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主楼诚,可能还有些其他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现代AU强强】三面夏娃31

31 明公馆的社交季


明公馆的社交季在大不列颠乃至整个欧洲的上流社会圈子都相当受人追捧。


军火商的背景足以震慑那些最爱见缝插针的小报记者们,绝对的私密环境是大部分达官显贵享受人生的前提。


花边新闻向来为贵族所不齿,特别是将固执都刻进骨血里头的英伦老绅士们。


“我觉得完全不需要这么麻烦,一套西装而已。”阿诚翘着腿坐在加长的黑色劳斯莱斯轿车里,一手端着杯苏格兰麦芽威士忌,一边砸吧着嘴道,“不管你信不信,我其实参加过不少名流间的私人聚会——虽然大部分时候是作为侍应生或者保镖,但一套正经的西装我还是支付得起的。”


白色山丘里就有一柜子成品(多半是宫大设计师友情赞助),阿诚实在搞不懂为何非要兴师动众地跑出来另做。


“别忘了,你现在是在英格兰,”明楼慢条斯理地抿了口茶(私人时间里你很少能够看见这位军火大鳄饮酒),“如果你穿着一身出自意大利的量产西装,相信我,无论它的设计再怎么巧夺天工,保守的老贵族们都只会认为你太过轻浮。”


——“如果一套西服的襟口没有手工缝制的压风线,还好意思坐在私人会所的金丝绒长沙发上高谈阔论?”——老牌富豪每每见到穿着流水线西服的人,总会半真半假的冷嘲热讽一番。


“所以我才更喜欢欧洲,”阿诚耸了耸肩,算是接受这个解释,“不管怎么说,作为客人,总不能让明先生你丢脸。”


“不,正因为你是我的客人,你才值得最好的。”


没有人不喜欢被恭维。阿诚堪堪压下嘴角的笑意,内心不无复杂地想着,幸亏明大老板向来洁身自好,从不辗转于风流情事;否则,半个欧罗巴的女人恐怕都要卷进争风吃醋的一场大戏里去。


如果你是一位家底还算殷实的中产阶级旅行者,那么来到伦敦,除了唐宁街9号和威斯敏斯特宫,不妨去Mayfair区开开眼界;毕竟,那里有着号称全英国乃是全世界最昂贵的店铺。


沿着蒙特大道一路向西,穿过所有古董级的老建筑,来到门牌第89号——没有任何标志、任何装潢,甚至连闪烁的霓虹灯箱也没有,但这座四层高的铜灰色小楼却着实让整个欧洲名流趋之若鹜——它就是在富豪圈里口耳相传的手工西服定制店“帝都”(Dedu)。


通常来说,从最初的量体裁衣之后,客人要再进行两次试穿,到最终拿到西装成品一共需要六周左右的时间。或许你会觉得这个过程冗长且无意义,但是倘若保养得当的话,这套衣服你可以穿上十年、甚至二十年都不会变形,更不会过时。


这就是经典的价值。


不过,有明先生出面的话,这个周期便缩短了一半。

我并不喜欢特权阶级,当我是他们中的一员时除外——阿诚没心没肺地自我批判道。


确认完西服的诸多细节后,阿诚正打算刷卡付账,却发现对面胸前挂着两副眼镜的老裁缝一脸傲慢中掺杂着些许不屑,而他身后的助理则谦逊地解释道:“抱歉,尊贵的客人,帝都只接受现金支付。”


阿诚想,他现在的表情一定蠢爆了。

动辄四、五位数的一套定制西服店铺,在网络如此发达的现代社会里,竟然连信用卡付款都不支持?问题是现在哪里还有人随随便便揣着大把的钞票上街的?


事实上,还真的有。

只见明楼的私人保镖这时拎着只手提箱走了过来,平放在结账的柜面上打开,从里头拿出整齐的五摞美金。


“这次时间比较仓促,其他的几件料子做好了随时通知我。”


明大老板的时间何其宝贵,诸事已了自然不会在西装店多做停留。倒是被一种可以称为“现世报”的即视感糊了一脸的阿诚,还在浑身不得劲儿,想到之前在米兰他尚能面对飞流指点江山充大哥,怎么没几个月之后角色就好像完全掉了个儿?

我这是,被包养了?

 

*

相比于大伦敦地区,林肯郡的天气显得并不那么糟糕。

温度适宜的午后,明公馆迎来了社交季的首批贵客。


政界议员、军界大佬、财团持有人,当然少不了娱乐圈最吸金的那些漂亮脸蛋儿,他们从一辆辆或低调奢华或夺人眼球的高级轿车里走下来,面上无一不挂着完美的笑容,衬着乡村田园的安逸风光,倒也相映成趣。


阿诚对着镜子最后理了理衣领。


有着特殊光泽的浅灰色西装三件套,搭配淡紫罗兰条纹的领带和手帕,金色的方钻袖扣,亮棕色的小牛皮鞋。


原本有些散落在前额的发丝被通通梳到脑后,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阿诚眯了眯眼,有那么一瞬间,时光似乎回到了很多年以前,同样的衣香鬓影,觥筹交错。


“唔,看不出来,你打扮打扮还是有几分贵族子弟的模样嘛。”明台斜倚在阿诚的房间门口,双臂环在胸前招呼道。


阿诚抬起头,眼中有什么东西悄然碎裂,恍惚间再仔细去看的时候,古老的世家子弟仿佛一个午夜梦回的残影;清醒后剩下的,依旧是那个游戏人间的自由佣兵。


“戏演得多了,多少总能染上点影子而已。”阿诚拍了拍明台的肩膀,两人一同向一层的主厅走去。


比起明家的小少爷,阿诚的脸明显在圈子里没什么辨识度。因而,等到明台应付完一众套交情的家伙之后,阿诚早已不知溜去了哪里。


明台固然人缘不差,不过,真正的社交中心却是此刻庭院里头被名流们簇拥着的明家大小姐和大少爷。


见明台扒着扶手在台阶上东张西望的样子,一袭浅金色露背长裙的于曼丽狐疑地走了过来,问道:“在自己家你怎么像个做贼的似的?找什么呢?”


明台一歪头,冲于曼丽眨了眨眼睛,一手指了指院中的明楼,后者正举着一杯香槟陪同几位议员老头子闲聊。


“你仔细看大哥那件西装外套的面料——”


曜黑的上衣外套随着明楼肩部和手肘的动作,在与光线形成某个特定角度的时候,有繁复的暗纹转瞬而逝,仿佛古老而神秘的图腾。


“Scabal?”于曼丽拿起侍应生送来的香槟,浅浅地饮了一口,也学着明台的样子将胳膊拄在旋梯扶手上,饶有兴致地猜测道,“不单单是超细的羊绒和真丝混纺,依这个折射度来看,恐怕还加入了钻石粉末。”


“嗯——眼光果然毒辣,”明台笑着点点头,又四下张望了一番,“Scabal Summit. 被称作‘金钱能够买到的最好面料’,Dedu的售价大概在2000英镑一码。当初大哥在定制这套西装的时候,我无意中听了一耳朵——全英格兰只有两件。”


“那另一件——?”于曼丽也被勾起了几分好奇。


“喏——就在那。”终于锁定目标的明小少爷一脸玩味,背过身冲一个方向指了指。


乍一看平淡无奇的浅灰色外套在日光下泛起一道道明明灭灭的波纹,宛若漫天流转的星轨银辉,虽不张扬,却足以让人过目不忘。


“多亏我还有这张脸,不然按这架势,估计都要认他夏娃做明家的二少了!”明台摸着下巴摇了摇头,不知是在自嘲还是自恋。


“明先生不愧是男人中的男人,你真该多学着点。”于曼丽眼波一转,半是感慨半是调侃地睨了明二少一眼,起身离开。


“诶——你什么意思啊?我哪里不够男人了?”明台立马变了脸,随便将酒杯往托盘上一放,追着于曼丽而去。


而作为方才两人话题中的主角之一,阿诚的注意力此刻却是被另外的人吸引了过去。


一辆酒红色的全球限量款阿斯顿马丁Vanquish稳稳停在了公馆门口。


从驾驶位率先迈出一条白皙修长的小腿,伴随着同色系的高开叉范思哲(VERSACE)束腰礼服,15CM高的Christian Louboutin红底鞋,利落的深棕色短发,上挑的紫黑色眼线,大片金棕色的眼影。


一种精致浓烈到,让人窒息的美。


美国时尚界的宠儿——碰巧阿诚还知道她的另外一个身份。

美杜莎,汪曼春。


与她同行的人阿诚也并不陌生,两人甚至还有过一面之缘。


站在常年霸占顶级时尚杂志封面的汪曼春身边,不少人都认为他只不过是“女魔头”的又一个临时男伴,唯独满肚子坏水的政客们彼此露出心照不宣的笑容。


美国国会参议院议员,王天风。


“看样子,多在明公馆耗些日子也不一定全是坏事,”阿诚晃了晃高脚的玻璃杯,将香槟一饮而尽,“至少,社交季的好戏总会轮番登场。”


TBC

意呆利小组出赛><这意味着我今年的欧洲杯之旅还远没有结束呀!


评论 ( 20 )
热度 ( 160 )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