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现代AU强强】三面夏娃42

42  红毯背后


“本届东京国际电影节的主会场仍旧是位于港区的六本木之丘,作为旨在发掘新人和奖励青年导演的亚洲最大影展,不知今次又会给我们带来多少惊喜呢——”特约记者尽职尽责地进行着现场播报,“现在走上红毯的这位‘影坛新人’想来大家并不会太过陌生,北美时尚界的宠儿,天生的菲林杀手——汪曼春,汪小姐的亚洲荧屏首秀,相信大家期待已久!”

摄影机随即给了汪曼春一个特写的长镜头。

依旧是利落的齐耳短发,浓重的黑底眼线,色泽饱满的双唇。

淡金色的菱形沙漏状耳环垂落在肩头,出自范思哲首席设计师安东尼.瓦卡莱洛 (Anthony Vaccarello)之手的白色绸缎礼服,异常大胆的选择从胯骨处开缝,凸显出黄金比例的腰身和修长的大腿,胸前刻意镂空的斜纹设计让乳形若隐若现,直让人血脉喷张。

艳丽如妖的女人。

镜头切换的过程中,记者小姐火速接过助理送上来的背景调查,对于这些爱搞惊喜事先拒不透露男/女伴的明星们,实在是考验媒体人的临场应变。

就好比汪曼春此刻挽着的这一位。

“亚洲的观众们或许并不是特别熟悉走在汪曼春身侧的这位先生,来自欧洲的新贵,明氏财团的掌权人,十足的商业大亨,”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猜测和联想,记者小姐刻意隐去了“军火”的字眼,现下的噱头已足够炒作,“继国会议员之后,看来汪小姐这次是把目标放在了多金的财阀身上——”

红毯的主角毕竟是汪曼春,作为陪衬的男伴,明楼的穿着中规中矩,纯手工缝制的黑色西装三件套,江诗丹顿(Constantin)的限量版腕表,镜头前的礼仪完美,地道的英伦绅士。

想来明天的英国小报花边头条有的写了。

如果说之前走红毯的明星们大多还有各自国家的媒体助阵,接下来出场的这位女士则引发了一小波日本本土传媒镜头的“狂轰滥炸”。

“哦上帝!简直不可思议!他们真的把宫羽请来了!”记者小姐夸张地捂着嘴巴,似乎瞬间忘记了正在进行的直播,评论中夹带了明显的个人情绪,“我猜组委会一定不止一次给宫小姐发过正式邀请函,但是她亲临日本绝对是头一遭!哦,我真是受够了!官方居然事先一点风声都不透露!”

作为独立品牌设计师,在意大利,宫羽的工作室主要服务于高端客户群的私人订制,因而在欧洲成衣市场的曝光度并不高。

然而,宫羽团队在亚洲实施的策略则有所不同,特别是日本,宫羽的名字已经成了时下潮流的代表符号。

每一季新品的初始宣传阶段,大把的订单便已经被贵妇们疯抢一空,年轻人更是早早在店铺外排起了长队——仅仅是她们就贡献了全球近30%的销售额。

宫羽穿了一身自行设计的黑色低胸束腰长衫,特殊的质地在镁光灯下流淌着温润的光泽,金棕色的长发妥帖地拨弄至一侧,全身上下除了一只劳力士(Rolex)腕表再无其他配饰。

长外套的裁剪并不算十分惊艳,但仔细看过去,便会发现,你可以穿着它坦然地走在熙攘的银座街口、参加上流阶级的舞会晚宴、甚至是赴一场哪怕心血来潮的美妙约会。

这就是宫羽的设计魅力,她的衣服,彰显的是一种随心所欲的美。

“我一点也不怀疑,这一定是她尚未量产的新品,我仿佛已经看到贵妇们手上挥舞的大把钞票了!”记者小姐兴奋地解说道,“那么让我们来看看宫羽身旁的男士们,哦,天哪,两位带着面具的男士,这还真是设计师的恶趣味!不过,搞不好她会就此引领另一种红毯的时尚!”

与宫羽一同出席红毯仪式的是两位高挑的男士,左面的一位穿着一身略显嬉皮风的条纹格休闲小西装,脖子上扎着俏丽的紫金色丝巾,看起来是个颇为年轻的小伙子;右面的一位灰色的暗纹西服外套,白色的新式衬衫领口大大张开,直拉到传统男式衬衫第三颗纽扣的位置,配上遮掩了半张面孔的轻金属面具,夸张的线条弧度,泛起一片片的流光溢彩。

仿佛某种源自古老部落的狂野图腾。

勾起你内心深处最隐秘的渴望。

关于崇拜,关于性。


“我说宫大小姐,咱能不能走快点,我的眼睛都快被闪瞎了。”右面的男人低声同宫羽耳语道,平白引得外圈媒体一阵高过一阵的快门声。

“哇,我倒觉得挺好玩的!宫羽姐果然魅力无穷。”左侧的青年则明显兴致高涨。

“看吧看吧,还是小朋友嘴甜!”宫羽一边同镜头打着招呼,一边笑道。

宫羽此行的男伴不是别人,正是一对“难兄难弟”的阿诚和飞流。

当然,这个词或许应该用来单方面形容阿诚方比较贴切。

凑巧得知阿诚也将参加东京影展的消息后,宫羽就动起了心思,恰逢亚洲方面要推出应季新品,设计团队的意思是趁此机会去宣传一把——现成的衣服架子兼男伴不征用,简直暴殄天物。

宫大小姐本质上相当爱热闹,左右阿诚自己有请柬,她还可以再带一个男伴,于是乖宝宝飞流就这么被拉下了水。

幸好宫羽还知道阿诚这张脸上过INTERPOL的红色通缉令,虽然目前的状态是疑似死亡,好歹不要张扬过了头,这两张面具可是她花了大价钱请威尼斯的老手艺人亲自赶制出来的。

“那位就是明大老板啊——”宫羽探头探脑地张望了一眼,砸吧着嘴道,“闻名不如见面,不过旁边那位汪小姐多半是没戏。”

“这你都看得出来?”阿诚不着痕迹地瞥了那对男女一眼,佯装吃惊地问道。

“这还不简单?”宫羽伸出食指和中指指了指自己的双眼,“看明大老板的眼神就知道了,不多不少四个字:眼。中。无。爱。”

“噗嗤。”没等阿诚表态呢飞流率先就乐了。

“你不去当神婆真是白瞎了。”阿诚抽了抽嘴角,“中肯”地建议道。

三人的互动多少落入了有心人士的眼里,明楼便是其中之一。

“那个宫羽,是什么人?”明大老板状似无意地打听道,日媒如此疯狂的跟拍可不多见——尽管这并不是问题的关键。

走在她旁边的男人,只消一个背影,明楼便可以确认无疑。

那是阿诚。

“意大利的独立品牌设计师,在日本的粉丝相当多,”汪曼春不紧不慢地答道,倒也没生出多少嫉妒的心思,毕竟大家混得不是一个圈子,“单说女性设计师,她的作品还算能入的了眼,有机会的话倒是可以认识一下。”

“距离开幕式还有些时间,不妨趁现在,”明楼抬腕看了眼表,向汪曼春建议道,“刚好我失陪一下。”

汪曼春点了点头,明楼便先一步离开。


阿诚拐进洗手间,摘掉面具后长长舒了口气,用冷水拍了拍脸,太过密集的灯光给人晕眩的错觉。

当个公众人物也是有诸多难处呐。

洗手间的门锁发出一声近乎微不可闻的响动,阿诚抬起眼,透过盥洗台上方的镜面,正好瞧见反手锁了门的明大老板。

阿诚不咸不淡地扫了他一眼,拿起毛巾自顾自地擦着手,而明楼也气定神闲地走到他身侧,拧开了水,“你的交友范围总是让人意外。”

“自然比不上明先生的艳福。”阿诚意有所指地回了一句,汪曼春的大胆造型实在令人过目不忘。

阿诚自认口气并无半点阴阳怪气,不知为何却引得明楼轻笑出声。只是下一刻,这人竟骤然发难,一个大力将阿诚直接按在了身后墨色的瓷砖墙上,身体与墙面的撞击发出沉重的暗响,阿诚眉头一皱,闷哼一声,狠狠瞪了明楼一眼。

这又是发哪门子疯?

镜片反射出一段幽幽的暗光,明楼一只手慢条斯理地将阿诚胸前的衬衣领口向里拢了拢,随即俯下身,紧贴着阿诚的侧脸耳畔,气息优雅而炙热。

“再被我看到你人前穿成这样——你知道后果。”

说完,明大老板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退回自己原本的位置,对着镜子理了理衣袖,再也不多看阿诚一眼,径直转身开门离去。

我知道个屁后果!

阿诚大大翻了个白眼,简直气不打一处来。不是上一刻还在争论两人各自的女伴么?怎么画风说变就变!

更何况,明明是他自己沾花惹草在先,为何到头来被威胁的却是我?

从隔间里走出亚洲面孔的男子——看打扮约莫也是影展的应邀嘉宾之一,不知是否听到了两人此前的对话——冲阿诚略显尴尬地笑了笑。

阿诚礼貌地点了点头,左右他和明楼也没说什么有营养的东西,只不过——

“唔——”男子只觉后颈一痛,随后便失去了知觉。

阿诚甩了甩手,将人拖回进隔间,使了个小把戏将门反锁,才又重新走到盥洗台前,只是这回手里已然多了一条黑金色相间的男士条纹丝巾。

“真是骚包的颜色。”阿诚撇了撇嘴,最终还是认命地系在了领口,多少遮掩住了胸前过多的裸露部位。

以至于回到会场的时候,阿诚并没有错过明楼面上一闪而过的满意神色。

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都说狡兔三窟,在阿诚看来,梁萌萌恐怕有三十窟还多。

梁先生总是喜欢为自己制造一个又一个莫名其妙的身份,并乐此不疲。

用这人的话来说——为了挖掘更为广大的潜在客户群。

因而,当阿诚发现本届东京影展的特邀评委里面出现了梁仲春的名字,倒也没有过多的惊讶。

他有本事给自己弄个什么最佳新人奖的提名呀?

阿诚百无聊赖地想着。

梁仲春所谓的“最好的位置”直接将阿诚带进了评委区,完全独立的空间,隔绝了媒体窥探的镜头,绝佳的屏幕视角。

作为合作伙伴来说,哪怕是在工作中也从不亏待自己无疑算是梁仲春的一个加分点。

“今年的最佳新人奖已经内定是汪曼春了。你如果对这一行感兴趣我倒是可以帮忙牵个线搭个桥。”梁仲春翘着腿,随手指了指此时大屏幕上放映的入围作品片段,刚好是汪曼春参演的那部。

“这是个冷笑话么?”阿诚摘下扎眼的面具,安静地落座于一处阴影里。

“当然不,现在整容技术这么发达,换一张脸还不简单。”梁仲春一副满不在乎的口吻,仿佛真有这么回事儿一样。

“真是抱歉,我对自己的长相还算满意。”

梁仲春仿佛颇为遗憾地摇了摇头,“老弟啊,哥哥我也是为了你好,你这行,做到最后的最后,还不是要给自己留一条退路。”

“我这还没到七老八十不能动的地步吧?”阿诚没好气地回道,“怎么,这次又很棘手?”

否则,梁仲春才不会无缘无故说这一堆狗屁不通的废话。

“说真的,难得来一次日本,我真是建议你去个什么神社之类的拜拜。”梁仲春一脸的语重心长,最近几次夏娃接下的委托虽说都是有惊无险的度过,但也着实考验人的心理承受力。

更有甚者,这一切还远不是结束。

阿诚说得没错,夏娃的动向他一直有留意,从撒丁岛上的那一本《宇宙志》开始,一桩桩、一件件,乍一看彼此毫无关联,但冥冥中似乎都被某条看不见的线所牵引——听起来好像挺邪乎,但以梁仲春多年的经验,直觉这背后的力量不容小觑。明哲保身,他不便主动和阿诚说些什么,只能旁敲侧击的提点。

“这次的目标,也算是半个熟面孔。”

阿诚心头一凛。

——“北美黑市之主,荣石。”


TBC

评论 ( 17 )
热度 ( 166 )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