应该不至于这么倒霉吧?


瞎捉摸的功夫,医疗人员已经进入现场,将阿诚抬上了担架。


哟,待遇还不错。


刚动完这个念头,阿诚便抵挡不住沉重的大脑,转眼又昏了过去。

 

*

“谢大少爷——给个面子,解释一下?”被誉为三叉戟的海神的狱长大人,此刻端坐在办公桌后方,脸色阴沉得仿佛风雨欲来。


“解释什么?但凡有威胁的家伙不是都已经死了么?”谢晗干脆地答道,方才那场意外似乎也给他添了不少伤口。


“别给我兜圈子!1亿的付费观众啊!你知道这是什么概念?DEATH RACE有史以来最高的在线记录,结果呢?你把信号塔给我轰塌了?你是跟我过不去还是跟钱过不去?”狱长大人狠狠地敲了敲桌子,恨铁不成钢地讽刺道。


“那家伙说要救我出去。”说这话的时候,谢晗的嘴角扬起了一抹相当奇异的笑容。


“你少给我找借口——等等,你刚才说什么?谁要干嘛?”狱长大人推了推眼镜,本以为已经不能再糟糕的事情,似乎还有着愈演愈烈的架势。


“我的导航员,他说要救我出去。”谢晗好脾气地再次重申了一遍。


狱长大人难得没有再呛声,不知想到了什么,修长的手指轻点着座椅的扶手,“我让Triton去料理那家伙了,你最好期待他的骨头足够硬。”

 

*

阴暗的空间,潮湿的墙壁,孤独而刺眼的白炽灯,阿诚不适地眨了眨眼,四肢被缚。有时候,就算被抬上担架也不意味着你会被安全送到医务室。


“欢迎来到我的观察室。”Triton站在光影的交界处,面容被扭曲出一道诡异的弧度。


心底微微叹了口气,还真不是什么受人欢迎地方。阿诚将头转向另一面,那里摆放着另一张铁床,边缘还残留着许许多多半凝固的斑驳血色。


“血腥只是一种刺激灵感的手段,我本人其实是很爱干净的。”似乎是注意到阿诚的视线,Triton好心地解释道,末了又意有所指地补充了一句,“收集脏器和眼珠——那是食人魔喜欢干的事情。”


阿诚从这半句话里隐约抓到了什么东西,却因为脑震荡的后遗症无法集中精神,而只能生生任其从指间溜走。


“所以,我为你准备了特别的套餐。”从暗处推出一台半人高的仪器,Triton拿起一副连接着导线的金属感应贴,固定在了阿诚太阳穴的位置,“我记得你挺能打,这样很好,这样我的乐趣会持续得久一点。”


“啊————!!!”经过特殊处理的高压电流透过金属贴片直接刺激大脑最核心的神经系统,中枢神经元分毫不差地传递着层层震荡的尖锐疼痛,直达每一个末梢。


身体仿佛一条离了水而不断打挺的鱼,急速消耗着最后的空气。


眼前荧白的灯光呈现出一种规则的立体六棱边形,像是被剥离了色彩的万花筒。逐渐失去对身体的控制权,就连每一次微不可闻的呼吸都似乎夹带了细小的电流,以至于焦灼炙热,逼近焚毁的边缘。


“人类的错误需要被逐一惩戒,这是最基本的驯化秩序。”Triton一边伸出食指指尖,缓缓地向上推动电压调节阀,一边自言自语道。


阿诚瞪大的双眼焦距全无,喘息支离破碎,裸露在外的手臂痉挛不止,上头布满交错的青紫色血管,根根暴起,堪比那些科幻电影中即将异变的人型生物。


Triton露出满意的神色,继而从医疗架上拿起一把细长的手术刀,放在指腹间轻轻摩挲起来。

 

*

“怎么样,他到底把自己搞到什么地方去了?”战英站在飞流身后,见天才的黑客少年长时间地敲打键盘终于告一段落,这才出声发问。


“Holly crap!你一定猜不到,他就在‘坟场’。”飞流将自己重重地摔在椅背上,难以置信地说道。搞不好这三天他看到的DEATH RACE里还有他的份!


“别慌,他那人知道分寸。”战英拍了拍飞流的肩膀,只可惜后者并没有觉得这话有多可信,“为什么我反倒觉得他一定会去凑热闹呢……”


“无论如何,既然地点已经确定,我这就准备去救人。”说完,战英刚准备转身向外间走去,却被飞流叫住,“比赛你也看了,‘坟场’的火力储备没那么简单,你单枪匹马的去送死么?”


“你有更好的办法?”战英没有回头,插在裤兜里的手无意识地握紧了拳头。


“我……”飞流一时语塞。半晌,方破釜沉舟般地接道,“好,你先去准备,但是千万别冲动,我一定会想到办法的。”


如果说一次信号中断的经济损失已经足够让人肉痛,第二次再出状况的时候——三叉戟的海神大人简直拿枪把谢晗崩了的心都有了。


“不是挺好么,说明他没有骗我。”谢晗完全无视了狱长大人铁青的脸色,悠然地喝着一杯劣质咖啡。


狱长大人烦躁地将鼻梁上的眼睛一扯,径直扔到桌上,随后用力揉了揉额角,按下桌上的通话装置语气不善地吩咐道:“让Triton把人给我带上来!”

 

男人的头发已经全部湿透,脸色呈现出一种近乎衰败的颜色,那是经过多次晕厥后被强制唤醒所造成的精神疲惫。


Triton走进来的时候,身前的阿诚垂着头坐在轮椅上,显得格外安静。身上的衣服还是那套没来得及更换的赛车服,在爆炸过后糟蹋是糟蹋了点,人似乎看不出明显的外伤。倒是Triton手上没来得及擦干净的血痕,让多少有些洁癖的狱长大人嫌恶地皱了皱眉。


“狱长大人,您打断我的研究了。”你看看,他倒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恶人先告状。


狱长大人没好气地冲前方努了努下巴,示意他自己去看。


那是一整面墙的监视屏,150只监控镜头下的DEATH RACE实时影像的最终汇聚地。


而现在,它们全部黑屏了。


更夸张的是,每一面屏幕上都赫然浮现出一条嚣张至极的留言。


GET. ME. EVA.

把夏娃交出来。

 

“噗——咳咳……哈哈哈哈哈哈——”过度用力牵动尚未复原的身体内部,连带出绵延的隐痛,此时却都已经不再重要。

阿诚笑得畅快无比。


TBC

我要解释一个问题:为何下一章的内容经常和上一章末尾的预告对不上(泪。

你们看到的这个故事目前为止没有所谓的存稿,都是我每天一个字一个字码出来的。

然后吧,写着写着就会冒出好多突发的想法,于是抱着“要炸一起炸,反正我跑你断后”的念头顺势都收录了进来……

结论就是,本来这章的燃点可以有300度,现在只飙到250.

嗯,这次没有预告,下章再见。

评论 ( 18 )
热度 ( 146 )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