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主楼诚,可能还有些其他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现代AU强强】三面夏娃58

58  归


李睿是个极有天分的心外科医生,路子相当的野。放着国内大把优厚的条件不理,在国际医疗组织随便挂了个名,常年混迹在非洲病乱肆虐的地区。

迄今为止,李睿做过无数台手术,正规的不正规的;见过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疑难杂症,但他从来没有遇见过像阿诚这样的病例。

这人的心脏里有一颗子弹。

更为神奇的是,它完全看不出从外部进入的痕迹,与其他组织结构几乎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就好像已经成为了心脏的一部分。

作为人体最为金贵的器官之一,与之相连的血管无一不是要命的存在,稍有不慎后果不堪设想。李睿就算在艺高人胆大,也无法打包票说直接割裂左右心室取出子弹这样的手术风险可控。

“放心吧,李医生。既然程小姐把你找来就是相信你的技术,手别抖就行了,我没那么容易死。”动刀子前患者反过来安慰医生,也是够新鲜的。

同程锦云再次确认死生不论,他不会背上不必要的麻烦之后,李睿才走进了手术室。

“哦对了,最后还有一件事,”阿诚躺在手术台上冲李睿眨了眨眼,“李医生请务必抓紧时间,麻醉剂在我身上可能撑不了多久。”

李睿抽了抽嘴角,这人难道以为开胸给心脏动刀子像切西瓜那么简单么?要不是怕给他打傻了,来个五倍剂量撑不撑得住?

手术的前半段没有任何问题,李睿在专业方面无疑出类拔萃,但凡可能出现的状况都做了提前预案,比如说:划开心脏中层时毫不意外的大出血。

“不要慌,随时准备粘合,血袋跟上,先来500cc……”

“哐当——”子弹落在无菌台盘内发出清脆的声响,表面血迹模糊完全看不出质地。

李睿的注意力没有停留,因为接下来才是真正考验主刀医生的时刻。

预示着失血量进入危险期的警报急促刺耳,更让人崩溃的状况是病人居然出现了莫名其妙的血液排斥反应!

单靠外部输血尚且无法保证能够弥补这种程度的失血量,排斥反应一出几乎等同于宣判手术失败。李睿的两只无菌手套上已经沾满了血,带着人体的温热,而他的脊背,却已经被汗水浸得发凉。

其他人此刻都纷纷屏住呼吸,只等李睿的下一步指示。

医学毕竟不是魔法,没有太多可以力挽狂澜的特效加成。医者,终归只能是尽人事罢了。

李睿动了动喉结,刚准备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瞄见对面失血量实时监控的数据指标竟然在小幅度地下降!

尽管速度并不快,数值却是真真在往下掉!

电光火石间,他忽然想起了手术前程锦云的话,“你做好自己该做的就行,其他的不用担心。”

原本以为只是例行的一句宽慰,现在看来似乎别有深意。

“开始缝合。”李睿眯了眯眼,将手术刀往旁边的一放,向护士伸手道。

 

指示灯熄灭,看到走出来的李医生面带疑惑的神情,程锦云反而安了心。

或许是她的表现太不寻常,李睿刚想开口询问,却被程锦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不该问的别问,不该说的别说,管住好奇心,才是在这片土地上的生存之道——这话当初是谁说的?”

李睿一噎,一段时间不见这死丫头倒学会了用他的话来堵他的嘴,“行,不问就不问。记得封口费就行。”

 

麻醉剂的效果并没有坚持多久,阿诚是被生生疼醒的。

修改后的基因序列就像是预先编好的程式,在特定的情况下启动运行。伤在心脏,内部的修复耗时耗力,只可惜,留给他的时间并不多。

一枚银白色子弹头被放置在床头的柜面上,已经被收拾干净,从外表丝毫看不出异样。

一直以来,这枚子弹就像是一条锁链,意味着他始终无法逃离;而今,他亲手斩断它重获自由,却是为了要再一次回到那个噩梦开始的地方。

也不知究竟是哪一种情形更惨一些。

“你不要命了么!这才是手术后的第二天,你动刀子的地方可是心脏。你这样连我都打不过还想要做什么?”程锦云简直觉得这人疯了,明明脸色白得和死人有一拼,还想着要出去兴风作浪么?

回应她的是耳边的一道劲风,“嗙——”匕首直钉进墙壁,几根发丝慢悠悠地飘落在地。

“失礼了,只是想说,我没有看起来那么糟糕。”阿诚笑了笑,程锦云并不清楚明楼的情况,他必须要走。

上飞机前,阿诚给飞流发了一条讯息。

“一旦萧家的药案通过,我还没有和你联系……”

随即,这只手机便被主人拔了电池,无情地丢进了垃圾箱。

 

*

很多年前,萧选曾经说过,“既然要走就别回来,被我发现的话,就再也别想找借口离开。”

阿诚一直记得,七岁出走,整整二十年,他没有一次踏入过这片土地。

很多东西都变了,也有很多东西一如既往。

就像老街的青石板路。

年幼的萧景琰,很少有被允许外出的机会,那条长长的石板路,在稚子眼中仿佛怎么也走不到尽头。

老街连通着一座旧城,旧城楼背后是一片荒山。

荒山之中,被人为开凿出水道,供变了质的废水倾泄而出。惨绿惨绿的颜色,让人无端联想到不详。

偶尔会有些被不透明的材料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块状物冒出来,看着相当可疑。阿诚知道,那里面多半是失败的实验体。

或者至少是他们的一部分。

一般人根本无从想象,这样一个衰败、匮乏、充满异味和腐朽的山谷,便是萧家人口中“伊甸园计划”实验室的所在地。

何其讽刺。

阿诚看着漂浮到脚边的尸体,仿佛是旧日的自己。

 

“我早就和景禹说过,落叶归根,萧家的子孙终究会回到这里。”萧选背着手转过身,望向自己这个二十年未见的儿子,目光却像打量着一件昂贵的商品。

“至少我哥没死在这里。”阿诚的语气半点不客气,对于“父亲”的憧憬已然泯灭在那些并不美好的岁月里,眼前的老者与陌生人无异。

“老大就是心肠太软,不然,你们兄弟几个无人能达到他的高度。”萧选对这个大儿子终究有几分埋怨,他的脑域那么厉害,一定早就看出老七的潜力,却藏得这么深,最后还瞒着他把人给弄走!只可惜萧景禹已死,再多的情绪也不会有宣泄的对象了。

如今萧景琰能够回来,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我既然已经如你所愿的回来了,该把人放了吧。”并没有兴趣陪萧选感慨时势,确保明楼的安危才是当务之急。

“呵,萧家子孙鲜少与旁人交心,这一点连老大都不例外,没想到出了你这么个异数。”萧选撇了撇嘴,“不用担心,我还没有想要和欧洲军火新贵撕破脸的打算。看在父子一场的份上,要不要我安排你们最后见个面?”

“不必,”阿诚干脆地拒绝道,并非心存会再见的侥幸,他知道那样的几率太过渺茫,从踏进萧家祖宅的那一刻起,已全无回头的可能,“我习惯了不告而别。”

不是不愿让别人看见他脆弱的样子,而是不想毁掉那个人的坚强。

 

*

明楼是被人直接开车送到明镜和明台的临时落脚点的,萧家想表达的无外乎是“在我的地盘,你们的任何一举一动我都知道”的意思。明楼对此不甚在意,安抚好了大姐之后,他冲明台吩咐了两件事:“我要知道阿诚在我离开英国之后的全部行踪,另外,把那个叫做飞流的孩子给我找来。”

明楼的脾气算不上好,别人不清楚是因为他鲜少动气,越是气急了人却越是冷静。既然阿诚这么多年一直在想方设法极力避免如今的局面,他一定不会什么准备都不做就来自投罗网。他必须要知道,阿诚到底计划了些什么,以防贸然行动打草惊蛇破坏了他的筹划,也为了哪怕阿诚孤注一掷不计退路,他也要把人从深渊里拉回来。

短时间内想在偌大的廊州找个人并不是件容易的事,至少对人生地不熟的明小少爷不是。因而,不是明台找到了飞流,而是飞流主动找上了明台。

明楼出事在前,阿诚传了句不明不白的讯息就再也联络不上,怎么想都透着一股子不寻常的味道,而讯息的内容也诡异得狠:“去把萧景禹的骨灰挖出来,将里面的东西公之于众”。飞流壮起十二分胆子,大半夜一个人拎着把铁锹去刨坟,把东西藏在骨灰罐子里,也真亏阿诚想得出来。

那是一只数据存储器。

里面的各种文本影像资料,林林总总,看过去好像是一部匪夷所思的科幻电影。而当中最早的文件生成时间足足可以追溯到二十年前。

飞流愈发得心里没底,他在虚拟世界明白了一件事:有些时候,普通人所需要的并不是“真相”,又或者说活在“谎言”里对他们来说更安全舒适,软弱的人根本不足以承受它们;而这枚存储器当中记录的内容,无疑就是这样的一种“真相”。

伊甸园计划的部分研究成果以及全部的“半完成体”的基因信息。

可想而知,这种要命的东西一旦被公开,会引起怎样的轩然大波。阿诚并不是一个盲从于“正义”的人,釜底抽薪,只能说明他已无路可退。

 

“明先生,你会把阿诚哥平安救出来把?”在明楼面前,飞流多少有点紧张,他不确定把存储器拿给这个人看是对是错,但现在倘若只有一个人能够出手搭救阿诚,这个人一定就是明楼。

“废话,那可是我大嫂!”明楼尚且没吭声,倒是明小爷先憋不住冲口而出。

“照这里头的记录看,萧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被明台的反应吓了一跳,飞流咽了咽口水,小声提醒道。

除了常规安保人员,萧家还有一支特殊集结的队伍,全部由进行过基因改造的“半完成体”变异人组成,武力值未知,先前强势掳走明楼的就是他们。

明楼在欧洲的势力无需多言,萧选即便“请”他来也没有半点怠慢,说好听的是看在明镜的份上,其实哪里会不考虑他军火大鳄的身份呢?

有点理智的都不会选择去招惹这样一支外国势力,而类似的掣肘同样适用于明楼。一旦冲突升级到国家层面,明氏便会首当其冲受到舆论攻击,救人是他自己的意愿,他不可能拖着整个明家下水。

“相信你的阿诚哥,他夏娃的名头这些年可不是白混的。”明楼起身走到窗边,夜雨阑珊,没有人知道他此刻心里在想些什么。


TBC

评论 ( 19 )
热度 ( 131 )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