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蔺靖武侠】江湖有酒07

第七杯酒


“王爷,您说那个梅长苏为何能如此肯定,杀人的不是林燮呢?”

“杀人的是不是林燮,好像和我们也没什么关系吧?”萧景琰夹了口当地山野菜烹炒的小食,点了点头,满不在乎地开口道,“你要实在好奇的话,当面去问问不就得了。”

我可没顶着王爷的头衔,行事说话总要有所顾忌,贸然犯了别人的忌讳,回头不还是给您找麻烦么!战英在心里默默腹诽道。

“想要知道什么,来问我就是了!”蔺大公子走进茶楼,抬眼便看见临窗而坐的萧景琰,想着赶时不如撞日,正巧腹中空空,能蹭得堂堂王爷一顿晚食算是意外之喜。

只不过,等他上前往桌面的菜色一瞧,脸色登时垮了下来,语气颇有几分哀怨:“这分明就是悬空寺的斋菜啊?”

他就是吃了这些尚觉欠了点味道,堂堂一个王爷,没必要如此委屈自己吧?

也许是蔺晨的表情太好猜,战英不屑地撇了撇嘴角:“我家王爷本就不喜荤腥,客随主便——遑论有人根本就是不请自来呢?”

言外之意,一个蹭吃蹭喝的还挑三拣四成何体统。

“不喜荤腥?我怎么不知道?”抱怨归抱怨,蔺晨还是相当不客气地抽出一双筷子在萧景琰下手坐定。

“我们王爷的事你为什么要知道?”

“我可是——”江湖第一手消息贩子啊!蔺晨张了张嘴,到底不想暴露身份,夹了块眼前盘子里的笋片,果然味道是一样的差。

“好了,吃你的饭吧。”萧景琰用手轻轻扣了扣桌子,战英到底年轻,和蔺晨这种浸淫江湖多年的家伙杠上,铁定是要吃亏。

 

悬空住持左前胸那只鲜红色的掌印,不难让人联想到当年的琅琊榜第一高手林燮,赤焰掌至刚至阳,全力打在人身上之后,会留下仿佛滚过火烙印般的掌痕,这在武林中并不是什么秘密;然而,梅长苏之所以敢断言凶手绝非林燮,凭借得也正是这个掌印。

赤焰掌属火,雷霆一击留下掌印本没有什么问题,但蹊跷的地方在于,悬空住持的尸身被第一时间放置在了千年玄冰中,千年玄冰乃可遇不可求的奇物,至阴至寒,刚好同赤焰掌相克。任何一种功法练到极致,无不回归本源,顺应天地大道,赤焰掌九重二十四形,若这一掌真是林燮所出,经过千年玄冰的浸润,悬空的尸身上本不该再有任何痕迹才是。

只可惜,此等功法秘辛,就算梅长苏知道,天下武林也不会买账。

他们更愿意相信,林燮隐匿多年的行踪被泄,赤焰掌为杀人灭口不得不重现江湖。

对林燮此人的评价前后有两个明显的极端,赤焰掌称霸武林多年,无人敢出其右,“梅岭之变”林燮力克璇玑公主保全中原武林更是为众人所称道;但是,他因走火入魔屠尽林府上下也是不争的事实。

妻儿都敢下手的男人,干掉一位佛门大师似乎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事关林燮和赤焰掌,一直总有太多似是而非的推论,而任何一种,都有可能再掀风波。

悬空寺众长老正是不想在事情没有定论之前引起太多不必要的猜忌,才决定对此隐而不宣。可这天下总没有不透风的墙,不知是否有人在背后刻意推动,赤焰掌林燮重出江湖的消息仿佛雪片一样飞散开来,引得一干武林人众蠢蠢欲动。

而那句“赤焰何在,湖中玉现”的批句更是被传得神乎其神,仿佛集齐三尊玉佛,就能得到无数人梦寐以求的赤焰功法一样。

梅长苏固然心知悬空住持被害一事和林燮无关,但就算那一掌不是林燮本人所出,按照蔺晨的说法,掌力的效果也极为相似,倘若不知内情几乎可以以假乱真。

既然整件事矛头直指林燮,不管幕后之人在打什么注意,梅长苏都不可能放任不管。

林燮失踪了近二十年,在这种时候放出赤焰掌的消息,难不成他真的得到了什么线索也未可知。

“既然不可能是林叔,你有什么想法?”

“真正的武林高手,从不拘泥于功法形式,正所谓一法通万法,不说他当年的几位至交老友,就连后来反目的璇玑公主,都曾互相切磋武学要义,若非璇玑公主死在梅岭,我恐怕连她都要疑上一遭。”

 

战英终究修炼不出自家王爷的心性,梅长苏语焉不详,他反倒愈发好奇江左盟这一新崛起的武林势力究竟和当年的琅琊榜第一高手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纠葛?

“王爷,此事背后恐另有隐情,在下有一不情之请,还望王爷高义施以援手。”

江左梅郎这一揖不可谓不郑重,而萧景琰的回答也非常干脆:“本王知你所求为何,只不过,本王也爱莫能助。”

“王爷——”

“梅宗主稍安勿躁,”萧景琰抬手示意梅长苏落座,“不是本王不愿帮你,事实上,玉佛早已不在宫中。”

梅长苏闻言一愣,就连一旁顾自用菜的蔺晨也露出了相当意外的表情。

“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父皇有意压下风声,你们不知也不奇怪,”萧景琰拿起茶抿了一口,“在皇室眼里,玉佛虽不是什么要紧的宝贝,但大内宝库遭窃兹事体大,本王奉命出宫就是为了彻查此事。”

蔺晨瞄了一眼站在萧景琰身后的战英,念头转得极快:“王爷莫不是认为,紫气东来阁那尊玉佛,便是出自大内宝库?”

“蔺少阁主果然心细缜密。”

“将玉佛从大内盗出,经由寻宝使之手藏于紫气东来阁。万宝会当天玉佛再次遭窃,兜了这么大一个圈子,难道只是为了放出一个真假难辨的消息?”梅长苏沉吟道。

“消息是真是假不重要,能引起你们的注意就够了。”萧景琰意有所指道。

毕竟,连江左盟都主动参与进来,可想而知赤焰掌的吸引力有多大。

“王爷此前派人去紫气东来阁查探,可有收获?”代替萧景琰在万宝会出现的战英,想必就是为了去探听虚实的。

“谈不上收获,言侯对紫气东来阁的布置未免疏漏太多,我的人尚且来去自如,更别提江湖上那么多的高手,”萧景琰遗憾地摇了摇头,忽而话锋一转,“但若想从大内全身而退,可不简单。”

换句话说,有能力从紫气东来阁盗走玉佛的若有一百个人,换成大内宝库,侥幸得手的不过十指之数。

从哪面入手更快,无需赘言。

“王爷已有怀疑的对象?”

“如此,便要请蔺少阁主行个方便了。”


未完待续

评论 ( 11 )
热度 ( 130 )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