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蔺靖武侠】江湖有酒 01

一个武侠文。

靖王的性格同原著跑偏较大,不适者请酌情闪避。

人名、地名全凭好听,请勿对号入座。

朝代历史线架空,请勿过分考据。

为适应剧情需要,大量二设,请注意避雷。



第一杯酒


江湖从来不缺热闹。

而流火的七月,最大的热闹就在临安。

临安侯言阙,琅琊富豪榜榜首。

言家的紫气东来阁同东海之滨的琅琊阁并列为江湖中最有名的两座楼宇。

前者收藏着人间最名贵的珍宝,后者则掌握了世上最值钱的秘密。

七月三十,大愿地藏王诞辰。

紫气东来阁一年中最重要的一场交易:万宝会。

神兵利器、灵丹妙药、武功秘籍:只要你出得起价,宝物便唾手可得。

一袭天青色宽袖罩衫的男子摇着把象牙骨绫绢面的折扇,顺着人流慢悠悠地向紫气东来阁踱着步子,同行的一名青年看上去有些单薄,七月天里仍套着一件浅灰色的披风,跟在他身后的男子手里抱着剑,眼神锐利异常。

“我说甄平你能不能别把杀气外放的那么明显?据我所知,没人要买凶杀你们宗主大人,好不容易出来玩一趟怎么搞得像在押镖一样!”先头的男子“唰——”地把扇面一收,向持剑人虚点道。

“宗主千金之躯,稍有个闪失你担待得起?”甄平没好气地瞥了男子一眼,他说什么也不会再让这家伙单独带宗主出来了,上次竖着带出去结果横着带回来,可把盟里人都吓个够呛。

“他竟然说我担待不起?”男子被甄平一激也来劲了,冲着被称为宗主的青年道,“小殊你来说句公道话,我到底担不担待得起。”

“我的蔺大公子,满打满算你都说了一路了,就不觉得口渴么?”青年无奈地摇摇头,抬手指了指不远处紫气东来阁的大门,“好在目的地就在前头了,想来言侯不会小气到连一杯茶水都不请我们喝吧。”

紫气东来阁的门口,站着侯府的门仆,脚不沾地地招呼着各方来客。

来客的请帖稍有不同,分为金帖、银帖,和最高级别的,紫帖。

而青年手里拿着的,正是一张紫帖。

紫帖的持有人数量极少,当由言家的大管家亲自相迎。

没等三人走上前,另一张紫帖已经端端正正地放在了大管家手里。

欠身打开紫帖一看,大管家原本只是一脸客气的面容霎时生出几分惶恐的神色,只见他双手拱起,行了个不算小的礼,毕恭毕敬道:“王爷肯赏光,侯府蓬荜生辉,快快请进。”

大管家没有刻意压低声音,来往大多是习武之人,耳聪目明,自然没有错过他的这句话。一时间,四面八方的目光都汇聚到了一起。

黑底龙纹袍,被称为“王爷”的男子,普天之下,只有一位。

贪狼王,萧景琰。

贪狼主杀,说的便是这位王爷在边关打下的赫赫威名。

然而,贪狼王的名声,在江湖中却并不为人所乐道。

江湖人有一套自己的游戏规则,江湖事江湖了,官民道不同不相为谋,首先要做到的就是与朝廷中人划清界限。

双方互不待见,原本井水不犯河水,却止于一卷风云琅琊榜。

五年前,萧景琰第一次出现在琅琊高手榜的名单上,位列第九。

琅琊榜一出,就算江湖人再不愿,也只能接受这个事实。

一个江湖中的王爷。

接受却并不代表认可。

贪狼王鲜少在江湖走动,大多武林人士终究只闻其名而未见其人。

“我倒要看看,这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王爷究竟有几分本事!”

兵刃相交仿佛平地炸开的一道惊雷。

黑袍男人拔刀的那一刻,四周的空气都似乎更粘稠了些,天边的滚滚云团似有应和,潇潇风雨欲来。

一道寒光紫电穿透重重帷幕,在众人的眸孔内轰然炸裂,转瞬间去留无形,唯余眼底一丝近乎焦灼的热意。

夜夜斗牛多异气,玉虹萦天光烛地。

回神之际,贪狼王已经归刃入鞘,而挑衅的男子仍维持着举剑砍人的姿势。

只是他的剑,已赫然断成了两截。

一刀,动天地;一刀,定乾坤。

贪狼王头也不回地走进紫气东来阁,任由背后一片吵杂的议论自生自灭。

“不愧是天家的种,行事半点不顾忌旁人。”甄平摩挲着下巴,够嚣张。

“啧,我观则不然,蔺大公子觉得呢?”青年偏过头,意有所指地同友人道。

“没什么然与不然的,他根本就不是萧景琰。”蔺晨双手拢在袖口里,老神在在地答道。

“愿闻其详。”

“龙纹袍、枯骨刀,就连出手时的杀气都模仿得十之八九——”蔺晨夸张地叹了口气,“只可惜,他瞒得过别人,却瞒不了我。”

“琅琊高手榜第九位的名字,是本公子亲自给他写上去的。”


未完待续


新文奉上,希望你们能喜欢,鞠躬。

评论 ( 31 )
热度 ( 274 )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