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现代AU强强】三面夏娃39

39  我的国度


“旅座,您就不要亲自去了吧,交给我们几个。您万一要是有个闪失,李光得念叨死我。”见杜见锋开始收拾家伙,毛参谋连忙上前劝道。

“怎么?觉得我手脚不利索了?”

“我哪儿敢呐!”

“那就少废话。你带一批人去和李光碰头,先把弟兄们救出来要紧。这里有我。”

“得令——”


杜见锋并没有打算让方孟韦掺和进自己这摊烂事儿里,索性后者压根也没那个兴趣。小方少校捧着一本看起来颇有年头的书,一派闲适地坐在木质的藤椅上,阳光透过高矮的热带植物洒下不规则形状的暗影。

“我去去就回,方少校记得不要乱跑哦。”杜见锋将黑色的长条背包甩在身后,一手插在作训服的口袋里,临踏出门前,回首冲方孟韦叮嘱道。

“嗯,知道了。”小方少校的眼睛甚至没有离开纸面,也不知是否真的听清了杜见锋的话,甚为敷衍地答道。

杜见锋特意瞥了一眼那书的封面。

出自哥伦比亚本土作家加西亚·马尔克斯之手的,《百年孤独》。

 

“敌暗我明,没必要硬碰硬,以偷袭为主。”杜见锋吩咐完后,抬手朝两个方向指了指,其余人会意立即分散了开来。

杜见锋却没有和他们一路,而是自己绕到了一处山壁。午后的阳光热烈毒辣,杜见锋抹了把额头渗出的汗水,将降绳锁在一颗粗细正合适的老树上,一头缠在自己的腰间,顺着垂直的山崖荡了下去。

山崖底部是一处凹陷的谷地,堆满了大大小小的石块和碎木头,杜见锋从背包里掏出一把上了消音器的手枪,压低身体朝最近的看守摸了过去。

“唔——”

子弹无声地穿透心脏,来不及出口的叫喊被死死捂在黑色的手套之下。

旅座大人选了一条鲜为人知的路径,因而在到达控电室之前,并没有碰上敌人的大部队。费了点时间研究了下那些花花绿绿的电线,杜见锋最终一脸不耐烦地索性全部揪成一捆,在上头绑了一个微型定时炸弹。

顺手解决了两个巡逻的佣兵,杜见锋瞄准一个低矮的屋顶做了个助跑的动作,双手扒住边缘用力一撑,敏捷地蹿了上去,跃过几个渐次升高的平台,在某个反叛分子堪堪要转过头发现这一“不速之客”的时候,子弹已经先一步打穿了他的脑颅。

一条巨大的金属管道出现在眼前,杜见锋当机立断沿着它快速地奔跑起来,一路上但凡在管道外侧撞上的巡逻兵,都被挨个放倒——即便是在驻地外围,你并不能确定那些明晃晃的尸体何时会被同伴发现,时间紧迫。

靠近管道拐弯的地方——已经非常接近主体建筑的核心区域,一个小分队的人手正聚集在那儿,而领头的人刚好朝着杜见锋所在的方向看过来——

旅座大人拿枪的手猛得向后一撤背在腰上,脚尖发力,身体急速向前压去——另一只手在胸前稳稳地撑住地面,利用管道和屋顶的高度差,将自己完美地隐藏在视线的死角。

然而对方似乎是个颇为谨慎的人。

脚步声逐渐逼近,杜见锋忍不住在心里咒骂了一句——深深吸了口气,瞄准右前方一处半开合的通风口,胸前的手用力向侧面一推,就着倾斜的坡度悄无声息地翻滚了下去。

杜见锋身体凌空之际,被吩咐上来查探的巡逻兵也恰好冒出一个头顶,而当他在屋顶上方站定后——杜见锋已然轻巧地滑进了通风口的狭窄缝隙中,藏匿了踪迹。

视线可见的范围,空空如也。

“啊,这把老骨头要是再不活动真的要废了。”杜见锋甩了甩手腕,将枪别在腰间,开始沿着管道爬行。

尽管自嘲了两句,却不见旅座大人的动作有丝毫拖泥带水。

如同一只灵活矫健的美洲豹——美洲大陆上顶级的掠食者。

约莫前进了十分钟左右,杜见锋便停了下来。卸掉手边另一处通风口的挡板,确认四下无人后,一个纵身跳了下来,穿过一条笔直的走廊,尽头是一处圆形的区域,类似主控室。

守卫的数量相当可观。

杜见锋勾了勾嘴角,从背包里掏出一套热感应装置,换下了鼻梁上的墨镜。

紧接着,按下了定时炸弹的爆破启动按钮。

托建筑内部没有开窗的福,总供电系统一出现故障,整个空间霎时化作漆黑一片。

杜见锋直接拽出了一把重型冲锋枪。

密集的交火声在黑暗中听上去全无章法。

惊叫此起彼伏。

四十秒钟过后,备用电源启动。

杜见锋扯下热感应仪,踏过一地的尸体。

监控画面逐帧恢复,杜见锋随意地将背包往地上一扔,快速扫上两眼,“去C4区,咱们的人关在那。”

简要的指令下达后,杜见锋环抱着手臂,似乎对着一屋子的电子设备有些发愁。

某个瞬间,杜见锋表情一凛,几乎本能地抽枪回身——没等他扣下扳机,两处枪响几近同时爆发。

点35口径的金属子弹从走廊的一端,瞄准杜见锋所站的位置射了过去,中途却撞上了来自正对面的另一发合金弹头,如果仔细看的话,这颗子弹的设计极为精致,前端为镂空的螺旋状,长度则堪比狙击步枪的填充弹;更加神奇的是,在将点35击落后自身的弹道轨迹竟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依旧笔直地穿透了对方枪手的脖颈动脉——保持着抬起手臂射击的姿势轰然向后倒去,喷射而出的鲜血溅落在墙壁上仿佛开出了一朵花。

杜见锋转过头,另一条走廊的入口,银白色的金属枪管闪烁着冰冷的光泽。

它的主人,一袭熨帖妥当的棉白休闲衣裤,他不动声色地站在那里,美好得如同不应存在于这个污浊的世间。

至少在杜见锋眼里,没有过谁能够把这个单薄的颜色穿得如此浓墨重彩。

“方少校是因为担心杜某才跟过来的么?”旅座大人靠坐在主控台的边沿,好整以暇地冲方孟韦挥了挥手,半点看不出适才千钧一发的紧张感。

“好奇而已。方才也只是顺手。”小方少校利落地将枪收了起来,语气不咸不淡。

 

“所以你‘千辛万苦’摸到主控室,结果却不记得开启武器防御系统的指令?”方孟韦皱了皱眉,自从备用电源启动后,整个区域的警报也随之触发,想必过不了多久主力部队就会集结完毕,而他们的首要摧毁目标不言而喻。

“人无完人嘛,你不能指望徒手格斗技满分的人还要精通什么狗屁计算机语言。”杜见锋大言不惭地为自己辩解道。

从监控画面上可以看出,得益于旅座大人“英勇无畏”地吸引了主要火力,C4区域的救援行动已基本完成,而大部队距离两人所处的位置也无疑越来越近。

方孟韦烦躁地叹了口气,拉开椅子坐下,抽出一张键盘,十指飞快地敲击起来。

“你感兴趣的话不妨去看看方家历代军校毕业生的成绩单。”

不说十项全能,任一必修科目如果没有达到A+的评级,便等同于让家族蒙羞。

“啊——贵族家的孩子还真是辛苦。”杜见锋没什么诚意地嘟囔了一句,换来小方少校百忙之中的一计白眼。

“滋——”方孟韦最后敲下回车键,主伺服器的一处光驱读取口继而弹出一片四方形的透明触板。

与此同时,圆形区域所连接的几条走廊的出口均已响起了枪声。

杜见锋不慌不忙地抬起胳膊,将手掌放到触板上用力一按。

从主控室的墙壁顶端赫然降下一整面圆弧形的屏障——或许是某种特殊的防弹材料——无数弹头将控制室的外玻璃墙打碎,却始终无法突破这道仿佛从天而降的保护罩。

杜见锋甚至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烟。

方孟韦见状挑了挑眉,随即将座椅转了过来面对着门外。

主控室外的地面两侧,忽然张开两个缺口,从中升起两座金属的支架,上头搭载着某种辨别不出型号的新型重机枪,六支枪管,两长四短,甫一现身,便向着反叛分子疯狂地扫射,冲在最前面的倒霉家伙们根本反应不及,瞬间就被轰成了血人。

一场单方面的屠杀。

他们显然不曾得知主控室还隐藏着这样的杀手锏,只能由杜见锋一人启动的完美防线。

“无论什么时候,这里都是我的国度。”

——像是回应最初方孟韦的那句质疑。

你可以从我手里将权力暂时的夺去,但这并不能代表什么。

因为,我才是这片土地的王。

“接下来,会有人把背叛者自动送到我跟前。”

 

杜见锋大闹一场的时候,唐大臣的住处却平静得让人心慌。

那种心脏落不到实处的感觉,就仿佛你明知道危险将至,却又不确定它何时会真正的到来。

而这一次,谁都没有想到。

杜见锋压根没理会唐大臣这个反叛头子。

回头看,就连选择从卡塔赫纳登陆,都并非是旅座大人的一时兴起。

从最开始,杜见锋瞄准的,就不是唐大臣,而是那座备受垂涎的金矿。

西科迪勒拉山谷间的军事禁区,一向是旅座的主力兵团驻守。

就算唐大臣反得措手不及让这里一度失控,一旦该地区回到杜见锋的掌握,旅座大人少说也可恢复近六成的武装力量。

当初发现金矿的时候,杜见锋第一时间封锁了消息,只有几个副手知晓,他曾花重金在山谷区搭建了极为强悍的防御工程,但没人知道那具体是些什么高级玩意儿。

就像唐大臣从未听说过,西科迪勒拉山谷的金矿区,实际上是杜见锋在哥伦比亚的第二个大本营。

而眼下,旅座大人却并没有扯起大旗反攻麦德林的打算。

他只是轻飘飘地命人放出一条消息:

唐大臣。要活的。

——你会得到意想不到的报酬,比如,一辈子都花不完的金子。

毫无忠诚可言的亡命之徒,鲜少会拒绝这样的诱惑。

 

“小妹你猜,唐大臣的人还会忍多久?”夏春坐在唐先生的庭院里,仔细地擦拭着自己的配刀。

“他们真的会窝里反?那我们岂不是很麻烦?”夏冬睁大了眼睛,似乎很难相信堂堂南美旅座竟会想出这么个坑爹的法子。

“怎么会呢?”夏秋手里握着一只青黄色开口的西番莲,用吸管喝着纯天然的果汁,冲夏冬挤眉弄眼道,“小妹你忘了,首尊大人交代得很清楚——‘保护唐先生免遭杜见锋的毒手’——他们自己人狗咬狗,管我们什么事?”

“有道理诶,”夏冬猛地一拍手,恍然大悟道,“秋哥,首尊大人难不成早就料到会出现这种局面了?”

“首尊大人的想法,哪里是我们这些小辈敢妄自揣测的。”夏春微微一笑,并不给出明确的答复。

“好啦,既然这里没我们什么事儿了,那就按照首尊大人的吩咐,去执行2号计划吧。”夏秋将干瘪的果壳一扔,率先翻出了院墙。


TBC

诚少轮休,耍帅不能停。

评论 ( 25 )
热度 ( 127 )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