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主楼诚,可能还有些其他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现代AU强强】三面夏娃40

40 输赢


唐大臣或许做梦都没有想到,他背叛了杜见锋,到头来同样也栽在了自己人手里。

“老唐,你那点小心思我不点破不代表我不清楚,”杜见锋手里把玩着一把锋利的军刺,唐大臣这个人有野心,却没有与之相匹敌的脑子,典型的有勇无谋,看在毒品生意还做得不错的份上,杜见锋原本对他那点儿上不得台面的勾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单凭你自己还没那个胆子反我,说吧,是谁找上你了?”

唐大臣艰难地吞了口口水,不住地拿帕子擦着额头渗出的大滴汗水,干巴巴地解释道:“都是我鬼迷心窍……”

“谁他妈要听你废话——”杜见锋一脚将面前的长条原木茶几朝着唐大臣的方向踹了出去,后者架不住那巨大的劲道直接被掀翻在地。

“咳咳——旅座,您听我……咳咳……解释……”唐大臣艰难地从地板上撑起身体,只听“唰——咔嚓——”一声,军刺擦着胳膊肘飞过,直接卡在了他左手的食指和中指之间——稍有不慎,整个手掌都要被钉在地上。

“名字。”

这已经算是最后的警告了,如果唐大臣再不把幕后之人的身份交待出来——招待他的大概就不单单是一把军刺那么简单了。

旅座大人的耐性一向不怎么好。

就在这时,毛参谋从外头大步走进来,俯身在杜见锋耳旁说了几句,后者闻言微微蹙起了眉。

“怎么回事?不是说都疏通好了么?”

“不知道哪个环节出了岔子,这次的行动完全没有提请内阁,总统直接签的字。”

“妈的,这最近一个个的都胆儿肥了怎么?那蠢货就不怕直接被搞下台?”杜见锋冷冷地嘲讽道;然而,他心里未尝不清楚,政府军这个时机抓得相当准。

白修德的地方武装力量他可以不放在眼里,并且按麦德林驻军的一贯尿性,在得知唐大臣已被他控制之后,理应第一时间把自己摘清,不再继续插手;毕竟,哥伦比亚的当权者尚且极力维护着和反政府势力的微妙平衡,总统阁下是不会放任麦德林单方面挑起内乱的。

如今,不单是麦德林的地方驻军,就连政府军也大举向西科迪勒拉山谷进驻,竟是有几分“趁你乱,要你命”的架势。

倘若是在杜见锋的全盛时期,真刀真枪地同政府军干上一场输赢尚在五五之数。总统阁下做梦都想弄死杜见锋,只是苦于没有合适的机会,现在,机会来了。

反政府势力内讧,杜见锋就算以雷霆之势力挽狂澜,也不可避免的会受到损失。内忧未除,实在是政府军进攻的绝佳时间点。

“呵呵,旅座,我不得不说,您这次太心急了;”唐大臣挣扎着站起身来,笑容里透露着阴狠,“现在跪下来向我认错的话,我或许会考虑留你一条命。”

杜见锋一脚将人当场踹晕了过去。

“你他妈还在做梦呢是吧。”

 

杜旅座发泄是发泄完了,问题依旧存在。

据可靠线报,政府军出动了包括陆战营和海军航空队在内的主力兵团,就连新设立的独立机械化营都被第一次编入正规作战部队——相反,他近一半的兵力都还留在麦德林,反叛一事后还没来得及重新清洗,天知道唐大臣在里头是不是还有内线。

“出什么事了?”原本在一旁安静看书的方孟韦终于抬起头问道。

“啊,被摆了一道,”杜见锋烦躁地揉了揉脑袋,“是政府军。”

“专门挑这种时候?”方孟韦异常敏锐,直接抓住了问题的关键。

“我倒是收买了内阁不少人,谁想临到紧要关头一个都他妈靠不住。”这些人作为反政府力量和当局之间的重要“缓冲”,一直暗地里替杜见锋挡掉了不少麻烦。不曾想这次总统阁下铁了心要打,压根没过问他们的意见。

“只能说明这位唐先生背后的人更加高明。”方孟韦两根手指拄着太阳穴,若有所思地接道。

“嘁。”

“旅座,呐个,我不是故意插嘴的,您总得拿个主意吧?”毛参谋眨巴着眼睛,小心翼翼地问道。眼下的情形,政府军明摆着要大干一场,不赶快想点什么对策的话,这回恐怕说伤筋动骨都是轻的了。

“你问我,我他妈问谁去?”杜见锋没好气地骂了一句,就算从麦德林紧急调派人手,最好的结果也是个两败俱伤,想想都闹心。

“你倒是可以去问问那位明先生,毕竟你们不还是生意伙伴么。”方孟韦倒不见紧张,甚至还一本正经地建议道。

只不过,这建议在杜见锋看来十分可笑。

“明楼?欧洲那摊烂事儿还不见他摆平呢——”

“旅座似乎对明某的能力颇不信任呐。”

这一回,就连信口一提的小方少校,都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本应深陷在欧洲事务中不得脱身的明家大少爷,此刻,却真真切切地出现在了南美杜见锋等人的面前。

跟在他身后的阿诚,甚至还趁机冲方孟韦眨了眨眼睛。

只可惜,没等杜见锋的嘴角咧到一半,第三个人从门外走了进来。

一身黑色常服的德军少将,方孟敖。

气氛仿佛瞬间紧绷了起来。

方孟韦抿了抿嘴角,不知在想些什么。

“明老板的来意似乎和我猜测的不太一样。”倘若今日来的人仅仅是明楼,杜见锋或许还真的会考虑欠他个人情,但是方少将嘛……

“说来惭愧,旅座这里的事情明某也是在飞机上才刚刚得知。”

既然收到消息还坚持让飞机降落——没等杜见锋摸清明楼话里的未竟之意,就听方孟敖毫不客气地开口道:

“孟韦,跟我回家。”

方孟韦没有动。

这显然在某种程度上刺激到了方少将,以至于他接下来说话的口气,即使在炎热的午后也让人无端察觉到森森寒意:“难不成你还打算和这个疯子一起死在这个鬼地方?”

“我说方少将——”没等杜见锋先发作,方孟敖一把从腰间抽出了枪,稳稳地瞄准了对方左胸口位置,“那我只好先结果了他。”

这突如其来的局面让在场的人都有些傻眼,谁都没想到堂堂德军少将居然如此不管不顾,在别人的地盘上来就动家伙。

唯有方孟韦毫不意外。

比起杜见锋,方孟敖才是个彻头彻尾的偏执狂。

小方少校自知没有办法阻止那个人。

但他还是掏出了枪。

 

阿诚觉得自己简直是飞来横祸。

他只不过早上偷偷摘了一株花田里的玫瑰,犯不着下午就要被枪指着脑袋吧。

杜见锋显然也有点懵。

这是什么情况?

你家大哥拿枪指着我,你把夏娃劫持了算怎么回事?

总不会阿诚是你“大嫂”吧?

方少将和夏娃之间当然没有什么特殊关系。

方孟韦只是在赌,赌明楼会出手。

“明先生,你不该带方少将来这。”

“方少校,你这一出简直比你大哥还要莫名其妙。”阿诚摸了摸鼻子,苦笑不已。

方孟韦没有理会他,紧盯着明楼的动作。

“哼,”方孟敖嗤笑了一声,毕竟手足兄弟,方孟韦在想些什么他一猜便知,“别为了个来路不明的家伙葬送明家的‘大好前程’,相信我,你一定会后悔。”

方家,确切的说,方孟敖,曾同明楼有过约定。

只要明楼协助他找到方孟韦带回德国。

方家将为明氏财团在德意志提供最高级别的担保。

这意味着,整个欧洲的军火市场份额将会对明家完全放开。

而明楼,也将成为欧洲军火界真正的无冕之王。

这是任何新兴军火商或许穷极一生都无法企及的地位。

明大少爷却连表情都未曾动过一下。

他举起了枪。

众人反应各异。

方孟敖惊诧,方孟韦了然,而阿诚,则是一脸复杂。

“明楼,这不像你。”方孟敖微微叹了口气,随后,竟全然不顾对准自己的枪口,强行扣下了扳机——

明楼也毫不犹豫。

方孟韦有些气急败坏,忽然调转了指向阿诚的枪向明楼打去——

阿诚见状猛得抬手去推他的手臂,连带着将人大力向后撞去。

“砰——砰——砰——”

听到动静的毛参谋,顾不上杜见锋的命令,直接冲了进来。

屋内的情况,简直一团糟。

方孟敖的子弹几乎擦着杜见锋的心脏而过。

明楼的子弹则打穿了方孟敖的肩膀,这让后者不得不被迫弃了枪。

方孟韦的子弹由于被阿诚干扰了轨迹,将明楼的单片眼镜打落后,在他太阳穴附近的位置留下一道清晰的血痕。

——“这眼瞅着就要被人连锅端了,你们还闹得挺欢!”当然,毛参谋只敢默默腹诽道。

同一时间,在场之人被杜见锋的手下团团围住。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去叫医生来!还有这些人,一个都不准放走!”

“咳咳——吵什么吵……”就着毛参谋捂住伤口的姿势,杜见锋借力坐了起来。

大股的鲜血溢出,落在暗色调的衣料上,尽管看得不甚分明,空气中却浮满了近似于铁锈的味道。

时间似乎有那么一瞬的停滞。

无视掉一干黑漆漆的枪口,方孟韦起身走到方孟敖身前——后者因为受伤而跌坐在沙发里——居高临下却面无表情地开口道:“方少将,我猜你一定不是空手而来的。”

“你大哥当然不是空手来的,”阿诚砸了砸嘴,仰头道,“公海上还停着一艘萨克森级的护卫舰(Sachsen-class),不然你以为政府军的空中打击部队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动静。”

造价近15亿欧元的萨克森级护卫舰是德国海军最大的水面舰艇,舰上搭载的精确制导导弹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将山谷区夷为平地——误差最大不超过200英尺。

也就是说,只要方少将一声令下,别说是杜见锋的反政府武装力量了,就连踏平政府军都不在话下。

不过显然,方少将将萨克森号带过来的最初目的并非为了震慑政府军,阴差阳错,反倒解了杜见锋的燃眉之急。

“让政府军哪儿来的滚回哪儿去。”方孟韦的语调说不上客气,“我跟你回德国。”

“孟韦,你这是在和我谈条件?”方孟敖的唇色有些发白,他甚至并没有去理会肩膀上的枪孔,血迹很快就沾染了整个手掌。

“你大可以试试再开一枪。”

 

最终,小方少校也没能真正狠下心来对方孟敖的伤视若无睹。

看着在身前忙碌不停的方孟韦,方少将面上的表情总算不再绷得那么紧了。

 

杜见锋的人没有再阻拦,方孟韦临跨出门之前,旅座终于说话了:

“咳咳,方少校,连个告别都没有么?”

并没有什么挽留的立场,和能力。

人家的大哥可是带着一整艘军舰呐……杜见锋扯了扯嘴角,似乎尝到了鲜血腥甜的味道。

心口传来绵延的隐痛,或许是枪伤的后遗症。

方孟韦的脚步顿了一下,他没有回头。

 

阿诚弯下腰,捡起地上的那只眼镜,镜片已经碎裂成一块块,犹如钻石的每一个细小截面。

明楼用手指摸了摸脸上的伤口,索性弹痕不深,这会儿已经不再流血了。

只是几道蜿蜒的红痕滑过脸颊、侧颈,在浅蓝色的条纹衬衫领口氤氲出一小片乍眼的印迹。

这是阿诚第一次见到明楼受伤。

“明先生,真的不会后悔么?”并不是每个人在与王座擦肩而过之后,都还能做到无动于衷。方孟敖说的没错,放弃唾手可得的名望、财富甚至地位,这实在不像是明家大少爷会做出来的事。

“你以为他一个陆军少将真的能随随便便指挥一艘海军军舰?”明楼答非所问道。

方孟敖的确不知道哥政府军的动向,他命令萨克森号舰指麦德林的时候,是真的打算以一城之力迫使杜见锋放人的。

更何况,这个命令本身就是违规操作,方少将或许会因此被告上军事法庭。

但你看,这就是方孟敖,方家近几代最出色的子孙。

为了弟弟,可以赌上一切。

管他值不值得。

“这样的一个人,方少将有,我当然也有。”

 

——你问我会不会后悔。

——怎么可能。

江山没了可以再打,只要你安好。

 

第四卷《迷宫的十字路口-社交季篇》完


末尾小秀一波。大家第五卷见~

周末我要积极备战欧洲杯决赛!

是的,意大利VS德国在我看来已经是决赛了!

评论 ( 23 )
热度 ( 150 )
  1. 翊薇樊尘锦小路 转载了此文字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