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现代AU强强】三面夏娃49

49  要做的事(下)


于曼丽指尖飞快地敲击在键盘上,一行行绿色的代码在眼底反射出一闪一闪的幽光。

“小弟弟不要灰心,这是军方最新开发的专用代码,为的就是防范你们这些无孔不入的黑客。”说话间,于曼丽并没有停止手上的动作,大大小小的窗口依次排列开,密密麻麻的符号,外行人看过去就仿佛天书一般,“我现在将它们还原成你看得懂的‘语言’。”

年轻人这才来了点兴致。

“战英,还有多长时间到达目的地?”阿诚抱着双臂站在于曼丽身后,一边与远在德国的同伴联络。

“还有不到一刻钟下高速。”

德国的军方电脑技术人员显然不是吃白饭的,A+级别的定位加密系统就连飞流应付起来都感觉到了久违的吃力。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如果这时候有人站在旁边,一定会惊诧于飞流敲击键盘的速度眼花缭乱到不可思议。那一个个字符组成的巨大迷宫仿佛每时每刻都在变化重组,只要稍微一个不留意都会被远远甩掉,再也找不到来时的路。

倘若飞流没有办法在计划的时间内完成程序的破解,那么他们就必须执行PlanB——那意味着更多的危险和不确定性。

好在最后的关头,只听“啪——”的一声,飞流潇洒地收起键盘,“我们繁忙的‘交通部门’也该干点正事儿了。”少年的黑客天才抿起嘴,狡黠地一笑。

SUV中协调员的投诉电话,这时终于拨通了。

 

于曼丽闻言也舒了口气,慢慢合上眼前的电脑,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男人。

“我虽然不清楚你和明先生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来都来了,真的不去看一眼?”

藤田芳政身死,明楼遇袭,明台将人接回英国之后,却发现原本同自家大哥一道赴日的阿诚却不知所踪。

明大少爷显然不想就这个问题多谈,他虽然好奇得要死,但也真的没胆子在大哥那副“妄言者死”的表情下八卦。

无论如何,这事儿绝对不正常。

不然,阿诚眼下孤身一人来到英国,一不去看明楼,二不去找明台,反倒偷偷把她叫了出来?

“他不是还活得好好的么。”阿诚淡淡地回了一句。

“啧,这话说得可真绝情。”于曼丽挑了挑眉,看来事情闹得还不小。

阿诚勾了勾嘴角,递了瓶水给她,并不言语。

当初听到明楼出事的消息,他的第一反应是,那个做了许多年的噩梦依旧没有真正清醒。

瞬间僵硬的指尖连握紧水杯的力量都被抽空,玻璃在脚边尽数碎裂,刺痛感冰冷陌生,仿佛不是来源于自己的身体。

不是没想过第一时间去到那个人身边,不是没想过如果当时自己就在他的身边。

可这样一来,之前的隐忍决绝便全无意义。

有人曾经对他说,你注定是要习惯走在路途上的人,你必须习惯无情。

灰蓝色的天空漂浮着大团灰白色的云朵,一半光亮,一半阴暗。

一如每次想起那个人的名字,心脏温柔而疼痛的震颤,激情迸发的拥抱,身心融合的炙热和亲密……

他是情感本身,亦是回忆本身。

他做不到把自己交给他,就如同做不到当下此刻想象会失去他。这纠缠一起的意志,像一把双刃匕首,翻转任何一面朝向对方,就会有同样锋利的另一面朝向自己。

他孤身一人穿行,听到命运十字路口悠远的回声,钝重而颤动的足音和呼吸。眼睛眨都不眨,一直盯着那片光亮,仿佛如此才能不让内心的畏惧和彷徨把时间击垮。

放心么?

放心不下,却信任。

前者,是心情。后者,是感情。

 


那之后,他和谢晗通了一个电话。

没有气急败坏,没有怒不可遏。阿诚很平静地问起了明楼车祸的事情。

谢晗依旧是那口漫不经心的调子,仿佛任何相关不相关的人,都只不过是他手里的一个游戏。

“夏娃,你应该明白,我们这样的人,对待敌人,从来不会手软。”

只此一句,足以。

结束通话,阿诚用了三天的时间理清了联合军演的全部内容。

作为日方军备总负责人的南田洋子,手握同方家交接军火的详细日程表。

借助宫羽的便利,他混进南田家,盗取了后者行动电话和便携终端内的所有信息。

感谢科技大行其道的当下,人类抛弃了白纸黑字的记录法则,将一切秘密尽数交予虚拟网络,而那里,一向是飞流畅通无阻的帝国。

方家为了掩人耳目,并没有动用军方的力量,毕竟官方的动向总是有无数双眼睛明里暗里地盯着。飞流根据从南田那里拿到的运送计划安排(包括详细的军备列表和具体的运送日期),在全德范围开始筛选检索可能的运输途径,加上战英的实地排查,最终锁定了Wagner. 为确保行动的万无一失,飞流和战英提前伪造了身份潜入Wagner总部, 几经周折,总算搭上了正确的运输线。

尽管日方的军备采购名目繁多,阿诚的目标一直都很明确,Level A+的全球定位加密系统。

德意志人引以为傲的“狩猎者”。

飞流的电脑技术固然出类拔萃鲜有敌手,但却有一个致命的弱点。

日耳曼人对密码情有独钟,“狩猎者”搭载有一整套成熟的暗文模块。倘若没有进行过专业的谍报训练,再厉害的高手也往往不得其门而入。

密码本就是钥匙。

飞流是个天才,这毫无疑问。但阿诚从来没有要求过他变成个无所不能的妖怪。

犹豫再三,阿诚还是选择了去找于曼丽。

起码比起明台,在事先打好招呼的前提下,她还不至于会忍不住去明楼跟前多嘴。

除此之外,抛开明家的关系,这个女人是实打实的军校出身,专攻密码学。

德国现行的那一套东西,她在学生时代便已如数家珍。

 

比起守在那人的床头——他很清楚明楼从不是软弱的男人,他宁愿亲手去准备一份恰到好处的“慰问品”。

王的尊严不容许践踏。

鲜血犯下的罪孽需要死亡来求得宽恕。

纵然他无法与王并肩为他披挂一身富贵荣华,至少他可以在王的身后为他荡平一切尔虞我诈。

纵然诸多背叛在先,我的爱恋我的思念永远停驻在你的身边。

 


“‘狩猎者’在实战中会采取三方交叉定位模式,军方指挥部的主信号发现其他信号异常的反应时间只有三秒钟,没有人可以在三秒钟内编写一条完整的坐标指令,更别说它可能还在不断的移动中。”阶段性的任务目标达成并没有让于曼丽放松警惕,扭开水瓶仰头灌了一口,冷静地分析道。

“我并没有想要你们临场编写指令,三秒钟已经足够,”阿诚颇为神秘地摇了摇左手食指,“因为,我将会是那个坐标。”

 

“对了,事成之后,还要麻烦于小姐帮我带一句话给苏医生。”

 


重光葵是日本航空自卫队的一名少佐。平时没有什么不良嗜好,不当值的时候喜欢去池袋一家隐藏在小巷子里的地下酒吧喝酒。

那是一个在圈内人中十分有名的同性恋酒吧。

重光少佐的身份敏感,所以他并没有固定的伴侣。酒吧的气氛很好,聚集着一群Snooker(斯诺克)高手,猎艳目的不明确的时候,权可当做消遣。

比起日本人对棒球不分年龄段的狂热,重光少佐更喜欢在酒足饭饱之后来上几局,轻松控制场面,玩弄对手于鼓掌之间。

幸运的话,碰到高手对决,那种互相设陷步步为营的心理攻防战,堪比一场势均力敌的性爱。

只可惜,他称霸这一地区多时,大家逐渐都知道这个斯诺克玩得相当漂亮的男人是个不好惹的家伙,不管是真心想挑战的还是别有用心来找茬的都慢慢偃旗息鼓。

高处不胜寒,无敌总归寂寞。

每次执行任务之前,重光少佐都喜欢来这里小坐一会儿,算是同难得的休闲时光做一个完美的告别。

不过今晚,就在重光少佐寻思着要不要索性换个阵地的时候,交情不错的酒保在他刚一进门就匆忙招呼着指了指台球桌的位置。

那里围了不少人,见到重光出现,几个好事儿的年轻人大声的吹起了口哨。

重光少佐不明所以,待人群分开一条空隙,他看见了一个陌生的面孔。

微挑的眼角,颜色很淡的唇,线条凌厉的下颌。

修长的手指轻轻搭在草绿色的台桌上,一个看起来漫不经心的动作,昏黄的吊灯给皮肤镀上一层若隐若无的光晕,牵动着重光的喉结无意识地产生了一个小幅度的滚动。

球杆撞击的声响打破了时间的魔法,他看见男人支起身体,一手闲适地撑在桌边,挑衅的眼神。

“听说,你是这里最棒的?”

 

势均力敌的对手,让人轻易忘记时间的流逝。

接下来的几个钟头,简直可以称之为纯粹的享受。

精神永远处于高度的紧绷状态,因为一个处理不慎,都会给对方一口气清场的机会。

那种步步紧逼的压迫感,仿佛驾驶最新型号的战斗机躲避敌方发射的导弹,翻转、回旋、拉升——每一个动作都凭借本能,每一次与死神的擦肩而过都充满侥幸。

这让人上瘾。

除了台球,他们谈论射击、茶道和剑术,共同喜欢的乐队,他们甚至去过异国的同一家咖啡馆。

重光觉得,这个夜晚无意中邂逅的,叫做阿诚的男子,或许就是他冥冥之中期盼了多年的,世界上的另一个自己。

他邀请他去家中做客。

他微笑着说好。

 

若不是敌人麻痹大意,他一定不会如此简单就得手。

阿诚对着镜子比划着从衣柜里翻出来的属于重光的军服,身后的地板上,躺着不省人事的日军少佐,蹲在一旁的飞流正在摆弄着某个大块头的仪器。

“说真的,阿诚哥,我又要刷新对你的认识了。”飞流一边将一些金属贴片放置到重光脸上,一边转头冲阿诚感慨道。

明明是能靠脸吃饭的人,为何偏偏要靠脑子。

“少恭维我了,倒是你捣鼓的那个玩意儿,没什么问题吧?”重光的作训服对阿诚来说稍微有些大,不过整体来说还撑得住。

“放心吧,最新的3D打印技术,无痛无副作用,24小时保鲜,防水防震。”飞流拍了拍透明的玻璃罩子,笑得胸有成竹,“不过你那个朋友的名号还真是管用,什么时候介绍我认识一下?”

能够实现无差人脸模型打印的传感3D技术系统目前并不在民用仪器的登记范畴,哪怕在虚拟黑市也鲜有人公开持有,飞流多方打探未果,后来还是多亏阿诚的一个朋友。

Whale.

仅仅是一个代号,就让他轻易拿到了订单。

“有机会的吧。”正沉迷于新鲜事物中的天才少年,并没有及时分辨出阿诚并不显得十分热络的语气。

脸部的各项参数通过传感系统如实地反馈给中枢处理器,经由3D打印技术一点点呈现出轮廓外形。

虹膜、指纹、声波:一切关于“重光葵”这个个体的组成部分被一样样分割复制,而后重新汇聚凝结。

 


第二日清晨,阳光大好。

一个重光少佐还在挂有厚重窗帘的卧室内陷入深沉的睡眠。

另一个“重光少佐”已然整装完毕,大步离开了自己的住所。

楼下等待着的是日军方的派车,全体参与联合军演的航空自卫队军官将统一集合出发,去往太平洋某军事基地。


TBC

评论 ( 15 )
热度 ( 150 )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