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现代AU强强】三面夏娃57

57  螳螂。黄雀。


“萧选你有完没完!设计我就罢了,明楼的主意你也敢打!”明镜气急败坏地冲着电话吼道。

无论是明楼还是苏医生,都没有人敢拿明镜的安危开玩笑,指望萧选这种人会顾忌当年的情面并不现实。

萧选对苏医生的“识相”表现得很欣慰,尽管两人连面都没见过几次,萧选还是很大度地当场委任苏医生为某个实验室的负责人。

明镜也被完好无损地送了出来。任谁都没想到的是,萧家居然说翻脸就翻脸,派人在明楼等人去往机场的路上设伏,尽管明楼带了专业的保镖,奈何敌人的弹药似乎都淬了神经类药物,但凡被击中便全身麻痹,继而丧失战斗力。

一场追击战出乎意料的开始,更闪电般地结束。等明台从短暂的昏迷中苏醒之后,已经找不到明楼的影子。这不,他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稳住自家大姐,没直接冲到萧家祖宅找人拼命。

“阿镜,这是哪的话,”萧选的语调不疾不徐,仿佛是在哄闹别扭的情人,“你我之间总是有情分的,我怎么可能怠慢你弟弟,不过就是招待他来萧家玩两天,我保证到时候给你全须全尾的送回去。”

“你少给我来这一套——”没等明镜再斥,那面已然挂断了电话。

萧选的说辞明镜是一个字都不信的,除了苏医生之外,按说明家再没什么值得他觊觎的东西,偏偏又扣住明楼,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

“阿诚那孩子现在在哪?”明镜顺了顺气,回头问明台道。

“我这就让人去查。”

“等等——”明镜很快地思索了一番,“算了,不用找他了,盯紧萧家。马上联络曼丽,让她调两队人过来,务必要精锐。”

“知道了,大姐。”

是那个孩子的话,一旦得到了消息,无论她派不派人去找,都会来的。明家没能保住苏医生,哪怕是为了明楼,她也不能再让阿诚出事。

 

*

阿诚颇费了一番功夫才得以从许一霖手底下逃脱,“内伤”可不是闹着玩的,从荣家出来,他一路马不停蹄直奔美墨边界,持续咳血的状态才稍有缓解。

毫无疑问,许一霖也是接受过基因改造的“半完成体”之一。

自从萧景禹过世,对萧家半完成体基因改造人的跟踪监控就停止了,鉴于全部的数据信息都存储在萧景禹的大脑里——而他也并没有向任何人透露的意思,萧家到底对外输送了多少堪用的“半完成体”,阿诚对此毫无概念。

只不过现在看来,远要比想象中的多。

阿诚裹了张头巾,伪装成当地民众的样子,混迹在一辆脏兮兮的拥挤大巴车上。这条表面上的运输通道实际受控于墨西哥的私人武装势力,专门运送低端毒品;每年大量的黑金交易使得美边境执法部门态度暧昧,现在更是成为了偷渡客的乐园。

接到飞流电话的时候,车上的两拨人不知为何起了冲突,叫骂声一记高过一记,仿佛下一刻就要掏家伙对射似的。阿诚用外套挡住手机,才依稀听到几个关于“明楼”、“萧家”和“救人”的关键词。

“唔——噗——”结果一口气没喘匀,喉头一甜,血就这么涌了上来。

妈的,姓许的到底练得什么功夫这么厉害。阿诚胡乱抹了把嘴角,全球通缉还不够,萧选到底是多着急要逼他回去?

终究,还是连累了他啊……

阿诚拉低帽檐,整个人缩在座位里,几乎泯灭了存在感。大约两个钟头之后,大巴车有惊无险地到达了目的地,阿诚在临时车站的贩卖点花高价买了一包劣质的烟草,燃了一根,呛得自己直咳,满天的风沙混杂着呼吸中浓重的铁锈味,犹如苍凉末路。

日落时分,阿诚搭上了一辆军用吉普车,拨了一通电话——

“程小姐,麻烦帮我找几个信得过的医生,我要做个小手术。”

 

*

熟悉明楼的人,多半会给他一个“喜怒不形于色”的评价。意思是说,你很难从表情上准确判断这位军火大亨的好恶。

事实上,明楼鲜少有类似于“恨”这样极端的情绪,在他眼里,没有什么敌人是用钱摆不平的,如果有,那就索性抄家伙直接碾过去。他们多半不会给明先生带来实质的困扰。

直到他得知阿诚身世的那个午后。

明大少爷悄悄在心底给某个家伙宣判了死刑。

而今,这个人正坐在他的对面。

“多年不见,明家的少爷也成长为相当了不起的人物了啊。”两人跟前摆着上好的明前茶,萧选挽了挽袖口,不无感慨地叹道。

“萧先生既然有这样的认知,何不换种邀请的方式?”明楼面不改色地暗讽了一句,大大方方地拿起茶盏抿了一口。

“事急从权,我也是不得以而为之,”萧选装作听不懂明楼的意思,反倒是一副苦恼至极的模样,“我这几个儿子没一个是省心的,最小的那个最不着家,老祖宗尚且说‘父母在,不远行’,他可倒好,一跑好些年都不见踪影!我听老五说你和他私交不错,不妨替我劝劝;阿镜是个明事理的,相信你也一样。”

“现在再谈父子天伦之事,又何必当初呢?”不知情的或许还真会被萧选这一出苦情戏给糊弄过去,然而在明楼眼里,这副姿态简直令人作呕。

萧选闻言眯了眯眼,“不管老七告诉了你多少,那些并不是事情的全部。”放松身体靠在太师椅背上,萧选单指有节奏地点动着桌面,“老七是萧家的子孙,他有他的责任和义务。”

“如果你是指那些异想天开的人体试验?抱歉,我并不认为阿诚他有陪疯子玩游戏的义务。”

“无畏源自无知,孩子,别把伊甸园计划想得太简单,”萧选意味深长地接道,“伊甸园计划伊始,外界的质疑声音就没有停过,有人说它是为了名,有人说它是为了利,可他们又怎么会知道,在‘进化’面前,那些通通都不值一提。”

一旦解开了人类基因的秘密,进化将不再是数以万年时光的堆积,而将变成一种可操控的变量,人类历史也会随之迈入全新的纪元。

“呵,听起来像是某个异端教会的洗脑学说,”明楼无意义地牵了牵嘴角,半点不受蛊惑,“就算人类真的到了那样的时候,‘进化’的道路也绝不会是由你们这些人来主导。”

“明楼,看在你姐姐的份上,我们或许还有合作的可能,不要三番五次挑战我的底线……”

 

*

“‘进化’?‘新人类’?你真的信你老爹那一套?”谢晗叼着根油条,一大清早被迫听了这样一番“前沿科学”论点,胃口着实受影响。

“他自己都不信,”萧景桓有些嫌弃地看了一眼吃得到处都是残渣的食人魔先生,“六十多岁的人了,他很清楚自己身体的状况,如果不是因为‘半完成体’无一例外的减寿问题,他早就主动躺上手术台了。老七的基因突变效果无疑是他梦寐以求的东西——既然儿子能成功,没道理老子不行——换成是我也不会放过。”

“你原本可以隐瞒这件事的。”谢晗慢条斯理地舔了舔手指上的油渍,眼神戏谑。当初他得知阿诚身体机能的“异常表现”时,只告知了萧景桓一个,而以这位爷目前的实力,完全可以使点手段偷偷将夏娃回收己用;毕竟,没有人可以轻易拒绝永生的诱惑,更何况,一个“老不死”的家主,并非人人乐见。

“总要有人做第一个吃螃蟹的。”萧景桓无谓地耸耸肩,语气凉薄。基因实验的风险要远大于收益,稍有不慎就是DNA序列崩坏致死的结局。既然有人迫不及待地想要亲身试水,他自然乐见其成。

螳螂捕蝉,焉知黄雀在后。

“呵,五子最肖其父,还真没冤枉你。”

骨肉亲情,不过逢场作戏的一个笑话。

早饭正吃到一半,萧景桓的女秘书忽然急匆匆地推门而入,见旁边坐着的是谢晗,便直接开口汇报道:“新医药管会那面出问题了。”

 

“怎么回事?”萧景桓强压着火坐上车,直奔凌远的住处。

今天原本是新药案提案表决的日子,相关工作人员和药厂的代表都已到位,却迟迟不见凌主席现身,后来还是一个小秘书跑过来告知大家,说是凌主席突然有重要事务脱不开身,表决期需酌情延后。

小秘书是接到了凌远本人的电话,但之后无论大家怎么联络凌主席都未再回应。按照新医药管会的相关规定,主席缺席的情况下,表决会的任何结果均不得成立,万般无奈众人也只能悻悻而归,等待委员会的进一步通知。

萧景桓则没那么好打发,表决会的结果作为重启伊甸园计划重要的一步不容有失。他自认已拿捏住凌远的软肋,敢在如此要紧的关头出岔子,他到底有没有想过后果?

“砰砰砰——”凌远的公寓位于十四层,一行人从电梯里哗啦啦地冒出来,颇有几分高利贷收钱的架势。敲了几下没有反应之后,萧景桓也失了耐性,摆了摆手道:“直接弄开。”

随着“哐当”一声响,门锁宣告报废,萧景桓一马当先走了进去,来到卧室门口,果然发现了凌远的身影。

“凌院长,别告诉我你忘记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他这个样子,我管你今天是什么日子。”

萧景桓这才注意到,床上还绑着一个人。

压抑的喘息,抽搐的四肢,染湿大片衣襟的冷汗,以及几乎溢满整个巩膜的血丝——典型的蓝钻发作时的状态。

这个人,正是李熏然。

“凌院长,恰恰因为如此,你才需要尽快完成新药表决,我保证药案通过后第一时间给你抑制剂。”

“这种情形,你让我把他一个人放在家?”凌远抹了把脸站起身来,眼底泛着青黑,胡子明显也没有刮,似乎是熬了一整夜,却不妨碍他语气里的坚决,“抱歉,只有这个绝对不可能。要么,你现在立刻给我抑制剂;我必须要确认他没事。”

萧景桓不由在心底暗咒了一句。这该死的警察早不发作晚不发作,偏挑在这个时候!他原本以此要挟凌远就范,现在人在眼前出了事他又不可能叫凌远放着不管。而抑制剂?天知道那东西实验室有没有真的捣鼓出来,不过是事先哄骗凌远上当的诱饵罢了,他现在是决计拿不出的,总不能直接递瓶蓝钻过去吧?生怕别人不知道萧家和新型毒品有关么?

早知道当初就该直接把人抓了,哪还会有这些破事儿!

“三天。”萧景桓磨了磨牙,强忍住杀人的冲动,冲凌远“嘱咐”道,“三天之后,希望凌主席不要再玩失踪了。”

几辆车先后离开,凌远谨慎地巡视了一圈,这才回到卧室解开李熏然手脚上的绳子,拿了杯水递过去。

后者此刻尽管形容狼狈,却无半点神智失常的痕迹。

“类似的药物反应,INTERPOL研究出了不下十种,骗人绰绰有余。”

蓝钻并没有真的发作。李熏然伪装成这幅样子同凌远一起演了一出戏,目的自然是为了拖延时间。

很明显,凌远,或者说在同李熏然商量之后的凌院长,同意了阿诚的提议。

“我没记错的话,夏娃还是你的犯人呢,你居然信他?”凌远找了套干净的衣服递过去,不由问道。

“既然两边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会倾向于选择相信更熟悉的混蛋。”


TBC

评论 ( 16 )
热度 ( 141 )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