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现代AU强强】三面夏娃48

48 要做的事(上)

 

距离隅田川的烟火大会没过多久,宫羽再一次踏上了日本的土地。

应邀作为新上任的日防卫省长官南田洋子的私人服装设计师。

抛开全部光鲜亮丽的头衔,南田洋子毕竟还是一个女人。女人,总有绕不开的天性:攀比美。

职位的升迁,意味着更多的社交场合和这些场合中更重要的位置,一套名家出手的订制服饰无论是彰显身家地位还是凸显女性的体态美都可以轻松胜任。

为了表示郑重,宫羽这一趟光是助手就带了四个,两男两女。

“南田长官,我这个人的设计风格比较随性,虽然之前已经收到一些关于您个人的资料,但我还是希望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们能够有深入的沟通,订制不完全等同于创作,顾客的想法也非常重要。”吩咐助手将携带的一应辅助面料及器具布置好,宫羽率先同南田阐述了自己的工作状态。

“我非常同意宫羽小姐的看法,看来我这次没有找错人。”

南田笑着点点头,彼此都是事业型的女性,气场相合,交谈起来倒是格外的有效率。

“时尚不分国界、不分场合,认为正式场合不应过分张扬的观点已经过时了,特别是作为新时代的女性,职场更是我们应该展现个人魅力的地方。归根结底,政治也是艺术,”宫羽拿起一块传统和服面料,对南田眨了眨眼睛,“我本人非常着迷于日本的和服,它的季节感、协调性给了我极大的灵感,无论多么华丽的面料,白布袜木屐都可以与之相配;无论在室内还是庭院,在陌生的街道行走都不会觉得突兀不自然,它就像是有生命的东西……”

宫羽除了作为设计师之外,一定还是一个相当成功的演说家,只见她一边指挥助手扯开各式的面料在南田身上做搭配,一面条例分明地解释自己的想法和诸多概念,不但南田洋子听得一脸神往,就连身边陪同的帮佣保镖都被唬得一愣一愣的。

其中一位男性助手将手上的东西交给他的同伴后,悄悄退出了和室,向仆人询问了盥洗室的位置。

说话的男子看上去有些拘谨,戴着一副厚重的黑色眼镜,背着大大的帆布包,日语夹杂着英语磕磕绊绊,好心的家仆细致地指明了方向,甚至打算亲自带他过去,不过对方似乎不愿太多麻烦人,连忙鞠躬道谢,慌乱着摆手示意自己可以。

转过屋角,见四下无人,男子的气势一下子改变了,步履飞快地穿梭在庭院回廊,几经查探,终于在一间类似书房的处所外停了下来。

轻轻拉开门,男子目的性非常明确地扫过整个屋子,视线最终落在了一个白色的平板终端上。从斜跨的背包里取出一根连接着不知名电子仪器的数据线,插进了终端的接口。密码破解软件立即响应并开始了运作,不出三分钟的时间,开机画面已经出现在眼前。男子随即拍了拍中耳部,低声道:“同步开始,抓紧时间。”

仪器上出现了绿色的进度条,象征着百分比的数字逐渐向前推进。

 

回到南田所在的和室,一进门就听宫羽训斥道:“怎么上个厕所也要这么久,还不快过来帮忙拿好镜子!”

“抱歉抱歉,有点迷路了。”男子忙不迭地欠身赔罪,一边举起等身的试衣镜站在南田洋子身后,配合不同的角度让她能够看到背后的模样。

没过多久,男子的耳内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阿诚哥,很遗憾你可能还需要黑进这女人的移动电话,有些邮件内容并没有完全上载到云端。”

阿诚在心里暗咒了一声。

没错,佯装成宫羽设计室助手混进南田家宅的这名男子,正是本应在荣家混吃等死的夏娃先生。

不着痕迹地在屋内寻找起南田手机的位置,这么重要的通讯工具她多半不会放在离自己太远的地方。

很好,居然在保镖的手里。

还真是够谨慎的。

转头冲宫羽暗中使了个眼色,后者很快会意,起身从行李箱里翻出一大片真丝的明黄色底料,上面绣着藤蔓和大团的花,将边角分别递给两位助手拉平,而后宫羽扫了一眼,向身穿黑色制服的保镖招了招手。

“南田长官,不介意你的保镖帮我打个下手吧。”

“宫小姐太客气了,请随意。”

根据宫羽的指示,保镖先生接过阿诚手里的试衣镜,顺手将南田的电话放在了口袋里,阿诚一边从身侧贴近保镖,扶着他的手臂指导他将镜子摆放至宫羽要求的位置和角度,同时神不知鬼不觉地用自己的电话将南田的电话调换了出来。

趁着取其他配饰的功夫,将到手的电话与背包中的破解传输装置连在了一起。

不愧是专业的设计师,初回订制足足耗费了四个钟头,然而南田却没有半点焦躁,恰恰相反,她对于宫羽的专业性表示非常满意和相当的敬佩,并且异常期待未来的成品。

追求精细或许是日本人的天性,难怪宫羽的服饰在日本岛能够大行其道。

之后东道主自然招待了丰盛的晚宴,只可惜那是请正主宫羽的,几个助手在隔间单开了一桌寻常的料理。

阿诚塞了一嘴的海胆寿司,默默嘀咕道。

 

Wagner(瓦格纳)运输公司是个家族企业,在德国声誉极好,甚至这个姓氏本身在古语里就是造车工的意思。

Wagner通常会为长距离货物运输配备两个司机轮岗,对于大主顾的话,他们也乐意送上同等的服务以示重视。

毕竟,谁都不会和欧元过不去。

德国的政府部门客户极端谨慎细致,他们会逐一核对司机的身份背景和行车记录,以确保运送过程的万无一失。

3号车其中的一名司机先生显得异常年轻,协调员不免多看了两眼,对方回了个乖巧的笑容,格外得打动女性长辈。

再三确认了各项信息无误后,协调员才将两张通行证交给了司机,之后便让他们回到自己负责的运输车上。

“我以为自己比起意大利人,还是比较像德国人的?为什么她还要看那么久?”年轻的司机先生小声向同伴抱怨道。

“不,你看起来其实更像匈牙利人。”同伴的语气没有丝毫波动,听不出是在认真回答还是顺口敷衍。

通常来讲,运输公司在接到订单后要核实集装箱中的货物内容,但对于政府客户来说,所有的手续都可以心照不宣地省略——就好像他们就可以合法运输违禁品一样。

三辆大型运输车先后装填集装箱完毕后,由引导车开路,先后驶出仓库点。

3号车主驾驶位的司机经由后视镜扫了一眼,不出所料,后面还缀着两辆黑色的改装SUV.,政府牌照。

护卫得还挺严密。

从仓库点到军用码头,傍晚出发的话,大约有100分钟左右的车程。

上了高速公路之后,车队规规矩矩地行驶在最外侧的车道。

没过二十分钟,忽然从后方飙出几辆扎眼的跑车,车窗没有关闭,车内音响声音开得极大,重金属的敲击似乎瞬间将周围的空气点燃,伴随着肆无忌惮的鸣笛和年轻人的嘶吼——看起来像是有钱人家的孩子不务正业的厮混。

他们总是以扰乱公共秩序为乐。

SUV中坐着的政府官员不适地皱了皱眉。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没教养。”一边说着,一边查询起负责相应路段交通部门的电话。

开车的司机是个三十岁出头的男人(或许有着意大利南部的血统),脾气很好,转头瞄了一眼窗外,随即耸了耸肩,满不在乎地回道:“大家都有年轻的时候嘛,不要对孩子们太苛刻。”

而3号车的司机在音乐声乍起的时候,便冲着副驾驶的年轻人点了点头。

“开工吧。”

“等好久了!”年轻人将帽檐向后一转,从车内拿出一个黑色的旅行袋,掏出一把类似电钻一样的工具,跳到车头后部同集装箱相连的部位,扒住车体的某个缝隙一使力,整块挡板顺势被掀开,突然灌入的强风差点将他的帽子吹跑。

年轻人打了个俏皮的口哨,按下手上工具的按钮,对准集装箱体横切了进去。

切割刀采用的是某种高硬度的合金金属,应付寻常集装箱材料、或者哪怕是做过特殊防护涂层处理的,都不在话下。

切割过程中发出的响动不小,不过比起那另心脏都仿佛要炸裂的重金属鼓点可谓小巫见大巫,至少后头的SUV并没有发现任何异状——巨大的集装箱体完美地阻挡了他们的视线,何况德国年轻一代的素质问题仿佛格外让人头疼。

更过分的是,交通部门的电话一直打不进去!

即便工具足够犀利,切割出一整块供人通过的面积还是耗费了年轻人不少功夫。

七手八脚的搞定之后,年轻人长舒了口气,抹了把脸上的汗,回身拽过自己的背包,冲开车的同伴挥了挥手:“那我们等会儿见。”

集装箱很大,但是里头放置的东西却并不多,至少他们这辆车是这样。

年轻人从背包里拿出一副宽屏的结构解析扫描器罩在眼睛上,按下侧面的按钮,眼前的屏幕闪过一道蓝色的波纹,紧接着视线内的物体全部数据化呈现——包括每个箱子内都装了什么东西。

很快,他就找到了想要的。

密码锁的样式很高级,不过还不至于不可攻克。年轻人牵了牵嘴角,麻利地连上解码器,一边打开电脑,十指飞快地导入一道额外的指令。

这条指令代码在虚拟黑市可谓千金难求,而他很幸运的拿到了一个友情价。

“啪嗒——”一声,密码识别成功。

年轻人伸出舌尖舔了舔下唇,将电脑放在一旁,拍了拍手,走上前去,用力将银灰色的装备箱盖向上一掀!

“哇噢,”年轻人双手搭在箱体边缘,满脸的惊艳之色,不住地感慨道,“真是漂亮的家伙,德国人的东西还真不是吹出来的。”

“少说话,多做事。”耳内传来男子清冷的声音,年轻人不屑地撇了撇嘴。

将背包和电脑抱在胸前,年轻人一个借力翻进了装备箱内,打开手机上的照明光源,仔细地查看起来。

控制系统位于中部底端的一个斜侧面凹槽,年轻人费劲的将身体矮下去,整个人几乎要对折着贴在箱底,从上衣口袋里翻出专用的万能机械工具钳,小心翼翼地打开了外层防护罩。

将数据线接入后,年轻人运行了一个更为复杂的分析程序。

随着进程的不断推入,他的面容似乎颇为紧张,牙齿微微咬着下唇,十指无意识地曲起,目光急切。然而,他并没有等到程序的运行完毕——

#:Error!!!!

“Fxxk!”年轻人低咒了一句。

“小小年纪别动不动就说脏话,”耳内传来另一个清冽柔和的嗓音,“果然还是不行吧?”

“切,欺负我没上过大学嘛,没劲!”年轻人撇了撇嘴,不甘不愿地开始远程对接。

“于小姐,接下来就拜托了。”

明艳的女子嫣然一笑。

 

TBC

评论 ( 25 )
热度 ( 141 )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