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现代AU强强】三面夏娃50

50  就算全世界与你为敌


“大哥,方家都欺负到咱们头顶上了,居然敢直接对你下手,这口气你让我怎么咽得下?”明台站在落地窗旁,一脸的不忿。

自从得知明楼在日本出事的背后有方家的影子,明小爷心里就一直压着一口火,偏偏明楼还不许他轻举妄动,甚至特别叮嘱于曼丽看着他,半点偷偷下手的机会也不给。

“你以为方孟敖是可以随便拿捏的对象么?你忘了之前公馆遭遇的袭击了?”明楼靠在床头,端着杯温水,一手拿着今早的报纸,神色略显倦怠,“方家和明家一样,如果没有万全的把握一击即中,他们的反扑就够你喝一壶的。”

东京高速公路那一场事故,自爆的货车几乎造成明家一半的安保人员当场死亡,而剩余的则在救援途中同对方埋伏好的狙击手拼死周旋,以至于明楼才能赶在座驾的油箱被打爆之前脱身——即便如此,那一段不长不短的逃亡也是险象环生。

明台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自家大哥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了,如果不是当初明楼点名要夏娃随行,至少他在明楼出事的档口不会玩什么无故失踪!

尽管明楼只字未提,但是道上多少传出风声——不知是有人故意放的消息还是怎的,暗杀藤田芳政的凶手正是夏娃。

但只要明大少不表态,没人敢妄自揣测或者有所行动,这无疑让明家落入相当被动的局面。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眼瞅着联合军演就要开始了,难不成真要让方家把风头全抢去?”明台烦躁地抓了抓脑袋,年轻人总是不甘于什么都不做就认输。

“不然呢?去太平洋大闹一场?然后把全世界的仇恨都拉到自己身上么?我怎么都不知道你明少爷什么时候面子这么大了?”明楼冷哼了一声,明家要拿下全欧的军火市场,无论如何都绕不开方家,但就如同老牌军火商联手都没能碾死明家一样,对待方家,不能给他们丝毫的喘息机会,更不能给他们去联合其他国家的借口。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明台还想再争取,忽然桌面上的移动电话响了起来。

“喂,是我。什么——?!”

 

水母XFII导弹是由德国军方实验室牵头,几大欧洲老牌军火商共同研发的最新型巡航弹,可搭载舰队、战斗机以及地面发射装置,精准打击并且破坏力极大,实验室的主要负责人曾在一次非官方场合透露说,最新一代的水母XF系列导弹将有望打破当今美国舰队最为核心的“宙斯盾”(Aegis)作战系统——尽管美国人对此表示不屑一顾。

方家深知日本虽同英美互为战略合作同盟,却依旧企图在军力上同两者抗衡的野心,因而通过南田洋子极力说服日首相在本次联合军演中引入水母XFII.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也是欧洲大陆在军备输出层面对英美的无声示威。

按计划,三架F-35隐形战机将分别搭载一枚水母XFII巡航弹,分别从三个不同的坐标发射,打击目标为太平洋某无人岛。

至于战舰方面,日本派出了唯二的一艘爱宕级别的巡航舰,同时也作为日军海面的第二指挥部。

阿诚顶着重光葵的脸安静地站在指挥室边角的位置,面无表情地听总指挥官一层一层传达着各项命令,并不与其他人多做交谈。直到通讯员汇报三架F-35已向目的地出发,阿诚才不着痕迹地走向雷达监控屏幕,视线紧跟着象征F-35的三个红色圆点。

水母XFII导弹的一大优势在于,静态打击目标能够被提前编入程序,存储在导弹系统的记忆模块里,在极端恶劣的空中作战条件下,最大限度的帮助飞行员实现精准打击。

就好比此时无人岛的坐标已经成功录入,只等指挥官一声令下。

“三架战机已全部进入可打击范围,随时可以执行命令。”

“行动!”

“行动。”阿诚也随即低声说道。

负责联络的通讯员一边向飞行员传达攻击指令,一边在心里纳闷指令又不复杂为何重光少佐要再重复一遍?

通讯员并不知道,“重光少佐”这一声“行动”绝非是对他讲的。

“拦截成功——重新捕获定位——定位确认——目标转换成功——进入射程!阿诚哥,赶紧闪人!”

耳内的通讯装置传来飞流焦急的声线,通讯员无意中瞥见重光少佐微微勾起了嘴角,露出一个略显僵硬的笑容,蓦地有些脊背发凉;好在后者很快便转身离开。

然而,没等他分辨出这个笑容里的意思,指挥室四周突兀地响起了尖锐的警报!监控屏幕上闪现出粗大的红色“WARNING”字样,年轻的通讯员当场就傻了!

这是什么情况?

根据雷达显示,有热武器正在以高速频率向战舰袭来!

军演前的作戦会议上可没听说还要应付这种突发事态啊?

“怎么回事!”指挥官显然也对此毫无准备。

“是水母!为什么会是水母?它的目标怎么会是本舰?”指挥台前一片慌乱。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启动宙斯盾!”指挥官毫不犹豫地下令,不管造成眼下危机的原因是什么,将损失降到最低才是当务之急。

飞流等人花了大把的时间精力在水母XFII的定位系统里植入一个木马程式为的就是现在。

三方交叉定位模式开启的瞬间,木马程式同时启动,强制篡改主程序坐标路径,鉴于只有三秒钟的时间差,饶是飞流这等黑客高手也没有办法编写完整的替换指令,因而阿诚才会出现在舰上。

三秒之内纵然无法编写一道新的坐标指令,但是复制一个已知的坐标点却只需一下鼠标按键的功夫。

这个坐标点,便是阿诚的所在地。

这是一个相当保险的办法。

这也是一个相当危险的办法。

因为,想要逃离三枚顶级巡航导弹的集中打击,可不单单是跳个船那么简单。

甲板上的海军士兵纷纷动了起来,阿诚出了指挥室之后更是一口气跑到了直升机库。

爱宕级别的巡航舰无法搭载战斗机,这也就意味着,阿诚必须依靠直升机躲避宙斯盾的攻击系统。

“唉,这种时候就无比怀念战英啊……”干脆地解决了两个上来询问情况的日军士兵,阿诚飞快地按了几个按钮,拉起操纵杆迅速升空。

不远处的天际线上方,已然能够捕捉到愈发逼进的黑影。

水母XFII无疑替他吸引去了大半的火力,然而直升机的异动根本瞒不过监控系统,加之目前的混乱状态,指挥官没怎么犹豫便下令一部分武器转火。

不同于战斗机的动作敏捷,直升机先天的设计就注定了它无法应对高强度的火力攻击,阿诚自认已经发挥出了百分之二百的技巧,依旧被一枚导弹命中了机尾,失重感瞬间袭来!

而就在他的身后,不知是巡逻舰上的MK-41型导弹垂直发射系统没有全部放开权限(鉴于这只是联合军演而非实战),还是水母XFII真如其设计者所说能够完美地攻破宙斯盾体系:总而言之结果就是,三枚巡航导弹突破重重拦截,无一例外地击中了日舰的主控室!

爆炸声仿佛夏日午夜的一计闷雷,响彻云霄。

大团的浓烟夹杂着熊熊火光将海平面染成一片凄厉的血色,将所有未能发出声响的叫喊和一张张来不及形成的惊恐面容尽数吞噬。

三枚水母XFII,足以使一座岛屿完全陷落,换成一艘巡航舰,少说也毁掉了六成。

而这些,似乎并没有在阿诚的眼底引起些许的波澜。他勾起一抹凉薄的笑容,在直升机彻底被击落前,拉开舱门,径直跳了下去。

 

联合军演现场固然未曾对任何媒体开放,但一艘巡航舰遭袭击这么大的事情不可能藏得住。

一时间,各种阴谋论甚嚣尘上。

有鉴于牵扯到政治、军事等多国多方面的利益问题,三国迅速将其定义为针对主权国家的恐怖丨袭击丨事件。

作为最严重的利益受损方,日政府明确要求追究责任。

可怜新上任才不久的防卫省长官南田洋子立刻被罢免。

毕竟,在场的每一双眼睛都看得清楚,那三枚击毁战舰的巡航导弹便是专门为了军演从德国购进的水母XFII, 而签字人正是南田。

短时间内,没有人敢说这起事故背后有德国人的影子;同样,也没有证据表明他们就是清白的。

根据最新的伤亡统计,日海军罹难人数89人,其中包括高级将领7人。

必须有人为此埋单。

高层如何博弈外界无从得知,仅一日半后,德政府宣布解除方孟敖上将的一切职务。

甚至有内幕消息称,前方上将或将面临国际军事法庭的传唤。

无论方孟敖或者方家是否真的是此次事件背后的主谋,至少该行为代表了德意志的某种态度,某种必须要摆在世人面前的态度。

这对于在德意志军界盘亘已久的方家来说,不啻于晴天霹雳。

另一方面,英美作为联合军演日方的盟友,纷纷公开发表声明,呼吁全球主权国家共同抵制该等恐怖丨主义行为,调动一切可用资源搜捕恐怖丨分子。

 

“搞成这样,值得么?”

阿诚浑身湿透,或许是直升机爆炸的余波没有完全躲过,他夹着烟的手指微微地颤抖,火机更是打了几次都没有着。

战英摇了摇头,凑过去握住他冰冷的手背,总算是将烟点燃。

阿诚深深地吸了一口,随后拍了拍战英的肩膀。

很多感谢从来不需要说出口,就好像这句原本应该在一切开始之前的疑问,战英没有问,等到尘埃落定后,才仿佛叹息一般地提起。

“我反而觉得很幸运,”阿诚抹了把脸,浮起淡淡的笑意,“曾经我也问过一个人类似的问题,他当时对我说的话,我直到现在才终于明白。”

——“总有那么一个人,为了他,你愿意与世界为敌。”

 

“大哥!你不是背着我偷偷安排行动了吧?这一票干得也太刺激了!”放下电话,明台完全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看那张牙舞爪的架势简直恨不得要跟谁干上一场。

“把话说清楚。”明楼挑了挑眉,今晨的报纸还没有任何能够刺激这孩子的消息,短短几个钟头到底发生了什么?

明台添油加醋地将最新传来的关于军演事故的消息一讲,两兄弟都很清楚这其中的弯弯道道,日舰这一出事,方家怎么都跑不了。

与明台的眉飞色舞不同,明楼的神情反而晦暗不明,一手撑起额头,也不说话,不知在想些什么。

明台见状吐了吐舌头,试探地问道:“大哥,原来你不知道这事儿啊?”既然不是自己家人出手,想来方家结仇太多老天都看不过眼,等他查清楚幕后之人一定要送他一份大礼!

明楼当然不知道这件事。

如果他知道的话,大概也阻止不了。

那个人脾气看着比谁都温和,内里却是比谁都要固执。

对待敌人毫不留情,就如同当初他杀死藤田,对待自己更是全无怜悯。

他的背叛,令人猝不及防;而他转过头来的报复,却又足够嚣张。

“呵呵,哈哈哈……”明楼忽然低低地笑出声来,明台狐疑地瞅了他一眼,只见自家大哥越笑越夸张,甚至牵动了腹部的伤口进而咳得撕心裂肺。

初见时身形利落的潇洒,言谈间嘴角温柔的牵挂,手起刀落凛冽的杀意如流星飒沓,耳鬓厮磨微挑的眼眸似魅色如花。

这样危险的美感。

这样的美最吸引,一步一惊心,但却依然忍不住一再深陷。

就如某些感情,明知是错,但却因为太吸引而一错再错。

夏娃,他的夏娃。

一旦做出了选择,我们都没有犹疑。

就算全世界与你为敌。

 

于曼丽有想过,当初阿诚找到她是打算搞点动静出来。

却未曾料到,这个男人不鸣则已,一折腾就是惊天动地。

在军演上毁了日方一艘巡航舰,倘若是不相熟的家伙,她一定会认为这人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因为正常人都不会去做这样一场豪赌,那赢的概率几乎为零。

然而隐隐的,却又有些羡慕。

自打明楼出事以来,阿诚从来没有前去探望,一眼都没有。

但是现在你看,无论是日本人还是方家,曾经那些伤害过明楼的家伙,他一个都没有放过。

或许,这就是属于夏娃的爱情。

夏娃偷食禁果,亚当始知善恶。

没有背叛,就没有人间。

想到阿诚的嘱托,于曼丽独自来到明公馆,故意避开其他人,找到了苏医生。

“有人托我给您带一句话:‘已经没有时间了,我需要THE FORBIDDEN FRUIT……’”

 

与此同时,在遥远的另一片大陆上。

刚结束完一轮酒席的男子,百无聊赖地揉了揉鼻梁,在保镖的护送下坐上了车。

他的女伴兼助理递过一只平板,上面显示着日战舰遭袭的现场图片——那本应该是最高级别的机密文件。

男子随意地翻了几张,继而弯了弯嘴角,眼神似乎颇有怀念。

“一晃这么多年没见,做事还是那么冲动呐,我亲爱的弟弟。”

 

第五卷《烟火的盛世繁华—东京篇》完



不知不觉……居然五十章了……

好像每一卷的最后一章我总是会拖很久才冒出来……

写前面几章的时候在一个城市,写这一章的时候就已经在另一个城市。

不出意外的话,下一卷完结这个故事。

评论 ( 25 )
热度 ( 182 )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