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现代AU强强】三面夏娃36

36  得失


接二连三的巨响轰然炸开。


阿城一低头,就看到苏医生正往事故的发生地跑去。


“该死!”阿诚长腿一迈,跨过窗沿直接纵身跳了下去,三步并作两步上前一把抓住她的胳膊,“你找死么!”


“大小姐还在那面,你替我照看锦云——”


“冷静点!”阿诚厉声截断了她的话,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对抗“伊甸园”可能的突破口,绝容不得半点闪失,“这不是动刀子做手术,打架我比你在行。我向你保证,明家人都不会有事。”


爆炸并没有就此停止,从主楼一直蔓延到两侧的附属楼。跑得近了,便能听到杂乱的人声层层叠叠。


“真是有够夸张的。”敢在明家的社交季搞这么大的手笔,难道不怕之后遭到一窝蜂的反噬么?


枪声逐渐响了起来,阿诚跑进主楼的路上,已经顺手解决了好几拨训练有素的身穿黑色制服的家伙们——天知道他们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从某个帮佣口中得知,明镜的确之前一直在三楼的私人会客室。这会儿,该死的也是入侵者最密集的地界。


扔掉已经打空了的枪,阿诚弯腰从尸体手上扒了两把,往后腰一别,又攥了两把在手里,径直往三层而去。


走廊上聚集着大约十几个拿着枪的不速之客,正一间挨着一间的搜寻着目标。


看样子给他留下的时间恐怕不多了。


阿诚故作乐观地打了个口哨,架起一副被人遗落的复古款墨镜,大步跨出墙壁的拐角,同时双手向前方张开,以一种极快的频率连续扣下扳机——子弹拉出锐利的直线,精准地命中了敌人的后脑,穿透前额,带出一道道血色的残痕。

仿佛一场盛大的烟火表演。


渐次倒下的躯体,骤然放大的瞳孔里映衬出同伴的惊恐神情,子弹不要命地袭来。


阿诚微微歪了歪脖颈,金属的弹头在脸颊上留下一道刺目的印记,他随意地丢掉空枪,从背后抽出另一把继续着屠戮。


几个眨眼的功夫,脚下已经横七竖八地躺了一地的尸体,个个一击爆头。


阿诚左手刚想去摘墨镜,忽而一抬眼帘,手肘划过一个180度的弧面,顺势发出一枪,走廊后方伺机而动的偷袭者轰然倒地。


阿诚五指一松,空枪应声而落。


瞅了瞅左肩上的弹孔,又抹了把脸,片片都是血的颜色。


没有多加理会,阿诚扔掉墨镜后,飞快地跑向了走廊尽头的屋子。


谁知刚迈了没两步,就被一阵巨大的冲击力直接掀翻到了墙面上——这一下可真要命——阿诚啐了一口,脸上和身上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裂口,那是爆炸后飞溅的硬物造成的近距离伤痕。


真是一秒钟都不能多待,天知道那些人到底安置了多少炸药。抬脚大力踹开最后一间房门,迎接他的,是明晃晃的一枚枪口。


明镜握着一把D-100型双管女士专用德林杰袖珍枪,眉间淡定自若,手腕稳若磐石。


阿诚弯起嘴角,甚至有种冲动想要向她行个古老贵族的宫廷礼仪。


军火新贵的大家长,该当这份波澜不惊的坦荡。


“阿诚?”

“大姐,咱们先换个地方说话。”


“迷宫尽头有一条暗道,我们去那里。”明镜点点头,当机立断地决定道。


阿诚护着明镜,特意绕了点路。入侵者也不傻,确定了目标就在主楼内之后,基本封锁住了全部的出口,没有重火力傍身,硬闯的话没有胜算。


万幸明大小姐对自家的迷宫相当熟悉,回环的道路在她的带领下,仿佛两点间最近的一条直线。


“这时候才觉得,还是用墙砌的迷宫令人安心。”

因为树枝压根挡不了子弹!


阿诚真的怀疑,明镜身上是不是像他一样也装了定位器,不然怎么走到哪黑衣人就跟到哪。


“我挡他们一阵,大姐你先走。”

“自己小心。”


在迷宫里和人玩枪战,阿诚也是头一遭经历。你或许看不见敌人的踪影,但子弹却可能从任何一个角落冒出来。

唯一的办法,就是诱使对方先出手。

根据对方弹道的方向来推测人的位置。

“砰——”

“砰——”

“砰砰砰——”

当然,这是相对的。

阿诚出枪之后,同时也就等于暴露了自己的所在。

根本就是两败俱伤的打法。

干掉对方几个家伙,他自己身上也好看不到哪去。


祸不单行。

阿诚膝盖一软,眼前一阵晕眩。

该死的六号海洛因。

早不发作晚不发作,偏偏赶在这种要命的关头——

聊以慰藉的是,比之上一次全无抵抗的状态,眼下身体似乎开始趋于习惯那种痛楚,至少阿诚还能咬紧牙关维持一丝清明。


“呼——”阿诚扔掉枪,从脚踝处抽出一把匕首,反手刺进了自己的大腿!

“唔——”狠狠锁住喉间的闷哼,大把的汗水自额间滴落。

“滴答——滴答——”

心跳的声音震颤着耳膜,疼痛让人的注意力前所未有的汇聚集中。


对方有三个人。弹匣里只剩一发子弹。

将匕首大力掷出去的同时,阿诚右手带枪拄地,脚腕高高向上甩起,整个人自下向上窜了出去——避过打在半身高度的子弹,双腿以雷霆之势夹住其中一人的脖颈,瞬间错位翻卷下坠,骨骼断裂发出的清脆声响,伴随着子弹出膛带动的迅猛气流。

一刀,一枪,一招锁喉。

你无法在任何一所顶尖的军事学校习得的精准击杀。

真正的杀人术。

阿诚重重地跌落在地。

血液超负荷流动的后果,已经濒临极限。

本想在明公馆安稳地混过三次发作,不曾想这里压根也不是什么稳妥的地方……

阿诚最后露出一抹苦笑。

 

*

“我算看明白了,这帮人根本就是冲着你来的。”于曼丽索性把长长的裙摆撕去半截,小腿、手臂和脸上都有程度不同的擦伤,她一手握着枪,冲明台半真半假地抱怨道。


“我倒真希望‘只’是冲着我来的。”明台抬手结果了一个入侵者,拉着于曼丽躲在了东南方向的一处墙角,两人虽略有狼狈,但看起来都没有太严重的伤。比起阿诚这个初来乍到的,明小少爷至少对公馆内哪里藏着武器一清二楚,弹药充足的情况下两人总算还应付得过来。


“不知道大姐那面情况如何,这帮家伙根本不让我们靠近主楼。”背贴着墙壁,明台深深吸了口气,随即转过身向后方进行连续射击。


“我记得大姐身边不是有个什么国会议员么?不会刚好是个软脚虾吧。”于曼丽一边对付着步步迫近的敌人,一边在空隙间回道。


“他最好不是。”

 

*

“你给我闪开!”


毕业于West Point(西点军校)的王天风绝非什么软脚虾。

爆炸一始他第一时间去寻找明镜的踪迹。

不过还没等找到人,自己反而先被拦了下来。


“议员先生,保护你是我的任务,还请理解。”汪曼春不知从哪里弄了把黑色的Glock36自动手枪,对准王天风的眉心。细长的红色鞋跟踩在地板上某个倒霉家伙的后心,分毫不让。


“谁给你拿枪对着我的权利的?”王天风面色一变,沉声质问道。


“议员先生,我拜托你清醒点,眼下的情势,聪明如您,难道还看不透么?”汪曼春艳丽的唇线一挑,眼含讥讽。


美杜莎。名义上跟在王天风身边做事,实际背后却有着更大的雇主。


白宫的确授意王天风来明家打探虚实——美国人对明家和南美旅座的“交往过密”心怀不安,另一方面,“王明两人关系匪浅”的诸多证据同样被详尽地记载在CIA的绝密档案里。

There's always a plan B.

就算这次毫无预兆的大规模袭击不是美国方面发起的,白宫也必定乐见其成。

明家需要一点警告。

 

*

明楼赶回公馆的时候,一切已基本尘埃落定。


同明台汇合之后,兄弟俩首当其冲便是搜寻自家大姐的位置。


“这种程度的爆炸,楼内的密道难保不受波及,大姐应该不会选择留在里头。”


残缺的墙壁,破碎的雕饰,带着伤的蹒跚人群:全都不及,那片染了血的玫瑰花田。


凌乱的尸体,铺就了一条通往修罗场的路。

明镜就坐在那路的尽头,掌心一缕缕浓稠的暗色。

枕在她腿上的男子,安静得如同一幅令人窒息的油画。

只要一眼,便是一场噩梦。

明楼不知道自己到底何时才能从其中醒来。


“大姐,你没事吧?”明台连忙脱下了西装外套披在明镜肩上,关切地问道。

“我没事,赶紧去把苏医生找来,这孩子……”


没等明镜把话说完,明楼已经一把将人抱了起来。

 

*

六处枪伤。

八处重度擦伤。

多处轻微骨裂。

失血过多。


苏医生拿着体检报告,一时有些五味杂陈。

同样的数据报告,明楼手心里也攥着一份。


“人什么时候能醒?”明楼抱着双臂站在监护室的玻璃窗外,视线久久地停驻在阿诚紧闭的双眼上,似乎不愿放过哪怕双睫一丝一毫的波动。


明家的大少爷是鲜少动怒的人。

这一次,就连仅仅是站在身侧的苏医生,都有点扛不住那股近乎化作实质的怒火。


“年轻人,总算是底子好。不会睡太久的。”苏医生避重就轻地回道。


这也就是放在“夏娃”身上吧,但凡换了别人……


“苏医生,”明楼似乎对这样的答案并不满意,“你在明家也有日子了,我不妨告诉你,现在里面躺着的那个人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男人转过身来,连带着庞大的压迫感宛若排山倒海,“我要知道,他的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


内心深处,苏医生对明楼的疑问毫不意外。


当这位欧罗巴的军火帝王不顾满身的血污,亲自将人抱过来的时候,她就知道,阿诚这次休想再蒙混过关。


明楼是什么人。

他杀过人,见过血。知道伤痕是身体怎样的一种记忆。

而阿诚身上那些伤,愈合得太快了。


“明先生,”苏医生呼了口气,抬起右手挽了挽耳边的发丝,侧头看了眼安静地沉睡着的青年,缓缓开口道,“你现在问的,或许关系到他所背负着的最大的一个秘密。既然你把他当作是重要的人,便等他醒过来之后,亲口告诉你吧。”


TBC

评论 ( 23 )
热度 ( 195 )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