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现代AU强强】三面夏娃55

55  神罚


对于苏医生这个人,阿诚其实了解得并不多。

按萧景禹的话来说,她在伊甸园计划中无疑是属于资历比较浅的那一批人员,而她之所以能够受到重视的原因,则要多亏她独特的研究方向。

在人人狂热探索如何重建人类基因图谱时,她却反其道而行,琢磨的是如何将突变的基因恢复原本的结构。

萧选对这样的课题并不感冒,是萧景禹力排众议将她纳入了核心团队——没有人知道他这么做的真正意图,当时就连苏医生自己也觉得莫名。

直到许多年后的今天,阿诚找上门来,苏医生才恍然那位年轻得不像话的实验室负责人——萧家的直系子孙,究竟在多么早的时候就开始布局。

不过,萧景禹留的这一手险些在“大清洗”的时候功亏一篑,敢往亲生儿子心脏上开枪的男人发起狠来绝对不含糊,苏医生能侥幸逃脱算起来还要多亏了一个人。

这个人正是明家的大小姐,明镜。

明镜和萧选曾有过一段短暂的恋爱关系,两人虽然没有刻意宣扬,但想要查的话也算不上什么秘密。不过,萧家涉嫌非法基因研究的事情露出风声后,明镜便提出了分手,而苏医生也是凭借在廊州与她结识交好的缘故,借机在“大清洗”开始之前逃去了英国。

现在一看,当初萧选未必没有察觉明镜的动作,故意放走苏医生——只要官方势力追查不到,他们必定是日后重启伊甸园计划的重要储备。

这些人活着,就是最有价值的数据库。

“明先生,这没有什么可犹豫的,我马上动身。”跟在明镜身边的这几年太舒坦,以至于让她差点天真地相信一切都已结束,“至于你要求的东西——”苏医生冲阿诚松口道,既然萧选敢拿明镜来做要挟,她还有什么可顾忌的,“原液是我拿的,但我也已经把它全部用掉了,详细的记录都放在锦云的实验室里——”

“锦云那面我会派人打点好,最重要的是你自己,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在我解决完大姐的事之前,别让萧家的人找到。”明楼站起身,以俯视的姿态紧盯着阿诚的双眼,语气不容置疑。

“大姐的安危最重要。我的事反正都等了这么多年,不急在一时半会儿。倒是萧选这个人,你一定要小心。”这也是他为何要与明楼撇清关系,萧选为达目的什么都干得出来,萧家这个深渊本不应该再葬送更多的人了。

可偏偏事与愿违。

也不知是谁先没忍住,一个等待了太久的亲吻。

世间这样荒芜。寂静深不可测量。如果你不在我的身边。

我这样想念你。

唇齿相依的温暖让人着迷,沾染过彼此味道的气息轻易得融合在一起,仿佛深海里的一尾鱼,呼吸安静而自然;仿佛此刻的距离是彼此最为亲密的永恒。

没有什么值得怀疑,这份感情,说与不说,都在那里。

 

肯尼亚的河口小镇依旧嘈杂燥热,来自四面八方的冒险者操着音调各异的语言彼此交流,空气中飘散着劣质啤酒和腐烂水果的味道。

阿诚接连用了好几个信号加强器才勉强保证视频通讯不出现明显的卡断。

“新医药管会那面什么情况?”阿诚灌了一大口冰水,几块碎冰顺势溜进嘴巴里,激得牙齿生疼。

“距离今年的提案表决会还有四天,萧家一共报审了三个新药项目。还有,那个凌远似乎已经同意出任下一任委员会主席了。”飞流一边玩着新下载的手游,一边和阿诚汇报道,这些消息并不算机密,动动手指分分钟就查得出来。

“李熏然也在廊州的话,凌远会妥协也不奇怪,”阿诚点了根烟,揉揉额角,冲飞流指示道,“搭一条安全通道,我直接和他谈。”

阿诚会主动联系他让凌远很意外,毕竟两个人的圈子几乎没有任何交集,尤其对方开门见山直指新医药管会的事。

“凌院长,废话我不多说,萧家那三个新药案,你不能通过。”

凌远坐在自己干净整洁的办公桌前,透过笔记本屏幕,对面的房间看起来衰败而破旧,隐约有喧嚣的人声透过电波传来,连接着的仿佛两个世界的对话。

一个不甚相熟的陌生人,一通来自不知名的远方的通话,一个听起来不容拒绝的要求。

一切都显得不那么真实。

“理由?”换成别的事别的人,这种莫名其妙的通话凌远二话不说就会挂断,但这次他的立场太过被动,无端让人不安;涉及李熏然的安危,若能从第三方口中得到一些消息对他来说或许有所帮助。

“嘛,这可是个非常长的故事了,”屏幕那头的青年悠长地抽了口烟,声音搅碎在断续的电波里有些失真,“萧家当年秘密开发了一项涉嫌违禁的基因工程项目,名为‘伊甸园计划’……”

阿诚当然不可能告诉凌远全部的事实,但凡捡一些道德层面站不住脚的行为来说,只要凌远心中还有一丁点儿作为医者的良知,他就该清楚重启伊甸园计划是个多么大的错误。

“照你这么说,萧家搞这一出根本是画蛇添足。”

说不震惊是假的,他多少知道萧家这次的新药会涉及基因层面的研究,但国家总体上是支持前沿医疗技术的发展的;萧选敢把项目往上报,倘若实际操作中阳奉阴违违规使用非正常渠道搜集基础实验体——当国家级配套的监管体系是空架子么?

更有甚者,萧家既然已经秘密研究了这么多年,哪怕重启伊甸园也大可继续低调运作,为何非得大费周折地获得官方批准?萧家可从来不差资金和设备。

“你以为他们乐意?”阿诚不屑地哼了一句,将燃尽的烟头碾碎,搓了搓鼻子道,“官方批准与否从来不是继续伊甸园计划的障碍,但只有获得国家批文,萧家才有进入国家基因库的权限——伊甸园计划最为核心的基因原液就在那里。”

时隔多年,当初叫停伊甸园计划的那批主事人要么已不在其职,要么已经被萧家收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再加上最重要的“完美体”出现,只要萧家拿回原液,便没有什么可以阻止伊甸园计划重现人间。

“这只是你的一面之词。”凌远谨慎地开口道。事情背后不简单是肯定的,却未曾想有如此深的牵扯,搞不好晏主席的死……一瞬间收回纷乱的思绪,凌远晃了晃脑袋,无论如何,他都有不能妥协的理由。

“我大概猜到萧选用什么逼你就范,”说着,阿诚从桌上拿起一把匕首,毫不犹豫地朝着自己的手臂划下一道血痕,猩红的液体蜿蜒而下,凌远不明所以,紧接着便听阿诚继续道,“我也注射过蓝钻,但它影响不到我。”

实际上,阿诚的一番话凌远信了大半,不然只是为了一张否决票,对方没道理编造出如此“匪夷所思”的故事;并且,随后阿诚通过视频通讯给他展现的东西,彻底刷新了他对于“基因改造”这个听起来略显陌生的概念的认知。

暗红色的血液方顺着手臂滴落在深棕色的桌面,明晃晃的伤口便以肉眼可分辨的速度开始愈合——尽管并不像科幻电影中魔法生物般夸张,却也决计不属于“正常人类”的身体机能范畴。

“你是伊甸园计划的实验体。”凌远语气肯定,这样一来便解释了个中缘由阿诚为何会知道得如此清楚。

“萧选一定没有告诉你,六号海洛因的构想最初也是出自伊甸园计划。”抛出最后一枚杀手锏,果不其然凌远的脸色当场就变了,“萧选可以给你的东西,我同样也可以;所以凌院长完全没必要做出违背自己良心的决定。”

“既然你知道我在意的是什么,”凌远支起双手交握着放在下颌,目光锐利,“我怎么能确认你的东西真的对李警官有用。”

“呵呵,凌院长果然谨慎,”阿诚耸了耸肩,话锋一转,“不过你别忘了,萧选的东西你同样没有办法确认。”

不见到实际的效果,大家都是空手套白狼,差别只在于先来后到罢了。阿诚往椅背上一靠,从容不迫地伸出一根手指,继续道:“不如这样,我们各退一步,我会让人把抑制剂送到你手上,是不是真的有用凌院长不妨亲自确认;相应的,萧选那面,倒也不用直接撕破脸,一个字,‘拖’——”

合上笔记本,阿诚长长地吸了一口气,汗水顺着鬓角流到腮边,带起一股粘稠的热意。趁萧家方面或许猜不到自己会和凌远有旧——尽可能的打出一个时间差,接下来就看程锦云的了。

想当初他注射蓝钻发作之后,曾在程锦云的实验室接受过治疗,后来由苏医生亲自接手:样本、数据都不缺,加上经过特殊手段处理的核酸原液:只要苏医生没有过分夸大程锦云的能力,抑制剂应该不难搞定。

扯了扯衬衫的领口,抑制剂只是第一步,他的目标从来都不是抑制剂;按照当年的实验报告,核酸分离原液除了能够提供修改基因序列最完美的外部培养条件,它还可以提炼出一种逆向崩离剂——研究员们曾半开玩笑似的给它取过一个名字,“神罚”。

破坏突变的基因结构序列,使之逆向回溯到生命体形成期的初始状态。

不该被拥有的力量,神终将收回。

从纯生物学角度来讲,逆向运动要比正向运动更加复杂且难以驾驭。这也是当初为何萧景禹一眼看中了苏医生的研究方向,并大力支持的缘故。

他是不是早在一切初始的时候,就算尽了命运所有可能的岔路,从而让自己最小的弟弟能够免于一步步走向最糟糕的那个结局。

没有人知道。

苏医生的确已经将原液用尽,留下的,是一管未经临床验证的“神罚”。

生与死被直白地放置在天平两端,五五之数,公平得很。

人一旦有了停留和被等候的理由,就再也无法从容地面对死亡。

命运无情,却也多情。

那个表面上冷漠如冰,灵魂深处却炙热如火的男人:那是他从未曾期待过的一场爱恋。

人因爱而坚强,而软弱。

 

*

桌面的震动打散了纷乱的思绪,阿诚从包里翻出手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是阿诚先生么?我们老板出事了。”


TBC

评论 ( 14 )
热度 ( 132 )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