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现代AU强强】三面夏娃44

44  禅院和居酒屋


说专程来出席东京红毯仪式倒是错怪明大老板了。

应邀嘉宾只是个幌子,明楼赴日的真正目的其实是为了另一件事。

美日英的联合军演。

尽管作为二战的战败国只允许组建防御性质的自卫队,但日本本国的军费却一直连年拔高。

联合军演的性质有些微妙,各国既不会傻乎乎地放出压箱底儿的宝贝,却又不能差得太多——起码的威慑力总是要有的,这样才不至于在同盟框架内部丧失话语权。

因而,像日本这样的国家最喜欢采取的措施,就是大批量的外购军火。

明氏财团近来在欧洲大刀阔斧地圈地盘,自然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日方更是将其列为重点考量的合作伙伴。

会面的地点选在了京都的一座禅院。

沿着一条狭窄的石子路穿过细沙和苔藓装点的庭院,鲜少有花——日本有名的“枯山水”缩微式园林景观,静室的门口站着一位满头银发却精神矍铄的老人,墨色的和服显出瘦高的身形。

“明先生,日安。”

“藤田先生,许久不见。”

日本中央防卫省高级官员,藤田芳政。主管此次联合军演的军备调配。

和室里的摆设极为精简,壁龛上燃着沉香,一支白色的睡莲躺在天青色的瓷盆中,悄无声息。有专人负责茶道的演绎,不说话的时候,空间里除了红泥煮水的咕嘟声,安静极了。

“还望明先生不要见怪,做我们这一摊事情的,身上难免杀伐过重,所以在下就自作主张选了此处,时局诸多无奈,惟愿一时清净本心。”藤田的语气淡淡的,看不出是沽名钓誉还是真的修行有道,“上好的玉露,明先生尝尝看。”

大人物之间的会面似乎从来都抓不住重点。

他们宁可花上四分之三的时间去谈论政治和个人收藏,然后用不超过五句话来拍板真正要紧的东西。

明楼和藤田两人一路从茶道探讨到禅道,彼此竟还聊得颇为热络,句句机锋着实让阿诚听得一头雾水。

这就是贵族和庶民的差距。

编了个借口来到室外,礼貌地回绝了欲上前提供帮助的藤田家随从,阿诚信步在庭院里转悠了起来,没过多久便寻得一小段掩映在树荫下的石阶,席地而坐。

不远处有一座小巧的逐鹿,尖尖的两端因着水流的回环交替击打在撞石上,发出悦耳的声响。

阿诚对明家的生意全无兴趣。天高云淡,日朗风清,如果可能的话,他更想一觉睡过去。

耳边忽然传来男女交谈的声音,可惜说的是阿诚听不懂的日语。

百无聊赖地歪过头,透过竹木的缝隙,依稀可以看到一位穿着紫色和服的女士,同她说话的男人则背对着阿诚。告辞离去的甫一侧身,阿诚一下子来了精神——居然是熟人。

那人许是敏感地察觉到了视线的来源,竟作势偏了偏头,正对上阿诚的眼。

隔着斑驳错落的绿色,阿诚看到他伸出右手食指放在唇间,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而那个笑容,却无端让人脊背发凉。

食人魔,谢晗。

阿诚当机立断地起身追了过去,竹林对面是禅院的一处侧门,门外是一条幽静的小道,没有多余的建筑遮挡,人影却遍寻不到。

阿诚忽然有种预感,并且相当不妙。

 

星稀无月,百鬼夜行。

三岔路的巷口,挂着一只大红的灯笼,招牌是那种老旧的木料,有岁月侵蚀的点点暗痕。

开至深夜的居酒屋,座位不多,围绕着老板厨台一圈,三三两两的顾客,简单的菜品,无处安放的寂寥。

阿诚拉开门,视线很容易便锁定了角落里自斟自饮的男人。

邻座的空位上摆着一只玻璃杯,显然是在等人。

“我猜,谢先生约我出来并非叙旧那么简单。”阿诚的预感一向很准,哪怕两人在禅院的相遇是个意外,谢晗会主动约他出来想必是算计好了什么东西。

“这里的酒不错,下酒菜也好,不是本地人的话知道得很少。”谢晗将几个碟子向阿诚的方向推了推,继而为两人先后斟满。

象征性地碰了碰杯,阿诚面色寡淡,谢晗却仿佛兴致颇高。剥了几颗豆子放在嘴里,闲聊一般的语气:“我在香港认识一个看面相很准的大师,他说明楼这个人是有大气运的。不过我一向不信那些怪力乱神的东西,事情嘛,最后还不都是人做出来。”

“有没有人说过,听你讲话很累。”阿诚曲起双肘放在台面上,不咸不淡地顶了一句。

“那是因为这个世界上真正有耐心的人太少,”谢晗满不在乎地耸了耸肩,拿起杯子朝阿诚示意道,“而没有耐心的人又往往死得太快。”

恰逢老板从料理台内递过来一小碟橘红色的八爪鱼,食人魔先生相当有礼貌地笑着道谢。

“藤田芳政那个老顽固认准了要和明家做生意,这让我很伤脑筋。他的副手南田小姐无疑更为通情达理,只可惜日军备方面拍板的人不是她。”

夹了一只放在嘴里,谢晗嚼得很仔细,一边还不住点头称赞。

“你想让我去做掉藤田?”阿诚挑眉道。这位南田小姐,想来就是白日里同谢晗在禅院竹林中交谈的那位女士。

“联合军演前夕日防卫省大臣遇刺,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能刺激民众神经的消息?”仅仅是军费的增加并不能满足右翼政客的野心,而民意永远是最容易受到绑架的。

阿诚忽然放松身体向后靠在椅背上,一只手虚搭在桌面轻轻敲击着,“我现在倒真的有点好奇,谢先生是抓到了我什么把柄?”

既然谢晗对明楼来日本的意图了若指掌,不可能不清楚他受明家庇护的立场,究竟是握有多大的筹码,他才能如此信誓旦旦自己会临阵倒戈?

“说了这么久,还没有问问你的近况,身体可还好?”谢晗忽然生硬地转移了话题,然而阿诚却多少猜到了他的意图。

“托福,好得简直让我‘受宠若惊’。”

倘若六号海洛因真的如同荣石所言“无法被完全戒除”——而谢晗认为可以以此来要挟他的话。

“蓝钻果然对你不起作用,”谢晗眯了眯眼睛,这么多年的毒枭不是白做的,一个人有没有染上毒瘾他一看便知。不过对于这个否定的答案,食人魔先生破天荒地感到愉悦——太容易驯服的猎物便失去了收藏的价值——倾身凑到阿诚耳畔,低语道,“不愧是‘伊甸园’出来的。”

阿诚的瞳孔有那么一瞬间的收缩,尽管内心刹时涌起无数的疑惑,面上却是分毫不显。

“我不是很明白谢先生你的意思。”

“单单是蓝钻的话,或许还有那万分之一的可能是兼容性偏差出现的稀有品种(即压根无法吸收六号海洛因的任何成分);你懂的,人类的身体总是很奇妙,”谢晗不紧不慢地解释道,仿佛是打定主意要一点一点粉碎阿诚的故作镇定,“在‘坟场’的时候,Triton对你用了私刑——我也是在不久前才得知了这件事。夏娃、伊甸园:如此显而易见的关联,不是么?”

坟场的私刑。

“你的背后,居然是方家。”百密尚且有一疏,阿诚必须要承认那场私刑或许真的暴露了什么东西,但问题在于,谢晗是怎么知道的?

可供选择的答案不多。

按谢晗的说法,藤田是亲明一派,他想扶持南田洋子上位的话,谁的获利最大?

又或者说,时至今日,谁还有胆量同明氏叫板?

方家。只可能是方家。

而谢晗缘何能同方家牵上线,甚至亲自为其奔走斡旋?

真相呼之欲出。

谢晗,才是隐匿在“海神的坟场”背后真正的三叉戟波塞冬。

阿诚会遇见作为囚徒的他,想来只是后者作为“主人”心血来潮去“清理垃圾”罢了。

还真是被耍得彻头彻尾。

对于阿诚的猜测,谢晗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然而,这种态度本身已经说明一切。

“伊甸园的事,你知道多少?”

阿诚长长地呼了口气,暂且不去追究往日的恩怨,眼下的局面如果只是因为六号海洛因而起的话——

“很遗憾,这个世界上知道伊甸园的人,十个里恐怕已经死了九个,”说着,谢晗从手边拿过一张建筑物的图纸放到阿诚跟前,低缓的嗓音宛若将水手引诱至歧途的海妖,“而我,只不过碰巧知道了一个就连他们恐怕都还被蒙在鼓里的秘密——”

 

“他们曾经创造了神,然后又亲手放逐了他。”

 

阿诚望着桌上防卫省大臣官邸的设计图,眼神凉薄。


TBC

评论 ( 14 )
热度 ( 149 )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