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主楼诚,可能还有些其他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1018生日贺文】大马士革玫瑰

紧赶慢赶,天没亮就还是1018!

给我挚爱的 @Genii白宇宙 太太的生日贺文。

(看看别人家的贺文都是小清新,而我瘪了半天还是选择开车……对不起老夫老妻就是这么耿直)

相识十六年,我依然爱你。生日快乐。


cp:警X匪(与夏娃内容没啥关系,完全是新的内容设定)


“喂,明长官,你一个电话我就大老远眼巴巴地跑过来,这个待遇可说不过去吧?”阿诚侧身倚在床头,摇了摇左腕上的银白色手铐。

“不然呢?我是兵,你是匪,总不可能拿着鲜花迎接你的到来吧?”明长官慢条斯理地将风衣外套挂起,点起烟,一边轻巧地将背上的枪带一一解下。

“呐,就算没有花,总要赏点酒喝吧?”阿诚耸了耸肩,不再纠结被锁在床头的状况,反倒颇为享受似的向后一仰,靠在松软的奶白色枕头上提议道。

明长官瞟了他一眼,转身走到酒台拿出一瓶巴黎之花,咕嘟咕嘟到了大半杯,而后从容地吸了口烟,攥着酒杯向床边走去。

阿诚没有被束缚的右手刚要去接,岂料男人的手臂灵活地拐了个弯,直让他扑了个空,没等抗议的话说出口,微凉的酒液顺着透明的圆口杯徐徐落下——滴落在他粉蓝色的衬衫前襟,紫红的色调登时晕染出一大片醇香的印迹。

阿诚无奈地皱了皱眉,嘴里嘟囔道:“为了见你刚买的衬衫诶,很贵的。”

明长官将残余的酒一饮而尽,手指一松,玻璃杯应声而落,随即阿诚感觉下颌一痛,男人以不可抗拒地姿态压了上来,狠狠碾上了他的双唇。

轻柔的果香,带着午后葡萄架上阳光的温暖,男人全然不设防的姿态,犹如凡尔赛宫的青涩少年,让人沉醉于他无比纯洁却又暗含邀请的美妙眼神中。

缠绕地舌尖如交配的蛇尾难解难分,双唇的触感粘稠而燥热,仿佛吞下得是一把熊熊烈火。

“贵?你一批货都够把整间店包下来了吧?”一吻过后,明长官意犹未尽地舔弄着身下人的唇角,音调暗哑如同恶魔的私语,被液体浸润过后的唇色宛若一株开败了的蔷薇,散发着腐朽糜烂的味道。

“啧啧,不过是替人办事罢了,这也要和我计较?”阿诚单手环着男人的脖颈,眉梢微挑,紧贴的胸膛能感受到心脏跳跃的力度,他的声音很轻,轻得好像柔软的夜风,而他的眼角,又仿佛早已碎裂了一整个星空的月光。

“替人办事,嗯?”明长官意味不明地重复道,微微起身,猛吸了口烟,不知是为了压抑骤起的欲念——抑或将它挑动得更为炽热;右手抚上那片湿淋淋地胸膛,指尖猝不及防地捏紧一小片暗色中的凸起,身下人不由长“嘶——”了一声,“你的大老板若是知道他最得力的手下上了我的床,不知道会作何想法?”

望着男人略带残忍的面容,阿诚简直想放声大笑,相当随意地将头歪到一边,大开的衬衫领口露出从耳后到肩胛一段充满情色暗示的弧线,挑衅似的伸出舌尖在上下唇摩挲了一个来回,“明长官这么粗鲁,除了我,哪还有人敢来爱你。”

明楼危险地眯了眯眼,左手顺势握拳,生生将半截的烟管在手心碾灭,索性站起身来,单手解开皮带,如刀锋的视线让人打从心尖儿上发颤。

“如你所愿,我可不会手下留情。”


正文在不老歌系列

正文在围脖系列


“我说明老弟,你的线人到底什么来头,次次都这么准。”梁仲春放下望远镜,饶有兴味地向站在一旁的行动队长好奇道。

国际刑警欧洲区行动队总队长,明楼。近几年主要负责粉粹军火贩子的跨国武器走私线,也不知他买通了对方哪位核心人员,非法军火交易是一抓一个准儿。

今晚他们盯上的货,据可靠消息称,乃是今年最后也是最大的一批。

船员将集装箱卸到岸上时,还没等和码头负责人交接便被一群荷枪实弹的警察团团围住,一时手足无措。

明楼面无表情地抽着烟,并不回答梁仲春的问题,见场面已在掌控,才从暗处走了出来。

一队队长一路小跑,先是朝两位长官敬了礼,而后表情略显尴尬,欲言又止。

“怎么回事?”明楼见状问道,内心不知怎的忽尔有几分不好的预感。

“这个……明长官,还是您亲自看一眼吧。”一队队长一侧身,向明楼引路道。

按阿诚给的消息,今日在码头交接的是一批经中东加沙地区中转埃及,再取道叙利亚北部港口偷渡进欧洲的高级军火,价值逾十亿美金。

而几大集装箱被打开后,看得出来,货物的确是从叙利亚出来的。

整整近万朵大马士革玫瑰。

红色表达热烈、嫩白代表纯洁、橙红象征初恋、冰蓝至死不渝……每一种颜色,每一种寓意,全部都与爱情相关。

经核查,发现玫瑰花的签收人姓名一栏显示的竟是Mr. Ming Lou——场面一时鸦雀无声,尽管梁仲春望向明长官的眼神八卦到了极点。

而明长官,竟破天荒地扯出了一丝笑意,哪怕那笑容中,总好像有几分咬牙切齿的味道。

 

“啊……不知道明长官喜不喜欢我的礼物,”换上一身黑色皮衣的阿诚,叼着从明楼那里“讨”来的烟,没心没肺地接过买家的交易尾款,堆起满脸假笑着同其握手表示合作愉快,随后翻身骑上一辆拉风十足的Hayabusa 1300(超级摩托车),在夜色中绝尘而去,留下一句模糊不清的呢喃:

——“啧,下次该不会直接被做死在床上吧……”


END

大晚上开车真是……提神啊!!!

评论 ( 23 )
热度 ( 283 )
  1. Omega级搞笑选手尘珂珂锦小路 转载了此文字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