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蔺靖武侠】江湖有酒13

第十三杯酒


天泉山庄这几日相当热闹,四方宾客接踵而至,大红的灯笼绸挂并金边儿喜字贴满了门窗,仆役婢女更是忙得脚不沾地。

武林第一世家的家底自不用说,谢家的嫁妆更是足足拉了十数车。除却庄内拿了请帖的席位,外头的流水宴席更是沿着溪流一直摆到了山脚,颇有几分魏晋士人“曲水流觞”的风雅。

梅长苏一一与众相识的宾客打过招呼,这才得以抽身寻到蔺晨旁边坐定。

“梅宗主交际之广,在下实在自叹弗如啊!”蔺晨特意避开了主桌人群扎堆的地方,捡了个边角的座位,自斟自饮了几杯,转头同梅长苏打趣道。

“这话从你蔺大公子嘴里说出来我可是不信的,”梅长苏挑了挑眉,用手指虚点道,“放眼江湖武林,尚有人不知江左盟,试问谁人不晓你琅琊阁蔺大公子?”

每个人都有秘密,只要你有了秘密,就一定不会想去开罪琅琊阁。

“我可是正经的‘生意人’。”蔺晨“义正言辞”地自诩道,“说起来,这次多亏了那位王爷的关系,倒让我得知了一个不得了的秘密。”

“怎么,幽灵盗的身份有异?”

“不说此人之前一直用‘二艳’之一的秦般弱这个坊间头牌的身份打掩护,背地里恐怕与璇玑公主还有牵扯。”

“滑族?”不知为何,梅长苏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了萧誉的身影,近来滑族人在中原武林的动向是不是有些过于频繁了?

“还有一件有趣的事,”蔺晨转动着手中的酒杯,俯身在梅长苏耳畔道,“这次玉佛事件的幕后黑手,或许是个‘女人’。”

梅长苏心念一动:“这倒巧了,悬镜司的夏左使也和我说了同样的话。”

一个能够请动幽灵盗、蓄意杀害悬空住持,并且还同赤焰掌有关联的——女人。

璇玑公主已死,这样的女人,可能在江湖上默默无闻么?

 

悬空寺新任住持到场的时候,人群不免有些蠢蠢欲动,有关赤焰掌重出江湖的传闻甚嚣尘上,想要借故去同空静打探消息的可谓大有人在。

“出家人也来参加婚宴?”初入江湖的少年疑惑地问了出声,蔺晨作势拍了拍他的肩膀,阴阳怪气地解释道,“你可知卓夫人这位檀越每年往悬空寺捐多少香火钱?头号金主娶儿媳妇,他怎么可能不卖个面子!”

“你就少说两句吧。”梅长苏无奈地按了按额角,蔺晨这人一向对佛门弟子没什么好脸色,偏偏我行我素惯了,哪怕对上悬空寺仍压根不知道收敛,若非背后有琅琊阁少阁主的身份罩着,估计早晚都得玩出火来。

没有正式举行大典,空静依旧穿着月白色的袈裟,在如此纷乱喧嚣的热闹场合里,孑然独立,仿佛不染红尘烟火。

见到梅长苏一行,空静便抽身向其走来。婚典尚未开始,大伙儿皆未落座,几人聚在一起说话倒也没有引起过多的关注。

“不知梅宗主前些日子暗中查访,可有所收获?”

“我的确得了些线索,只是——”

“梅宗主不必有任何忌讳,但说无妨。”

“据悬镜司左使所言,买凶在江中偷袭大师傅的,是个女人。”

空静眉梢一挑,似乎对这样的答案颇为意外,“女人……?”

“呵,该不会是哪个佛门子弟动了凡心,惹上的情债吧?”蔺晨攥着细颈的青瓷酒壶,余光瞥向空静,不怀好意地挤兑道。

梅长苏笑容有些发干,空静俨然懒得搭理他,随口回道:“少阁主切莫以己度人,出家人怎可与您同日而语。”

眼见两人争执再起,忽然山庄大门外传来响亮的锣鼓炮仗声,当是送亲的队伍到了,仆役们忙招呼着各位贵客入席。空静被请去了主桌,临走时同梅长苏互相施礼,对待蔺晨则连一个眼神都欠奉。

蔺晨冷哼一声,若非顾忌梅长苏难做,他断不会让那秃瓢嚣张至此。

倒是原本闷头啃橘子的飞流,在空静走过身边的时候,猛地抬起脑袋,鼻翼翕动,眼神一直追着他的背影,面露疑惑。

“傻小子,看什么呢?一个秃驴而已。”蔺晨没好气地曲指弹了一下飞流的脑门儿,这呆瓜平日里除了他的苏哥哥可没见对其他人感兴趣过。

“唔,好熟悉的味道……”飞流先是恶狠狠地瞪了蔺晨一眼,却碍于他一直以来的积威不敢发作,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撅起嘴巴嘟囔了一句。

 

新娘子的花轿行至大门口,亦是鼓炮声最为热闹的时候,大红喜服的新郎官春风满面:洞房花烛夜,那是男人生命中最为重要的时刻之一。

而就在喜婆掀开花轿的门帘,凤冠霞帔的新娘子刚要起身之际,内院骤然传来一声仆役急促的惊呼:“死……死人啦————”

那把声音异常尖锐,音调之高竟让送亲队伍的锣鼓号角声为之一顿。

嫁娶之日见血本就极端不吉,更何况敢在天泉山庄动手堪称胆大包天,四下宾客一时骚动不已,倘若不是碍着正坐的卓鼎风和谢玉两位武林泰斗,恐怕好信儿的这就要去后院瞧个仔细了。

“诸位稍安勿躁,”沉稳的声线自耳边响起,卓鼎风明明坐在北方正位,他说出来的话却好像覆盖了整座庭院,直达每个人的身前,足见内力修为之深厚。只可惜,卓大庄主的神情却不似他的语气那般淡定,这个节骨眼儿冒出个劳什子的死人来,明摆着大婚仪式进行不下去;侧头见准亲家谢玉也是一脸凝重,两相权衡之下,当即提议道,“谢兄,不如你我先去看看情况。”

“也好。”

谢玉之女谢琦也听到了仆役的叫喊,此刻也顾不得礼数当众掀了盖头,满面惊惧,谢琦鲜少走动江湖,虽然有个天下第一高手的爹,但谢琦本人却并无武艺傍身,寻常纷争尚且一律被谢玉挡在门外,更别提在自己的大喜之日遭遇这等祸事:卓青遥见状忙握紧她的手将其拉至身旁安抚。谢琦虽无绝色之容,但好歹也算得上大家闺秀,然眼下却没有几个人将目光放在新娘子毫无遮掩的样貌上,大家的好奇心全部追随着卓鼎风和谢玉的脚步而去。

发现死者的仆役一路跌跌撞撞地指引,最终来到后院一处池水的尽头,一座两人高的假山中部被掏空,留有仅供一人通过的曲径小道,尸体就仰面倒在那里,双目圆瞪,似惊恐不已。

卓鼎风和谢玉对视一眼,且不论此人是何身份,单就他死的位置就大为微妙。

旁的不知道,卓谢两家乃至交,谢玉心里清楚,这座看起来不甚起眼的假山,实则乃一条连通着池底密室的入口!

人死在这里,由不得他们不多想。

而更令人心惊的事情还在后面。

看打扮,死者应是某位受邀前来参加婚宴的世家年轻辈儿子弟,论名声委实在卓谢面前排不上号,是以两人认不得也不足为奇;但他的死因,不仅一目了然,更足叫人脊背发凉。

湖蓝绸的前襟半敞着,露出左胸前,一个刺目的血红色掌印。

赤焰掌。

 

“难不成,玉佛真的和林燮有关?”


未完待续

不是我琰琰的大婚,写起来毫无干劲_(:зゝ∠)_

昨天比较忙没更上,这周会把昨天份的补齐XD

没有laptop的我表示晚上不能在被窝里码字简直反人类……

评论 ( 8 )
热度 ( 111 )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