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主楼诚,可能还有些其他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蔺靖武侠】江湖有酒05

第五杯酒


当萧景琰总算从记忆中把蔺晨这号人物扒愣出来的时候,空静十分不给面子地笑出了声。

 

悬空寺传信之人不出梅长苏所料,于二日后找到了空静。

为此,后者还颇为感慨地打了句佛号,同萧景琰念道:“我欲乘风万里飘散如浮萍,偏偏红尘俗事阻我不得闲;空门尚且避不过祸乱,可见芸芸众生该多为因果所累。”

萧景琰换了身宝蓝色的袍子,对好友时不时地“悲月伤秋”见怪不怪:“渡人先渡己,这一定是佛祖对大师傅的考验。”

“那为了专心应对佛祖的考验——”空静闻言纤细的眉峰一挑,“贫僧日后还是少把时间浪费在无意义地烹茶煮水上好了。”

黑色劲装的护卫一言不发地站在萧景琰身后,根据以往的经验来看,但凡同空静大师傅斗嘴,自家主子的赢面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梅长苏和蔺晨来到渡口的时候,不约而同地注意到了萧景琰身旁的青年——正是万宝会手持紫帖,以“贪狼王”的身份进入紫气东来阁的那位。

他的背上,还负着枯骨刀。只是这回腰间另外配了一把,想来是自己原本的武器。

看情形,那日的行动应是萧景琰亲自授意的。

这位天家的王爷一向不乐于掺和江湖是非,派麾下人出席一个万宝会倒也说得过去。然而眼下的碧山之行,萧景琰竟是破天荒地表示出同行的意思?

倘若梅长苏事先知情,他一定会安排一艘更大更精美的船来。

江湖草莽可以谈笑间蔑视皇权,但千百年来森严的等级制度让他们在真正的天家子孙面前,还是会本能的抱有一种敬畏。

萧景琰并没有觉得被怠慢,反而兴致颇高:“一直听闻江左富庶,两岸景致更是美不胜收,这次倒是小王借了大师傅的光。”

也许是萧景琰的语气太过自然,以至于旁人愣是没有再提及此行的根本缘由——悬空主持的意外身亡——只当是一次率性为之的溯水而上。

至少,在没有亲眼见到悬空主持的尸身前,任何猜测都算不得数。

桐里地处长江支流流域,从渡口乘船逆流而上,入江之后再行四至五日,便可到达碧山地界,远比陆路要方便得多。加之江左一带本就是梅长苏治下,全程水路船只安排不过是梅宗主一句话的吩咐。

哪怕百年才修得同船渡,蔺晨与空静依旧不对付,反倒是梅长苏与之每每相谈甚欢,兴致来了更要手谈几局才肯罢休。

而萧景琰似乎真的如其所说,沉醉于山水的恢宏浩大,经常半点不带架子地席地坐于船头甲板,聚精会神地听老船家讲述那些流传在长江流域上神乎其神的志怪故事。

蔺晨偶尔凑上两耳朵,表示不过如此。毕竟,说起奇闻异事江湖秘辛,又有谁能比他琅琊阁少阁主清楚得多呢?

任那老东西胡扯还不如直接问我呢——蔺大公子暗自咂舌。

“蔺少阁主,说起来,本王却有一事打算请教。”

蔺晨恍然回神:“王爷请说。”

“本王此前几乎未曾真正踏入江湖,为何会出现在琅琊榜上?”

蔺晨的情绪有那么一瞬间的微妙。

他想起了多年前那个阴雨连绵的日子,无人问津的废弃茶寮,千仞绝壁宛若古老的异兽安静蛰伏。

一场本应没有任何看客的约战。

黑袍青年的刀,开合之间仿佛勾动了咆哮着的紫电苍雷,那弥漫在天地间的冰冷杀意。

令人神魂俱颤。

那是世间最霸道的一种刀法,那是世间最邪魅的一把刀。

“一卷风云琅琊榜,囊尽天下奇英才。”蔺晨弯起嘴角,恍惚间让人觉得,他对男人的这个问题等待已久,因为答案早已准备多时,“王爷当之无愧。”

江风吹起他宽大的浅菖蒲色袖口,猎猎作响。

那一年,边关二十万人埋骨。

萧景琰刀法大成。

 

听了蔺晨的话,萧景琰若有所思。

然不过须臾,萧景琰忽然抬眼,见对方脸上也闪过一丝凝重,双双起身向船舱走去。

见黑衣青年迎面而来,萧景琰一扬手,看来战英也发觉了异动,吩咐道:“敌暗我明,小心戒备。”

战英点点头,紧跟在萧景琰身侧护卫。而蔺晨刚走入舱室,便有盟内人前来汇报说有贼人水底凿船,会水的弟兄们已经入江查探。

梅长苏眉头微皱,在江左地界敢拦他的船,对方不知是胆大包天还是有恃无恐。

且不知水下情况如何,从一旁的渔船上猛地窜出几名蒙面人,纵身飞上大船,直奔里舱。

蒙面人的目标似乎相当明确,确认了空静的位置之后,尽数压上,招招致命。

若非有蔺晨护着,没有丝毫武艺傍身的梅宗主恐怕要受池鱼之灾。

舱内空间狭小,未免误伤江左梅郎,空静索性破窗而出,一招大鹏展翅扶摇而上,落于船顶。随即掌法大开,招式连绵不绝,骤然一瞥恍若千手虚影。饶是遭数人围攻,亦全然不落下风。

“速去支援大师,不能让他出事。”梅长苏见状连忙吩咐下属道。

就在此时,空中骤起呼啸之声,夹带着硝石燃物的异味,“嘭嘭——”接连射至船上,片刻之间便火势燎原。萧景琰俯身朝外细看,回手伸向战英道:“拿弓来。”

随船的弓不见得多好,应付眼下已足够。

萧景琰飞身而出,脚踩船栏借力,身形生生拔高丈余,弯弓搭箭一气呵成,三支羽箭凌空射向远处船只上的偷袭者,三人眉心同时中箭落水。萧景琰将弓一扔,足尖轻点江面,使出一苇渡江的绝技,急速向前掠去,侧身躲开后发的箭矢,紧接一招潜龙摆尾,又两人被直接横扫下船。

回首再看大船,情况却不容乐观。

不少船员已经弃船,解决掉挡路的蒙面人之后,蔺晨也带着梅长苏出现在甲板之上。

萧景琰见状右手向着水面轻轻一挥,一叶扁舟竟无风自动,快速向大船靠近。

甄平的轻功本就平平,原想这次要狼狈落水,却发现早有小船出现在气力将近的落脚点位置,再看船上负手而立的锦袍青年,不依外物,单凭内力摆渡,不由赞道:“王爷好俊的功夫。”

倒是晚一步上来的梅长苏有些担忧:“不知空静大师那里情况如何?”

明眼人都看得出,这群杀手是冲他而来。

“梅宗主不必忧心,区区几个乌合之众还奈何不了他。”仿佛是应了萧景琰的话,没过多久白衣僧人翩然而至,面容丝毫不见狼狈,唯有僧袍下摆沾染了些许血迹。

“罪过罪过,这可是贫僧最后一件换洗的衣袍了。”


未完待续

评论 ( 20 )
热度 ( 138 )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