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主楼诚,可能还有些其他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现代AU强强】三面夏娃27

黑化角色解锁警告!警告!警告!

这不是演习!战斗plus非战斗人员都请注意打开防护罩!!


27 出人意料的援手(下)


“介意我打个电话么?”阿诚好不容易止住了笑意,呲牙咧嘴地同狱长请示道。


这位三叉戟的海神大人,倒是比他想象中的要年轻得多。


狱长没有说话,右手拉开办公桌的第一层抽屉,拿出一只卫星电话扔给了阿诚,同时示意Triton去门外等。


作为一个不那么好控制的下属来说,告诉他太多东西是不明智的。


阿诚想也没想就拨通了白色山丘的安全号码。


“阿诚哥——!你没事吧?”接通后的瞬间,便传来了飞流焦急的问候。


“放心,我活得好好的,”阿诚的表情轻松了不少,甚至故意当着狱长的面问起,“我说,你小子究竟干了什么好事,让我的待遇突然来了一个翻天覆地的转变?”


从变态狱警的观察对象到海神大人的座上宾,SHELBY的极限时速也不过如此了吧。


“嘿嘿,说起来有点惭愧,”飞流抓了抓脑袋,以他的能力做得到的就只有这个了,“我就是通过你发出的坐标黑进了‘坟场’的主伺服器,把他们最近这次DEATH RACE比赛的播出收入给转移了。”


“转移走了多少?”


“全部。”


阿诚瞄了一眼故作镇定的狱长大人,简直要笑出眼泪来(当然多半是因为疼痛引起的生理性泪水),在来的路上他曾听见狱警们议论过,这一次史无前例的全球在线人数,总计超过了1个亿。


也就是说,飞流动动手指,足不出户,就从海神的口袋里卷走了250亿美元!


别说一个夏娃了,十个夏娃都抵不上这个数字。


或许经过这次之后,他可以在道上重新定位自己的身价了。阿诚幸灾乐祸地思忖到,“干得漂亮,等回去之后给你包个大红包,想买什么买什么。”


“你只要不再随随便便往家里寄狮子我就谢天谢地了。”飞流没好气地撇嘴道,听到对面阿诚还有兴致开玩笑,多半这招还是奏效了吧。


“别说狮子了,你就是要恐龙我也想办法给你弄来,”阿诚大笑道,直到狱长大人不耐烦的咳嗽声传来,才结束了家长里短,吩咐道,“让战英过来接人吧。”


“阿诚先生,容我提醒你一句,你现在还没有爬出‘坟场’呢。”——不要太得意忘形。


“狱长大人教训得是,任谁突然知道自己口袋里被塞了250亿美金,想必都会受宠若惊吧。”阿诚将卫星电话放回了办公桌上,抬手抹了抹额头的水珠,故作惶恐地答道。


“哼,嘴巴倒挺很厉害。说吧,条件。”狱长大人站起身来,走到阿诚跟前,靠坐在办公桌的边缘,居高临下地望着对方。


“狱长大人够痛快,那我也不拐弯抹角,除了安全将我送出之外,我还要从这里带走一个人。”阿诚仰头与他对视,口中的话半点不含糊。


“谢晗?”


“没错。”阿诚点了点头,“用我们两个交换250亿美金,怎么想都是您赚到了。”


“你也别摆出那副臭脸了,”谢晗摸了摸鼻子,此刻的他已经换下了那身蓝色的囚衣,纯白的衬衫搭配一条做旧的牛仔裤,多少冲淡了些周身的阴暗气息,“J已经不再是威胁,我终究是要借个由头出来的,这样不是刚好。”


“我主动放你出去是一回事,被迫放你出去是另外一回事。”年轻的狱长大人显然对于被“打劫”一事极度的不满。


“这个人没那么简单,你卖他一个面子未必不是好事,”见阿诚同直升机的驾驶员叙旧完毕,正向着他们走来,谢晗压低声音,最后说了一句,“暂别了,孟韦。”


远去的直升机终于变成天边一个模糊的斑点,年轻的狱长大人这才回过头,瞧着身边轻松到碍眼的家伙,挑眉问道:“我能问问,为什么你不跟着一起走么?”


别说这家伙爱上“坟场”了,他可不想自己的地盘再出什么岔子。


“大家都这么熟了,还不知道,狱长大人怎么称呼?”阿诚换了身干净的囚服,尽管刑讯的痕迹还隐约可见,但至少整个人精神了许多。


强忍住拔枪的冲动,年轻的少校大人恨不得从牙缝儿里挤出一句答道:“我姓方,方孟韦。”


两天之后,方狱长结束了一通电话。眼底布满血丝,眼下有着浓重的暗色,鼻梁因为眼镜架得太久而酸痛不已,细碎的胡茬也逐一彰显着自身的存在。


阿诚也没好到哪去。


倒是不说Triton的观察室再次发挥作用,而是三个人整整斗了一天一夜的地主……


若不是为了另一半的收视费,他早就该把夏娃这个扫把星丢进海里喂鲨鱼。


方孟韦喝了口不加糖的咖啡,多少提了提神。


“你不要太挑战我的底线,让你的人过来也就罢了,怎么连明家都被搅和进来了?”方才的电话是明家小少爷明台打来的,说是他们的人被送押到这里,一定是中间出了什么误会,他们马上派人过来交涉,“你想弄得全世界都知道DEATH RACE和我的关系么?”


若是如此的话,他拼着100亿的美元不要,也要完全根除所有的隐患。


“小方你完全不用紧张,我保证明家的人一来,剩下的钱我如数奉还。他们不会有机会知道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阿诚信誓旦旦地保证道。


所以说,你到底有没有自己还是囚犯而他是狱长的自觉?这么奇怪的称呼到底是怎么想出来的,他们很熟么?方孟韦懒得理他,索性走到盥洗室开始洗漱。


不出意外的话,明家的人今天之内就会到达。他可不想顶着这副鬼样子去见面。


“我以为,你会好奇我和明家的关系?”阿诚好整以暇地反坐在靠背椅上,连人带椅蹦跶到盥洗室门前,继续搭话道。


“想套我的话就省省吧。”方孟韦用凉水拍了拍脸,镜子中的人,早已不再是那个十几岁的少年。


阿诚耸了耸肩,被戳穿了也不觉尴尬,方孟韦穿的是德国现役军服,能够以私人名义管辖重刑监狱——哪怕不是背景通天,也绝对是手握实权的派系。


明家是专供欧洲大陆军火的新贵,保不齐他们是认识的。


就是因为认识才麻烦,方孟韦挽起袖口,只希望来的人别是明家的那位大哥。


这家伙——方狱长隐晦地通过镜面扫了阿诚一眼——应该还不至于惊动到那位吧。

 

*

一身藏青色三件套西装的明楼从私人飞机走下来的时候,方狱长的表情差点没绷住——他就应该直接让Triton把人玩死的。


“明先生。”方孟韦上前走了两步,先行打了招呼。


“你是——方家的小少爷。”明楼上下打量了几眼面前的年轻人,果然与记忆中的样子相去甚远,“我的人这次给你添麻烦了。”


“明先生言重了,一场误会而已,还劳烦您亲自跑这一趟。”方孟韦微笑以对,礼数周全,滴水不漏。


“这个人对我来说很重要,我必须亲自确认他没事。”


听到明楼这么说,方孟韦倒还真有几分好奇两人的关系了,不过面上半分不显露,只是回想起某人企图靠那套“我可是蹲监狱诶,容光焕发像话么?当然怎么憔悴怎么来啊!”为由拉着他和Triton打了24小时的牌来博取同情的伎俩,真是替明家这位掌权人不值。


阿诚被带到行政楼顶层停机坪的时候,装模作样地眯了眯眼,仿佛久不见阳光。海岛日照剧烈,明楼见状,回身接过下属递上来的一把黑色雨伞,撑开着走到阿诚跟前。


“一切安好?”


阿诚揉了揉眼睛,冲明楼露出一个如释重负般的笑容:“又要欠你一次人情了,明先生。”


“你我之间,无需说这些。”


临行之前,明楼忽然想起了什么,冲方孟韦道:“有时间尽量多回家看看,你哥哥很想念你。”


“我知道了,明先生慢走。”方孟韦欠了欠身,天知道,他最不想听到的就是这个。


不是没有察觉出方孟韦的敷衍,方家那两兄弟的事原本就没有他插手的必要,关照一句已经是仁至义尽。

 

*

一次信号中断,就引来两拨麻烦至极的人物,方孟韦本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当下更是压着一股无名火。


“狱长大人,全部的收入进账已接收完毕。”下属恭敬地汇报道,“另外,方才那位夏娃先生让我向您转达,如果您打算升级‘坟场’的主伺服器防火墙的话,他有熟人可以介绍。”


“你的智商难道被狗吃了?”方孟韦一把将卷宗摔在了办公桌上,没好气地斥道,“让他的人来升级?顺便给他留个可以自由进出的后门?光长肉不长脑袋的东西!”


被骂得狗血淋头的狱警灰溜溜地撤出了方孟韦的办公室,同笑得幸灾乐祸的Triton擦身而过。


“坐标外泄的事儿查的如何?”见到来人,方孟韦总算没有再板着脸,松了松军装的领口,Triton哪怕是个间歇性发作的疯狗,至少办事比其他人要可靠得多。


“还记得当初夏娃身体里被检测出的那颗子弹么?”Triton抱着手臂倚靠在门框上,神秘兮兮地开口道,“我们从一开始,就被那家伙摆了一道。”


“什么意思?我记得你不是说,那颗子弹的确是没有办法取出的么。”所以当时尽管检测器发出了警报,他们也没真的当一回事。毕竟,有各种各样的原因会造成长时间没有得到处理的枪伤残留物,会永远的成为身体的一部分。


“那颗子弹里,安装着一个定位器。”


双子兄弟在入狱之前是搞信息通讯系统的,阿诚以在SHELBY上动手脚为交换条件,从他们口中得知了一件事,他最后用导弹炸毁的那个信号塔,同时也是“坟场”信号屏蔽场的一个组成部分。信号塔被毁后,会产生极为短暂的一个屏蔽漏洞,足以让同他身体内定位器绑定的终端追踪到。


“别开玩笑了,一颗带着定位器的子弹?打在心脏里?”方孟韦的第一反应是无稽之谈,真的会有人想出这么变态的主意,还把它付诸了实践?


显然,这十分符合Triton的审美,这家伙看上去兴奋极了,“狱长大人,也许食人魔先生说的没错,你真的应该好好利用一下这次的人情。因为,那位阿诚先生的身体,和一般人不太一样。”

 

*

丝毫没有察觉自己已经被变态盯上的阿诚先生,此刻正悠闲地坐在宽大的真皮靠椅上,端着一盘应季的水果,啃得心满意足。


明楼签完最后一份文件,将钢笔别在西服内侧的口袋里,盯着阿诚看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道:“这次的事,你知道背后的授意人是谁?”


阿诚摊了摊手,嚼着一颗紫红色的车厘子,“任务是梁萌萌给的,他没理由害我,更没有立场透露委托人的信息。”


“所以,我趁你‘失踪’的这段时间,稍微做了一些调查。”明楼举起手边的一份报告递了过去,阿诚唆了唆手指,大大咧咧地翻了开来。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照片。

里面的人他并不陌生。


荣石。


阿诚敛下眼帘,不管是有意为之也好、阴差阳错也罢,让明楼以为幕后黑手就是荣石不失为一步好棋。


兵行险招,方能出其不意。


就在阿诚准备好说辞表达观点的时候,忽然从心脏袭来一阵剧痛,紧接着整个人不受控制般地向下栽倒——被打翻的托盘中,瓜果凌乱地散落了一地。


TBC

不飙车的时候剧情推进速度简直Max.

&之前有小可爱们已经猜到了狱长的身份,拇指送给你!

最后,久违的楼总终于上线啦!!!

评论 ( 25 )
热度 ( 137 )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