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主楼诚,可能还有些其他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43 那一夜的烟火


日本是个四季都有玩法的国度。

各具特色的夏日祭将整个日本岛装点得热闹异常,而东京最值得一赏的无疑是隅田川的烟火大会。

宫羽对此相当憧憬。

甚至早早地便将应景的浴衣准备好了。

比起在聚光灯下一板一眼的走红毯,阿诚对于可以肆意聊天喝酒的夏日祭倒是更感兴趣一些,这也是他第一次赶上花火时节。

当日下午,阿诚收到了一条信息。

——水户街,傍晚我派人过去接你。

历年的隅田川烟火大会都设有两个会场,共计燃放近2万枚烟花,场面极为壮观,不乏有心人士摸索出最佳的观赏地点。

这还是阿诚听宫羽念叨的。

——可以带女伴么?

阿诚编辑信息的手指飞快,故意问道。

——你希望我带?

不得不说,明楼一旦放下派头耍起嘴皮子,他还真有点招架不住。

——我和宫羽还有飞流约好了。

——自己处理。

对面回复的速度也不遑多让,阿诚嘴角一抽,为什么有种好像是明小少爷听训话的感觉。

这时,门铃响起。

阿诚放下电话走了过去,来人一副商铺店长的打扮,双手捧着一个长方形的扁平纸包。

“阿诚先生,这是明先生托我送过来的,请您收下。”

藏青色的棉麻质地,印染着海浪的滚滚波纹,黑底金色织锦的腰封(或许是因为影展当天的那条丝巾?),暗墨的方形木屐。

“还真是全然不给say no的机会呐。”阿诚摸了摸鼻子笑道。

随即,他拨通了酒店的内线电话。

——“宫大小姐,临时有约,晚上就让飞流陪你吧。改日我请客。”

——“哦——?”宫羽故意拉长语调,“是哪家的青年才俊把我们阿诚拐跑了?”

——“青年才俊?难道第一反应不该是名媛贵妇么?”阿诚挑了挑眉,煞有介事道。

——“怎么可能!”宫羽全然不买账,信誓旦旦地接道,“有本小姐这位大美女镇场,你要是还被那些庸脂俗粉给引诱了,咱俩就真的可以绝交了。”

输给男人不要紧,若是输给女人宫大小姐就真的要炸。

——“呵,真知灼见,高明。”

——“那么,玩得开心。”

 

“我说明先生,为什么你给我送来了浴衣,自己还穿得人模人样的?”坦白说,对于明楼依旧穿着一身复古的三件套西装这件事,阿诚并不觉得十分意外。

毕竟作为身价过亿的大老板,基本的公众形象还是要维系的。

但这并不代表阿诚会这么轻易放过他。

“很简单,因为我想看你穿。”明楼的回答没有半点迟疑。

 

车子在距离水户街道两百米左右的地方停下,前方已然隔好了供人观赏烟火的步行区域,商店街两旁更是支起了露天的茶座,串烧、刨冰以及捞金鱼的小摊,夏日夜晚的永恒主题。

身穿五颜六色浴衣的年轻女子三两成群,面容上洋溢着属于青春的味道。

她们或窃窃私语,或放声大笑,在这样庞大的烟火庆典里,交换着彼此关于暗恋的幽深心事。

座驾离去后,阿诚左右看了看,略显疑惑地问起:“别告诉我,这种人来人往的复杂地段,你都不说带个保镖?”

“原本就是你我看烟火,我为什么要带不相干的人来?”见阿诚想要反驳,明楼抬手示意稍安勿躁,继续道,“无妨,在日本认识我的人并不多,而认识我的那些人,大概也猜不到我会来这里。”

上一刻阿诚还在忧心这位财阀大佬的人身安全问题,下一刻便活活生出了仇富心理。

好吧,让你们这些贵族老爷屈尊降贵来和庶民一起参加祭奠还真是辛苦了……

“旁的不论,这不是还有你么。”两人顺着人流走进了商业街,一时间现世的嘈杂纷乱将夏日的夜晚蒸腾得无比喧嚣,却也异常安稳。

一群小朋友争先恐后得从跟前跑过,明楼一把抓住了阿诚的手腕,才免于被冲散的危险。

“呵呵,明先生您真是看得起我。”

皮肤贴合处涌起绵延不绝的热意,让人不忍挣脱。

“我只是相信自己的眼光。”

 

“在这儿等我。”顺着明楼离去的方向,阿诚发现了一家稠鱼烧的店面。

饶有兴致地靠在一株樱花树下,阿诚看着这位跻身欧洲顶尖权贵之流的男人,排在长长的队伍之中,一如任何一个等待着一饱口福的食客。

以他的权势财力,买下这一整间店或许是比呼吸还要简单的事情,但是此时此刻,他站在熙攘的人群中,安之若素。

“嘭——嘭嘭——”第一枚烟花在天幕炸裂的瞬间,人群中出现了一波欢呼的高潮。

斑斓的花火此起彼伏,在苍穹勾勒出一团团动人的绚烂。

那些光晕串联在一起,仿佛浩瀚的银河星碎,华丽得让人惊慌。

余烬接连坠落在波光粼粼的水面,带走无数人不曾宣之于口却溢满胸间的缱绻情谊。

“尝尝?”举到眼前的稠鱼烧,拉回了阿诚的视线,落在明楼的脸上,明灭的光火氤氲。

就着明楼的手,阿诚结结实实地咬了一口,面饼混合了鸡蛋和牛奶的温润香气,以及红豆的丝丝甜腻。

阿诚边嚼边点头,向明楼的方向推了推,示意他也试试。

“太甜。”明楼微微皱了皱眉,而这一幕,被忽然拿出手机的阿诚,“咔嚓——”一声,完美地保存了下来。

在古老的东方国家,红豆寓意相思。

而明大老板和稠鱼烧,简直是今晚的意外之喜。

 

心(こころ)に泳(およ)ぐ金鱼(きんぎょ)は

【在心中游动的金鱼】

恋(こい)し想(おも)いを募(つの)らせて

【加深了爱恋的情感】

真(ま)っ赤(あか)に染(そ)まり実(みの)らぬ想(おも)いを知(し)りながら

【尽管明白染得火红的这份情感无法实现】

それでもそばにいたいと愿(ねが)ったの

【即使如此还是祈求可以待在你身边】

 

不知从哪里传来日本女歌手清冽婉转的嗓音。

巨大的声浪汇集成潮水,把人覆盖至无法呼吸。炎热。夜色。汗水。声音。烟。气味。手上的皮肤。食物。花瓣被踩成了烂泥。

孩童的追逐嬉笑天真无邪,流动的火光落在眼底一地的浮华落寞无人收起。

阿诚忽然就明白了明楼的用意。

就像他可以请来全东京最好的稠鱼烧师父,甚至包下某个建筑物的顶层,没有拥挤的人群,美酒佳肴触手可及。

但是他并没有那么做。

那样毕竟孤单了些。

他们这样的人,烟火绽放时的目眩神迷,烟火燃尽后的暗夜长路。

唯一可望不可即的,无非是平凡人的喜乐,烟火的世俗生活。

我们的路,再怎么追寻一个充满阳光的终点也无济于事,黑暗在我们的内心,在我们的底部舒张。

至少我知道自己会走到悬崖边缘,站在你的身后,与你分享苍茫世间的无声与美景;一如在命运某个迂回的岔口,你许我的这一场烟火的盛世繁华。

视线的距离犹如没入黑暗的火焰,过分鲜明。

爱恋的颜色,是透明的浅淡,浅淡到没有及时发现及时抓住就会融在空气里化成清风消散。

也许多年以后,阿诚想。

他会忘记这个夏日的夜晚,隅田川边的人声鼎沸,无边夜幕的如梦似幻,口中稠鱼烧的甜腻香味。

但是,他一定会记得,火光下属于身边男人的温柔容颜。

 

——“明楼,你说爱上一个人会不会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

——“那要看你爱上的是谁。”

——“比如?”

——“如果是我的话,就不会。”

 

一次清楚分明的爱情,并非人人都有幸遇见。

碰到如此确定的人,我没有质疑。

我相信你的真诚,如同相信我的软弱。

我相信你的美,如同相信我的罪。

我相信你的决定,如同相信时间。

 

TBC

评论 ( 14 )
热度 ( 87 )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