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主楼诚,可能还有些其他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现代AU强强】三面夏娃38

38 算计


继明公馆的爆炸案刚过不到三个星期,又一个让人目瞪口呆的大新闻疯狂地占据了各大报纸网站的头条版面。

贝利尼家族在欧洲大陆数十余处地产,几乎同时被付诸一炬。

而有甚者,其位于南太平洋一座尚未登记在案的私人岛屿,则直接吃了一枚巡航导弹。

当然,后一条消息并没有在普通大众当中传播开来。

这犹如雷霆之势一般的反扑,震惊了整个欧洲大陆。

 

阿诚将重机枪随意地向地上一扔,懒洋洋地往别墅外墙头上一坐;在全球顶级的自由佣兵面前,寻常安保人员简直不堪一击。

更别说,他有近乎无限的火力支援。

谁让明家就是干这个的呢?

待明台和于曼丽先后离开别墅区赶来汇合后,阿诚这才从脚边的黑色背包里拿出一只控制终端。

“我对于高科技的电子产品,其实真的搞不太懂。”随手按下正中的一颗红色按钮,巨大的爆炸声轰然响起,仿佛一组命运交响曲的激昂序章。

身后,火光冲天,浓重的黄褐色烟尘似乎将落日都染上了一层寓意不详的暗影。

 

明家这几年在欧洲军火界蹿升的速度堪比火箭。

军火不比其他生意,垄断的家族掰着手指头就能算得过来,加之整个欧洲市场摆在那,此消彼长,眼见明氏财团的地位如日中天,老牌军火商自然不甘坐以待毙。

导火索,或许是听闻明家又“神通广大”地搭上了南美线的消息。

于是,一场蓄意的破坏行动应运而生——旧势力联合围剿新势力的惯用伎俩。

如此大的手笔,难保每一环都布置得天衣无缝。实际上,明台并没有费太大功夫就揪出了牵头人。

意大利的黑手党家族。

至少贝利尼一口咬定鱼鹰设计图遭窃同明家脱不了干系。

只是今天过后,他们恐怕已经不再具备任何发声的能力。

 

为避免事态进一步恶化,INTERPOL,UN,NATO纷纷着手介入。然而,还没等这些反复无常的政客们对此下一个初步的“恶性事件”定义,白宫竟首先退步表示中立,甚至还一本正经地呼吁各方保持冷静态度:这仅仅是一场利益团体之间的较量,无需上升到国际层面。

意大利第一个跳出来表示反对。

贝利尼家族遭到毁灭性的报复打击,连带着意本土经济也严重受挫,总理先生急切地想要追究责任并索取赔偿。

白宫方面不置可否。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成员国选择撤回动议,原因不明。

只剩小报记者还在孜孜不倦地大书特书阴谋论云云。

这一反常举动背后真正的寓意——有人用古老的花式西文字体准确清晰的描述道:一个时代和王朝的更迭。

 

“也亏得你手底下的人争气,先一步造出了V-44,否则白宫不会妥协得如此之快。”王天风这会儿已经回到了美国,原本他还担心这一出闹得太大明家最后没办法收场(他总要提前疏通一些关节以防变成最坏的局面),未曾料想明楼还留着一手绝杀的牌。

美军军方专家曾断言,V-44搭载的核心技术将引领未来空军战机发展趋势至少十年。白宫不可能对此熟视无睹。

欧洲乱成什么样子他们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V-44却志在必得。

而事实上,欧洲市场也并没有乱套,明楼也从来没有和老牌军火商撕破脸的打算。

因为那样太划不来。

老家伙们心里未尝不清楚,对付明氏要么一击必杀,不然一旦他们缓过气来,倒霉的就是自己。

因为接下来,每个家族都收到了一份新拟定的合约内容。

关于欧洲军火市场的重新洗牌。

眼前,是带着全球顶级战机的明氏财团犹如君临天下。

身后,是被近乎连根拔起的黑手党家族堪比枯骨成沙。

前车之鉴,没有人乐意再以身试法。

一场爆炸,一个家族的覆灭,一步之遥的欧洲军火帝王的宝座。

德意志。

铁血的联邦德国,永远是最难啃的一块骨头。

“所以说,这就是方孟敖提出的要求?”明台满脸狐疑的问道。

 

麦德林是哥伦比亚第二大城市,同时也是它最高的出口地区。

无论是商品还是毒品。

上个世纪80、90年代,麦德林曾因其举世闻名的跨国贩毒集团和居高不下的犯罪率而成为全球最不安全的城市。

如今,Medellin集团已成为一个旧日的血腥符号,取而代之的则是境内头号反政府武装势力,杜见锋的私人军团。

不过这一次,杜见锋却没有直接回到那儿。

私人游艇停靠在位于南加勒比海岸的卡塔赫纳(Cartagena), 杜见锋穿着黑色的紧身背心,头戴一顶Panama草帽,率先下了船。

湿热的日光铺满裸露在外的皮肤,很快就爬满了细小的汗珠,肩膀上有类似刺青图案的一角若隐若现。

海平面折射出点点金光,白色的海浪悠闲地翻涌摇曳,长嘴的海鸟盘旋而过。

杜见锋大大地伸了个懒腰,咧嘴冲之后走下来的青年笑道——

“欢迎来到我的国度。”

鲜有地脱掉了军服,方孟韦一身纯白的短衫长裤,尽管戴了墨镜,依旧感觉到光线刺目。

“以前是不是还不好说,眼下你还是省省吧。”方孟韦毫不客气地拆台道,继而径直走过杜见锋,跨上了等候多时的改装越野。

“啧啧,还真是不把自己当外人呐。”见方孟韦动作干脆,丝毫没有独自陷入未知势力地盘后步步为营的谨慎姿态,旅座大人好心情地吹了声口哨,紧跟其后。

在部队同僚的眼中,小方少校无疑是个严谨得有些过了头的军人,永远穿戴得一丝不苟的军装,连表情都很少。

但如果是谢晗的话,他大概会说:那家伙骨子里根本还是个青春期都没过完的叛逆少年。

就像你不应该期待一个曾被兄长宠上了天的男孩会是只单纯无害的兔子。

狡兔三窟,既然“坟场”已经被方少将锁定了,他不得不为自己选择一个临时目的地。

南美听上去不错。

所以,小方少校就和杜见锋一道“私奔”了。

没等旅座大人开心两天,麻烦便已经找上门来。

唐大臣暗中勾搭上了政府军的白修德,趁他人不在哥伦比亚之际,造反了。

“还真瞧不出那个蠢货有这胆子——”杜见锋坐没坐相地将两条大长腿全都搭在了车门上,驶过颠簸的道路,整个人有意无意地往身边的方孟韦肩上靠过去。

“意图不轨的人难道会把阴谋写在脸上么?”方孟韦嗤笑一声,刚说完这话,侧头对上杜见锋近在咫尺的脸,漠然翻了个白眼,“好吧,杜先生恐怕是个例外。”

并不在意小方少校的一脸嫌弃,杜见锋拿起草帽盖住了半张脸,不由分说地将身体往下一沉,正正好好枕在了方孟韦的大腿上。

“你说,到底是我走了霉运还是明楼那家伙流年不利,怎么每次我俩凑在一块儿都得出幺蛾子。”

“你们俩的面相都没好到哪去。”小方少校开始四下搜寻车子里是否有趁手的东西,最好可以直接照着脑袋来上一下的。

 

“我收到消息,杜见锋已经返回哥伦比亚。唐先生,你比我了解他——处于如此不利的被动局面,换成是我的话,也必定要打擒贼先擒王的牌。”

“首尊大人说得极是,您放心,我的府邸现在好比铜墙铁壁,以他杜见锋这会儿能调动的人手,管保有去无回!”

“两军对战,轻敌乃是大忌。杜见锋毕竟横行哥伦比亚这么多年,难保有些什么你不知道的手段。这样,我派两个夏家的孩子过去,专门负责你的安全。”

“哎哟,这怎么使得呢!首尊大人跟前的人——唐某真是受宠若惊。”

“唐先生切勿妄自菲薄,一切以大局为重。”

夏江放下电话,接过许一霖递上来的金漆檀木佩玉的细长烟袋,深深浅浅地吸了几口,问道:“人都动身了?”

“原是安排夏春和夏秋去的,谁知道夏冬那丫头吵着闹着非要同行,我也就由着了。”许一霖坐回茶海的位置,燃上一支南山的沉香,挽起袖口,准备煮水烹茶。

“呵,这唐大臣比我还有面子,她闲着怎么不说陪陪老夫来?”夏江没好气地哼了一声,倒也不见真的恼怒。

“我倒觉得,姓唐的确有些得意忘形。”

“总比那个油盐不进的李光更好控制。左右不过是个傀儡,太令人放心反而不美。”

“我的意思是,他未必斗得过杜见锋。”

谢晗和荣石能搭上线,说到底夏江是出了力的。

只是老爷子万万没想到,谢晗这小子平素不显山不露水的,一出手就是蓝钻这等颠覆市场的硬货。

夏江对外虽已表示金盆洗手不再过问江湖事,却并不代表这位纵横黑道近二十年的首尊大人真的解甲归田。

在唐人街,他不能明目张胆地同荣石抢生意(事已至此他也拉不下那个脸),既然高位货源已被谢晗垄断,那么市场上唯一还有油水可捞的无疑就是南美的“原石”了。

毕竟,短时间内蓝钻还是专属于上流社会的奢侈品。

许一霖不清楚夏江到底在南美埋了多少暗线,但这次的“政变”显然并非一时兴起,没道理欧洲刚出了乱子,南美也不甘寂寞吧?

“唐大臣这颗棋子,用得好固然万事大吉,”夏江闭上眼,仿佛随时都要睡过去一般,“就算用得不好,也未尝不是一招。”

“我不明白。”

“唯有鹬蚌相争,渔翁方可坐而得利。”


TBC

跑跑大剧情。

评论 ( 25 )
热度 ( 138 )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